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3.01.01 [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木日]秀德篇
【閱前須知】

《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是我(蘇沛)和央言兩位日向廚的合作企劃w
本企劃的宗旨是讓日向到各個高校學習的故事,同時也是木日夫夫的閃光巡禮(可能還會釀出什麼黑糖口味的醋或鍊成日向廚等無限可能性)。
由我負責秀德、桐皇及結尾;序、海常、陽泉及洛山則由央言執筆~
除了正文以外,還有不知何時會冒出來的無數OMAKE更具笑果!(這是在推銷沒錯)
時間順序是秀德→海常→桐皇→陽泉→洛山,每篇都可以單獨閱讀w


請以對日向隊長的愛做為前提再繼續往下吧wwwwwww

※由央言起頭的序請見→http://i.imgur.com/oIrFr.jpg



[日向順平交流企劃]秀德篇


「誠凜的日…向前……前輩!」

聽到有人喊他,日向疑惑地回頭,愣了一下後忍俊不住噗嗤笑出聲。

「高尾啊,還有綠間,早安。」這年頭還有人騎板車上學!現在就連去傳統市場都不見得能看到,是從哪裡推來的?原本還有些睏,這下突然神清氣爽起來。

「呼哈哈……累死我了…」

「日向前輩早。」坐在後座的綠間倒是氣定神閑地喝著紅豆湯,完全無視高尾的哀號。

「高尾猜拳又輸了嗎?」日向猜道,抽了幾張面紙給他擦汗。

「一次也沒贏過。」

「真可惜。」

「日向前輩也一起坐吧,反正順路。」綠間提議道。

「小真你別站著說話不腰疼──」

「我坐著。」

「那至少換你下車載日向前輩吧!」

「哈哈哈,我心領了。我用走的就好了,高尾加油。」日向朝兩人揮揮手,笑了數聲後便先行離開。


藉著到其他學校交流的機會,日向現在人正在秀德高中。

爲了不顯得太過突兀,監督麗子已經先各校知會過,所以他現在穿著的是秀德高中的制服。說實話日向沒想到自己會有穿著秀德制服的一天,更別說有機會和豪強們一起訓練。

「國中的時候還作夢想過考進秀德……果然是很有歷史的學校啊。」日向踏入球場的時候就感覺到了,學校對這項拿下無數獎杯的籃球部有多禮遇,雖說校舍比較舊,但設備什麼的一項也不缺,經費和新血都不用擔心;後援隊更是不用提了,多得大坪帶領他參觀校園時,經過的人都會和他揮手或點頭致意。

「大致上是這樣。有什麼問題儘管提出,其實我們也想知道他校的意見。」大坪道。

「那我就不客氣了,想要學習的地方可是很多呢。」這並不是恭維,作為歷史悠久的王者可有太多地方值得他好好研究一番。

大坪拍拍他肩膀,「嗯,這段時間多多指教了,日向。」

「是,大坪前輩。」

日向不知怎麼覺得有些感動。該怎麼說,果然、有前輩在還是讓人安心啊,這種近似依賴的感覺讓他覺得有點羞恥,明明自己也是隊長啊……日向拍拍自己的臉頰,然後換上球衣和秀德的人一起訓練。


