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2.09.06 [黑子的籃球][多校聯合]眼鏡男子
-前-
→前提設定來自動畫22Q片尾。
→眼鏡組超棒的哈哈哈──
→隊長組也超棒的啊超俺得!
→前輩是很辛(可)(怕)的,不但要尊重他們還要下跪(?)
→日向廚通常運轉中。
→雖然說是日向廚但視野都是今吉ver.
→混著木日以外的CP應該都不是錯覺




[多校聯合]眼鏡男子


「眼鏡……」

「眼鏡男子。」

「好多同伴呢,日向。」

「笨蛋閉嘴。」

「噗哈哈哈小真你是因為這樣才換的嗎?」

「吵死了,高尾。」

「四眼田雞!」

「如果能用六隻眼睛看住你的話,倒是挺不錯的啊。」


難得的四校聯合練習。

海常、桐皇、秀德、誠凜四間學校,除了原帝光的隊長和陽泉的紫原以外奇蹟世代全湊齊了,加上不輸奇蹟世代的火神,即使是單純練習也有許多資料可以收集。

提議的主辦人之一麗子曾想過會不會一見面就充滿火藥味,但就目前的狀況來說似乎沒想像中的針鋒相對──爲了抽籤順序吵起來的火神和青峰例外,另一邊想要換籤的黃瀨和綠間也挺吵的,麗子心想。

「一群籃球笨蛋就是好啊……」真是小看了黑子的人際網,一聽到黑子說想辦練習賽黃瀨就拉著他們的隊長出席,而桃井也在黑子一通電話下把青峰和隊長及櫻井也帶來了,雖然不知道桐皇的隊長在想些什麼。

稍早,姍姍來遲的木吉與青峰被日向及桃井臭罵一頓,伊月還是老樣子在一旁收集沒人懂的笑點,帶著二號來的黑子方集合就讓二號追著火神開始暖身,黃瀨一見黑子便衝去攀談,放自己家隊長和桐皇的隊長邊做暖身邊聊天,早有耳聞綠間每次出場必帶著幸運物,今天的幸運物只是隻普通企鵝玩偶,一旁則是騎著前者專屬的交通工具累癱的高尾。

麗子環視一圈,對於這番亂中有序的畫面無輒地嘆了一口氣。

她將籤交給桐皇的櫻井去分配,最初是想約秀德而已,畢竟海灘特訓時已經碰面過了,交涉起來比較容易,而現在場面的人員豪華程度一點都不下於I.H。

一陣吵雜過後,分組表甫一公佈所有人對紅組的名單噗嗤大笑出聲。

「這樣的分配也算是命運的一環吧,小真?」高尾雖然對不同組一事感到有些可惜,但看到三個眼鏡男子全湊在一組的情況仍是憋笑憋得很辛苦。

綠間並不太在意和誰一組,依舊冷靜地拿出眼鏡布擦拭。「無論在哪一組,只有獲勝一事不會改變。」

「真有自信啊你──」和綠間相性最差的火神嗆聲道。

就在火神手指指向綠間時,站在綠間身旁的日向雙手偏頭插腰,完全是開關已經開啟的模樣。

「沒錯,就算是對上笨蛋火神贏的也是我們。」

「隊長──」

「即使對手是同校的學弟也不會手下留情,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馬上切換好角色的日向毫不留情宣戰道,「就讓學長好好教導你有勇無謀和自信的差別吧,笨蛋。」

「日向,開關也開得太早了吧。」笑得肩膀都在抽搐的伊月插嘴道。

「哎呀呀,看來我有兩位非常可靠的學弟呢。」三年級的今吉仍是一副笑瞇眼的表情,「可以同時和兩位頂尖的三分球射手組隊,連我都於有榮焉起來。」

「吭,就算是三分球我也照樣蓋火鍋。」青峰雖然對桐皇沒有太多團體意識,不過一直以來都是身為今吉最為信任的王牌,突然這份自信轉移到其他人身上也忍不住出聲道。

「話不是這樣說的喔,青峰。如果說你是王牌ACE的話……」一手撈過日向的頸項,另一手搭在綠間肩上,「那麼他們就是雙K了,就牌組來說可是不可多得的好牌呢。」

今吉的動作立即引來另外兩隊的殺人視線,然而當事人渾然不覺,還一副對勝利誓在必得的氣勢,三雙會反光的眼鏡此時格外刺眼。

承受綠間和日向原隊友的怒火,今吉仍是氣定神閑地微笑著。

戰火外的笠松嘆了口氣,下了最中肯的註解:

「老奸巨猾的傢伙。」


***


該怎麼形容才好呢……這種在桐皇三年都不見得能碰上幾次的體驗。

不輸青峰的得分能力,在品性上也用不著他操心,課業就更不用說了完全不在話下,練習時不用他們派人三催四請,也不會一鬧脾氣就弄壞球框或和其他隊員吵起來。

今吉看著說要確認手感而主動練習的綠間,不免感嘆起來。

同樣都是帝光籃球隊畢業的人,還是因為所處的位置不同所以個性也南轅北轍嗎?今吉想起自己隊裡除了櫻井外各各都是目中無人的樣子,雖然這就是他們桐皇的風格,不過偶爾感受一下不同風氣也是挺新鮮的。

「今吉前輩──有聽到我在說什麼嗎?」啊啊,另一個同樣是SG兼隊長的人脾氣就比較衝一些,但說話的語調似乎和對戰的時候聽起來不大相同。

「抱歉抱歉,我一時看出神了。有什麼建議嗎?」

「也不算是建議,純粹就現有的籌碼做最有效率的分配而已。」日向挑眉口氣和緩許多。

可能是使用敬語的關係,不、也許不止,今吉從剛剛聽綠間和日向對話的時候就感覺到了,被誠凜那些人稱為「開關」的東西也許就是關鍵。

因為之前都是站在敵對的位置,加上背負著整隊的榮耀所以氣勢旺盛才沒感覺到其實日向比他矮一些,體型也只是中等而已,褪去了殺氣後……說出來有些傷人,但總之──很普通,完全是個普通人。

今吉本來就是抱著收集情報的算盤來這趟練習賽,雖然平常這個工作都交給桃井,可是有些難以量化的東西還是要親眼看見比較準確──好比一個人的氣場及小動作。今吉想起桃井的情報中日向是關鍵性射手,嗯……

琢磨這其中的連結點,今吉不著痕跡地慢慢牽引話題到他感興趣的地方。

「嗯,由綠間主攻這點我沒意見,不過防守時由你主導可能會更洽當。」

「欸?」

「沒自信嗎?對手是黑子和黃瀨他們的話,你我都擋不下黃瀨,這時讓綠間去牽制他的話勝率不是高許多?」今吉盯著蹙眉的日向仍笑得四平八穩,套用桐皇的隊員的形容──狐狸般的微笑,不管今吉是不是在盤算什麼,但不多提防點什麼時候被賣的了還在幫他數錢。

日向和綠間自然不知道這點,否則就不會老實地喊他學長,更不會對他提的建議認真思索起來而不懷疑背後的用意。

「我知道了。」

「這麼配合實在讓我想好好痛哭流涕一番啊,要是青峰有你們一半聽話就好了。」

日向瞅著讀不出感情的今吉,「雖然我不太喜歡你們的球風,但強悍是無庸置疑的。」

「我們桐皇對於有實力的人可是很縱容的喔,只要有本事的話。」今吉拍了拍日向的肩頭,低沉的聲音悄悄滑入他的耳廓,「只是鬆懈過頭很容易被後浪吞噬掉喔,日向隊長。」

「少來激將法這一套,我可是一點都不打算輸給任何人,還有現在隊長不是學長你嗎!我先聲明,就算只是練習賽我也不想白白把冠軍拱手讓人。」在確定分組名單後日向很有自覺地將隊長一職交給今吉,畢竟領導的手腕今吉還是略勝他們一籌,除此之外也能作為借鏡參考。

「對勝利的渴望是加入桐皇的首要條件喔。」像要緩和緊張哈哈笑了數聲,「不愧是誠凜的隊長,真是讓人放心的覺悟啊,要不要加入桐皇啊?如果是日向的話,我畢業的話也能放心地把位子交給你呢。」

此話一出,耳朵敏銳一點的人都轉過頭來。

日向嘆了一口長氣,隨即雙手插腰挺胸聲明道:「別開玩笑了,現在只是一時的隊友,到時候冬季盃獲勝的可是我們誠凜。」

喔呀,果然如此。

見日向流露出凜然的態度今吉笑意更深,似乎很滿意這個結果。

一年前,當他知道無冠的五將之一木吉鐵平選了個沒有籃球部的學校可是大吃一驚,更沒想到會是個默默無名的人當隊長,若非一出賽成績非常亮眼根本不會注意到日向順平這麼個人物存在。

