Darkling Ruins

2012.08.06 [黑子的籃球][木日]Light Always On
。會卡稿卡到崩潰都是閃光太強的關係
。即使如此作者還是抱著要去眼科掛號的覺悟寫下去
。木日閃光通常運轉(?)




[誠凜74]Light Always On


一道穿過半場的圓弧,落點於籃框的中心。

籃球輕微的擦過籃網,幾近於空心的三分球要不是尚在比賽中的話日向很想瞠大眼看個仔細,但事實卻不由得他這麼做,那道聲響只在催促他們回防,並更加賣力地追回比數。

集訓選在海邊,白天在海邊訓練體能,傍晚則回到體育館練習。自麗子和秀德的教練達成協議後,每隔個幾天便會舉辦比賽,如今是第三場。

約莫也是最後一場了吧,日向在看見分數後皺了下眉頭,出聲鼓舞其他人繼續努力。

「黑子,球給我──」

因為火神被監督派去跑腿,大致可以猜到她的用意,但少了火神賽事的確嚴峻許多──日向心想,眼神瞥向場外獨自訓練的木吉。

他深吸一口氣,「一點都不想讓他看不起啊。」

不用低頭便能確定自己確實地站在三分線的位置,肩膀放鬆雙臂伸直,手腕輕巧地將籃球送出。

那又是另一道反擊的哨音。


***


甫出院的關係,木吉的訓練表很多時候和其他人不一樣。

獨自做簡單的訓練,團體訓練時在場邊做著麗子給他的訓練單,就連現在與秀德的練習賽也未下場。

一面觀察已經成長許多的二年級生以及尚在發展中的一年級生,木吉覺得寬慰的同時也發現日向會在綠間投球時不自覺地多瞧一會。

「鐵平?你有聽到我說話嗎?」

「怎麼了?」

麗子嘆了一口氣,決定等等在木吉的訓練表上加上兩筆,「在你看來綠間的三分球怎麼樣?」

「嗯……真的很棘手,我的話可能也很難抄截下來,他的姿勢太完美了。」

看來要加快火神的訓練腳步了。木吉聽麗子低聲呢喃,無聲地笑了笑。

「守備範圍是全場,不提升全員的體力不行……」體力下降注意力也會下降,失誤率也會提高。在不容失分的終場可是致命的傷害。「內線有大坪在,籃下還是很嚴峻啊。」

「哈哈,從國中畢業後還沒和他對上呢。」

「這種時候你還笑得出來。」

木吉瞥向場上,一副要人放心地口吻道:「我會守住誠凜的籃下,這是我和大家約定好的,而且我們的外線也有無敵的得分點在。」

因為一年級生的喝彩聲兩人一同看向誠凜的記分牌,增加的三分令他們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

「也是呢。」


***


「啊啊啊──累死了。」

日向像是一吐怨氣似地大喊數聲。

與秀德的練習戰結束後花了不少時間檢討,對於秀德的訓練方式不少人內心有了新的想法,但被監督勒令休息的情況下,再多想法也得等體能恢復後再說。

雖然選了一間簡陋的旅館,但基本的大澡堂還是有的。日向選了人比較少的時間進去霸占浴池,泡完澡後神清氣爽許多。

就在他猶豫該瞞著監督點啤酒還是牛奶時,後方出現的人無視他的意見選了牛奶。

「不可以喔,日向酒品很差,喝牛奶對身體比較好。」木吉的手直接越過日向將牛奶塞到他手上。大家曾瞞著監督喝過一次啤酒,那次木吉雖然也有喝但外表沒有異狀,日向倒是喝幾口耳根子就開始紅了,馬上被罰出去跑三圈解酒。

