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3.02.14 [黑子的籃球][木日]束縛
滿腦子髒髒梗大概都可以寫個好幾萬字但無能的關係所以就……哈哈大家將就點看(自己面壁)
緣由請見央言寫的《絲帶》,延續他給的畫面直接進入兒童不宜的回合

那麼以下↓



[木日]束縛


吮咬對方的嘴唇,在木吉的大手又捧住自己的後腦時日向稍微退了開來。

「不行。」

「咦?」

日向低聲哼哼笑了數聲,將方才解下的緞帶重新綁在木吉身上──卻是綁住他雙手的大拇指。

木吉看著這象徵性意義的束縛,難得主動的日向居高臨下地擁住他的頭,將自己的雙唇再度送上。

「…是我的禮物的話……當然是我享用才對吧。」低沉的嗓音混著笑聲從日向喉間發出,像在捉弄似地一點一點啄著木吉的臉頰,與後者習慣地輕吻日向全身有些雷同、卻又哪裡不一樣。

木吉抬首吻了日向的鎖骨,視線相交時將手抽了出來並套過後者的身軀,形成日向坐在他懷中的姿勢。

日向挑眉看著不到幾十公分距離的臉孔,只要日向有掙脫的意圖的話,他親手綁上的絲帶便會被扯開。

「那麼順平可以成為我的禮物嗎?」

「嗯哼。」湊近木吉的耳朵,日向牙齒輕輕咬著他耳殼,挑釁的意味不言而喻。「…可以,只要你讓我先主動把絲帶拆了,我就答應你。」

「好狡猾啊順平……」有些苦惱的望著得意洋洋的日向,雖然將對方禁錮在自己懷裡,但失去自由的雙手要如何讓不斷在自己身上點火的日向拆開絲帶還是有一定的難度。

「活──該──」說完便舔著木吉的耳垂,不意外地感覺到環在腰間的手臂收緊。

日向趴伏在木吉胸前,交換親吻一面慢慢解開木吉身上的衣物。

手延著他的胸膛慢慢下滑,在窄短的距離中勉強將手伸到對方的褲頭內,吻與吻之間的喘息愈發急促;日向一手撫著木吉的臉頰,噙著笑看著他忍耐的神情,在手碰觸到木吉的分身時再度送上輕吻。

「順…平……」擁抱著日向,讓彼此的距離再近一些。

「還不行。」未停下套弄的動作,臉頰微紅的日向瞇眼拒絕道。

雙腿又往木吉那靠了靠,日向也解開自己的褲子卻是要掉不掉的。

戲謔地看著木吉眼底的情慾與高漲的欲望,從背後被撩起的衣物感覺到催促的請求;日向很是配合地將自己送到木吉嘴邊,接著被木吉用雙臂扣緊,被放倒在沙發上。

爲了不讓力道將絲帶扯開,木吉等於是讓日向躺在自己的手上,掌心貼著沙發。

「我想要…順平……」在日向頸邊啃咬著,衣衫不整地磨蹭。

「你做得到的話。」像在邀請的挑釁使木吉吸吮的力道強得在日向脖子上落下一道道痕跡,日向下意識地偏頭閃避,卻只是讓木吉更順利的頸旁留下一連串的吻痕。

一次次佔有彼此的呼吸,深長的親吻,幾乎要人窒息的親暱舉動卻受到一條絲帶阻撓了更進一步的接觸。

享受日向難得的主動,卻也得承受這份甜蜜的附帶要求。

「鐵平…嗚嗯……」抬腿環住木吉的腰際,攀住他的雙肩讓兩人再靠近一些。

「順…平…解開絲帶好不好?」

「不要。」欣賞著木吉忍耐的神情,止不住笑意的笑顏讓一向被木吉掌控床第一事的日向很愉悅地繼續在木吉身上點火,「哈……不是我的禮物嗎?決定怎麼處置禮物的人是我喔。」

開心到簡直能從聲音中擰出糖來的語調。

木吉很少在這個時候還能聽到他喘息或呻吟以外的言詞,但也許是受制於動作的關係,當蓬勃的欲望在日向的手中將要吐精時,卻被阻止的情況讓木吉露出罕有的愣征。

「我說,不─可─以─」即使日向的情況並未好到哪去,還是比木吉還來得游刃有餘一些。「否則我就把絲帶綁在──」

「順平學壞了。」以口封緘堵住他即將要說的字眼。過於粗暴的接吻讓日向鬆了手,軟舌在他的口腔內恣意掠奪,日向忍不住捶著木吉的胸膛,然而身處下方的弱勢連給他找個空隙喘息的機會都奪走。

就在感覺到下半身的裝束全被脫到一旁時,日向才後知後覺地意識到木吉已經掙脫根本不成束縛的絲帶,大手在雙腿間撫摸著,與自己撩撥出的快感不同,本就起了反應的男根在木吉的碰觸下更為硬挺。

「啊哈……鐵…平…」

「順平……」

釋放在木吉手心的體液往日向的後庭探去,後者喘息過後伸腳便要踹向木吉,卻只是讓他握住大腿更用力地往兩邊張開。

跪坐在日向腿間的木吉皺著眉將他的雙手扣在頭頂上方,身下的人用著一臉得意又十足誘惑的神情持續刺激著已經輸掉的木吉。

「嗯?是誰在我每次說不要的時候還拚命做的啊,笨蛋。」舔著被吻紅的雙唇,日向用大腿磨蹭著木吉的腰際,持續地勾引輸家變成禽獸。

「還不都是順平誘惑我的錯……」

「呵……」享受著木吉急促地愛撫,一貫溫柔的情事因為剝落的理智而趨加狂野。

日向承受著侵入體內時的疼痛,雙手被箝制讓他難耐地扭動身軀,曲著的雙腿隨著木吉將手撫上分身時而無意識地圈緊他的腰間。

面臨高潮時腳趾繃直又放鬆了下來,感受著木吉緩慢地從身體離開、又猛烈地侵入。

「嗯啊──嗚…鐵平……」因難受而沁出的眼淚與快感混合在一起,從喉間傳出不連續的吟哦。

木吉捧著日向的臉頰又是濃膩的親吻,摟著他的腰際不讓他離開。

映入他眼簾的是日向潮紅的臉頰,從雙唇吐出的喘息中掺著極為細微地震盪,彷彿是來不及湧至舌尖的笑聲。

還未聽清彼此呼吸,日向攬住木吉的肩膀起身,一面親吻著一面用自身的重量將木吉推至沙發椅背上。

又回到日向跨坐在木吉身上的姿勢。

日向雙手越過木吉的肩膀而齊高的視野,讓對方眼底的眷戀清楚地映入眼眸。

「那麼……我的禮物要用什麼補償給我呢?」日向自鼻子哼哼笑著,抹去木吉臉頰上的汗水。

「這個嘛……」

木吉溫柔地摘下日向的眼鏡後的第一個親吻,不過是又一輪纏綿的信號。



2013.01.24 Fin

其實我覺得做的時候除了喘息和嗯嗯啊啊外根本沒有台詞,想對話也太為難他們了(是你才對吧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66-9c2b91d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