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3.04.05 [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木日]桐皇篇(中)
[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桐皇篇(中)


今吉雙手環臂,看著球場一邊又起了爭執的兩人不免哀嘆了幾聲。

「真有精神吶,看來我們新任的隊長和他校隊長的交流似乎有交流危機。」

「今吉,你挑釁別的學校的事情從沒少過,說起來若松的立場還比較辛苦吧?」諏佐並不擔心若松接任一事,反而是今吉愛挑人痛處踩的壞毛病反而替桐皇豎立更多敵人吧,他心想。

「欸,真的嗎?」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櫻井,不要老是對不是自己的錯的事情道歉。」諏佐一臉平靜道,「話說回來,你是想讓日向替若松矯正一下青峰練習的態度,有什麼成效嗎?」

「唉呀呀,這麼快就被看出來了嗎?」

諏佐嘆息道,「你以為我認識你多久了?」

「嘛,日向那種類型的人對桐皇來說可是很新鮮的角色,身分也很特別吶。不僅是打敗我們的誠凜隊長,底下有和青峰同類型的球員火神及青峰的前撘檔黑子,聽桃井的敘述似乎他的後輩都很喜歡他們的隊長,真是讓我好生羨慕吶。」用著讓人摸不著心思的口吻說道,「所以我也好奇他怎麼矯正隊員的情操,目前看來似乎成效不錯嘛,而且……」

「嗯?」

今吉別有深意地笑了笑,「我看比較頭疼的應該是日向君,咱們的王牌似乎有什麼事情踩到他的底限了。」

諏佐了然地點頭,但摸不著頭緒的櫻井只是看向球場。


***


「喂,良,我肚子餓了,你有帶什麼東西來吃嗎?」手指轉著籃球,一副玩得不痛快的青峰看起來只是暖過身而已,但方才與他對練的隊員們則是一個個累倒在場邊。

介入正在對練的兩位SG,一手靠在櫻井的肩上開口就是讓人火冒三丈的話。

「咦咦──」櫻井肩膀顫了一下,「可是那是等等練習完要給日向前輩的……」

「吃幾口不會死啦,對吧,眼鏡前輩?」青峰沒個正經地向日向問道,而且還好好地加上敬語。

饒是日向原本想說沒關係,一看到青峰目中無人的樣子到口的同意馬上又變成損人的句子。

「我想依照你的體能餓個一兩天大概也不會死吧,蠢蛋青峰。」

「誰蠢了啊你這個四眼田雞。」磨牙瞪向日向,「啊,說起來五月好像替『前輩』準備了道歉的點心,我就好心幫你把良做的便當吃掉吧。」語氣充滿了不懷好意。

「呃!」

「對不起,日向前輩你還好嗎?」櫻井看見日向瞬間僵硬的樣子,擔憂地一直道歉。

日向難得沒有在第一時間內回嗆青峰,吞了一口口水後回頭望著桃井的方向,確定她手上沒有拿著青峰口中說的點心才鬆了一口氣。

在昨天收到桃井遞來的醃漬檸檬片及補充能量的便當時,還來不及說些什麼讚美的話便被便當盒內充滿既視感的菜色嚇到臉色發白。

──桐皇的監督……料理級別和他們家監督一樣,都是殺人級的。

日向滿臉冷汗的看著一臉燦爛的桃井,而其他人早就在桃井遞出便當時用上最快的速度鳥獸散去。

無法讓女孩子難過的日向硬著頭皮將便當吃完的英姿馬上獲得了桐皇隊員們一致的認同。即使他們覺得桃井長得再漂亮,那個殺人便當實在讓人退避三舍。

「不用管他啦,硬要耍帥的傻瓜就繼續吃五月的便當吧。」挖耳朵。

和桃井一同長大最能了解她手藝的恐怖程度,青峰對於喜歡桃井的臉及身材而每每被她手嚇到的傻瓜都是一臉幸災樂禍,敢真的硬吞下去而且不在女孩子面前昏倒的勇者他還是有一定的尊敬的。

不過青峰絲毫不打算對日向表達這方面的正面稱讚,大不了就是再送他去保健室而已。

「最不想被你這麼說,蠢蛋青峰!」

「對、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青峰挑眉嘲諷道:「吭,看到那恐怖的便當還吃得下去,四眼田雞你不只眼睛連嘴巴都壞了吧?」

「給我用敬語你這個白癡,讓女孩子傷心的傢伙算什麼男人啊。」日向瞇眼,一手抱著籃球大有和青峰對打的氣勢。

「吭?我看你八成是這樣所以你們監督才會作飯一直這麼難吃吧。」

「哼,我看放任青梅竹馬這樣下去的蠢蛋才是比較嚴重的一方吧。」

沒自覺地放任自家青梅竹馬及監督廚藝一直爛下去的兩位高中男生,到底是出於體貼還是不想死在那些殺人料理下沒人知曉,但吵著吵著都可以開始比哪邊的料理比較恐怖的對話,被夾在中間的櫻井實在不知道該阻止還是繼續讓他們吵下去。