「我還要說『謝謝你』嗎?笨蛋。」日向不甘願地撕開牛奶的封口,咕嚕嚕地仰盡。

「不客氣。」

「才沒有要謝你!」

木吉指著日向的嘴邊,「長了牛奶鬍子。」

「喔。」反射性想要舔乾淨,木吉卻直接湊上來直接用指腹抹掉。

日向直覺便是皺緊眉頭,張嘴直接咬了木吉一口。

「痛!」

「活該。」日向白了他一眼,將牛奶瓶放到回收桶裡。

毛巾掛在脖子上,仗著頭髮很短風吹一下就會乾,日向便任由髮尾不斷滴著水。木吉嘆了一口氣,將毛巾蓋到日向頭上,一雙手在頭頂輕柔地擦拭。

「日向是小孩子嗎,這樣很容易感冒。」可能是放鬆過後的症狀,日向很少在這個時候厲言疾詞或逼自己擺起隊長的威嚴,完全只是個普通的高二生。

換言之行為舉止也變得很隨性,偶爾還會很孩子氣。

「囉唆,等等就會乾了。」偏頭想要閃過木吉的手,肩膀被捉住後就掙脫不開,但不能否認當木吉替他按摩頭皮和毛巾擦過耳背時舒服地令他快要睡著。

木吉拽著放鬆下來的日向到這幾天被他充分利用的按摩椅前,迅速投入硬幣。

「這個很舒服喔,日向也來試試看吧。」將人直接放倒坐到按摩椅上。

「會這麼喜歡按摩椅,你根本是老人吧。」既然有人付了錢沒有不享受的道理。日向整個人陷入按摩椅中,肩頸和腰部得到放鬆而不自覺地發出咕噥聲。

於是木吉便靠在按摩椅旁,等待的時間便拿旅館內的報紙來看。離溫泉不遠處有個桌球室,其他旅客似乎在那打得不可開交,聲音都傳到這來了。

兩人原本還有一搭沒一搭的聊,最後則是完全沉默下來,只剩下些許吵鬧聲。木吉疑惑地低頭,然後露出無奈又寵溺的笑容。

日向再度睜開眼時首先看到的是木吉寬闊的肩膀。

接著一支手從自己的腋下越過,上半身幾乎都靠在另個人身上,在身體浮空之間日向還未意識到這代表什麼,而重心一失衡後他馬上清醒過來。

「木吉!你在做什麼──」掙扎地從木吉手中逃脫。

「唉呀,弄醒你了嗎?」木吉怕日向摔下去反而更用力的抱緊,「看你睡著了,準備抱你回房間。」

日向一手拍向木吉的腦袋,「笨蛋,叫醒我就好了,快放我下來!」

雖然不及公主抱那麼令人難堪的姿勢,但整個人坐在木吉手臂上也沒好到哪去。日向抽回勾在木吉後頸的手,用力將自己從木吉雙臂中推開。

「因為日向睡得很香,不忍心吵醒你。」

「你是笨蛋嗎!你有沒有考慮到抱著我回去會對你的膝蓋造成多大的負擔?再說為什麼是用抱的?」就算小木吉一圈他也快七十公斤,仗著自己力氣大也不能這麼胡來。

木吉偏頭笑道:「用揹的會壓到日向的眼鏡。」

「所以說你是笨蛋!眼鏡可以摘下來吧。」無輒地放棄爭論,被木吉這麼一弄他整個睡意全無,「不跟你說了,你還要用按摩椅嗎?我要回房了。」

「要喝茶嗎?旅館有提供茶葉可以泡茶。」木吉與日向並肩行走問道。

「隨便你。」

「不過有供應茶葉卻沒有浴衣,真奇怪啊,泡溫泉不是應該要有浴衣嗎?」難道是他們付的住宿費不夠嗎?但秀德他們似乎也沒有的樣子。

「少要求那麼多了,我們人這麼多又是住最便宜的房間,光洗我們的浴衣旅館的人都忙不過來了吧。」想到火神的食量,他實在爲準備飯菜的人員感到同情,「不過監督是怎麼計算房間的,為什麼我會和你一間房?」

「好像是有情侶退房的樣子,而且也沒有六人房了,只好拆成四人房和兩人房。」一年級生睡通鋪,二年級生原本也是睡通鋪,但加上秀德的人後通鋪就不夠用了,「麗子聽到不用額外加錢就爽快答應了,而且伊月他們晚上要說鬼故事的樣子,所以就把我們排在一起。」

一聽見鬼故事三個字日向神經一顫,對房間的配置也就不再抱怨。


海邊的夜晚不靠冷氣也十分涼爽。

日向選定窗邊的位置,愜意地支著手休息。半晌木吉提著泡好的熱茶回來,茶葉的清香瞬間瀰漫原本充滿海風鹹味的房間。

「……不過就算休息了一下,還是全身痠痛啊。」和木吉討論完監督對火神的特別訓練後日向伸了個懶腰,將茶杯放到一邊,拿出這幾天麗子分析的資料後態度也正經起來,「以後不少機會碰上秀德,首先要克服的就是綠間那全場都能射籃的問題。」