***


秀德很重視基礎訓練,在這之上則是由監督挖掘每個球員的長才進行個別訓練。

這樣的風格和誠凜很像,但秀德顯然更有制度,訓練的強度也會適時適材的增加,只是高強度的基礎訓練下已經有不少一年級生衝出去外面。大概是吐了吧,日向心想。

「日向前輩不愧是誠凜的隊長……看起來還游刃有餘的樣子。」高尾氣喘吁吁地彎腰撐著兩腿道,一旁的綠間情況就好多了,幾個深呼吸後至少能筆直站著。

「高尾,覺得不舒服的話還是去外面吐吧。」日向擦著汗,「其實我也累死了,沒看到我腳還在抖嗎?」

「騙人!誠凜的訓練比我們還要嚴格嗎?」

「沒有騙你。你們的訓練比我們兇殘多了,只是我們的監督……」日向撫額,斟酌了一下才說,「會動不動把訓練加三倍。」忤逆她的話。

這樣想想,恣意把訓練量往上提高他們還沒得反抗,其實真正過著高壓統治生活的人是他們嗎?還以為他們是新學校而且又是部內最高年級,應該頗自由的。

「哎?三倍,會死人了吧!」聽到就想吐。

「啊啊,正常量的時候黑子已經死在一邊,三倍之後二年級的人也都掛了。」簡直就是地獄繪圖。

「死傷慘重啊……」


「日向,你們監督找你。」大坪突然高喊道。

說曹操曹操就到。被點名的日向突然頭皮發麻,旁邊的高尾和綠間突然退離幾步,用著「保重吧」的眼神目送他到場邊。

「監督,你怎麼來了?」

「受大家之託咧,大家可是很擔心隊長喔。」麗子拿出手機撥打,接著按下擴音鍵。

『麗子嗎?你已經在秀德啦~』是木吉。除了他以外還加雜著其他隊員吱吱喳喳的交談聲,估計是所有人都擠在電話旁吧。

「現在日向君就在我旁邊,按了擴音鍵他也聽得見。」

『喔喔,日向~在秀德的訓練怎麼樣呢?』

「嗯,學到很多東西,基礎訓練也是魔鬼等級的,之後讓監督給你們調整訓練量試試看。」

『哈哈,大家擔心你去秀德會水土不服呢。』

「在胡說八道什麼啊,秀德的人很好,倒是你們給我好好去練習!」無意識地一手插腰,對著電話那頭的訓斥道。

『日向日向,有聽見嗎?』

『不要都擠過來啦──啊,擁擠的沙丁魚好臭!』

『日向你一不在就沒阻止伊月說冷笑話!』

『對啊水戶部也叫你偶爾回來制止他一下。木吉只會哈哈哈的笑,根本派不上用場。』

『不要輸給綠間了隊長!』

『哈哈日向在那裡也是學弟呢,大坪前輩啊日向暫時麻煩你照顧了。』

『木吉學長好卑鄙,請把電話放下來。』


此起彼落的問候聲和口無遮攔的對話讓日向臉上的陰影愈來愈重。大坪安慰地拍拍日向肩膀,對著電話那應了聲,接著又有其他人搶著說話。

按捺不住笑聲的高尾抱著肚子在地上狂笑,而綠間則是默默推了鏡架,臉別到一邊。

接著秀德的人便看見日向用溫和的語調、表情卻黑得嚇死人警告電話另一頭的人。

「一群笨蛋們給我聽著,現在、馬上、立刻給我去跑二十圈操場,訓練加三倍,脫隊的人給我倒立走十圈操場並留下來整理!」愈說愈兇狠。

『隊長饒命啊──』

「上訴的話再加一倍。」

『是!」

日向教訓完後掛斷電話還給麗子,在場的人只有麗子早有預料的退了幾步,連大坪都被嚇得有點猝不及防。


頓時止住笑聲的高尾看著日向,然後拽著綠間要他覆耳過來。

「吶小真,你覺不覺得誠凜的隊長有點像宮地學長?」

經常遭到學長們威脅說要用卡車輾死還是被水果砸的綠間點點頭,眼前的日向突然變得殺氣騰騰;但說實話,語氣凶狠的日向才是他們在球場對誠凜的隊長的第一認知,只是幾天相處下來都沒見到他兇過幾次,所以一時忘了。


「不好意思,讓你們見笑了。」日向低頭向大坪道歉道。

「呃、不會。有那樣的隊友們辛苦你了。」

「話說回來,監督你應該不會閒閒沒事過來探望我吧?」日向問道。

麗子笑臉盈盈,在日向看來完全是在盤算什麼鬼點子的表情,將手上拎的兩個紙袋交給了大坪。

「咦,給我們的嗎?」

「嗯嗯,一個是給秀德的伴手禮,先謝謝你們照顧我們誠凜這個不太成熟的隊長,至於另外一個袋子則是想請大坪前輩幫個忙。」

大坪和日向疑惑地打開袋子,那瞬間後者飛快地拿起裡面的東西大吼──

「我的政宗殿下──還有元親殿下──我把你們留在休息室都長灰了啊!」

麗子微笑地要大坪無視突然又換了人格的日向,解釋道:「其實應該第一天就帶來的,可是抽不出時間過來拜訪。那些是我們誠凜隊長心愛的武將系列手辦們,想請秀德的各位監督一下日向君。」

