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3.02.14 [木日愛的交換禮][編號:13]夫婦(from:阿肥/writer:蘇沛)
【木日·愛的交換禮】為發起人蘇沛(我)在噗浪上因為木日文太少而發起的突發活動,全部人的作品請見這裡


※CP:木日(廢話)
※大學生PARO


[木日愛的交換禮][編號:13]夫婦(from:阿肥/writer:蘇沛)


「日向,忙完了嗎?」探頭,木吉朝著庭院中的日向問道。

「幫我抓著竿子。」

「好。」

趁著冬日暖陽露面時,木吉和日向一同回到前者的老家,將許久未拿出來曬的被子拿到庭院中披曬。

大學的校區距離兩人的家都有一段距離,往返的時間和通勤的費用太高。日向沒有猶豫地搬出家裡找了個小套房住,木吉則是在通勤了好陣子後,還是決定搬到離校區近一點的地方,週末回老家照顧爺爺和奶奶。

像這樣和日向一起回家好像是頗久前的事了……木吉抓著竿子看著日向俐落地將被子掛好,抓攏四個邊角後指示他移到另一邊去。

「好了,下午再來收吧。」心滿意足地呼了口氣。「喂,說要大掃除的是你,怎麼先發起愣來?」

「想起日向高中也常常到我家幫忙呢,謝謝你。」

「沒頭沒腦說這些做什麼?」已經習慣木吉跳躍式的思考,連皺眉都懶地抱起籃子往屋內走去。

「剛剛整理廚房的時候,奶奶一邊說『又麻煩順平君了,真是不好意思』,一邊開始準備納豆,我看份量可能不只中餐,晚餐也要留下來吃。」

「太棒了,替我先謝謝奶奶。」

日向讓木吉將籃子收到櫃子,自己伸了個懶腰後一點也沒客氣地坐在曬過的榻榻米上,拿起桌上的熱茶來喝。

木吉只是微笑,隨口叮嚀了小心燙,將羊羹也遞到日向面前。

高二暫時出院時,木吉曾爲日向為什麼這麼熟悉家裡擺設感到驚訝。後來才知道日向和伊月等隊員曾代替行動不便的他到家裡整理打掃過;雖然被木吉的兩位長輩婉拒了,但在麗子的說服下,他們還是幫忙做了一些比較粗重的體力活。

之後日向也在比較閒暇的時候探望他們,順帶捎來自己的消息。

當然這些事隊員還是麗子都沒和他說,是回到家裡時被兩位長輩教訓要好好謝謝他們時才知道的。

「話說回來,你爺爺呢?」

「去健行,傍晚回來。我去廚房一下。」聽聞奶奶叫喚的聲音,木吉起身走向廚房。

日向隨口應了聲,看見掛在牆上的時鐘突然覺得時間慢了下來。

木吉的老家是傳統的和式建築,可能是有庭院、格局也都是以和式的榻榻米為主,每當日向來拜訪時都覺得一切步調都慢了下來。

說是懶散也不為過。

當他過於放鬆,週遭又過於安靜時總是想在榻榻米上打盹……怕自己睡著,日向挪到走廊邊,吹點風提振精神。


木吉捧著一大盆花椰菜要回來去梗皮時,便看見日向倚在紙門對著庭院發呆,一臉要睏不睏的臉。

「怎麼不在屋內睡?吹著風睡覺很容易感冒喔。」順手將掛在衣架的外套往他肩上披,然後跟著坐下。

「還有哪邊沒整理到?已經打掃過櫥櫃和倉庫,舊的東西可以扔的也都回收了,我說你根本是叫我來吃飯的吧?」日向沒好氣地瞅著木吉唸道,他早就有今天要打掃一整天的心理準備了,豈知木吉早就處理好泰半的事情。

「很久沒有和日向一起回家了。」

「這誰家啊你……」日向屈起一條腿,一手擱在膝蓋上看木吉拿著幾乎沒入掌心的小刀將花椰菜一一去梗,都不知道他握的是刀柄還是刀刃,「刀子給我,等等菜給你洗,冬天洗菜冷死了。」