「就看火神能進步到什麼程度了,我想他們沒問題的。」木吉小口啜飲燙口的熱茶,最後還是選擇放涼後再喝,「日向,你今天練習賽的時候稍微分心了一下。」

「被發現了啊。」日向也不避諱地直接承認。

「在綠間射三分球的時候會多看幾眼,嗯?同為SG的日向有什麼心得嗎?」噙著笑問道。

日向挑眉,對木吉這無意挑釁卻耐人尋味的問題十分大方地回應道:

「三分球你也看見了我也就不多做評論。綠間連防守都是一等一的強,以現在的火神來說也許還無法完全勝過他,我們二年級生也要兩個人才能勉強阻擋下綠間,更別說攔下桐皇的青峰了,完全無愧於奇蹟世代這個稱呼。」日向往聳肩椅背上一躺。

說到綠間,他伸直手看向自己的手指。

他有聽黑子說過綠間十分迷信晨間占卜,並堅持一些其他人不懂的細節。

他原本還不太理解這番話的意思,直到他看見綠間將整個左手手指用繃帶包紮起來時就明白了。

以男生的力氣來說,要將一顆籃球扔向籃板並不是件困難的事情,但要在身體極速的往返運動下能將球精準的送進籃框可就不是件易事。

除了天生球感就好的人以外,大多數人還是靠後天培養。手掌接觸球的面積、觸感、指腹的力道、手腕的幅度、跳躍的高度與時機──說不出具體的原因,但的確有所謂的手感這麼回事。

和綠間近乎苛求地維護自己的手指相比,日向自覺不可能做到那種程度。

「和麗子的評價一樣,不過我也這麼覺得就是了。」木吉笑著傾身向前勾住日向的手指,輕輕地在指間按揉,「目前的誠凜都還沒找到自己的方向,也就是還在發展中吧。日向的手長了好多繭。」

急轉直下的話題讓日向突然愣了愣。

他的右手完全被木吉握在手裡,後者指尖在自己的食指兩側揉壓,一陣微微地痠麻感後手指卻異常輕鬆。只不過日向不習慣被這麼捧在掌心被細心照料著,扭捏地想要抽回手。

「笨蛋,你在做什麼?」

「住院的時候護士告訴我的,冬天按摩手指很舒服喔,氣血會比較活絡。」人畜無害的笑。

「現在可是夏天啊……算了。」反正說不動手也拉不回,日向索性扭頭隨他去。「冬季盃可是比夏季更為嚴峻,這段時間也不知道他們又會成長多少。」

該說唯一的慶幸點昔日的五位明星球員分散在不同學校嗎?當他們作為一個團體時日向完全不覺得有獲勝的打算,那股壓倒性的力量至今仍震撼著曾對戰過的所有人。

「嗯,怎麼突然說這種喪氣的話?」

「我只是陳述事實,笨蛋。」白了他一眼,「我可不會像火神說出打敗奇蹟世代什麼的,和那些怪物單挑是沒有勝算的,國中怎麼輸的我還記得很清楚。」

爲了邁向全國第一而必須贏奇蹟世代,與把奇蹟世代當做假想敵擊敗是不一樣的概念,這點木吉也知曉。

「所以說日向找到自己的答案了?」

「不是明擺著的嗎?我不可能像綠間一樣,我要做的事情就是確實地爲誠凜拿下每一分,為此要更精進自己的投球能力。看到秀德的練習方式,我想其他人八成也在想怎麼讓現有的技能更上一層樓吧。」日向望向窗外嘆了一口氣,在木吉等他伸出另隻手時日向的眉毛皺得像要打結起來。

「還有一隻手喔,事情可不能做半套。」笑瞇瞇地等日向將另隻手伸過來,後者撇了下嘴起身作為拒絕。

「囉唆。對了,秀德的教練和你說了什麼?」木吉有些驚訝地望向日向,「嘛,我大概也能猜到說些什麼。」

日向沒有去看木吉的表情,秀德的教練想做什麼他內心早有個底,只不過他沒想到木吉都已經上二年級並且有傷在身,加上他們自己也已經得了一個奇蹟世代,還想掌握多少籌碼啊吭?

