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3.04.05 [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木日]桐皇篇OMAKE(1)
-破壞形象有,惡搞,特別是日向和若松(喂)
-某方面來說這比正篇的PK事件更容易引爆交流危機



[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木日]桐皇篇OMAKE(1)


OMAKE. 不可說的交流事項


桃井喜歡黑子,這是早在泳池練習時就知道的事。

縱使日向因為男性無法倖免的本能反應(針對胸部方面)而在初始時就將桐皇的經理點了比較高的好感度,但也僅僅如此而已。

所以當桃井熱情異常地送上便當、說是交流辛苦了,日向才能冷靜地從她眼底讀到另一個訊息。

──敢情是將他當做黑子的雙親在招待嗎……日向在收下便當時一點都不意外桃井興奮地拍他與便當的合照。

但桃井的便當端出來的霎那,休息室的其他成員卻馬上成鳥獸散,只剩下他、青峰和桃井。

日向本於對女性最基本的禮貌心裡先準備了感謝和稱讚的台詞,但在打開便當看見內容物後,光是要努力控制表情不變得扭曲已經是他的極限。

再抬頭看見桃井雙眼閃爍等著他嚐味道的神情,日向便知道大勢已去。

據旁觀者青峰的說詞,當下日向的表情好像要上戰場般地慷慨就義。

「我開動了──」


五分鐘後,青峰說他口渴了,吵著桃井出去幫他買。

日向不知道青峰是好意還是純粹想喝東西,勉強撐著微笑目送桃井離開,門一關上馬上臉色發青,手還拿著筷子整個人萎靡下來。

「一看就知道了吧,五月的手藝很差,你幹麻勉強自己吃下去?」看在日向的紳士風度和不怕死的表現,儘管是唯我獨尊的青峰還是有些佩服的,雖然幸災樂禍的心情佔多數。

「對於別人的好意要虛心接受知不知道啊臭小鬼……」如同吃下他們家監督做的便當一樣,日向要不是還記著自己在桐皇的休息室,早就不顧一切昏死過去比較輕鬆點。

但看來似乎是極限了……回應青峰的話時日向感覺到頭重得要死,萬一桃井回來看到自己這個樣子不就很失禮?畢竟不是那麼熟稔的對象,加上她又是後輩,日向怎麼也難以像吐嘈麗子那樣直說桃井的手藝也是慘絕人寰的境界。

「就算想當男人也不用逞強吃下那個便當吧。」翹著二郎腿依舊老大不客氣的青峰只是將日向的水壺放到他手邊,就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了。

「讓女生失望的才不是男人吧。」

「你是笨蛋嗎?」

「……最不想被你這…麼說……」講到最後已經是氣若游絲。

「喂?喂喂……不會吧?」看見日向仍維持同樣的動作卻昏了過去,眼看就要倒下,饒是青峰也有些慌了起來。

萬一這傢伙死在休息室,兇手的矛頭一定會指向最後和他共處的自己──

要跑嗎?不過待會那個囉嗦的若松過來肯定又問東問西的,五月那傢伙也不會承認是她手藝的錯。

腦中切換到密室殺人事件的青峰首先想到的是將日向移到其他地方。既然昏倒了,那最好的安置地點就是保健室了吧?但這樣扛過去肯定還沒到保健室就先被叫去職員教室──

青峰這時才意識到翹課翹得太多導致不良紀錄在案的缺點,就算日向是食物中毒昏倒,在澄清之前一定會被說什麼打架造成的……

思忖的同時也將筷子和便當毀屍滅跡,讓日向直接躺在長椅上,邊搖晃他邊處尋找有什麼可以幫得上忙的東西。

看見某個熟悉的東西,青峰眼睛一亮。


***


若不是之後發生更嚴重的事情,若松絕對會將現在發生的事情列為他當上隊長以來最為兇險的事件第一名。

因為和監督討論的緣故晚一些進休息室,這時間如果日向速度快一點大概也逮到青峰了。若松正要用手機打電話時,迎面撞上從裡頭出來的人。

「青峰?」若松驚訝道,然後往他身後一看卻沒看見這時應該也在這的人,「日向不是去叫你了嗎?」

青峰指指地上,若松也沒多想就往地上那袋非常引人注目的黑色布袋瞧。

愈看若松臉上的冷汗愈來愈多,那個袋子不管大小還是形狀,怎麼看內容物都和垃圾還是雜物無關……再想到剛剛他問青峰日向的去向時他卻往袋子指──

若松撇開青峰慌張地蹲下來拆開袋子,還沒解開前就破口大罵:「你這是毀屍滅跡嗎?唔──還真的是……青峰────!」

聽得出來若松是真的動怒了,青峰也沒再打哈哈帶過,老實解釋道:

