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3.04.05 [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桐皇篇(上)
[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桐皇篇


「今吉,誠凜的日向和青峰又吵起來了。」

諏佐一臉淡漠地指著在球框下吵鬧的兩人。這景象已經連續出現三天,而且還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對本來就我行我素的桐皇來說根本沒有人想淌這渾水,於是勸架便落到明明已經交接、卻還是被捉來當救火隊的今吉身上。

「對不起、對不起──」櫻井不斷道歉,但情況絲毫不見好轉。

「哎哎我可是準考生,隊長一職明明已經交接了……話說若松人呢?」今吉無輒地嘆了數聲,瞇眼尋找這時應該出面制止他們的新任隊長。

「若松前輩被他們導師叫去辦公室的樣子。」櫻井道。

「咦,那桃井呢?」

「在他們吵架前已經被青峰叫去買東西了。」諏佐說。

「饒了我吧,我可不是來當幼稚園老師的。」說歸說今吉還是認命地往吵得不可開交的青峰和日向那去。

今吉想起日向來桐皇的那天,若松、桃井還有日向一同把他請回球隊指導的畫面,還有原澤監督的拜託,真是給足他這名已退任的隊長面子。

當然他回來的話,同窗兼好友的諏佐也不能倖免。於是在重操桐皇隊長一職的今吉迎接了他擔任桐皇隊長以來新的任務──

阻止兩位衝動派的隊長(若松和日向)及暴君青峰每天都可能上演的全武行。

以往只要懷著馴服野生動物的心理建設去應付青峰就好,但不知道誠凜來的這位貴客究竟是哪裡和青峰不對盤,從第一次請日向叫青峰來練習後幾乎每次一起出現都會吵起來,他可是完全見識到誠凜的作風到底和他們有多大的不同。

「切,哲怎麼會去有這麼婆媽隊長的學校打籃球啊。」青峰一臉他老大不開心的樣子,偏頭撇到一邊。

「我也沒想到他前任的光不只自大,骨子裡居然是個彆扭又孤僻的傢伙,練習也要別人三催四請。」日向頭撇到另外一邊,冷聲哼氣道。

今吉笑了數聲後道:「嘛嘛,既然都來了,青峰你也去練習吧,接下來你可要升二年級了,出席率總要高一點;至於日向……」

「我去練習了,不好意思又麻煩你,今吉前輩。」日向聲音溫和下來,一旁的青峰無趣地打了呵欠,接著各自往不同方向去練習。

諏佐搭著今吉肩膀,一副看好戲的心態。

「這大概是你算計日向去找青峰練習的代價吧。」

「好過分──我只是對日向說明咱們桐皇對待王牌的方式,這麼認真的後輩我歡迎都來不及了,怎麼說我算計他呢?」語氣稍嫌誇張地辯白道。


交流的第一天,被誠凜的隊長認真問了他平常是怎麼帶領球隊的時候,今吉著實思考了好一陣子。

桐皇創立籃球部時就以勝利當作一切的前提,不管是招募選手、訓練方式或是戰術,加總起來形成桐皇的特色。

既然如此,遵循著這個框架找出最合適的因應之道並沒有什麼難的──對他而言。反而是要將自接任隊長一職起就已有自覺的想法轉成文字需要花一些時間解釋。

「其實桐皇的隊長沒什麼壓力,因為大家都很我行我素,無法讓隊伍獲得勝利的隊員會自然被淘汰下來,平常也有原澤監督盯著,戰術的話也有身經百戰的桃井輔佐,頂多就通知一下大家練習時間和訓練什麼的。」面對日向一臉狐疑的臉只是笑笑地聳肩答道,是不是答非所問就要看他的回應了。

「雖然我這麼說很不禮貌,但可以壓制住那群有個性的隊員們,今吉前輩如果沒有兩把刷子也做不到吧。」

「哈哈,我會把這段話當作這是讚美收下。基本上要做的事情每間學校都差不多,既然你已經先去過秀德和海常你應該多少也感覺的出來。」今吉不認為誠凜會校仿他們的作法,一看就知道個性耿直的日向完全學不來他這套。

所以,今吉從一開始就不打算說些老生常談的話,何況讓對手白白學習可不是他的作風,不討點學費回來豈不對不起暴君一稱?

