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2.11.21 [黑子的籃球][木日]天倫之樂 ver.親馬鹿100%
【閱前須知】

1.人物形象崩壞注意
2.木吉親馬鹿100%
3.妻力100%的OMAKE,請務必先看完上篇
4.快跟作者一起喊\木吉和日向都是天使/
5.當然\小鐵平和小順平也都是天使/



[誠凜74]天倫之樂 ver.親馬鹿100%


麗子雙手抱胸,費了好番功夫才沒有衝上前去。
昨天才因為這對夫婦耽誤了練習進度,方修正好又看見木吉笑得一臉幸福的傻樣,雖然適時放鬆對身體有利,但也太放鬆了──麗子一邊說著違心之論,還是按捺不住心情衝到木吉前面搶下他懷裡的「東西」。
「昨天才說著今天就有第二胎了,你們的進度也太快。」換個說詞,昨天那應該是第二胎,現在這個是老大。
麗子抱著黑頭髮的小孩,年齡比小鐵平長一些,大概五、六歲了吧。
「哈哈哈,可能是我餵了日向吃了什麼蛋白質營養劑吧。」
「咦,那不是我前幾天給日向君的嗎?」
「對啊,我把剩下的都給日向吃了之後就變成這樣了。」木吉哈哈笑道,「不過我吃的比較多,所以年齡也縮水的比較多吧。」
其他人聽到則是滿臉驚悚地退開許多步,不約而同地決定不要再吃監督給的營養劑,難道他們的監督是什麼名偵探●南裡頭的黑暗組織成員嗎?
「所以說木吉你都記得縮小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嗎?」伊月問。
「啊,都記得喔。其實也想和大家說說話,可是説不出來呢,可能只能說出符合外觀年齡的字眼吧。」木吉猜測道。
「也就是說日向……」視線集中在外觀縮水成學齡前兒童的日向身上,作為區別,此時稱為小順平的表情是一點都不符合天真無邪的皺眉怒顏。
小順平發出軟軟的童音,說出原本日向一貫的口癖:「大笨蛋。」
「小順平不可以喔~」嘴巴這樣說,但是還是寵溺地從麗子手中接回日向抱在胸前磨蹭,完全是個蠢爸爸──所有人心想。
「這樣那套小貓的衣服也派上用場了,不過沒有眼鏡的日向真不習慣啊。」
「嗯,只是裝飾的眼鏡的話我這邊有。」麗子一手擊掌,和木吉兩人互看一眼後便用百米衝刺的速度返回休息室。
這個期間小順平乖巧地站在原地,仰頭瞪著比他高出太多的隊友們。
「大笨蛋,趕快去練習!」小順平嘗試用嚴厲的口氣發布命令,但童稚的音調讓這番話一點威嚇力都沒有。
原本排排站的隊員們似乎在忍耐什麼,黑子充當其衝往前站了一步,小順平歪頭看著雙手似乎在顫抖的黑子才要問怎麼了時,身體已經被抱了起來。
「隊長好可愛──」
「喂,黑子你犯規!我也想要抱抱隊長。」降旗也衝到前排去。
「長幼有序,應該是學長先抱才對!」小金井也伸長手,和水戶部一人一邊包夾著。
「一想到其實日向會記得縮小發生的事情,恢復後的反應真值得期待。」不像木吉那樣手伸過去就會乖乖的給人抱著,不斷掙扎的小順平反而更讓人想逗弄他。
「伊月,你也笑得太不懷好意了吧。」