「日向很認真,這點反而是我們要向他多學習。」

「嘻嘻,謝謝你的讚美。我想拜託的是──」燦爛度突然倍增的微笑,「如果日向君在見習的這段時間內投籃沒進的話,請折斷他心愛的武將。」

「……欸?折斷……你是說那個嗎?」看著日向重視的程度,大坪不敢想像弄傷的話日向會是什麼表情。但聽誠凜的這位監督的口氣,似乎一點都不像開玩笑的樣子。

「沒錯!」

「呃,我知道了。」

日向抱著他心愛的伊達政宗和長曾我部元親,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絕對、絕對不會讓他們慘遭毒手的!」

「那就好好努力吧,日向君。順帶一提接下來的學校也要帶去喔,都折壞了就帶新的過去。」

「魔鬼……你是魔鬼啊啊啊──」

「只是提醒你不要忘記了,隊長變得懈怠會很困擾的。」

「……遵命。」

那霎那秀德的人馬上了解到誠凜中誰才是地位最高的人。


大坪將伴手禮收到休息室,練習過後再分給大夥兒吃。而另一袋日向的東西則是放到他臨時的櫃子裡。

回到球場上,大坪感覺日向變得更積極,可能他們監督的話起了作用了吧。球場的兩端剛好是綠間和日向在練習三分球。

「日向,你好像太緊張了」

「大坪前輩?」有些驚訝地停住腳步,「呃,看得出來嗎?」

「感覺而已。」大坪撿起籃球扔給日向,「折斷手辦是你的訓練方式嗎,還是懲罰的手段?」

「呃,應該算是壓力訓練吧。」

「壓力?對了,一年級的時候就當上隊長,挺辛苦的。是用這種方式警惕自己嗎?」

「不瞞你說,其實就和你看的一樣,我並不是什麼強而有力的隊長,也沒有特別突出的能力帶領球隊。」日向苦笑道,「所以我想說至少比賽的時候投球一定要進,為了適應這股壓力,平常訓練的時候只要投失了監督就會折斷手辦。」

