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3.02.14 [誠凜全員][木日]Mr. Alice
一言以蔽之……就是我腦袋被萌打到加上熱愛愛麗絲梗的關係所以(ry
原本是噗浪的實況PO文,該版為初次修正版(依照我的惰性,估計也沒有第二次了)
莫名奇妙的開始當然也莫名奇妙地結束了(艸)


※非萌向/誠凜全員/女裝有/木日


[誠凜全員][木日]Mr. Alice


「現在開始,舉辦變裝大會──」

以監督為首,她一聲令下,誠凜籃球部難得休息日便如同惡夢般地展開了。

火神疑惑地看向眼神早已死透的前輩們,有些戰戰兢兢問道:「呃…變裝大會是什麼意思?」

「是cosplay嗎?」顯然經歷過大風大浪的黑子仍一臉平靜地吸著奶昔,未有動搖反問道。

「沒錯!不過這次cosplay是有主題性的,每個隊員都要有角色可以演且不會重複,及一眼便能辨識出扮演的角色是誰,所以主題是──」

麗子拍著不知道打哪來的白板,上頭大大寫著:

──「愛麗絲夢遊仙境」。

「吭?」

「愛麗絲…夢遊仙境?」

「沒錯。」麗子雙手環臂,指向隊上最高大的兩個人,「為了增加衝擊力所以主角愛麗絲就由全員中最高大的人擔任!」

「什麼──」

「欸?」

馬上中槍的火神及木吉面面相覷,小金井拍拍鬆了好大一口氣的水戶部,這時知道事態嚴重性的一年級組唯有在此時慶幸長得沒那麼高。

火神一臉驚悚地辯白道:「木、木吉前輩比我還高,所以就由木吉前輩擔任吧。」

「我記得愛麗絲的故事是從追一隻兔子開始吧,活力旺盛的火神比較適合喔。」木吉也趕緊推辭。

「哼哼~我就知道你們會互相禮讓,所以!為了公平起見就猜拳決定吧──」麗子此話一出木吉和火神馬上從位子上站起,一副賭上男性尊嚴的模樣氣勢洶洶地盯著對方。

「雖然1on1中輸給了火神,但猜拳我可不會輸。」木吉自信滿滿地微笑道。

「木吉前輩身為誠凜的支柱,就穿上擔任主角的衣服吧。」難得用正經的臉和標準的敬語說話,雖然很帥氣可是場合錯誤完全都浪費掉了。

麗子手橫越在兩人中間,然後吹了聲哨子──

「一次決勝負,開始──」

「「剪刀石頭布──」」

眾人屏氣凝神地看著一拳定江山的兩人,勝負已出的當下露出笑顏的木吉拍拍欲哭無淚的火神。

「哈哈,火神你加油吧。」

「不對鐵平,是你輸了喔。」

「欸?」

隔岸觀火的伊月冷靜地戳破木吉的喜悅,「木吉慢出,我看得一清二楚。」

日向也點點頭,還邊吃零食邊吐嘈木吉:「哼哼用後出手的權力嘛,猜拳就等於慢出啦笨蛋。」

「怎麼這樣……」

眉開眼笑的火神反過來拍拍沮喪的木吉。

「木吉前輩加油~」

「這衣服讓麗子穿起來比較可愛吧。」木吉無輒道,然後想起一件事。「麗子,愛麗絲的衣服有這麼大的size嗎?」滿懷希望的語氣。

「你以為我們的監督是誰啊。」二度落井下石的日向哼哼笑道,在白板背後就是一件特大號size的水藍色洋裝,看得火神都不免用同情的眼神望著木吉。

「前輩你就認命吧。」

「火神君不用覺得可惜喔~給你的服裝是這個。」語尾上揚的語調就像惡魔的耳語般恐怖。

火神滿身冷汗地將視線移到麗子指著方向,心情馬上從天堂落到地獄。

「是愛麗絲夢遊仙境的另一個代表人物呢,火神君。」黑子看著由黑色與紅色構成的豪華禮服,藏不住偷笑的聲音,「紅心皇后的配色很適合你呢。」

各自捧著服裝的王牌們無言的相覷了一眼,然後扔下衣服。

「啊啊啊啊啊啊───」

「哼哼想跑到哪去,給我抓回來!」早有預料的日向一個拍桌,準備奪門而出的兩位王牌就被其他人拖了回來。

接著,站在誠凜籃球部的食物鏈頂端的監督麗子氣勢磅礡地宣布道:

「現在就去換衣服,馬上!」

「──是。」聽到命令就會反射性回答,真是訓練有素啊,麗子很滿意地心想。


***


兩個最重要(形象也破壞最大)的角色底定後,審視剩下的角色其實也沒什麼好挑剔了,部員們心想。

穿著撲克牌士兵裝的降旗發現變裝成帽匠的隊長格外神清氣爽,有別於愁雲慘霧的木吉前輩和火神,喜悅的表情在看見兩位主角出現後更是轉變成捧腹大笑。

「噗、噗哈哈哈哈沒看過還沒吃麵包就長得超巨大的愛麗絲,穿著可愛洋裝感覺怎麼樣啊愛麗絲先生?」只差沒有倒在地上打滾的帽匠日向指著高大的愛麗絲木吉放聲大笑,一張臉笑到脹紅,還不時跺腳。

「日向君,形象、形象。」也在憋笑的麗子情況好一點,但也憋得眼淚都迸出眼眶,看沒幾眼後就別過臉去捶桌。

「紅心皇后的胸部很大呢。」已經拿出手機拍攝的黑子只能說不愧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表情一點都不為所動但手指飛快地連拍中。

「黑子之後給我記住……」臉色陰沉的火神低著頭,磨牙的聲音大到所有人都聽得見。

但反觀自己至少是穿著長裙,胸部就乾脆當自己是裸上半身的狀態好了眼不見為淨,旁邊的木吉前輩可是穿著不到膝蓋的裙子……比下有餘的心情讓火神不時安慰自己還不是最慘的。

木吉彷彿已經置生死於度外的坦然,看大家笑得東倒西歪的樣子原本的鬱悶也就隨風去了。

嘛,只要大家開心就好──木吉安慰自己,然後在眾人面前轉一圈問道:

「就開開心心的玩吧。」

「噗哈哈哈裙子太輕了,都看到燈籠褲了啊!」

「咦原本不是準備大腿襪嗎?」

「不小心弄破了。」

「噗哈哈哈我回去要和你奶奶說──」

「挺保暖的耶,日向要穿穿看嗎?」撩裙襬。

「死都不要!不要給我看啦我雞皮疙瘩都出來了。」

「木吉學長不愧是木吉學長,火神君你也抬頭挺胸吧。」白兔先生役擔任的黑子從後面用力拍了紅心皇后火神的背,在後者氣沖沖地想要追殺他時躲到帽匠日向後面,「火神君你不是愛麗絲喔,就乖乖待在王位上吧。」

「紅心皇后,這時候你的台詞是『砍了你的頭』,向愛麗絲好好學著點啊。」指著另一邊不但看開還在荼毒其他人眼睛的愛麗絲木吉。

「這台詞比較適合由隊長來說吧!」

火神不怕死地指著日向說道,而站在日向後面的黑子則是一臉贊同地默默點了頭,偷覷他的表情。

啊啊,果然很適合呢。

看見日向開關打開全過程的隊員都覺得非常想砍了愛麗絲的日向擔任皇后肯定比誰都稱職,但誰也沒種說出來。

「吭說什麼白痴話啊笨蛋皇后,是想被篡位嗎?」日向偏頭雙手插腰只差沒將杯子甩出去的姿態彷彿下一句台詞就是「給我跪下」,比飾演紅心皇后的火神有氣勢許多,這樣的角色捨隊長其誰啊,眾人心想。

二次重複,但他們實在沒種說出來。

勇者役擔任素來只有二年級生,這次自然也不例外。

「嘛嘛,火神你就安分點吧,反正你的台詞只有『砍了你的頭』,日向他啊去年可是──」

「伊月給我閉嘴!」

「我記得日向去年扮演的是茱麗葉,台詞好長一串,而且還要唱歌。」不怕死的首號人物木吉一點都不在乎衝過來擰住他的頭的日向,笑盈盈地道出去年的黑歷史。

「你給我去死!」

「那羅密歐是……」一年級生繼續盯著愛麗絲和帽匠兩人。

「是伊月君。」麗子供出答案,「不過因為羅密歐伊月擅自更改台詞,在名場面的時候茱麗葉日向就朝羅密歐伊月扔出籃球而強制結束了。」

「拜託不要說了啊啊啊啊啊─────」去年的女主角發出淒厲的慘叫。

一年級生非常確信,這次的變裝活動絕對摻雜私怨,絕對有!