小順平像是打過大仗一樣氣喘吁吁地任由最後一棒的火神抱著,之後木吉和麗子返回時也沒有多餘的力氣掙扎,三兩下就被換好新的衣服。
除此之外還另外配備了挖掉鏡片的黑框眼鏡及長長的小魚抱枕。全部換穿好了之後被木吉抱在胸前,對著眾人擺出麗子當初炫耀小鐵平的小狗T-shirt同樣的動作。
「我們家的小順平超可愛的~~~快看快看!」
「鐵平,你抱得那麼高我們根本看不到!」
「咦?」
「小順平的那個高度至少有兩百三十公分吧。」大家仰頭往上看,原本不斷掙扎的小順平似乎僵住了身軀,一動也不動地望著下方。
「快、快放他下來。」
「我以為小孩子都喜歡抱高高的說……」小心翼翼地將小順平抱回地面。從頭到尾小順平都是安安靜靜地沒有像剛才大吵大鬧。
「忽然抱高誰都會怕的好不好!」
「對不起啊,小順平。」木吉蹲下來摸摸小順平的頭,但即使蹲下來還是比後者還高,木吉只好稍微低頭才勉強與小順平平視。
小順平緊抱著抱枕,鼓著腮幫子不發一語。
「小順平~不要生氣嘛,要吃黑糖嗎?」
「不要。」
「那棒棒糖呢?」
「不要!」
「嗯…小魚餅乾?」忍住不在此時說穿著有貓耳帽T的小順平就算鬧彆扭也可愛的要命,但身旁開滿小花的狀態任誰一眼都看得出來木吉開心到不行。
「我不想吃甜食!」忍不住將抱枕往木吉身上砸,小順平總算正視不斷出言哄他開心的木吉。「……下次…要先說……」小聲囁嚅。
「我答應你。」木吉揚著溫柔的微笑扶正對小順平來說過大的眼鏡,然後將穿著黑色小貓裝的小順平抱起來,「小順平要不要坐在我肩膀上?待會讓大家去練習,這樣你也看得比較清楚。」
「嗯。」

「欸,我說他們像不像小順平在駕駛鋼●彈?駕駛是小順平,他下一個口令木吉就做什麼。」小金井悄聲說道。
木吉讓小順平坐在他肩上,一手扶著那小小的身軀維持平衡。
「就算現在小順平說要天上的星星木吉也會想辦法弄給他吧。」
「比起星星小順平應該更想要武將吧,前陣子日向才又被折斷淺井長政的手肘。」
「你們猜木吉會買給他嗎?假如小順平要求的話。」
「會。」
「我也覺得會。」
「可是木吉看了荷包後可能會轉移話題吧。」
「黑子你拍照了嗎?」
轉頭,早已就定位置的黑子卻一反常態的露出懊惱的神情。
「嗯。只是這樣就抱不到小順平了,木吉前輩好奸詐。」因為那個姿勢誰也不敢貿然撲過去,萬一摔到就不好了。
「因為他是蠢爸爸啊。」有點像是監督的父親,只是木吉脾氣比較好而已,但佔有慾有過之而不及。


可能是昨天已有前車之鑑,又或者木吉一直守著小順平的關係所以場面沒有昨日混亂。
小順平一直想要把小魚抱枕還給麗子和木吉,但沒幾下又被塞回懷裡,鬧彆扭的小順平就咬了木吉的手指,嘴巴說出「大笨蛋」的時候還換來木吉幸福到彷彿快要升天的笑容。
之後小順平就放棄爭吵麗子和木吉不斷討論要給他買什麼新衣服或玩具的話題。某方面來說,孩子之所以會有早熟和幼稚的差別家長佔了很大一部分原因。
「木吉快去練習。」在他們聊天的間隙小順平拉拉木吉的頭髮說道。
「嗯,小順平呢?」
「我留在這裡,快去練習。監督也是。」
「哎呀,幹麻一副小大人的樣子。」麗子輕彈小順平的額頭。
小順平噘嘴撇頭,「我是隊長啊。」
「是~那小順平乖乖在這裡等著,我們慢跑完就回來。」
「沒關係,我和小順平就坐腳踏車陪你們吧。」麗子吹響哨子,一聲令下籃球部總算又步入軌道。「好了──開始練習!」