「原來如此。」想起第一次輸給誠凜的時候,獲勝的分數就是由日向拿下的。

若沒有背負起整個球隊的榮耀,在那股壓力下是無法保持一貫的水準的。

「所以如果我真的有所懈怠的話,大坪前輩儘管折吧。」說著自己都陰暗起來。

大坪感嘆地笑了笑,拍拍日向的頭表示鼓勵。


「木村,我記得現在是橘子的產季了吧。」宮地的聲音從另外半邊的球場傳來。大坪和日向不約而同旋身,看見綠間已經拿起毛巾準備下場的樣子。

「根據今早的晨間占卜,過度追求結果會對未來造成不良的影響。今天我先回去了。」

「監督,這傢伙用滿三次任性了,我可以用拖車輾他嗎?」宮地拿著籃球試圖要扔人的樣子,若不是木村還留有理智在後面拉住估計早就砸下去了。

「宮地冷靜點。還有橘子太沒有殺傷力,芭樂覺得怎麼樣?」

「噗哈哈哈,小真你想要芭樂還是橘子?」

「閉嘴,高尾。」

「沒關係,綠間你回去吧。」

「監督!」

「的確最近的訓練太過密集,你們又自主留下來練習,嗯……宮地,你今天和明天也減少來回跑的訓練,肌肉疲勞過度了。高尾,多跑十圈。」中谷監督摸摸下巴沉思後決定道。

「欸?」無端中箭的高尾哭訴道。

「就是這樣,我先回去了。」得到監督的首肯後,綠間就在前輩們面目凶光的眼神中離去。

「木村我決定了,等到畢業那天我絕對要開著你家的小卡車輾他一次。」

「沒問題,我要坐副駕駛座。」

日向乾笑數聲說:「你們…也頗辛苦啊。」學長們不得不忍讓奇蹟世代的任性,這對重視輩份順序、歷史又悠久的強校隊伍來說,三年級生應該感到很憤慨吧。

「啊,爲了勝利。」大坪撫額道。同樣擁有奇蹟世代球員的兩個球隊隊長,突然心有戚戚焉起來。

果然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


「喲,操場跑完了嗎?」

日向換上秀德的黑色硬領制服,拎著從誠凜帶來的球袋對著氣喘吁吁的高尾道。

高尾抹了一大把汗,趴在置物櫃的門上一副要死不活的臉。

「累死了……監督是故意的吧。什麼,小真丟下我先回去了?」發現綠間的櫃子已經鎖上,還留便條提醒他把板車騎回去。高尾一把揉爛紙條隨意地往後頭的垃圾桶丟。「日向前輩不是早就回去了嗎?」

「因為秀德和誠凜的課業進度有些不一樣,所以我留下來請教大坪前輩和宮地前輩。」

「欸,我以為日向前輩的功課很好說。」

「那只是對眼鏡角的錯誤認知,我又不是因為唸書太認真才近視的。」無力地吐嘈道。

「噗哈哈哈,抱歉。」

「你趕快換衣服吧,宮地前輩等等就會來鎖門了。」

「喔!」

高尾迅速換好衣服後小跑步追上日向,前一二天日向還會繞回誠凜,今天可能已經通過電話就沒回去了。

「日向前輩很適合秀德的制服呢。」高尾笑道。

「欸,是嗎?可能是秀德的制服和誠凜的款式很類似吧。」都是深色硬領的款式,日向覺得穿起來差異性不大。「板車呢?」

「明天再騎回去。日向前輩要不要考慮來秀德啊~最近看到大坪學長和監督在煩惱隊長一職要交給誰。」

日向挑眉,「吭?這種話不應該問別的學校的人吧。」

「只是問問看嘛~哈哈,如果是日向前輩的話肯定輕鬆上任。」

「謝謝你的抬愛,不過這些話可別讓其他前輩聽到了,否則被修理一頓我可不會幫你說話。」日向無奈唸道。

「真的嘛,小真也很欣賞你喔,他說你訓練的方式盡了人事,這可是他難得的讚美耶!早知道應該錄下來給你聽聽。」高尾雙手擱在腦後說道,至於怎麼會知道則是他從大坪隊長那偷聽來再轉述的。

「比起我,你和綠間還比較厲害。秀德的訓練可是出了名的嚴厲,你和他都是一年級就當上正選,光憑這點就知道你們不只有才能,還要有相應的毅力才有辦法讓自負的三年級生讓你們上場。」

突然被讚美,高尾有些不好意思偏了頭。「什麼啊,日向前輩也太會說話了啦。」

「哈哈,心動的話要不要轉學來誠凜啊?」反過來揶瑜問道。

「原來日向前輩也會來挖角啊!這樣好嗎,有我在的話可是會搶走正選的位置喔。」

「儘管放馬過來沒關係。」

「哇喔~」

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校區頗近的關係走了頗長的路才到分別的交叉路口。

高尾眼尖地看見轉角似乎有人站在那,在日向說再見之前又問了一個問題:

「日向前輩,為什麼當初不考秀德呢?」

「欸,怎麼會突然問這個?」

「因為我很好奇嘛~我有看過去年報導誠凜的雜誌喔,創部的原因是喜歡籃球。」形同沒說。但高尾好奇的是既然如此喜歡籃球應該會選擇本身就有球隊的學校,誠凜的分數並不差,但感覺不像是因為成績被分到那去的。

日向頓了半晌,眼神游移了下才回應道:

「創部啊……其實我高一入學的時候沒想過這回事。」

「咦?」

「有機會再說吧,我看到我們隊裡的頭號大笨蛋在等我。」日向注意到木吉往這走來,高尾也點點頭揮手向兩人道別。


高尾一離開,木吉馬上佔去日向身旁的位置。

將飲料塞到對方手中,後者也沒有客氣地直接打開已經退了冰的可樂。

「在秀德過得怎麼樣?」

「電話中不是問過了嗎,學到不少東西。大坪前輩很照顧我,連比賽時要注意的事情也一起說了,真不愧是強校的隊長,經驗超豐富。」不慍不怒地回答,「今天不是訓練到挺晚的,怎麼還有空過來?」

「哈哈,麗子說你下達的命令會提早讓我去住院,所以我被赦免了。」

「是嗎,下次我會注意的。」又喝了一口可樂補充道,「會把訓練量調到讓你快死但還不至於掛掉的程度。」

「咦,這麼狠?」

「哼哼怕了吧。」

木吉噙著笑,一手搭在日向肩頭看著他反射性縮起肩膀,想要推開卻又縱容地任他將重心移過來。

「沒見到日向的日子好難熬啊~之後還有一個多月,該怎麼辦?」

「吭,你是還沒斷奶的小鬼嗎,都還沒過一星期就這麼鬆散,難不成一個月後我回去誠凜已經垮了嗎?」

聽聞日向的怒罵,木吉反而溫柔地摟住日向;這次後者就沒那麼乖巧,伸手便要推開他。

「這是日向第一次離開隊伍這麼久,大家都很不習慣,練習時也有氣無力的,直到和日向講完電話才打起精神。」

「這下你知道你離隊的時候我們有多煎熬了吧,大笨蛋!」也不想想是誰離開的比較久,就他最沒立場說這番話。

「嗯,果然誠凜不能沒有日向!」

「你真的有聽懂我的話嘛,喂──」

「我知道喔,日向也很想我這點。」輕蹭日向的短短的黑髮,飽含寵溺及眷戀的話低沉地送入他暈紅的耳朵內。「日向是誠凜唯一的隊長,我可是無法代替你對大家的重要性,所以請你快點回來。」

日向偏頭摀住耳朵,臉很不爭氣地紅了一片。「……時間哪有你說快一點就快一點的!快點走啦,我想回家了。」

「嗯。」


***


「我是爲了得到小真的認可才這麼努力的喔,嘻嘻~不過現在也不算是全爲了小真,而是秀德。」

訓練後的空閒時間,高尾抱著球對日向說道。

原本是想問前幾天聊到誠凜創部的事情,但還沒得到答案不知怎麼先聊起了高尾進入秀德的事情。這時綠間還在場上投球,其他三年級生被監督叫去談話,球場上只剩下自主練習的部員。

待在秀德的時間也快接近尾聲,日向口頭提醒了下高尾不要被發現他們在聊天後,也就任由他追問。

「原來是這樣。黑子和我說過,如果是國中的綠間完全想像不出他會做出這種事,真的很厲害啊,那個傳球。」

「是吧是吧,我可是吵著小真一起練習了很久,明年絕對不會再輸給你們!」

「在這種時候對我們下戰書可真有種啊你。」日向未有生氣,反而像是給高尾打氣而摸了他的頭。「和你比起來,我這個做學長的反而要和你多加學習。」

「欸,怎麼好意思~日向前輩太謙虛了啦。」高尾搔了臉誇張地拍了拍日向臂膀。

「我沒謙虛,我真的這麼認為。」

「咦?」

日向笑容溫和,語氣卻有些感慨道:「如果我國三的時候有你這麼不服輸的意志搞不好就是你學長了喔,哈哈,雖然這話聽起來是事後諸葛,我會進入誠凜的原因可是和你完全相反。」