不過知道也來不及了,有著最強大的共犯:監督,他們就算有半句怨言也說不出來。某方面來說監督是在紅心皇后之上的劇本大人,怎麼樣都反抗無效。

「好了,那麼活動就從愛麗絲尋找白兔先生開始吧!」麗子拍拍雙掌,已經被制約的眾人顫了下肩膀便依照指示行動。

主角愛麗絲木吉則是舉手向飾演愛麗絲姐姐的麗子發問道:

「呃,白兔黑子呢?」

「咦咦咦剛剛不是還在帽匠日向後面嗎?」

「他明明跑到紅心皇后火神那去拍照了啊!」

「愛麗絲快去找。」

「從哪邊找起?」

「天知道啊,那是愛麗絲的事情吧。」眾人趕緊將責任撇得一乾二淨,誰也不想被愛麗絲姊姊掌中DV的收拍入鏡,這種丟臉的證據愈少愈好。

「欸……帽匠日向快幫我找。」清楚如果沒找到白兔黑子很可能都沒辦法換下這身洋裝的愛麗絲木吉第一直覺便是抓住帽匠日向尋求協助。

「我不知道!」

「三月兔伊月~~」

「我沒看見!」

「睡鼠水戶部~~」

「……」

「他沒看見!」帽匠和三月兔合聲。

紅心皇后火神被迫坐在位子上看著愛麗絲木吉前輩很入戲地追著帽匠和三月兔跑,中途還很配合愛麗絲姊姊的口令拎著裙襬跑的模樣,一想到輪他上場的時候也會被逼著做出什麼可怖的動作或台詞,一股寒意湧上。

「火…皇后殿下怎麼了?」撲克牌士兵降旗怯生生問道。

「逮到黑子後我一定要先砍了他的頭──」

「噫…是!」


Fin

(已經結束囉,嘿嘿)





[愛麗絲木吉&帽匠日向]三日月茶會


帽匠日向、三月兔伊月及睡鼠水戶部正在過364天非生日派對。

非生日,也就是生日以外的日子。

秉持著生日以外的日子也值得慶祝而不斷開著派對,簡單說來就是派對的時間是永無止盡。

從柴俊貓小金那得到的情報是,若要知道白兔黑子的消息,必須先拜訪不斷開著宴會的帽匠他們,因為迎接來來去去的訪客,他們擁有比較豐富的情報。

「但他們是瘋子喔。」柴俊貓小金在愛麗絲木吉靠近時煞有其事地提醒道,咧開的嘴角所說的話不知道是真是假。

於是愛麗絲木吉來到了不曾停歇的三日月茶會──也就是派對主辦者三人的住處。

甫一推開門甜膩的香氣撲鼻而來,三人視若無睹地吃著茶點天馬行空地聊天,對於愛麗絲的出現也未感到驚訝,隨意指了個座位讓他坐下。

「請問,你們有看見白兔黑子的蹤跡嗎?」高大的愛麗絲木吉問道,旁邊的睡鼠水戶部沉默地又端上一塊派之後又靜靜地做自己的事情。

「白兔?誰知道,可能見過也可能沒見過。」帽匠日向喝了一口茶後嫌惡地倒掉,然後又重新砌了一壺無糖咖啡。

「兔子在說我嗎,我不認識你喔。」吃著蛋糕的三月兔伊月將甜食往愛麗絲木吉盤子上堆積,用鮮奶油在睡鼠水戶部剛烤好的蛋糕上胡亂寫些什麼,結果被帽匠日向拿起來往他臉上砸。