姑且不說木吉爲何去年未出賽的原因,衝著這番對話他多少也能猜測出誠凜為什麼選了這人當隊長。

今吉不著痕跡地瞥向不遠處的木吉一眼。視線交會,對木吉那雙如大敵的眼神今吉仍回應一抹意味不明的淺笑。

這麼愛護自己的隊員的情操真是讓人好生羨慕啊,今吉扼止不住內心不斷湧上的揶揄,伸手騷亂日向那頭本來就短得無法再亂的黑髮。

「哎呀呀,這份鬥志就留在待會的練習賽中吧,我可是很期待兩位SG聯手的畫面呢。」

「但我可能不能把剛剛那番話當作耳邊風啊,該不會忘記還有我們海常在吧。」笠松無輒地走上前去,被分到不同組的黃瀨站在他們隊長身後彷彿在助威似的,「會拿下第一的是我們海常,練習賽也是。」

「練習賽啊……」今吉看了黃瀨一眼,「會模仿的天才的確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不過似乎我們的隊友都是被模仿也沒關係的狠角色呢。」一個模仿不來,另一個則是一點華麗的技巧都沒有,純粹靠長期的訓練得到的紮實功夫。

「放心吧笠松前輩,會贏的絕對是我們這組!我和小黑子聯手的話絕對沒問題的──」

「白痴!你以為我會輸給你們嗎,別太囂張了啊!」旋身就是一腳踹出去,彷彿演練過無數次的熟練。

黃瀨肯定躲得過,但還是硬生生吃了一腳,這讓放任派的今吉咋舌地扶正眼鏡,而日向則習以為常地嘆了一口氣。

「同樣都是奇跡世代,個性真是大不相同呢。」

「我有同感。」

「不過成績似乎……」稍微頓了聲,見另外兩人有所意會的沉默下來後也嘆口氣,「共通點只有成績很差嗎?」

「黑子還過得去,不過火神就……」他才不承認靠滾滾鉛筆的火神成績比他好。

「四肢發達,頭腦簡單。」今吉毫不留情地道出精短的評語。

恢復過來的黃瀨馬上又纏上自己家隊長,「至少我還比小青峰和小火神多了容貌出眾,這可是小青峰贏不了的我的優點耶。」

「這種話你也拿出來說嘴──」直接又是一拳過去。

笠松拍拍手回過頭來指著後方根本無視隊伍想要一對一的青峰和火神,「你們也管管他們吧,在你們聊得正起勁的時候他們的隊友可是頭痛的狠。」

日向還在想監督或黑子怎麼都默不吭聲,豈知他們根本作壁上觀,伊月自覺阻止不了也加入觀戰的行列,而木吉根本放任不管。

「一個不留神,唉……」日向摀額,隨後提氣大吼「喂!火神你想一對一給我等練習賽後再說──」

「不阻止青峰嗎?」笠松看向不表態的今吉。

今吉莫可奈何地攤開雙手,「阻止青峰這種事情可是桃井小姐的工作喔,而且會贏的也是我們家的青峰,沒什麼好阻止。」隔岸觀火的還有桃井,黑子一出現後整個心神不寧,估計收集情報這件事也暫時被拋諸腦後了吧。

「過度放縱後輩可是會被爬到頭上去。」日向心有同感地點頭附和。

「謝謝你的肺腑之言,對付不乖的孩子我還是有應對的方法。」見兩位隊長不解的模樣,今吉吊足他們胃口後才接續道:「譬如說用餌等他上鉤再裝袋……之類的。」

笠松和日向一臉驚悚地回望青峰的方向,那瞬間他們誰也沒看見今吉狡黠的的微笑。




2012.09.05 Fin


【待機列的其他人】

高尾無趣地撐著下巴,對著默默在投球的綠間問道:

「吶~小真,其他學校的隊長們在彼此嗆聲耶,我們是不是要過去表明一下秀德的立場啊?」

「我沒興趣。」默默又投進一球。

「難道小真是怕講不贏他們嗎?」揶揄笑道,「還是要是我幫你打電話給大坪前輩助陣?只有我們的隊長沒來感覺氣勢輸人一截啊,小真你覺得呢?」

「沒有必要做無謂的口舌之爭,還有如果你很閒的話乾脆先陪我練習好了。」

「就直說能當上隊長的人都很恐怖就好了嘛,小真幹麻這麼不坦率。」與其說是對學長的敬意倒不如說是找不到插上話的空隙吧。高尾聽到今吉和日向的對話時氣氛都陰沉下來,而且誠凜的人表情都很恐怖,讓人難以靠近。