「日向會讀心術?」

「想也知道,他想召你加入秀德吧。畢竟你擁有對戰帝光的經驗,一年級入學的時候類似的事情還不嫌多嗎?」

「會擔心嗎?」為了看見日向的表情木吉站到他旁邊,而前者也毫不客氣地給他一聲理所當然地哼聲。

日向昂頭,「笨蛋。」

結果不是明擺著嗎?

木吉因為日向肯定的答案而滿足地揚起笑靨,接著給日向一個猝不及防的擁抱。

「你在做什麼?」瞇細眼,一點都不為所動。

日向已經被木吉的舉動嚇過很多次,如果事事都暴跳如雷的話他肯定會累死。

臉頰蹭蹭日向的頭頂,他肯定不知道就是這種護短又自豪的口吻在聽者耳中有多受用,雖然對自己的事總是很彆扭,但不會吝於回應別人的期待。

「因為太開心了,所以想要抱一下日向表達我的心情。」

「那我是不是要揍你一頓表達我有多不爽?笨蛋快放手,熱死了!」一堵人牆蹭上來整個體溫都升高了。已經對木吉的肢體接觸感到麻痺的日向還沒意識到危險性,推了推木吉的頭,日向旋身便要就寢。

「因為是夏天嘛,吶日向,來辦個煙火大會怎麼樣?難得來到海邊也要好好享受一下,繃得太緊的弦可是會斷掉喔。」掛在日向背後天馬行空地說道。

「考慮到社團經費我看你就放棄吧,不過你想自費的話另當別論。」

「劈西瓜呢?」

「喔喔還不錯,就算打到人也別怪我啊。」彎下腰攤開棉被。

「吃完西瓜來玩沙灘排球吧!」

「我說你不要太得意忘形了──」沒想到木吉整個人都撲上來,雙手撐在地板險些仆倒的日向聲音低了下來,前者這才收回自己下壓的重量,但仍是整個人掛在日向身上。

日向一腳往木吉的腳踝掃,接著腰施力將人甩到一邊,手扠腰偏頭道:「給你三分顏色就開啟染房了吭──」

「唔、日向一點都不留情……」

「跟你多說廢話我要啥時才能睡覺?滾一邊去,我要睡了。」把木吉的枕頭踢到一邊去,日向淡淡說了聲晚安後就摘眼鏡躺下睡覺,翻過身對木吉的話相應不理。

「咦,等等日向那我的棉被呢?」把燈熄掉後回頭才發現日向捲著他的棉被睡著了。

木吉越過被團看見一沾枕後就沒說話的日向,小心翼翼地在已經睡沉的人額頭上輕輕落下一吻,聽日向依舊平靜的鼻息聲揚起寵溺的笑。

「至少也等我說完嘛,晚安。」


2012.08.06 Fin



【不是OMAKE是找不到地方擺的棄稿】


日向不願回過頭的原因就是木吉一直悄悄在手指上施力,掌心相貼,扣下的手指貼在他手背上,過度的親暱接觸令日向決定不要在姑息這個傢伙。

完全交扣在一起更顯得木吉的手有多修長。日向皺起雙眉,不服輸地比起力道,但對方卻紋風不動。

「日向的手也有好好保養呢。」

「運動員對自己的指甲本來就有好好照顧的義務,玩夠了沒有?」十足的不耐煩。

木吉眨了下眼稍稍鬆開五指,在日向抽回手前又攫住,卻只捉住了手指的前半段。

或者說從一開始就只目標前半段似的,木吉稍一用力,在日向反射性彎曲手指時將唇輕輕碰觸關節的地方。

蜻蜓點水般地輕吻,卻因為曖昧到無法不引起遐想的姿勢讓日向唰地一下將另隻手往木吉頭上拍了下去。

「你搞什麼──」

「好痛。」


忍不住再度推很MAN的日向和閃光的木日www
2012.08.07 22:47 | URL | C | 編輯
超煩的閃光夫婦XDDDD

2012.08.09 12:05 | URL | 蘇沛 | 編輯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48-fa44ab2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