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3.04.05 [黑子的籃球][木日]咎由自取
※社會人PARO,上篇請見《一年一度》
※梗來自綠畫的圖,圖片請見http://images.plurk.com/Ddlk-3wuTv1tipnwcHJ85XXdUJm.jpg
※這間公司在幹什麼啊……(掩面)
※因為是突發的關係,所以品質上(ry



[木日]咎由自取


「不可能打贏啦!加上水戶部也拉不動暴走的日向。」

小金井疲憊地回到位子上,西裝外套和領帶都脫了下來;旁邊的水戶部雖然還好好穿著整套西裝,但仍有些凌亂。

彷彿一場大戰過後,但地點卻是在一間普通不過的公司裡。


由木吉鐵平設立的這間公司──誠凜,高階職員都是與他一起奮鬥到現在的好友;當中木吉社長最得意的左右手自然是現在的執行長日向順平和財務長相田麗子。

但也因為這個緣故,一旦當他們這群感情太好的戰友們一瘋起來就是整間公司總動員的程度。

其中玩得最起勁的就是他們的社長木吉,每到重要節日就會搞些花招弄得公司雞飛狗跳,而下場最慘的都是工作狂日向。

他們是情侶一事也都是公開的秘密了。據說偶爾社長親自到人事部接待求職者時會提出「我們對你的簡歷很感興趣,在面試之前請把填寫這張表格」,而表格內容居然是關於執行長日向的認知度問題。

──完全公器私用!

日向本人知道後馬上一拳將他們社長揍到新人立即了解這間公司的實質掌權人是哪號人物。


今天也不例外。

情人節快屆滿一個月時,白色情人節的前幾天他們不按理出牌的社長表示:

「在三月十四日當天捉到執行長並安放到他私人休息室的人,可以獲得額外三天年假」。

因此早在兩天前對假期虎視眈眈的人就一直在討論要怎麼拐日向執行長到社長辦公室,而在被推為智囊代表的相田小姐都鎩羽而歸後,轉而用武力逼迫就範。


「……」水戶部到茶水間倒了杯水回來,似乎有些疲倦。

「謝啦。哎,為什麼日向一直坐在辦公室體力還這麼好啊?」

「他沒有加班的隔天會去慢跑,周末去健身房。」相田解釋道。打從日向成為公認的工作狂前她就有在注意同窗好友的身體狀況,要是累壞了可就得不償失。

「欸欸,現在還有這個習慣?難怪……是說伊月今年你不試試試看嗎?」

伊月搖頭,一臉不感興趣說:「老是這麼便宜木吉我都替日向感到可憐了,而且我特休也還沒用完。」

「也是。我記得去年的這個遊戲的獲勝者是黑子,今年會蟬聯嗎?」土田一直都是保持隔岸觀火的態度,這次也不例外。

中午用飯時間小小的交誼廳裡擠滿了人,多半是和木吉與日向同期的同事。

被點名的黑子靜靜地坐在角落,掛著旁人難以察覺的笑容點了下頭,從口袋裡拿出一樣東西。

「我一定打不贏日向執行長,也沒有相田小姐那麼聰明,所以我先做到我能夠做的事情。」

「那是……」

「日向的眼鏡?」

黑子嘴角的笑容這次誰都看得出來了。


***


「真是夠了,木吉那個混帳到底還想不想工作。」經過小金井和水戶部一番折騰,就算是自律甚嚴的日向也累得將襯衫的領帶拉鬆,坐在柔軟的沙發電腦椅上,揉捏有些犯疼的額際。

多虧他提出的白痴企劃,從早上到現在工作完全沒有進度,倒是沙包揍了好幾個;日向自詡在體力上不會輸給太多人,除了體型上根本犯規的木吉還有……

「火神我勸你最好放棄,否則明天起你的辦公桌上都會是三倍量的工作。」盯著今天還沒發難、但完全不是想乖巧度過今天的高大後輩。

火神小小呃了一聲,原想趁機將日向連人帶椅拖到木吉的休息室,也在這句赤裸裸的威脅之下暫時止住手。

但也只是暫時。

在火神感覺到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三秒後切掉,明白這是暗號後仍是衝上前去。

一踏入公司就全神戒備的日向馬上從位子上站起,舉手擋掉伸來的手臂,迅雷不及掩耳地抓起手上的報告就往火神的頭上拍下去。

倘若不是火神更害怕木吉社長事後報復他抱住日向執行長的仇,他早就不顧一切撲過去了;也因為這個前提在,日向才有辦法躲過小金井和水戶部的聯手牽制。

與火神對峙的這段時間日向都很想問他們到底在幹什麼……工作還沒做完,罪魁禍首還敢笑得春風得意要大家好好加油,為什麼大家要陪著那混帳瞎起鬨啊!是他做人太失敗嗎?