後座的小朋友搖晃著細細的腿,一手抱著小魚抱枕,不時地扶正掉下來的眼鏡和他們精神喊話。
原本枯燥的慢跑正因為小順平的存在突然變得有趣起來,規律的口號中摻雜著軟軟的童音,連每次都跑得像要陣亡的黑子也拿著手機跑到前頭。
固定的訓練也是,因為小順平的堅持所以木吉也回到場上練習,自己則是站在摺疊的鐵椅上大喊。
等到個別訓練時,還一手一罐運動飲料傳給每個人。
即使變小了還是積極的參予練習,隊員差點因為感動落下淚來。
「小順平~你也休息一下吧。」跑去販賣機買了可樂回來的木吉道,將還站在椅子上的小順平抱到自己大腿上坐下。
「你不要偷懶,去練習!大笨蛋。」咬著吸管,因為喝太大口而打嗝。
「好、好~」嘴裡這麼說,一手卻輕拍著他的背順氣,找來乾淨的毛巾擦汗。
有一句沒一句地接著,直到安靜下來小順平忍不住打了呵欠。木吉見狀無聲地笑了笑,不著痕跡地將他手裡的可樂放到一邊,將小小的身軀往懷裡帶。
「木吉……你怎麼還不去練習…」揉揉眼睛,小順平試圖睜大眼維持精神。
「麗子說等等會拿新的訓練表,叫我先等著。」知道他的脾氣,即使是刻意過來陪他也不會說出來。
「這樣啊……」靠在木吉身上,倦意一直湧上。以小孩的體力來說早該透支了,但小順平還是死撐著不休息。
「小順平要好好休息喔,不要讓大家擔心。」低聲哄著還不入睡的孩子,幾乎整個人埋在木吉臂膀裡的小順平褪去了警戒,舒展開一直皺緊的眉頭。
咕嚷了幾聲後終於完全閉上眼,蜷縮起身子,一手捉著小魚抱枕一手捉著木吉的衣服。
第一瞬間黑子就衝到最前線去,拍好照片的當下後頭的人也打開了手機的藍芽功能。
「之後也傳給我。」雙手都摟著小順平的木吉悄聲笑道。


勉勉強強平安度過一整天。
以木吉和小順平的身高差距來說實在不可能一起手牽手回家,在猜拳之後輸家小順平只好順著木吉的意繼續讓他用抱著回家,順帶一提早上來練習時也是同樣的勝負。
和昨天日向抱著小鐵平的情況差不多,行人對著一個高中男生寵溺地抱著小孩的畫面似乎感到非常稀奇,在看見小鐵平及小順平穿著小狗和小貓裝的時候都有人說可不可以拍照,只是日向或小順平都拒絕了。
「來,小心燙。」繞到昨天日向買給他的鯛魚燒攤販買了同樣的甜食。
「謝謝。」小順平拿著紙袋,對著冒熱氣的鯛魚燒吹氣,然後在手可以直接捏著鯛魚燒時他將鯛魚燒對分,將紙袋裡的那一半交給木吉,「吃不完……一半給你。」
木吉溺愛地摸摸小順平的頭髮,收下鯛魚燒。「謝謝。」
「嗯。」輕點頭。

晃到日向常去的動漫產品周邊店時,小順平拍拍木吉的臉頰指向櫥窗。
木吉看了一眼就知道他的意思,意會地將小順平抱到那張新貼的海報那頭,後者一見到新販售的手辦眼睛都亮了起來,一雙小小的手貼在玻璃上,難得率直的反應讓木吉差點說出「喜歡嗎?把拔買給你」。
「小順平?」如果小順平真的說出來也許他真的會進店裡去預定。木吉懷疑自己是否能抵抗雙眼閃爍著期待眼神的小順平,套句麗子說的,一向自制乖巧的孩子如果真的開口要求,根本無法拒絕。
小順平依依不捨地又看了好幾眼,然後像是下定決心地將視線移開。
「我們回家吧。」
「不進去逛逛嗎?」
「不用了。」眼角餘光還是盯著那張海報。木吉不禁失笑,決定等之後再來預定那個手辦。
被說成蠢爸爸他也無法否認,誰叫小順平連撒嬌都不太說,更別說任性地要求他做什麼,這樣叫人怎麼不盡情寵溺他難得的要求。
景虎先生之所以會這麼寵愛麗子他有點懂了,女兒長大了太過獨立,爸爸總是會感到寂寞。

