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3.02.14 [木日愛的交換禮][編號:03]餐廳點菜(from:阿街/writer:蘇沛)
【木日·愛的交換禮】為發起人蘇沛(我)在噗浪上因為木日文太少而發起的突發活動,全部人的作品請見這裡


※笨蛋高中生
※閃光夫夫通常運轉


[木日愛的交換禮][編號:03]餐廳點菜(from:阿街/writer:蘇沛)


進入餐廳,翻開菜單的那瞬間就等同進入備戰狀態。

一群運動過後的男子高中生彷彿饑渴的猛獸死盯著上頭的展示圖瞧,氣勢若能具現化的話這間餐廳大概已經熊熊燒了起來。

駕馭這群野獸的這次並不是萬葉叢中一點紅的監督麗子,而是隊長日向。可能是沒有女性在場的緣故,形象什麼的都拋諸腦後。

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不久前他們才比完兩場友誼賽,加上比賽前還讓因為學生會有重要會議而不能出席的麗子好好說教兼訓練一番,想起他們這陣子密集的訓練,隊長也在比賽過後打電話報捷之後要求犒賞。

於是便演變成一行人浩浩蕩蕩地闖入家庭餐廳,坐定位後日向請服務生送上一份菜單。

是的,只有一份。

「一年級的,給你們一分鐘看菜單,確定好後輪流去和土田登記想吃什麼。」日向一聲令下,一群人湧至拿著菜單的水戶部那七嘴八舌地討論。

「火神墊後,你要吃的項目要寫比較久,其他人先來吧。」木吉笑盈盈地擋下火神,一年級登記完後二年級生也擠過去看菜單。

第一場友誼賽都是由一年級上場,除了火神和黑子外三人都缺乏實戰經驗,所以重點訓練都落在培訓降旗等人;第二場才有前輩加入,但卻是以二年級生兩人加一年級生三人的組合出賽,幸好聯誼的學校答應了他們無理的要求。

所以兩場以下來,疲憊的一年級生每個人眼中都散發對食物虎視眈眈的凶猛氣息,連黑子的存在感都比平常多上一倍。

「好了,伊月你算出來了嗎?」

「嗯。」點頭。

「呃……隊長。」火神舉手,「我做錯什麼事情了嗎?」為什麼惟獨漏掉他?

眼看水戶部已經將菜單交給伊月計算金額,小金井也將服務生叫來了,怎麼還沒輪到他?

「稍安勿躁,會有你的份的。」日向揮了揮手要木吉把火神送回位子上,火神一臉槁木死灰像是世界末日的表情絕望得讓黑子都忍不住拍拍他臂膀安慰。

「火神有什麼東西不吃嗎?」伊月問道,迅速地用手機按著菜單上的數字後比給日向看。

「欸?沒有,能填飽肚子就好。」

「乖孩子,和某個笨蛋不一樣。」火神不明就裡,而黑子靜靜地移了視線,似乎發現了什麼。

日向遞給服務生水戶部整理的清單後,又指著菜單說:「從這裡到──這裡,全部都來一份,餐具給我們十一份就行了。然後可以給我們兩大罐的水壺嗎?謝謝。」

聽到日向的點菜方式,火神激動地站起來就要歡呼,但被水戶部和木吉一人一邊阻止下來。

「隊長……隊長是好人啊啊啊───」痛哭流涕。

「與其讓你胡亂加點不如我們直接幫你點了省事,之後比賽很多可沒時間再打工賺社團經費了。」日向拍拍火神的肩膀,接著一年級的便蜂擁而上,一邊嚷嚷火神太卑鄙了啊,一邊要求火神要將什麼東西分他們一口。

「那個日向,你有幫我點嗎?」木吉將日向拽離一年級的人身邊問道。在他阻止火神因為飢餓而暴走的時候,日向已經把菜單還給服務生,他根本什麼都還沒選。

日向白了他一眼,「廢話。」

於是木吉也安心地坐下來。


十分鐘後,餐桌變成戰場。

早就有心理準備的二年級生處變不驚地要求分桌,看著隔壁座位的河原和降旗聯手,毫不留情地將漢堡排分食一空,那股狠勁就算是上場的時候也罕能見到。

只能說高中生對食物的執念會激發人的潛能。慢悠悠地吃著午餐的前輩們與鬥爭的後輩組形成強烈的對比。

「日向……」

「吭?」斜睨捧著碗湊過來的木吉,「幹麻,我可沒亂點,豬排我絕對不會分你,也不想和你換。」

「芥菜給你。」

「你是小孩子嗎,長這麼大還挑食。」囉唆歸囉唆還是直接把夾過來的菜吃掉。日向也沒客氣地用迅速用筷子叉了一塊炸雞,「哼哼。」

「欸──那是我刻意留到最後吃的。」

「誰理你,不然你就把苦瓜和納豆拿去吃啊。」大方地將配菜推到木吉前。日向吃了炸雞後馬上把豬排也吃光,一點都不給他任何機會。

「只有日向喜歡這種東西啦。」

「明明就很營養。」哼聲。

「對啊,木吉前輩,沒想到你也會挑食。」

「哇啊──黑子,你什麼時候到這來的?」日向驚訝地偏頭看著突然湊到他們中間的黑子。

「我已經吃飽了但是他們還沒結束,所以換到學長這桌來。」繞到日向旁邊坐下,黑子連水杯都拿了過來。「木吉前輩不可以挑食喔。」

瞥見木吉又將剩下的芥菜夾給日向,黑子口氣平穩地提醒道。

「噗哈哈,被後輩說教丟不丟臉啊你。」恥笑道。

「因為芥菜很苦嘛,我不喜歡苦的東西。」挑得一乾二淨。

黑子以為隊長會和往常一樣反擊回去,就算是很幼稚地把菜夾還給木吉前輩或硬塞到前輩嘴裡都在可能的選項內,不過日向挑了下眉後還是把菜都吃光,當然中間還附帶了幾句嗆木吉小孩子味蕾的台詞。

對於這樣的互動,黑子下了一個評語。

「隊長,木吉前輩會挑食是因為你縱容的關係嗎?」

「哈?」急忙拿穩筷子,後知後覺意識過來後轉頭就給木吉一個狠瞪,接著把他盤裡剩的炸雞吃個精光。

「日向!」

「挑食的懲罰──」

「哪有這樣的。」

自知挑起戰端的黑子用著最快的速度換離座位。

而旁邊打從一開始就隔岸觀火的小金井等人早就在吃甜點,黑子發現他們早就見慣不慣,順手到隔壁戰場上摸了兩杯奶昔回到前輩們身邊。

「前輩們好像都不太理隊長他們吃飯的樣子。」觀察力過人的黑子早觀察出這個結論,特別是木吉前輩回來後,雖然大家會圍在一起吃飯但似乎不太想搭理他們兩人的樣子。

「哎,會倒胃口啊。」吃飯時間實在不想看到有人曬恩愛。

「反正到最後日向的甜點都會落到木吉的胃裡,正餐木吉也不太在乎被日向多吃幾口。」

所以說他就算多嘴幫日向前輩說木吉前輩挑食的毛病,結局還是一樣。

「我知道了。」吸著香草奶昔偷覷已經在吃甜點的隊長和木吉前輩,剛才都快要吵起來,現在則和樂融融地笑著讓火神他們把桌子併回來。

除了木吉前輩硬拿著湯匙要隊長嚐一口時會被白眼外,根本在吃東西上很契合嘛……

在心裡又默默寫了一頁前輩們的觀察日記,黑子心想把隊長和木吉前輩單獨分成一類果然是最正確的決定。


2012.12.31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62-cdd43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