鑒於去年不小心吃到黑子遞來掺有麗子做得養生茶飲料,短暫昏迷而被扔到木吉懷裡,這次日向除了自己帶的便當以外什麼都不吃,哪怕麗子濫用權力要砍預算也不肯點頭。

問他為什麼不乖乖順了社長的心自投羅網?這樣大家就不用大費周章上演全武行。

開什麼玩笑啊啊啊啊啊──

即使是戀人,也有絕對不能妥協的事情!


日向默默在心底發誓絕對要把這些帳討回來,而且還要連本帶利!發完誓的當下他已經揍了火神許多次,頗有將內心的壓力紓發在幼稚的暴力行為上。

就在火神抽手似乎要放棄時,日向沒注意到有人站在他的後面。

看準日向因為撞到東西動作慢了一拍,火神發揮出他驚人的爆發力再次衝了過去。

「咦、黑子你什……把我的眼鏡還來,笨蛋火神!」日向回頭破口大罵,在體能上還是比火神比較具有威脅性,所以他的注意力還是從黑子身上移開。

「摘了眼鏡執行長的攻擊力就會下降了吧。」火神得意笑道。

「所以說笨蛋就是笨蛋,我怎麼可能只準備……」畢竟是在自己的辦公室,即使看不清楚仍是可以回到座位上。

然而他模糊的視線卻看見火神手上還舉著一個東西,疑惑方浮上心頭,忽然出現在他後頭的黑子便已開口解答:

「所以我已經先將預備的眼鏡先藏了起來,剛剛交給火神了。」

「黑子你……!」

「對不起了,日向執行長。」黑子平淡的聲音和毫不留情的動作成反比,身體稍為蹲低,就著身高差用膝蓋往日向的同個部位撞了一下。

霎那的脫力感讓日向踉蹌險些跪了下來,這段時間火神也逮到機會扣住日向的雙手,黑子連忙將準備好的粉紅色緞帶綁在日向的手腕和手臂上。

「沒有眼鏡日向執行長也不能辦公吧?明明社長都已經把事情推開等著執行長投送懷抱了說。」

「好樣的,都活得不耐煩就是了?」怒氣開關的日向皮笑肉不笑地微笑,之間火神和黑子都被踹了好幾下。

「好痛,火神君麻煩壓緊一點,我去推椅子過來。」

「快一點!」近距離被攻擊還是很痛。火神一等黑子將有輪子的電腦椅拉來時便將日向強制塞到椅子裡,這段時間爲了降低後者的攻擊性,火神選擇拉住日向的腳踝。

黑子想也不想就將日向的鞋子脫掉,因為掙扎的關係其中一腳的襪子差點被扯下來。

日向被積極的兩個後輩推去木吉的私人休息室時,已經不知道該對他們合作無間的舉動再罵些什麼了。


「木吉社長,我們成功達成任務了!」將人送到休息室後迅速反鎖開溜的黑子用手機報備道,火神則火速向人事部請他和黑子下午的假,爲了安全起見連之後兩天都一起請了。

日向躺在地毯上不斷扭動身體想要解開緞帶,只要在木吉回來之前逃離一切都不算數。

因此他也沒注意到,當他糾結於緞帶而忽略自己其實能想辦法從地上爬起走出去時,木吉已經站在休息室的門口,似笑非笑地盯著他瞧。

「日向……現在的樣子好色情啊。」將門好好鎖上的木吉噙著笑走近日向。

因為掙扎的關係襯衫的領口開得很大,幾乎能看見胸口了,腰腹露出一小截的肌膚,半脫落的襪子還有臉上被氣出的暈紅,也許是穿著制服的關係,衣著撩亂的日向渾身散發著比平日還要誘人的色氣。

