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3.02.14 [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木日]海常篇 OMAKE1-2
《日向順平交流企劃》分別由央言和我執筆,海常篇的正文可以到木日吧觀看~以下只放我寫的OMAKE




[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木日]海常篇 OMAKE

OMAKE.1


眾人聽著黃瀨辨識的方法,於是提了一個頗有危險性的提議。

「不然這樣好了,黃瀨試著用平常騷擾笠松的方式去招呼日向。」森山提出除了當事人以外都很好奇的事情。

「欸,為什麼是我?」

「這是前輩的命令!」

屈服於學長們的淫威下,加上黃瀨其實也不是這麼排斥,照慣例哀怨個幾聲後便準備出發了。

日向前輩是來實習的,估計也不會像笠松前輩一樣來個飛踢吧?

懷這這樣的心情,黃瀨深吸了一口氣,然後──

「日向──前輩───」從後頭撲上去。

那瞬間日向的肩膀顫了一下,從笠松的角度看過去就像有什麼控制器被強迫打開。

接著便是黃瀨抱著肚子蹲下來,隔岸觀火的海常眾隊員們愣了一下後紛紛迸出大笑。

是肘擊。

「啊,抱歉反射性就……」日向回過神來對自己反射性地揍人道歉,倒是笠松反過來拍拍他肩膀要他別在意。

「他活該,不用理他。」

「好痛……日向前輩也太不留情。」英俊帥氣的黃瀨可憐兮兮地坐在地上,一半眼淚是假的,另一半倒是真的是痛出來的。

日向搔搔臉頰,「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抱歉。」

「只是一個肘擊而已不要哭哭啼啼的,黃瀨。日向不是說不是故意的嗎?」笠松站出來圓場,隨後無視又再裝可憐的黃瀨向日向問道:「你們隊裡面也有像這笨蛋人嗎?」火神嗎,還是黑子?感覺不像是會做這種事情的人。

「……嗯。」

「真是辛苦你了。」

「笠松前輩也是。」無輒地相視而笑。

「前輩們也關心一下可憐的學弟吧!」

「閉嘴。」


OMAKE1 END

當初看到央言寫到黃瀨辨識兩人的方法,腦中就想到這個弱智的畫面,黃瀨對不起(那你就別笑啊)
至於是誰讓日向有這個反射動作的我想應該不用多說吧XDD


-----------------------------------------


OMAKE.2


跑完四十圈,險些喘到斷氣的海常眾隊員抱著雙膝不斷喘氣。

兩個隊長的口令一前一後,在身體疲倦的當下不仔細聽還以為是同一人,更別說從遠遠看時兩人相仿的身影。

不過在這種極限的情況下還能聊天的海常正選隊員,大概是笠松多增加十圈時一點都不留情的主要原因吧。

「日向前輩,好像耳根子比較軟?啊,意外的對直球發言沒輒的樣子。」黃瀨發現在他們跑第三十圈的時候大家經過笠松時紛紛說他們是魔王,日向前輩可能是顧忌著自己原是誠凜的隊長,發出這樣的命令似乎覺得有些過重,但笠松隊長毫不猶豫地要大家繼續。

「是嗎,我覺得跟笠松一樣挺好相處的,生氣起來也很恐怖,可能是在這是後輩的關係吧?」剛跑完四十圈操場,累得直想坐下來休息的森山望了替大家遞水壺的笠松及日向一眼,「不過日向的雙重人格真夠嗆的,你有聽誠凜的人說過這件事嗎?」

「小黑子說那是他們隊長的獨特訓練方式造成的副作用。」

「但身為隊長沒有這點威嚴對新成立的誠凜來說,無法立下好的規矩吧,再說誠凜好像沒有顧問,監督是個女孩子,啊……雖然強悍的程度也讓我們監督刮目相看就是了。」小堀也沒料到笠松也同一個鼻孔出氣,看日向的樣子似乎已經很習慣用這種方式懲罰吵鬧的隊員們。

「我倒覺得日向前輩的凶狠有一部分是裝的……」小聲囁嚅道。黃瀨看著不遠處相似的兩個背影,同樣是隊長,可是笠松隊長對違規的隊員決不寬貸,但日向前輩似乎……沒想像中嚴厲?

