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3.02.14 [黑子的籃球][木日]巧克力殺人事件
總之也是突發……在噗浪上突發的次數太多都懶得修稿了(毆)
基本上還是木日前提w



[誠凜74]巧克力殺人事件


「我、我不行了……」

「振作點,小金──」

伊月握著小金井的手,驚慌地大叫。

「我和水戶部先走一步了……伊月,好好保重。」闔眼。

「小金井、水戶部────」感覺到原本握住的手失去力氣,伊月難過地將小金井拖到失去意識的水戶部身邊,靠著鷲之眼他已發現有人靠近。

「哼哼,接下來就是你了。」

「……日向。」

伊月站起來,轉身面對笑得異常溫煦的日向。

無疑是關鍵時刻的模樣,伊月暗忖,饒是他也忍不住嚥了口口水,試圖鎮定地尋找逃生出口。

「咦,前輩怎麼了?」

「福田、河原快逃──」

「咦、怎麼了?」

「隊隊隊隊長──?」

伊月無力救助,只能看著日向用飛快的速度將盒子裡的東西送往兩位學弟口中,接著他們便像方才的小金井一樣昏倒在地。

「切,黑子和火神跑得真快。」日向有些遺憾道,當然他也不會奢望伊月會乖乖站在原地等死,一回神伊月就消失蹤影。

日向好心地將兩位學弟拖到室內,扭動肩膀看向窗邊。

「嘛,下一個輪到誰呢?」


***


「這是怎麼回事,伊月前輩?」

黑子蹲身並盡力將全身都蜷縮在一起問道,比他高大許多的火神也是同樣的姿勢,看起來有些滑稽。

伊月背靠在牆上,仍是警戒地看向四周。

「日向手上那盒殺人兵器,是監督的手作巧克力。」

「監督做的……」發抖。

光是聽到製作者是誰就可以想像其威力,被形容成殺人兵器某方面來說也算是名符其實,眾人心想,但誰也不敢對監督說。

「嗯,監督找日向去幫他試吃,不清楚日向到底吃了些什麼,我們在等他開門的時候土田、水戶部就先被騙吃下去,其次是小金井和降旗,再來就是剛剛你們看見的樣子。」

「唔……該不會隊長是吃了巧克力後性情大變吧?」

「生化武器嗎!」

「那其他人吃了之後……」光想到那可怕的畫面,三人不禁滑下冷汗。

黑子道:「說起來,今天是情人節。」

校門口、鞋櫃、中庭花園、天台等任何人群聚集的場所都有爭相送巧克力的女孩子,之中也有男性,只不過是少數。

雖說籃球部的歷史很短,但近期的賽事成績亮眼,因此在他們鞋櫃中也不乏傾慕者送的巧克力。

一大早黑子就收到黃瀨傳來的炫耀簡訊,出校門沒多久就收到桃井親自送來的特製巧克力……黑子也無法比較桃井送的巧克力和監督的手作巧克力哪方比較驚人,但基於好意他還是收下了。

「呃,所以說監督是想要做給我們吃…的意思嗎?」火神雖然喜歡吃東西,但他還是很愛惜生命的。

「我想八成是,日向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才會強迫每個人都吃下去吧。」

「但隊長的表情……」

「啊啊。」

「超恐怖的。」何止是開關全開,根本已經壞掉了吧。

猜想那盒巧克力有讓人性格大變的副作用,他們完全不想以身犯險。

「木吉前輩去哪裡了?」想起唯一能阻止日向的關鍵人物,火神抱著一絲希望問道。

「去複檢,可能晚點會到。」

「所以我們要撐到木吉前輩來嗎……」要在這種節日躲到有人來救援是何等困難的事情,火神幾乎不抱希望,只有這時他會羨慕起黑子微薄的存在感。

「不管怎麼說,我們先找地方躲起來吧。」

「嗯。」


「對不起──」

麗子雙手闔掌道歉道。

根據黑子的猜想,日向前輩也許不會折回家政教室找監督,懷抱著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想法,他們到家政教室時趴在桌上的正是吃了自己做出的巧克力而昏去的監督。