「要說桐皇的隊長有什麼特別棘手的事……就是請咱們的王牌練習吧。」

「哈?」

「基本上青峰是不參予練習的呦,這時間點他通常是在天台或後操場睡覺吧,這麼唯我獨尊的王牌我也很頭痛呀,但監督招攬他的時候就已經說好不干涉這件事了。」今吉有些苦惱地抱怨道。

日向的表情顯而易見地沉了下來。「……我去找找看。」

對日向清楚可見的雷點他可是費了好番功夫才沒笑出聲,雖然沒有若松那樣容易衝動,但橫看豎看都像是體育班重視輩分順序和規矩的頑固個性。

在不遠處聽完全文的諏佐幾不可聞地嘆息,日向離開後才出聲戳破今吉的謊言。

「別捉弄過火了,好歹他也是個隊長。」

「哎呀呀,不要老是把我說得像壞人,我只不過忘記說找青峰練習是桃井的工作罷了,是日向太認真了。」


當時交給日向的工作會演變成這種局面他也有些措手不及。雖然不到現世報的程度,但給今吉帶來新的樂趣倒是真的。

諏佐一臉得了吧的神情,今吉也不在好友面前假惺惺,輕笑了數聲後環視一如往常的毫無配合概念的隊員們。

「哎,有點想法倒是真的,畢竟已經卸任的隊長可以做的事情可是很有限的吶。」

瞇眼瞅著正專注在投球練習的日向,本以為這個對自負的桐皇成員們來說只能算普通人的訪客不過是一星期中多出的練習對象,但現在看來似乎……將引發不小的波瀾。

今吉沉穩的笑容在其他人眼中完全是另有盤算的模樣,見狀的櫻井和諏佐只希望他的計劃別又把他們也扯進去就好了……

希望。


***


若松甫一進到球場,看見青峰居然早他一步開始練習,只訝異了一下後把視線轉向相反的方向。

「日向,你已經去找青峰了啊?」想也不想就知道是誰把青峰找來,經過三天的精神衝擊後若松也開始習慣有日向一同練習。

「嗯。」

「真虧你忍受的了那個臭脾氣。」講沒幾句就讓人火冒三丈,若松自詡沒有今吉的圓滑手段,甫一交接隊長一職光是忍住不要和青峰吵起來就足以讓他內傷好幾天。

日向偏頭不以為意說:「誰要忍受那個混帳的脾氣了?我只是看不慣那傢伙的行徑而已。」

「想排隊揍他的人都排到球場外了,你還真有種跟他吵架不打起來。」

「哼,現在的臭小鬼都不懂得尊敬前輩,跟他客氣什麼。」冷哼了一聲後又投出一球,籃球穿進球框中央,一點都不受日向的脾氣影響而有失準頭。

若松聳肩不打算和「開關打開」的日向多說什麼。日向這次前來桐皇交流恰巧與同年級的若松同班,之前已經在球場上和溫泉打過照面自然比其他同學來的熟絡,加上兩人又是隊長一職,可以交談的話題又更多了。

不過一開始若松不知道日向有什麼雙重人格,領著他參觀校園時只覺得這傢伙真普通啊……反應還是言詞什麼的,但想想又不是比賽,也沒必要針鋒相對。

因此若松只覺得光聊籃球的話挺聊得來的,至少不用像和今吉前輩交談時擔心被算計還是叫櫻井不要老是道歉,諏佐前輩平常也沒什麼太熱烈的回應,青峰更不用說了,不要打起來就萬幸了。

當然桐皇也有很多優秀的選手在,只是若松現在身份不同,突然間隊長的職位一壓下來對於本來就競爭意識強烈的桐皇球員們自然就多了分隔閡。

這些細微的改變若松其實沒有多大感覺,只是交接的煩惱不知道該怎麼處理,而隊友們傾訴有種認輸的感覺,監督那裡也得不到什麼幫助,畢竟把青峰慣成暴君的首推今吉前輩和監督……

日向的出現其實幫了不少忙,若松之後心想。

同班又同社團的緣故,兩人相處的時間自然比較長,說話的立場平等,煩惱的基礎點也類似,聊起天來也比較肆無忌憚。而日向的本性也沒有外表這麼無害,見識到他的毒舌後若松總算將人不可貌相一句記到腦裡。

除卻本就敏銳的桃井和今吉外,若松算是第一個親眼見識到日向轉換人格全過程的苦主。

愈是靠近球場日向的說話口氣就會愈來愈直接,同樣的台詞如果是在教室日向可能一笑置之,但到了球場就會變成「吵死了,去死」;若松曾這樣和日向大小聲,最後被圍觀的視線喚回神志而冷靜下來。