「是一隻小小很容易看丟的兔子,沒有看見嗎?」愛麗絲木吉吃著桌上的糖果,接過帽匠日向遞來的飲料,啜了一口後可憐兮兮地看著刻意端來苦咖啡的人。

「很容易看丟又沒看好,那就是你不對。」帽匠日向翹著二郎腿將單邊眼鏡拿下來擦拭,一眼都不看愛麗絲木吉一眼。

「可能跑走了吧,還是從一開始就沒這隻兔子?你見到的真的是……活的兔子嗎?」

「三月兔給我閉嘴!我們沒有要舉行恐怖茶會。」

「好痛。」

「這樣啊,那麼這裡會有兔子經過嗎?」

「你要兔子乾脆就把這隻拎去吧。」指向三月兔伊月。

「你看丟的兔子是哪一隻呢?是黑色的兔子還是水藍色的兔子呢?」

「搞錯劇本了,白痴。」

愛麗絲木吉無視吐嘈地帽匠日向,誠實地回答道:「是水藍色的兔子喔。」

「乖孩子,那麼這隻也送你吧。」毫不留情地往三月兔伊月所坐椅子踹了一記。

「好過份啊帽匠~~~我脆弱的心臟被擊中了喔。」

「那就去死吧。」

三月兔伊月與愛麗絲木吉擊掌,表示結成同盟。

「那另外一隻兔子呢?」愛麗絲木吉坐到帽匠日向的旁邊詢問,但對方依舊愛理不理的。

「自己去找啊~」

說著說著,愛麗絲木吉倒真的站起來在屋內找了找。

之後又回到帽匠日向身邊,拉開同一張椅子又坐了下來。

「這裡沒有你要的兔子。」開始覺得不耐煩的帽匠日向總算盯著在四周打轉的愛麗絲木吉,一副怎麼不趕快滾出去的樣子,「滾出這裡不然我叫紅心皇后砍了你的頭。」

「可是我沒找到兔子呢,而且帽匠日向欠我一隻兔子喔。」

「吭?」帽匠日向反射性地應聲後便趕緊摀住自己的嘴巴。

順著愛麗絲木吉的話說下去很容易就照著他步調走,但他意識到這點時已經來不及了。

「帽匠日向不是給了我一隻兔子,然後又獎勵給我另外一隻嗎?」愛麗絲木吉拿起桌上裝滿黑糖的罐子滿足地一口接一口,不疾不徐的樣子一點都不像在找兔子,「所以在我確定帽匠日向給的兔子不是我要的那隻,我就會離開。」

帽匠日向臉色發青地將臉撇到一邊,喧賓奪主的愛麗絲木吉一邊吃著剛出爐的蛋糕還向睡鼠水戶部點了銅鑼燒。


派對進行著進行著……

如同原本茶會賦予的意思,除了生日以外的非生日都是慶祝的日子。

不死心的愛麗絲木吉未能意識到時間的流逝,睡鼠水戶部不知道從哪裡撿到的懷錶,被三月兔伊月淋上果醬,轉手落到帽匠日向手裡用來當作招呼愛麗絲木吉的禮物。

如此循環了好一陣子,本該清醒的愛麗絲木吉卻仍是沉溺在派對中,嘴裡說著未能得到情報不會離去,遭到帽匠日向的驅趕仍笑盈盈地邀請他一同去尋找白兔黑子。

直到愛麗絲木吉為了討好帽匠日向,更正,為了從他口中得到白兔黑子的情報而不斷在他嘴邊餵食銅鑼燒時,帽匠日向忍無可忍,連著愛麗絲木吉的手一塊咬下去,然後把放在桌底下的劇本砸到場外。

「演夠了沒有──快把這個高大的愛麗絲拖去砍頭!」

「嗯,那不是紅心皇后的台詞嗎?」

「誰都好快把這傢伙帶走!」

「哈哈,我真心覺得日向很適合演紅心皇后喔,要換演員嗎?」

「給我滾出去──!」

「帽匠~派對是歡迎任何人的喔~」早就被狠心賣掉的三月兔伊月手撐著臉頰吃餅乾說風涼話。

帽匠日向捉起派盤便要往愛麗絲木吉臉上砸,但卻弄得滿手奶油。「派對結束了!結束──白兔黑子你給我死出來,快把這傢伙帶走──」

「我這裡有縮小的麵包喔,帽匠日向就裝在圍裙的口袋中一起帶走吧~」上前摟住。

「監督我要換主角!演員change!」

「哼哼哼,有什麼問題。」有求必應的外掛…不對,愛麗絲姊姊兼編劇的麗子拍拍待機列的白兔黑子的肩膀,兩人對視一會後後者了悟地點頭。

「這樣就解決了。」白兔黑子摘下自己的兔耳、迅速奪走帽匠日向的帽子並將兔耳戴上,懷錶塞到他手中。

本來帽匠和白兔就穿著類似風格的衣服,換了配飾後也等同切換角色。

角色變換的瞬間愛麗絲木吉變得十分積極,捉住白兔日向的雙手頗有見獵心喜的愉悅:

「我抓到你囉,白兔先生。」

「去死!監督和黑子給我記著……」急忙掙脫馬上就熊抱過來的愛麗絲木吉雙臂,白兔日向朝愛麗絲木吉扔糖罐的同時也用上跑百米的速度逃逸。

「我覺得從一開始就應該讓日向隊長擔任白兔先生。」解職的前白兔黑子憑著良心說道。這樣就不用擔心劇本演不下去,因為愛麗絲木吉絕對會用最快的速度直奔結局。

「這樣比較有趣嘛。」目的完全只是自娛的麗子噙著笑繼續命令其他配角攝影。

最後才出場的火神一臉槁木死灰的神情盯著你追我跑的愛麗絲木吉與白兔日向,內心只想著:「什麼時候才會結束啊……」


2012.01.25 Fin

(同時滿足帽匠日向、白兔日向、紅心皇后日向和別的棚的茱麗葉日向,哈哈)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65-00332a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