黃瀨想起自己接過水壺時老實道了歉,說下次不會再這麼口無遮攔的時候日向前輩似乎頓了一下,大概是原本想說些什麼卻又吞回去了吧?如果是笠松隊長早就一腳又招呼過來,嘴裡罵著「早就跟你說要尊敬前輩」之類的話。

「黃瀨,你還在嘀咕什麼?回來練習了。」笠松站在球場門口大吼,已經換回了原來的球衣;一旁的日向則換上普通的運動服,拿著碼表登記大家跑四十圈操場的時間和疲倦程度,腳旁是大家喝完集中堆放的水瓶。

「來了──」

要不要叫他們去驗一下DNA啊,搞不好是遠房親戚……黃瀨側耳聽到森山悄聲說道,就算是真的兄弟也很少這麼配合,一個發號施令另外一個在善後,事前也沒打交道。

不過兩人並肩走在校園內時又是另外一個景色,笠松隊長不善與女性交談,甚至可稱為拙劣;但日向前輩就沒有這問題,對女性也很細心體貼,如果生長在同個家庭裡面一定很有趣吧……

不對不對,想太遠了。

黃瀨默默搖頭,抓起毛巾返回體育館內。

腦子裡默默將極為相似的兩個隊長列出不同的地方,即使是剛才的行為也可以解釋這是他們作為隊長覺得應該要做的事。

否則實在是太打擊了啊……笠松隊長居然比較喜歡日向前輩──

不知怎麼腦中的想法已經跳躍到兩個隊長無法招架的地步,當黃瀨以「媽媽和妻子同時落水時要先救誰」的八股語氣向笠松大聲問道時,一旁的日向也傻眼了。

「隊長──如果日向前輩和我都是一年級新生進來,笠松隊長會比較喜歡誰?」

「日向。」

「肯定作弊啦笠松隊長偏愛自己人──」

「你們是嫌剛才的跑圈不夠累就是了?」慣性的肢體暴力再度上演,連日向都懶得替黃瀨說情。

日向發現不管是黃瀨還是其他正選隊員的發言都沒有個先兆似乎是海常的常態,前一刻還說會注意發言的黃瀨忽然又蹦出個這麼爆炸性的問題,雖然答案讓自己不免竊喜了會,但他也很好奇笠松為什麼、呃、打擊自己家王牌?

「笠松這樣不行喔,就算是自己的表兄弟也不可以偏心照顧。」覺得有趣的森山也加入話題,「不過如果是可愛的表妹就可以。」

「就算我有表妹也不會介紹給你,還有我跟日向沒有血緣關係是要說幾遍?」揍完黃瀨還有些喘的笠松口氣不甚好地回道。

「這不是胳膊往外彎是什麼?」

「者(這)種知(事)情是不喝(可)以的,笠松──」

「吵死了,問出這種唯恐天下不亂的問題還說我偏心,我當然選日向。」叉腰將黏過來的黃瀨踹到一邊,語氣一本正經,「練習時不會亂拋媚眼、講話清楚也不會在練習時胡亂扯些有的沒的、要做的事情也不用我操心、懲罰後輩不會手軟、尊敬前輩也很照顧後輩、監督交代的事情絕對會做到,你們說我從哪找來這種後輩啊?」

「笠松,在你大力讚揚日向的時候黃瀨已經氣絕了。」森山指著地上哭著寫下遺書的黃瀨。

「……拜託笠松前輩可以不要再說了嗎……」從沒被當面讚賞到整個臉紅,只能將臉埋在手心裡當鴕鳥的日向也一副快蒸發的樣子。

非常有男子氣概的笠松不以為意地拍了拍日向後背,一副理當受到的讚揚為什麼要害羞的樣子。

「現在你是海常的一份子,稱讚優秀的夥伴也是激勵士氣的一部分,日向,要抬頭挺胸。」

「是──」

「還有黃瀨你想要裝死到什麼時候?海常的王牌倒在地上成何體統,給我站好!」

「是……」

森山盯著滿臉通紅的誠凜隊長及被打擊的體無完膚的王牌,儼然有種肥皂劇中男主角傷透別人的心的同時也擄獲另一個人的心的既視感。

一有這想法出現,他不禁拍拍自己同僚的肩膀搖頭說道:

「笠松你真是罪孽深重的男人啊。」

「啥?你們全部都給我再去跑十圈操場!」


OMAKE2 END

2013.01.21 Fin

笠松前輩帥翻啦啦啦──
被這麼正面稱讚不被俘虜才奇怪啊啊啊笠松隊長你真是罪孽深重的隊長!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63-eb40de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