稍後才從桃井那裡知道這表示日向處於注意力非常集中的狀態,套句誠凜得到的名詞:「關鍵時刻」,一旦進入這狀態櫻井稱呼就會從櫻井君變成蘑菇頭……這樣的差異。

但若松才不管什麼原因,總之這個時間的日向很容易和青峰吵起來,但也每次都可以把青峰弄來練習。

「喂,你們隊裡的火神有這麼難伺候嗎?」桐皇沒有什麼團體練習的概念,練習時間也都是各做各的事情,因此只要不給隊員帶來不良示範,若松就算身為隊長有什麼事情需要交談的話也沒有人會說什麼。

「跟蠢蛋青峰比起來根本是天使吧。」日向頭也不回地應道,「偶爾會獨斷練習,不過基本上還算聽話,反而是聽不進教訓擅自練習比較麻煩。」

「切,要是青峰可以學習一下就好,聽桃井說那傢伙以前很熱衷練習,完全看不出來嘛。」若松抱怨道。

「黑子也是因為青峰繼續打籃球,算是黑子的恩人兼夥伴吧。」兩人不約而同看向毫不留情地重挫隊友的青峰,嘖聲續道,「看不出來那暴君哪裡好了……除了實力以外。」

「我有同感,如果沒有那個壓倒性的實力真不想把球傳給那混帳。」

「他可能燒了三輩子的好香才會讓你們的監督看上他,球技很好卻毫無團體意識的球員……幸好我們家火神沒有這個問題。」呼了口氣,將聚精會神的注意力放鬆下來好好思考若松無意識點出的問題。

青峰和火神是同類型的球員,這是無庸置疑的。

在課業上也是讓人操心的笨蛋,對籃球的自信也是狂妄到讓人火大的地步。硬要歸類的話有太多共通點,日向來到桐皇的這幾天完全見識到雖然在球隊風格上同樣屬於攻擊型的隊伍,但練習方式卻是截然不同,自然對待王牌的方式也有所不同。

日向曾因為火神這麼個生力軍加入感到慶幸,但也感到有些可怖。不像木吉能夠帶動球隊的風格,憑一己之力就能引領球隊一切的打球風格著實讓日向束手無策;因此,甫一開始他也只好放任火神發揮他的長才,直到和海常的練習賽才確定了自己該做的事情。

說起來要感謝笠松前輩的事情又多了一件啊……日向內心暗忖,若不是看見笠松對待同為奇蹟世代黃瀨的方式,也不會這麼快想起失去木吉這個支柱後付出的努力是爲了什麼。

爲那些壓倒性的力量感到絕望、心灰意冷,但既然決定要繼續打籃球,那麼隊伍如果得到這樣的力量該怎麼運用呢──日向思考很久,除了變強以外也別無他法了吧?

努力跟上天才的腳步,然後、讓這群天才爲隊伍所用。

日向不只慶幸一次火神是個正直的笨蛋,也感謝有黑子的存在引導火神的成長方向,與天才搭檔過的黑子確實爲火神那異常強悍的能力起了很大的助益。

一個隊伍裡存在著讓人覺得遙不可及的天才,如何不讓他們心有芥蒂就是件苦差事。即使注意到學弟們那股微妙的競爭意識,但日向也找不到其他方法解開他們心結,畢竟自己打上的結只有自己能解開。

説起來桐皇好像就沒有這種煩惱……日向往若松那看了一眼,光比身體能力的話和火神有得拚,實力主義至上的桐皇會選若松當隊長也就是理所當然的事了,因為凝聚球隊的唯一意志就是「勝利」,那麼今吉前輩說「相信他們的王牌」就成了攻擊時的最高宗旨。

真好啊,傳承給下一任的隊長就這麼簡單一句話。日向感嘆道。

快要升上三年級的日向也爲了接下來要培養誰接任隊長一職感到頭疼,這時候他就很羨幕桐皇唯我獨尊、實力至上的評斷標準;笠松前輩和大坪前輩好像也在煩惱同樣的事情……不過他們在他們之上還有監督做決定,就算選出的隊長有人持反對意見也有監督頂著。

雖說誠凜也有監督在但畢竟是同齡,説話的份量還是有限,而且麗子反而要先煩惱之後該將監督一職交給誰吧?隊長交接一事肯定還是落在自己頭上。真是煩腦無窮無盡……

「真讓人火大啊,桐皇。」不自覺地吐露真心話。

反射性回頭嗆道:「吭,日向你是想吵架嗎──」

「吵死了,吵就吵啊單細胞。」飛快地切換開關。日向絲毫沒有自覺來到桐皇後說真心話的時間比普通狀態還要長。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70-d84111d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