櫻井在知道他們各自都有試吃料理的悲痛經驗時,忍不住想說出他們其實是半斤八兩。


「結果又在一對一……日向那傢伙是昏頭了嗎?」才要來阻止他們爭吵的若松,看見場上一面倒的局勢也不免嘆口氣。

「對不起,都怪我沒阻止他們。」

「不是你的錯啦。」

櫻井的眉毛皺成八字,「我覺得……日向前輩好像和之前比賽的時候感覺不太一樣。」

「你說雙重人格嗎?」

「好像不是,只和青峰君吵架的時候才感覺得到,投球的姿勢變得有點急躁,雖然一如往常的準確。」同為SG的立場所以忍不住多觀察他的練習狀況,能從投球的動作就就判斷出球的動向是櫻井的長項。

也因此櫻井才會發現日向投球的細微差異,但似乎本人也沒有意識到的樣子。

「什麼意思?」

「對不起、對不起我也不清楚還說出這麼囂張的話,真的很對不起──」

「我說你就別一直道歉了……」


***


作為隊長要思考的事。

作為球員要思考的事。

日向氣喘吁吁地扶著膝蓋,看向青峰游刃有餘的模樣而露出五味雜陳的微笑,並沒有人看見。

作為籃球選手,青峰無疑是頂尖的。親眼見到青峰做出電視上NBA選手才做得出的動作,饒是對他的品行多不敢恭維,還是無法不被他帥氣俐落的動作吸引。

之前的兩所學校讓他體悟到作為隊長不足的地方,那麼桐皇就是讓他徹底了解才能的差距。

「呿,想起了不愉快的事情。」日向摘下眼鏡,將臉埋在毛巾裡面。

倘若其他誠凜的人在場也許會發現日向的異樣,但當事人卻還不清楚那股無名火究竟從何而來。

「那個……日向前輩要吃檸檬片嗎?」櫻井小聲問道。

「喔,謝謝。不過等等在吃吧,練習還沒結束。」日向笑道,這時通常都會來搶食的青峰卻不見蹤影,「那傢伙人呢?」

「青、青峰君說打得不夠盡興,先回去了。」櫻井有些結巴解釋道,「對不起──」

「你為什麼又要道歉啊,該道歉的應該是那青峰吧。」嘆氣。

「對不起,前輩生氣了嗎?」

「能和那傢伙單挑的至少要是若松或是我們隊的火神吧,雖然很不爽他的態度……但沒什麼好生氣的,球技上。」國中時代就已經領會到凡人與天才的雲泥之別,倒不如說與青峰差距若未如此懸殊反而更讓人生氣。

不僅是國中時期,連現在都是首屈一指的得分選手。

倘若好好磨練的話,出國深造或是成為國手大概也不是問題吧?不說青峰,日向覺得火神未來很可能也是往職業籃球選手邁進,天賦異稟的才能不好好發揚光大實在太可惜了。

只是……

「日向前輩?」

「啊,抱歉,我想事情想出神了。」

調整呼吸後與櫻井一同回到球場上練習,間或聊到同樣是三分球射手的綠間、海常的森山前輩和陽泉的冰室,日向也和櫻井交換練習的心得。

「喂日向,諏佐前輩錄了買了新的雜誌,你要看嗎?」若松忽然大聲地朝這裡問道。

「要。」

籃球準確地穿過球框的中心。

櫻井目送日向走到場邊,哪怕後者跟青峰吵得不可開交,當持球要投籃時日向的呼吸就會變得非常平穩,絲毫不見緊張。

反觀自己之前在球場上的失誤,想要在緊要時刻的投球決不再造成失誤的話,想必也要做到他這個程度吧──

承受著正選隊員的壓力,櫻井會在練習告個段落時和日向互相切磋。在唯我獨尊的桐皇中並沒有規定前輩必須教導後進,實力就是一切,因此日向的出現也等同給予櫻井一個學習的機會。

「不想輸給他──」站在日向方才投球的位置,迅速地送出一球。


***


「你看吧今吉前輩,都是你太放縱青峰了!」

結束練習後,同為住宿生的今吉、若松與暫時借住在桐皇宿舍的日向一道回去。

若松翻著桃井整理好的練習表和出席紀錄,看見青峰一排翹掉的欄位忍不住向今吉抱怨道。

一年級時還能睜隻眼閉隻眼不管,但若升了二年級該怎麼和後進解釋?讓他們有樣學樣嗎?他又學不來今吉打圓場的本領,監督也是放任派的,未來肯定連青峰的課業都要他負責。

日向在一旁聽若松的苦水都覺得他這隊長當起來很苦情,只是別隊的家務事他沒什麼好介入的。

「哎,不是WC後有比較老實一點嗎,我看出席率比以前高很多吶。」今吉仍不以為意地笑道。

「總出席日只有別人的一半!不信你問日向,哪來這麼囂張的王牌啊!」

「不然你們學秀德好了,綠間一天有三次任性的特權,超過你們罰他不要出賽?」

若松愣了一下,「吭,任性的次數?那什麼玩意?」

「我有聽桃井提過,是秀德的監督允許的吧。」今吉摸摸下巴,「聽起來挺可行的,不過青峰平常就對出賽興趣缺缺,重要比賽我們還要三催四請,這方法效果不大,扣押他的寫真書可能比較有效。」

