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2.09.27 [黑子的籃球][木日]薔薇色新聞
[誠凜74]薔薇色新聞


甫從學生會回來,距離正式的練習還有一小段時間。

麗子打開手機看看最近學校有什麼新八卦或消息時,看到朋友的推特上一條快破百的回文時一口飲料差點噴了出來。

「出去偷打工被用這種方式揭穿的笨蛋隊長,我看全日本只有你吧!」邊抱怨邊將手機遞給日向看。麗子看日向的臉色愈來愈差,默默地往後退了一步,預期中的怒吼分毫不差地往另個當事人耳朵放送。

「木吉鐵平──」

「咦,我喝光日向的運動飲料被發現了嗎?」木吉搔著後腦道歉道。

盛怒中的日向將手機轉向木吉,後者仔細瞧了半晌後還是看不出所以然。

「在說我和日向的事情啊,怎麼了嗎?」

「還說怎麼了!我說過不要在那種地方太靠近我──你這大笨蛋!」日向氣得嘶牙咧嘴,將手機交還給麗子後就揪著木吉開始數落起來。

麗子習以為常地嘆氣,默默地更新手機裡的訊息,然後將眼前的兩個笨蛋拍下來,上傳。

「搞不好這是新的生財之道……?我們拮据的經費也許有著落了。」因為有買養成遊戲來玩的習慣,麗子多少知道推特上為什麼討論得如火如荼。


***


幾天前晚上。

木吉拎著一盒剛出爐的銅鑼燒和幾個飯糰走上樓梯,看了店面的玻璃大門一眼後又往旁邊多走幾步,到了一扇貼著「Staff Only」的門前,禮貌性地敲門後轉開門把,在一堆箱子和書山中找到他要見的人。

「日向,我進來了喔。」

「慢著──先別進來,等我一下。」日向急急忙忙地搬走地上的紙箱,然後將雜誌井然有序地擺到方才坐的椅子上。「好了。」

「昨天來的時候好像沒這麼多,在進貨嗎?」木吉將飯糰放到日向清出的桌面上,好奇地看了他們所處的倉庫,以他的身高來說空間實在有些狹小,四周堆滿了還未拆封的紙箱,一進門更顯擁擠。