「完全相反……欸欸欸那不就是──?」因為高尾驚訝的叫聲,綠間也轉過頭來關注他們在聊些什麼。

「高尾,沒事不要突然大叫。」

「可是小真,日向前輩剛剛說了什麼你有聽見嗎?」拽著綠間來到日向面前,「和我加入秀德的相反原因……不就是討厭籃球嗎?」

「什麼?」

看見綠間也訝異地直盯著自己,日向反而面露窘色迴避了兩人追問的視線。

「說起來很丟臉……但和高尾說的一樣,我國三的時候可是討厭籃球討厭到選了沒有籃球部的學校,還把頭髮留長染成金色。」

「染成金色……」兩人試著想像留長頭髮還染成金色的日向,隨後綠間噗嗤一聲別過頭去,而高尾則是毫不留情地放聲大笑。

「噗哈哈哈哈好想看啊,染金髮的日向前輩!噗哈哈我肚子好痛,日向前輩你是說真的嗎?聽起來好像故意學壞的不良少年──」又仔細的端詳日向一眼,不管怎麼看眼前的人都像普通的乖學生,與不良少年的形象壓根八竿子打不著。

既然說出口日向就有心理準備會被笑,但他還是打了高尾一拳叫他克制一點。

「喂也給學長一點面子,你笑成這樣是要我怎麼說下去?」

「噗、對不起,我太意外了。」憋著笑,一張臉都脹成紅色。旁邊的綠間咳了數聲,但還是遏止不住笑意。

「唉,反正就是這樣。」日向聳肩,把話題轉回來,「因為國中在初賽的時候就敗北,贏了我們的學校之後又敗給其他學校,然後又輸給了帝光中學──同樣的事情連續發生三年,這個循環讓我在國三輸球之後認清了自己才能不足,自我嫌惡到一點都不想再打下去。」

高尾歛起笑容靜靜地聽著未完的下文。而綠間沉默下來,他聽得出來這番話並不是在指責自己,也不是遷怒,但就如同當時他問高尾針對自己的敵對意識一樣,理解了他們不甘心的原因,卻找不到台詞對話。

「但還是被木吉那傢伙看出來我還是很喜歡籃球,死纏爛打硬是要我加入──被比自己強的人挑釁真的火大到腦袋都沸騰了,不過這也證明了我根本無法放棄籃球,在他們創部的時候我還是加入了,還立下如果沒有得到全國第一就要全裸告白的誓言。」口氣平淡,簡單道出創部前的事情。日向揚起溫柔又自信的笑容,「和我這種失敗就逃避的窩囊廢相比,高尾你這股不服輸、想要得到他們認同的毅力才是我佩服、尊敬你的地方。」

「日向前輩……」握緊的拳頭有些顫抖。高尾抿唇抬起頭,然後一臉感動地往日向撲抱過去,「日向前輩才是我的知心啊啊啊啊啊啊───」

「咦、欸欸?高尾你怎麼了?」

「嗚哇哇哇拜託你轉學來秀德吧!小真你也說說話啊,不要讓日向前輩回去誠凜──」

綠間雖然還冷靜地站在旁邊,但腦中已經在想當初國三獲勝後離開的黑子;當時他感到非常不能諒解,但現在想想他其實明明喜歡籃球卻加入了成立只有一年、根本沒什麼名氣的新學校是有什麼原因嗎?

「難道黑子是知道誠凜的隊長才加入……不對,好像哪裡怪怪的。」喃喃自語。

「高尾我快被你勒死了。」

「我被全國第一的隊長承認了耶!小真我們今晚去吃火鍋吧,啊,找大坪前輩他們一起去吧!日向前輩的轉學歡迎會!」

「喂我沒說要轉學,高尾!綠間你也勸勸他──」

「占卜上說今天是個適合聚餐的日子,我知道有間店不錯。」

「我們走吧!」歡呼。

「給我適可而止一點──」


***


秀德的校門外,大坪遠遠就看見一個高大的人影站在路燈旁等人。

「這不是木吉嗎,來接日向回去嗎?」認出來者,大坪出聲打招呼道。

「喔,大坪前輩啊,這幾天多謝你們關照日向。」木吉笑道。

「哪裡,他已經是獨當一面的隊長了,說實話我們也沒能教到他什麼。」依舊沉著地應道。大坪瞥了木吉的膝蓋一眼,「之後就要去住院了嗎?」

「嗯,在高中只打上一場真是不過癮啊,只好等大學再來過招了。」

「話說回來,我剛剛聽到高尾他們說要和日向他們去吃火鍋,要一起去嗎?」發現後頭吵吵鬧鬧的,兩人往聲音的來源看去,已經換回誠凜校服的日向皺著眉似乎在訓斥高尾的樣子。

「大坪前輩!啊,還有木吉前輩~」

「喲,是在聊去哪吃火鍋嗎?」

日向來不及阻止高尾,後者已經蹦蹦跳跳地到木吉面前問道:「木吉前輩~當初怎麼會考進誠凜啊?如果要打籃球的話,秀德不是比較適合嗎?」只有知道內情的日向和綠間才聽得出來這個問題背後想要說什麼──如果想要拉攏日向的話,最好把木吉也一起拐進來成功率比較大。