「閉嘴,高尾。」

「是、是~」雙手撐在腦後敷衍地應道。




【待機的其他人2】

步上回家的路途中,櫻井趨發沉默。

由於青峰和桃井一塊回去,回桐皇的路上只有他和隊長今吉。

頭低垂著,一貫地道歉語做為說話的起頭。雖然心裡知道這並不是什麼好習慣,但卻難以糾正過來。櫻井回想起又在球場上被日向罵小磨菇頭,想回嘴什麼卻還是含在嘴裡,吐出的字句依舊是:「對不起。」

「哎,你這壞習慣可要改改了,你可是少數能和青峰在一年就當上先發球員的選手,要對自己更自信些啊。」

「對不起……」

雙方無言了半晌。今吉盯著櫻井消沉的側臉,仍是開口聊起今天的練習。

「對奇跡世代的怪物們有什麼感想嗎?針對三分球的部份。」

「非常完美,感覺無論怎麼練習都難以達到那個程度。」那份精準度實在要人難以相信,簡直像個精密儀器。

「那誠凜呢?」

櫻井總算抬頭,迎上他始終捉摸不定的眼神。「不想輸給他,那種程度的話我也可以。」

「在我看來你的資質可是比他好許多,只是某個地方有些不足罷了。」

「隊長對他的評價……很高?」不確定的猜測。在審視過去的誠凜賽事時,他們可以毫不留情地評斷沒有現在一年級的火神、黑子及無冠的五將木吉鐵平的情況下,誠凜完全不是對手。然而那份評價在今日的練習似乎被修正了。

今吉不置可否道:「以凡人來說值得佩服,不過到桐皇來也許到三年級才可能登上先發也說不定。如果你沒事可以找找去年誠凜的DVD,日向順平去年的投球率不比你好到哪去,可以說……全隊都有些依賴那個鐵心呢,當然這是我個人評斷。」

「輸了之後才更加倍練習……而已嗎?」

「嘛,可能隊長的職責也有關聯,我看來應該不只這些,可能額外做了什麼壓力訓練迫使他在龐大的壓力下也能百發百中,去年可沒聽過他有什麼關鍵性射手這個稱號。」今天的練習更篤定這個猜測大概與事實相去不遠,「但平常似乎不會進入那個狀態,稍微撩撥一下倒是很容易認真起來,若是衝動壞事就算了,愈認真似乎準頭也跟著提升。嗯……有點棘手的,要是這樣成長下去三年級可就不妙了。」

櫻井盯著腳底的影子,懦弱的表情悄悄褪變成不願服輸的彆扭,在球場上站在同樣的位置不可能沒有競爭意識。

「冬季盃的時候我會贏的。」沒有理由他辦不到,輸的理由更是不會有。

「很好的鬥志啊,那他就交給你了。」今吉滿意地笑了笑。不枉他今天花時間將學弟約出來,要是沒有這點成果就虧本了。

像是大功告成似的放鬆地伸個懶腰。今吉望著橘紅的夕陽投入藍黑色的陰影中,有些感慨地自言自語道:「唉呀呀是不是老了呢……只是練習一下就覺得疲倦。練習賽後反而有更多事情要做啊,唉唉。」

後生可畏的一年級新生,急趕直追的二年級,已經面臨隊長接任問題的今吉覺得一升上三年級煩惱無窮無盡,得到了一名不可多得的王牌,怎麼使用和管束成了他現在最大的課題。

即使內心已有了下任隊長的人選,但在卸任前多累積些賭資供後輩揮霍也是學長一點心意。在這時候今吉才會對誠凜及海常管教出的後輩生出一股欽羨之情。

「今吉學長要吃蜂蜜檸檬嗎?」

「咦,有嗎?」

「對不起……已經吃完了,我明天再做新的。」又是習慣性地鞠躬道歉。

今吉無奈低嘆:「不是說改改你的壞習慣嗎?」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好了好了,我肚子餓了,你也餓的話我們去吃個飯再回去吧,學長請客。」


2012.09.06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52-9618259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