「不然我怎麼會在這打零工。」沒好氣回道。

日向真心覺得前天真的不應該帶著木吉來買東西的。

他常來的這間動漫週邊店的老闆在他訂貨的時候突然閒話家常起來,過去日向也曾在火神吃掉太多經費的時候來兼差過一天,再更早也有零星幾次,總體來說算是與老闆很熟。

聊得正開心的時候老闆突然措手不及地拜託他這幾天也來幫忙,說是有個工讀生因為課後補習的緣故不能來上班,剛好又逢進貨時間需要人手幫忙。

在老闆遊說之下,除了時薪以外還可以手辦打九折。日向一想起被折斷的武將們二話不說便點頭答應。

唯一錯算的就是他忘記他旁邊還跟著木吉。

想起老闆的諄諄教誨和他每次來買東西都會看見的光景,日向唯一慶幸的是至少他現在是在倉庫整理,而非待在櫃檯。

「進完貨還要多長時間?」已經先和老闆打過照面的關係,木吉偶爾會幫一下忙,不過沒支薪的關係日向只讓他去幫忙買晚飯,而且通常吃完就請他趕快回去。

日向撕開飯糰包裝有些狼吞虎嚥地嚥下。「點完貨還要上架,最快也要兩三天吧。」

「喔。」

「我吃完了,謝謝。」

「吃這麼趕對胃不好。」遞去自己的水壺,「我有買你的份,剛出爐的,很好吃喔。」

「都說幾次我沒那麼喜歡吃甜的……」

「紅豆餡可能還有點燙口,小心燙。」

「聽我講話啊你!」

日向皺眉看著木吉將撕成兩半的銅鑼燒遞到嘴邊,一副沒有吃完不罷休的樣子,還是張口讓木吉把包滿甜膩的紅豆餡銅鑼燒塞進嘴裡。

「──謝謝招待。」

「明天見,日向。」擦拭他沾到餡料的嘴角,木吉溫柔笑道。


事情發生在日向打工的最後一天。

木吉在學校的時候被日向再三警告今天新品上架很忙,晚餐會先吃過再去打工,不用費心再送晚餐或點心過來。

前一天日向忙著收銀和清點存貨沒空理他,木吉留下宵夜後就回家去了,對於這番刻意的警告雖然記住了,但並沒有特別在意。

所以在倉庫沒找到人時木吉便直接往店裡走去。這幾天都穿著圍裙的日向也是維持同樣的裝束,將已經分類好的書籍收到書櫃的抽屜,或是將有空缺的書櫃補滿。

木吉倚在書架旁假裝在翻試閱本,眼角不時偷覷日向。

「我說你是吃飽太閒沒事幹嗎?」日向抱著一小疊漫畫走到木吉身邊時悄聲抱怨道。

「這麼快就被發現了?」

「笨蛋,你這麼大的個子誰沒注意到。滾開,你擋到路了。」

挪了一下身軀,日向便把手上那疊漫畫往他原本倚靠的書架上擺放。木吉環視周遭一眼,幾乎都是女孩子,也難怪他會特別醒目。

「今天就會忙完嗎?」

「啊啊,你不要來礙事的話今晚就結束了,離我遠一點啦──」日向從箱子又拿出一大疊漫畫,只匆匆往書背一瞥就撇開眼。

既然都講上話木吉也不再掩飾,好整以暇地盯著打工中的日向,可能是對方已經來過店裡幫忙很多次,對於擺設十分熟稔,碰上女性客人也能迅速的回應。

對於這番熱辣的視線,日向雖然很想扔漫畫過去阻止,但礙於他現在是工讀生而木吉是客人,無論如何都只能當作沒看到。

不斷催眠之下,導致經過木吉眼前時他突然伸長手,日向只是反射性抬頭看了他一眼,然後雙眸瞠圓。

「蝴蝶結鬆掉了。」雙手越過日向的腰際,將圍裙上歪了一邊的蝴蝶結拆開。

「你、你──」抱著漫畫僵住身體,雖然木吉沒有直接像往常一樣直接撲上來,但想到現在的處境日向還是不免頭冒冷汗。

「等我一下,我幫你繫好。」

「不用了,我自己繫!」小聲低吼。

「不要亂動啦,這樣會綁歪,很快就好了。」見日向還抱著漫畫,木吉也沒多想便維持與他面對面的姿勢,將微微掙扎的肩膀往自己帶,雙手拉著圍裙繩子的兩端靈巧地重新打個結。

「好了。」滿意地笑了笑。「咦,怎麼了,我綁太緊了嗎?」

日向抱著漫畫垂著頭,再抬起頭來時完全是開關已經開啟的微笑。

「你給我看看場合啊,想死嗎?」

「呃。」

木吉不知道自己做錯什麼,只得依日向的話往附近看了看,似乎女孩子比剛才更多了。

「……是在害羞嗎?」不知怎麼似乎都在看他們兩個的樣子,好多人在講電話,各各手上拿著手機。

「才不是!」從牙縫中迸出話來。

日向實在很想叫木吉好好看一下周遭擺設,牆壁掛滿雙雙成對的美少年的海報,架上的書籍也無一例外都是由男生當封面,消費者也幾乎都是女性。

由於經常上網尋找關於戰國武將的資訊,日向才知道原來有「歷女」這個詞彙;而再更深入研究、逛更多的討論版時,非自願性地被迫知道「BL」與「腐女子」的存在。

他對別人的喜好不予置評,但在來打工的時候老闆都會再三叮嚀如果想要當個低調的店員,最好不要和朋友──特別是與這塊無緣的正常人一塊出現,也不要和同性同事聊得太開心,更不要有太過親暱的接觸,哪怕只是搭個肩或喝對方的飲料等動作。

過去日向並不在意這些,覺得老闆有些誇大其詞。但聽聞有同事蒙受其害時他也開始擔憂起來。

若不是白天班的人來不及上架,他又何必跨入這個禁區。

「聽好了!從現在開始不要靠近我三公尺以內──」

木吉有點手足無措地盯著日向,因為對方的怒火總是很直接,所以這種不像在生悶氣卻又極為排斥他靠近的舉動反而讓他更纏著日向想要知道為什麼。

「吶日向,我來幫你。」

「不要多管閒事!」

「日向……」

「閉嘴!」

日向只顧著與木吉拉開距離,礙於店員的身分又無法直接推開他,只得維持著一前一後的僵持局面,一點都沒有發現週遭的視線愈來愈熱切,而兩人的互動在他所說的腐女子眼中又是另一種景象。