「呃、所以隊長他……」

「獨自吃掉那一大鍋的殺……巧克力嗎?」火神看向狼藉的桌面,盛裝的鐵盤上還有巧克力的殘留,看起來是要做巧克力球,但最後都變成像炭的不明物體。

「嗯。」麗子點頭,「日向君挑了幾個賣相比較好的巧克力球裝到盒子裡替我去分給其他人,原本我想巧克力只要融掉就可以重新再做,但日向君都吃下去了。」

火神忍不住用衣袖擦淚,黑子更是直接拿出手巾。

「隊長是勇者啊……」

「隊長太偉大了……」

伊月嘆了一口氣,認識這麼久他當然比誰都了解日向的個性。

但他深深覺得正是因為日向的溫柔所以監督的手藝才不會進步……當然,木吉也是幫兇,全部的二年級生也未好到哪去,包括他。

「我想日向找不到我們應該還會返回這裡,到時候再和他解釋一下就好了。」

「解釋什麼啊,笨蛋?」

「日向君/日向/隊長!」

日向的手依舊拿著那盒巧克力,噙著過於燦爛的笑容走進家政教室。

「真是的,既然都知道是誰的心意了,就給我心懷感激地吃下去,然後跪下說叩主隆恩。」走到麗子身邊,一手插腰碎念道。

可是我們還不想死────

連吶喊的心情都有了,但日向仍不疾不徐地將盒子遞到他們眼前。監督期待的眼神無疑在刺激他們的罪惡感,三人瞬間落入究竟該為了不傷監督的心吃下去,還是為了小命堅決不吃。

「嗯,是日向做的巧克力嗎?」

從日向後頭出現的救星讓黑子與火神迅速躲到他的後頭,伊月也鬆了一口氣,對麗子投以道歉的神情。

「你來的正好,快吃。」

不、不可以吃啊木吉前輩────

臉色瞬間慘白的黑子與火神又退得老遠,看木吉不疑有他挑了一顆吃下。

即便是木吉,也在含下去的那霎那露出驚悚的表情。

「日向你……」

「木吉前輩────」

日向好整以暇地看木吉一副快倒下的樣子將手搭在他的肩上,勉強撐著身軀。

「你的手藝和麗子一樣差……怎麼辦到的?」

──你吃下去的就是監督做的巧克力啊啊啊──

──而且現在根本不是問這個的時候!黑子與火神再次無言吐槽。

此時完全體會到木吉前輩被稱為鐵心的原因,黑子與火神莫不為木吉堅韌的意志力感到由衷的敬佩。

「鐵平…你吃下去的巧克力就是我做的。」

「咦?」

日向揚起不懷好意的笑容,然後將剩下的巧克力都送到木吉嘴裡。

「情人節快樂?」挑眉反問。

「木吉前輩────」



***


OMAKE?


「呃,日向那是你做的嗎?」

在經過殘虐的巧克力荼毒後,總算將家政教室整理乾淨的伊月發現另一張桌子上擺著一小盒的巧克力,樣貌與剛剛見到的凶器完全不一樣。

木吉也在聽到伊月說過的話時醒來,一臉期待地看向日向。

「是要送給我嗎?」

「少作白日夢了,那只是巧克力磚。」

「哪有巧克力磚會雕成雛菊和玫瑰的樣子!」

「吵死了,加工一下而已。」

黑子和火神盯著被刻成像個雕塑品的巧克力,眼底充滿了讚嘆。

「不過隊長,用手碰的話應該很容易融化吧?」火神問。

「廢話,當然是用夾子夾著再用刀子刻。」日向解釋時木吉已經已經掛到他的背後,並把那盒巧克力拿在手上,「喂,誰准你吃的?」

「不是要送給我的嗎?」

「我只是無聊拿來刻而已,誰說要送人了啊。」

「欸……日向情人節不送我巧克力嗎?」

在木吉不斷在日向身邊進行騷擾的時候其他人已經很識相地趕快離開家政教室,而且還很貼心地將門關上。

「吭,憑什麼要我送你啊?喂你做什唔唔──」


黑子貼在門的另一邊聽到裡面突然消音,一副果然是這樣的臉。

「其實我今天早上看見了。」

「什麼?」

「因為不想要突破壅擠的校門口所以我今天比較早出門,在學校的時候看見木吉前輩站在隊長的鞋櫃前,將送給隊長的巧克力都裝到一個大紙袋裡,但不知道木吉前輩拿給隊長沒有。」

伊月聳肩:「這也是可想而知啦,不用管他們了,反正最後日向也會丟給木吉處理,結局都是一樣的。」

「……原來木吉前輩是會做這種事情的人啊。」

「他醋勁可大了。」麗子說。

「因為是對象是日向,沒辦法。」伊月道。

「不去救隊長真的好嗎?我好像聽到什麼東西被踢翻的聲音。」火神擔憂地看向家政教室的門,過沒多久嘴角和上衣都沾了巧克力的日向氣沖沖地甩開門,無視地上蹲了一排的隊友和監督快步離去。

「鐵平。」麗子叫住準備追上去的木吉,「巧克力要回家吃喔。」

木吉愣了一下,笑道:「我知道,不然日向會生氣呢。」

「隊長那不是已經生氣了嗎……」

「惱羞成怒啦。」

「火神君真是不懂隊長和木吉前輩呢。」

「黑子你是想吵架嗎!」


2013.02.11 Fin

情人節就應該要寫萌向的阿!!!!!!!!(對自己哭訴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67-6e046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