只是日向才不會承認這件事,更何況他壓根沒想過要轉學。

無奈高尾不管他怎麼說明他都聽不進去,此時會問木吉他也不意外就是。

木吉偏頭,「哎,因為比較近。」

「哈?」

「我就說吧。」日向無聲地嘆息道,高一的時候伊月就問了同樣的問題。

「我和爺爺奶奶住在一起,學校近一點比較好照顧他們。籃球的話在哪都能打啊~」大大的微笑一點都不作假。

高尾愣了一下,又追問道:「那怎麼會選日向前輩當隊長呢?」

「高尾,你這樣太沒禮貌了。」大坪二話不說就往高尾的頭上用力地敲了一記。

「我同意大坪前輩說的話,高尾你問的方式太白痴了,應該要問『是怎麼情況下知道日向前輩比自己更適合當隊長,以及為什麼會發現日向前輩喜歡籃球的』?」

「後面那句話是小真自己想問的吧!」

「哼,我只是替你問出來而已。」

木吉瞥了已經懶得應答的日向一眼,約莫是被問了創部的事情吧,否則高尾也不會沒由來地問他這些事。

「發現啊……嗯…」回想了一下認識的經過,「開學後我要去繳交籃球部的入部書時撞到日向,結果被他罵說『這學校根本沒有籃球部』。哈哈哈我超震驚的,然後又看到他手機畫面是NBA的球星,好像是Allen R……呃──」

「是Ray Allen!」日向忍不住出聲糾正。

木吉摸摸後腦傻笑接續道:「總之是三分球很厲害的選手。猜想說他應該也喜歡籃球,就邀請他一起創部──但是被日向重重地拒絕了。」

高尾眼神戲謔地用手肘撞了日向,八卦的意味不言而喻。

「很偶像劇的展開耶,日向前輩。」促狹的口吻。

「閉嘴。」

「怎麼突然對我們的創部感到興趣?」

「因為啊~」抱住日向的手臂,笑瞇瞇道:「想要邀請日向前輩到秀德啦,木吉前輩也一起。」

日向一臉厭倦,完全無動於衷。「唉……我說過不可能的。」

「不可以喔,日向是我找到的。」木吉溫和地說,然後拽著日向另一邊的手。

「木吉前輩不要這麼小氣嘛。」噘嘴。

「不行喔。」稍微使上力,日向的身軀就偏向一邊。

「考慮一下嘛~~」

「高尾!」看見日向為難的眼神,大坪出聲制止高尾的舉動,後者這才不甘心地鬆手讓日向回到木吉懷中。

「不好意思,造成你們麻煩了。」大坪按著高尾的頭道歉道。

「哈哈,雖然很開心你們肯定日向的實力,可是我是絕──對──不會把他交給你們喔。」仍是溫和的微笑,但音調卻降了好幾度。

再怎麼不會讀氣氛或刻意的起鬨也都明白木吉加重的語氣是在警告什麼,高尾只好收起嘻皮笑臉用力點頭。

「好了,木吉閃開點,我們去吃火鍋吧。」日向出聲打圓場,邊拍著木吉的背叫他不要太在意。

「喔喔!火鍋~~」馬上復活。

「高尾,明天起你訓練多兩倍。」

「咦!」

「活該。」



>>秀德篇完。

2012.12.11 Fin

下一篇是央言執筆的海常篇!敬請期待!
(至於充滿各種不確定性的OMAKE可能隨時更新~但也可能不會)←喂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59-348fa1f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