後來那則推特的留言之所以會破百,其實日向也該負一半的責任。



2012.09.27 Fin



>>[小說]小貓與大笨蛋(END).txt


甫一醒來,摸不到枕邊人後他起身往飄來香氣的廚房走去。

一手搔著有些亂的淺棕色頭髮,在看見戴著眼鏡的黑髮情人後才想起自己怎麼沒看見上衣。

「早安。」給捧著早點的對方一個大大的擁抱。「怎麼沒有叫我?」

「肚子餓死了,等你醒來還不如我自己做。好了快放開我──」怕盤子摔下來,他只好雙手敞開讓那個比他高了15公分的笨蛋往自己身上磨蹭。

「蝴蝶結鬆了呢。」越過情人的腰際,他靈巧地將繩子重新綁好,然後稍微退開一點距離,看著他穿著過於寬鬆的上衣與圍裙笑得好不燦爛。

「我早飯都做好了,你還替我綁好做什麼?」皺眉回問道。

「還是一起脫下來?」

「想都別想!」甩頭冷哼道。他將兩人份的早餐擺到餐桌上,回頭要翻冰箱倒點飲料喝時另個人已經先將牛奶倒到杯子裏,對他笑得彷彿都可以擰出糖來。

「要幫你微波嗎?」

「不用了,直接給我吧。」

他遞出去的手被握在掌心,接著高大的身軀便湊了上來。

一手握著他的手腕,另隻手環住腰際,一口含得溫熱的牛奶透過相貼的嘴唇慢慢的渡到他嘴裡,因為些許的掙扎而從嘴角流下。

看著黑髮的情人舔去嘴角的神情,在不太能自制的早晨他決定先享用另外一道早餐。

「給我去刷牙洗臉!」推阻壓上來的身軀嘶牙咧嘴地罵道。

環抱住並不是很用力掙扎的人,他有種彷彿懷裡的情人是隻貓的錯覺。

本來就不是會隱藏想法的人,一想到形容便自然而然地說出口。

「哈哈,你這樣好像撒嬌的貓。」親吻他的額頭,「等等要給我早安吻喔。」

「什麼小貓啊你這大笨蛋──」


***


麗子沉默地關掉朋友寄來的手機小說,據說這是前幾天推特那則破百的回言之後的衍生創作。

她並不清楚為什麼朋友會這麼喜歡這種東西,但是文字傳來的既視感讓她不由自主地一直關切籃球部裡的隊長和創部者,有種她如果將創部的事情寫成手機小說搞不好會火紅起來也說不定的預感。

將滿腦子的想法壓回深處,她轉頭看向又跑到班上串門子的木吉。

日向一臉習以為常地任由木吉站在他後面看訓練表,後者一邊看一邊將零食往前者的嘴裡送,看上去好像沒有多大的違和感,但一年前可完全不是這樣。

「日向君,你還記得說我們經費不足嗎?」

「記得。怎麼了?難道是火神又吃太多東西還是弄壞籃框了嗎?」咬碎嘴裡的糖果,然後拍掉木吉又送糖到嘴邊的手。

「該是你們貢獻的時候了──」指著毫無自覺的兩人,某方面沒有覺醒的麗子卻因為商業利益而找到新的出路,眼神突然變得有點駭人,「維持這樣就好,然後讓我拍個照。」

「嗯,可以啊,要傳給我喔。」木吉不疑有他,一口答應下來。

日向皺眉看著笑得樂不可支的麗子,只覺得一股惡寒。「你在打什麼主意?」

「才沒有呢~只是想爲誠凜籃球部的歷史增添一點八卦好讓外界探聽而已。」這種宣傳手法也許在女生中相當有效,希望可以藉著八卦將誠凜這個學校推廣出去。

日向直覺絕對不是好事,說什麼都不肯答應,「不准。」

「為什麼?」

「反正就是不准!」

利用職權強迫結束提案的日向領著木吉去球場,麗子只好無趣地用手機傳簡訊回覆朋友──被拒絕了,就只能黑箱作業囉。



Fin


兩個男生用這種方式綁圍裙……燃燒吧,我的小宇宙!(手機一秒30張連拍)
妄想下的同居生活肯定甜炸了吧,哈哈。(安祥闔眼)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54-7c987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