「如果小順平嫁人了我一定會很難過。」在快回到木吉家時他突然在大街上抱著小順平磨蹭,嚇得後者掙脫想要離開。
「我是男孩子,大笨蛋──」
「幸好小順平變回來後是我的新娘,什麼時候也來生一個呢?」難怪景虎先生會老是把麗子說「長大後想要嫁給把拔」這句童言童語一直掛在嘴巴上講,原來真的會有這種心情啊。
「才不要嫁給你!」
「到時候一定要生一個和小順平一樣可愛的孩子。啊~好期待呢」完全忽視男人根本不可能生小孩的常識。
但人都會變小了,搞不好真的生的出來也說不定?
「放開我!」推開木吉黏過來的臉頰。
傻笑,「到時候要男孩子好還是女孩子呢?啊,想到要嫁人的話還是男孩子比較好吧,雖然日向也是嫁進來的。」
「大、大笨蛋──」小小的臉蛋早就紅成一片,但不管怎麼掙扎木吉的手始終緊緊地抱住他,連眼鏡掉到地上時也被木吉輕鬆地單手摟在懷裡。
「小順平,再胡鬧的話就打你屁股喔。」搬出日向昨天威脅小鐵平的台詞。
小順平鼓著臉頰,拳頭握得緊緊地敲打木吉的胸口。
「我最討厭你了,放我下來!大笨蛋!」
「咦,怎麼突然生氣了?」
「木吉大笨蛋────」


***


翌日。
兩個終於恢復正常關係的木吉和日向看見黑子他們遞過來的相本時,一個歡欣鼓舞、另一個則是一臉鐵青。
日向翻閱到相本最後一頁一張明顯被放大的照片時,本來燃點就很低的開關更是直接壞到無法焊接回去的地步。
「那是什麼啊──喂,監督!不要裝死。」
「哎呀呀日向君,不要這麼生氣嘛,這可是我們大家想像你們的未來所做的最大貢獻耶,完全是一家和樂的溫馨模樣啊。」迅速站到木吉旁邊尋求庇蔭,這方顯然十分滿意。
「誰跟他一家人了!木吉你傻笑個屁啊,相簿拿來,我要拿去燒掉──」
「不行。」全員合奏。
「燒掉也沒有用的,我們已經拷貝很多份了。」黑子認真說道。
「我覺得合得很棒啊,好像我們真的一家人一起拍照。」讚許地摸摸黑子的頭,看來木吉早知道始作俑者是誰。

那張被黑子合成照片的中心人物,正是日向抱著熟睡的小鐵平以及木吉摟著睡在他腿上的小順平,天真無邪的睡顏與家長們寵溺的神情若非黑子拍照技術了得實在難以窺見。

合得太過完美,如果不知情的人看見肯定也會覺得那是木吉及日向的孩子吧──如此神等級的合成照讓日向接連好幾天都處在暴怒狀態,但不管怎麼掙扎木吉就是有辦法在相本被銷毀前制止日向的暴行。
而木吉也要了一份擺在家裡的書櫃中,木吉的爺爺與奶奶偶爾翻到還曾懷疑他們家孫子何時已經生了曾孫出來。

嘛,至於那罐引起事端的營養劑早在日向恢復後扔到垃圾桶,完全不顧木吉想要挽留的心情。



2012.11.21 Fin


-後-

「求照片……」在地上寫血書的作者。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57-5dbc00c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