木吉噙著笑見日向將整盆花椰菜抱走,放鬆地將雙腿打直。

「你上星期不是一直在趕專題?我想今天好好休息比較好,否則日向肯定又往籃球場或健身房跑。」

「呿,你難道不想打嗎?」

「當然想,可是也想和日向像現在這樣一起準備晚飯。」

日向頓了一下手中的作業,偏頭望著笑得有如冬陽般溫煦的木吉。「平常往我租屋蹭的傢伙,難道晚飯沒少做過嗎?」都不知道木吉在哪邊過夜的次數比較多了。

說得一副好像多稀奇珍貴的事情,上週就因為連日的報告、專題轟炸完後提議要吃火鍋慶祝,還大費周章地跑去超市買了材料回去。現在說這種話又是什麼意思?

「哈哈,也是。」

「笨蛋。」

「回到老家都會想到很多事情呢……」仰頭望著被屋簷遮去半邊的天空,緩緩說道,「小時候奶奶就坐在日向現在坐的位置,我看著奶奶捧著新鮮的蔬菜問說今晚的晚飯要吃些什麼。放學回家看見爺爺和奶奶一起坐在這喝茶聊天,討論要去哪個大澡堂泡澡或洗溫泉……很羨慕呢。」

「的確,老了之後有個伴悠哉過日子挺愜意的。」

「對吧?」

「不過等等,我們都還沒大學畢業找工作就讓我羨慕你爺爺奶奶的退休生活,講點有幹勁的事啦!」

「啊,我是因為日向在這裡才想到這些事的啊。」

「我的錯嗎!」

木吉認真地點頭。這表情日向已經習慣到開始覺得麻木了,反射性地嘆息過後又繼續削皮。

「唉……隨便你怎麼說。」

「我在想,十年後、二十年後甚至三、四十年後,日向是否也能像現在一樣,在家裡,一邊整理食材,問我晚餐吃什麼?」

鏘噹。

木吉瞅著日向頓時呆掉的神情,揚起溫柔的微笑。

「在『我們家』裡。」補充道。

「……什麼『我們家』,順序根本不對吧!」找回舌頭,日向口氣也跟著強硬起來。

「嗯?」

日向用手指戳著木吉胸膛,氣勢磅礡地糾正他的話。

「八字都還沒一撇你還敢妄想到那麼遠的事情,誰答應了啊,吭?不要擅自把你的老人生活託給我照顧。」

「那,日向願意和我共組一個家庭嗎?」包覆住他的雙手,誠懇地說出宛如求婚般的台詞。

這個混──帳──

日向已經催眠過自己要習慣木吉不分場合時機胡亂告白的行徑,雖然能做到面不改色的與木吉正眼互看,但耳朵還是浮起了淺淺的粉紅。

「日向,我喜歡……唔,比喜歡更喜歡,是愛了吧?」

日向摀住那張告白三連發的嘴,「你說的順序根本全都顛倒了吧!」

聲音被阻斷的關係,日向只看得見木吉笑彎的眼,多得幾乎都能溢出的溫柔讓他還是鬆開了手。

如果這番話是玩笑的話,也許還不會這麼慌張。

但日向知道如果木吉沒有這麼想過的話,是不可能無緣無故提出承諾,儘管他經常天外飛來一筆,但絕對不會隨意說出這種話。

而對這種話感到一點竊喜的自己約莫也病了吧。日向搔著後腦,閉了下眼後像是豁出去的張口,卻是微微噘著嘴小聲回覆木吉的心意。

「……我要寫在夫的位置。」

回應他的是木吉一如往常寬厚的擁抱,以及被後者右手悄悄遮去兩人嘴脣相貼的旖旎。



2012.12.27 Fin


我每天都要掛號去看眼科和牙科了……(滿臉血地在地上寫萌)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60-34fd6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