「呿,都已經有這麼漂亮的青梅竹馬還老愛看那種東西……」

「得不到的東西總是比較美好嘛。」今吉笑道。

默許青峰帶寫真書到球場的也是今吉前輩,若松悄聲和日向說道。

「還真是開了不少壞先例啊……」日向嘆息回道。

「日向有什麼看法嗎?」笑瞇瞇問。

「我?」

「說實話連我都束手無策,雖然輸了球後他有稍微老實了點,但還是不夠積極。」今吉褪下笑容,總是瞇成一條縫的雙眼總將情緒隱藏的太好,但日向仍是感覺得出態度上的轉變。

「……今吉前輩真的很狡猾啊。」

「欸?我可是很誠心地詢問你的意見。」

日向搔搔後腦,「我們可是在WC把所有底牌都亮出來,靠著覺醒的火神也還無法克制住青峰,若不是青峰的Zone時間到了,我們可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到現在我們還在爲這件事頭痛,今吉前輩還要我幫忙想怎麼讓青峰乖乖練習,站在誠凜的立場,我可是一點都不希望青峰變得更強。」

「哈哈哈,日向真是坦白啊。」今吉愣了一下後大聲笑了出來,搭在日向的肩上,「不過日向還是每天替若松把青峰抓來練習,其實日向也看不慣青峰自我放逐吧?」

日向瞠著眼,很明顯身體僵了一下。

若松沒注意到,今吉則是假裝沒看見日向的停頓,笑了笑後又續道:「不管怎麼樣還是要請教你是怎麼說服青峰來練習的?我們可是用上所有手段,連隊長都要低聲下氣請他來和你們比賽。」

「今吉前輩你真的太縱容那個白痴了。」垂著眼嘆了一口氣,將情緒收回心底。「青峰只是死鴨子嘴硬,拉不下面子而已,若松去刺激一下蠢蛋青峰輸球的事情就好了。」

「日向你才是故意炫燿的吧!」馬上就被刺激到的人立即說明了該方法的成效。

「你就是這樣才管不動青峰啦,笨蛋。」


***


桃井喜不自勝地按下簡訊的傳送鍵,滿心期待地等對方回覆。

從日向來到見習起,每天與黑子的熱線是她放學後最開心的事情。

「阿大,哲君回信了!」桃井迅速讀完信息,興高采烈地將手機螢幕轉給青峰看。不知情的人肯定會以為他們是一對情侶吧?

青峰咬著可樂的吸管,懶散地看完簡訊後無趣地嘆了一口氣。

「全部都在講那個眼鏡前輩的事,有什麼好講的。」國中時也沒看過哲這麼熱心在關心隊友,去誠凜之後就變得怪怪的了嗎?

「因為哲君很擔心他們的隊長,所以請我將日向前輩的訓練情況回信給他,啊~有什麼問題呢,哲君拜託的事情我一定會做好。」桃井從書包裡拿出一本筆記,直接用手機的相機拍了下來傳送過去。

青峰撐著下巴打呵欠,「哲也真奇怪,那麼凶巴巴的隊長有什麼好擔心的?」

「哲君說他們的隊長很溫柔,可能是阿大那裡惹到人家了吧。」

「哪裡溫柔了啊!哲是被洗腦了嗎?」

「啊~那個啊,日向前輩認真的時候都是那個樣子喔,嘴巴很毒,但平常是很笨拙又溫柔的人呢。阿大你不要一直挑釁人家啦。」

「是他一直激怒我吧!」燃點很低的青峰如是說。

「可能是想要阿大認真練習吧,你和日向前輩練習的時候一點都沒放水耶。」盈盈一笑的桃井盯著突然僵住的青峰。

不僅是身為青梅竹馬,站在球隊經理的立場她也會好好觀察大家的練習狀況,青峰是否用全力對待敵手一看便知。

甫升高一的時候,聚集了全國好手的桐皇讓青峰有稍微提起興致一同練習;不過好景不常,之後翹掉練習的次數愈來愈多,也與其他人相處不和。

輸給誠凜之後心態稍有轉變,但還是有些意興闌珊。

不清楚是曾經輸過的隊伍或是其他,但看見青峰認真起來桃井還是很開心的。

青峰頭撇到一邊,砸嘴回道:

「哼,除了三分球外其他都很普通,憑那點能耐也想和我一對一。」

「嘻嘻,阿大就老實點說很高興不就好了?」對待認真、不肯放棄的對手,青峰都會用最大的敬意回禮,這也算是他從小到大從未變過的優點吧?桃井笑道。

「要你多管閒事!」

桃井無視嘶牙咧嘴地青峰,拿著手機又飛快地打了起來。

只是連桃井都沒有預料到,在對待籃球的態度上,當雙方都認真起來時竟然讓她無法和遠在誠凜的黑子解釋他們為什麼會──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71-c52b6fd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