「木木木吉你別過來!」日向戴回眼鏡,看見木吉的神情他本能地顫抖想要往後退。

一想到還在公司,日向說什麼都不想要雙眼一看就知道在發情的木吉接近他。

「除了我還有誰能接近日向呢?」蹲在日向旁邊,彎低身軀親吻準備怒罵他的雙唇。

唇舌交纏了好一陣子後木吉才抱起日向起身,脫掉身上的外套披在他肩上。

「明年不會再玩這個遊戲了。」輕啄他仍是怒意難扼的臉頰,一手環在他的腰際上低聲安撫道,「這麼色情的日向不能給別人看到,所以不會再提了。」

「你還知道適可而止嗎──」雙手還未能解開,於是日向張口狠狠咬了木吉的手,「既然你很大方的給優勝者三天假期嘛,那我應該也可以休個假吧?」

「嗯,日向的話當然沒問題。」

「很好。」笑得非常溫柔的日向抬頭,示意木吉靠近。

木吉腦中還在思考日向怎麼會這麼主動前,身體已經湊過去接受在公司裡前者難得主動的親吻。擁抱著日向的身軀緩緩拆開緞帶的木吉先是慶幸休息室的隔音很好,下午的假也早早就請好了。

穿著制服的日向別有禁慾的感覺呢……他悄聲在日向耳邊說道。

聽聞比任何時候都還要壓抑的喘息,木吉忽然能體會為什麼部下塞給他的謎片,當地點是在學校或是公司時總是特別容易興奮的原因了。


***


嚐遍甜頭後,翌日木吉看見日向遞出連續十天的假單時,駁回的字眼在那雙殺人般的視線之下,默默地吞回嘴裡。

而誠凜也在少了日向掌舵的情況下面臨本年度最嚴重的低氣壓。

據說是日向執行長不但公司請了假,也和情人請了同樣天數的假期。

這段時間他們的社長罹患的日向缺乏症完全呈現在工作上,雖然還是掛著與平常無異的笑容,但背後卻像是有什麼惡鬼附身,這種畫面通常只會出現在日向執行長和財務長相田身上。

加上日向不在的關係,所有決策便沒辦法過濾再交給社長。頓時工作量大增的木吉在接到伊月笑盈盈遞來今天的第五份文件、據說是日向放假前交待的超急件,即使是木吉也不禁懷疑起他平常有交代這麼多事情給日向做嗎?

工作壓力和戀人兼得意助手不在的緣故,一旁職員表示一向遊刃有餘的社長連笑容都開始散發殺氣,聽到他趁著休息時間打電話給執行長卻只得到:「還沒搞定啊?那我在多請幾天好了,不然我回去還要加班」如此殘酷的回答。

加上人事部說執行長還有過去好幾年份的特休沒休後,木吉社長的心情更是盪到谷底。

相當不習慣這種氛圍的同事及部下們紛紛打了求救電話給日向,但都只得到他置之不理或幸災樂禍的笑聲。

「──活該。」

日向悠哉地坐在咖啡廳裡看著手機裡不斷更新的留言,心情很好地點開另一個頁面下單剛剛逛街時看到的手辦還有展示櫃。

當然,是用木吉的信用卡付帳的。


2013.03.14 Fin




------------------------------------------------


由於ASK上有人提了我也很想寫的梗,所以相關後續也一併貼過來



自從日向請了十天假那刻起,同床共枕的木吉在工作上的壓力及伴侶不在的空虛雙重打擊下,面臨了他難得的失眠。

雖然身體依然會在固定時間起床,但睡眠不足的痛苦伴隨著新的一天仍沒有日向在的情況趨加嚴重。

如今是第十天。

木吉坐在床上,抹了抹臉看著床頭櫃的鬧鐘,按理說已經到了要見到日向的倒數計心情會比較開心些,但身體上的疲倦卻讓他怎麼都難以雀躍起來。

儘管他逐漸清醒的意識讓他察覺了客廳有其他聲響,身體卻無法與期待感同拍。

抓了抓亂翹的頭髮,木吉打了個呵欠走出房門。

「呵……早安。」日向整從廚房煮了兩人份的早餐和咖啡,見木吉滿臉鬍渣和萎靡的樣子失笑出聲。

但他一將早餐放下,木吉便扣住日向的腰際,一手抬起下巴便吻了下去。

日向也沒多反抗,摟住他的後腦加深親吻。


一番唇舌交纏後日向稍稍推開在他臉頰上蹭的伴侶,唸道:「去刷牙洗臉,嘴巴臭死了,鬍子也刮一刮。」

回應他的,是木吉像是報復也像埋怨的吮咬,以及愈來愈超出尺度的早安KISS。
  
至於當天木吉整整晚了一小時才出現在公司,但滿臉春風讓公司職員一眼就了解他們親愛的日向執行長很快就要回來執勤了。



2013.04.01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69-3625ba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