「他吃了五月的便當,我才要拎去保健室而已。」

「那那那幹嘛把日向裝袋──?他又不是死了,你是白痴嗎!」他真的會被氣死,看見日向臉色蒼白的模樣,若松該怎麼和其他人交代好好一個人送來桐皇卻變成這副德性。

「吭,為什麼不行?我難得好心耶。」當初自己不想去觀摩比賽也被腹黑眼鏡用寫真集誘拐,結果被裝袋拖到會場,同理可證這種方式也適用於其他人。

「好心你的鬼!不會揹過去啊?」

「揹著一個男的也很重耶,而且他又沒有胸部可以壓在我背上。」講得振振有辭。

「你連這種時候都在想哪種鳥事嗎!」

「吵死了,不然你公主抱去啊──」火氣也上來的青峰嘶牙咧嘴道,「用袋子裝起來拖著走也不會弄髒衣服,也沒人看見這傢伙是誠凜的人,還有啥不滿啊。」

「你的白痴腦袋只會想到這種蠢方法嗎!」

「那給你扛啊──」

「你自己幹得好事自己善後!」

「弄暈他的是五月吧!」

「阿大、若松前輩……」拿著兩瓶運動飲料回來的桃井盯著扭打起來的兩人,再見到躺在地上活脫脫像具屍體的日向,以及足以罩住一個人的大布袋,聰穎的腦袋飛快地聯想到經典的八股泡沫劇,而自己就是在最關鍵的時候闖進來的關鍵人物──

桃井雙眼發直怔怔地開口道:「日向前輩……我要怎和哲君交代啊啊啊──」

若松見到桃井泫然欲泣的樣子,手足無措地急忙解釋:「日向他、他還沒死啦,喂青峰!」用手肘撞他,一副要他快說些什麼。

青峰哼了口氣,大感煩躁地騷亂頭髮後雙手搭在桃井肩上。

「聽好了五月,這都是你的錯。」

「青峰!」若松大叫。

「那個眼鏡前輩因為太感動所以暫時失去意識,你就跟哲說他們隊長有乖乖把便當吃完,這樣就好了,不要說太多。」

「阿大……」

「哲他會了解的。」正經的表情。至於是什麼樣的了解法,青峰當然比誰都清楚,但這個節骨眼上還是別節外生枝了,要是讓黑子知道多餘的事情可是很恐怖的。

桃井點點頭,順著青峰的意思在剛剛拍了便當照片的簡訊上打上文字內容。

這個間隙若松靠著青峰的掩護迅速抱起日向帶離現場,之後也對此事三緘其口,即使日向醒來問說是誰好心帶他回房間,換來的也只有若松異常殷勤的問候和轉移話題。

當然日向也不知道他昏去的這段時間,他可愛的後輩不斷用電話警告青峰和提醒桃井帶他們的隊長去看醫生。

更不知道,在暗處笑得都快得內傷、猜到事情始末的今吉拍下若松抱著日向回寢室的恐嚇照片,知道這件事的只有若松和諏佐共三人。

「這張照片如果給誠凜的人看到,肯定不得了吧。」自己都覺得拍起來根本是傑作,只是不能和別人分享實在有些難過。

「今吉前輩!」

「放心吧,我不會傳出去的,畢竟我也不想被鐵心報復吶。」今吉收回手機,意味深長說道。

「鐵心?那個木吉鐵平嗎?應該是黑子還是火神那兩個衝動派吧。」

「呵呵,你之後會知道的。」

一點都不想知道的若松感到一陣惡寒,但不管那張照片落到誠凜的誰手中,受苦的一定還是他!

──可惡,都是青峰那傢伙的錯!


一邊罵著隊裡的王牌,一面聽著等同威脅的取笑話,接任的桐皇隊長仍持續活在惡勢力下。



END

2013.03.25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73-fd1c56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