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3.04.05 [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木日]桐皇篇OMAKE(2)
[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木日]桐皇篇OMAKE(2)


OMAKE. 短暫歸來


一字站開。

彷彿開賽前相互敬禮時才會出現的陣型,但這隊伍卻足足有十一個人。

各各表情凶神惡煞,與其說是來接他更像是來幹架的。日向自己才是驚嚇最多的人。

就連很少動怒的水戶部都少了笑容,木吉就別說了,不顧大庭廣眾之下硬是雙手捧著他的臉頰,擔心的神色全寫在臉上。

「誰去幫我提一下行李吧,別打起來了。」日向輕聲說道,但所有人仍是沒有動作。

面對等他說其他話的隊員們,日向無奈地笑了笑,退開木吉幾步朝眾人張開手臂。

「我回來了。」雖然只是暫時的。

像是解除了定身咒語,誠凜隊員像是豬突猛進之勢往日向衝去。

「日向(君)!」

「隊長────」

「喂你們不要全撲上來!」

隊員們一窩蜂地往日向身上撲,沒站穩的日向直接往後倒在木吉的臂腕裡。

你一言我一句的,喧鬧了好一陣子才一個個被日向扯開。被這麼重視說不開心是騙人的,很久沒和大家碰面,日向也恢復在誠凜時較為輕鬆的神情。

唯一扯不開的黏皮糖依舊掛在他身後,大家似乎都說好不肯幫日向的樣子,即使讓他稍微掙脫開來也會迅速被推回木吉懷裡。

「隊長要好好補償這段時間木吉前輩的相思之苦,跑來桐皇的時候木吉前輩可是一直都是跑第一個喔。」黑子解釋道。

「咦?欸欸欸──」回過神來,日向揪著木吉的領子大吼,「笨蛋,你的腳傷經得起這樣折騰嗎?監督你怎麼不制止這傢伙?」

麗子一臉沒輒地攤手道:「你以為鐵平固執起來有人說得動他嗎?話說回來,這兩天因為你的關係訓練進度都亂掉了,現在全員給我用跑的去火神家!」

「欸,為什麼是我家?」無辜中槍的火神愣道。

「只有你家才容得下這麼多人一起煮火鍋不是嗎?」麗子雙手插腰說得理直氣壯,但聽到火鍋這個誘因,饒是大家餘慍未消也被轉移注意力了。「好了,降旗和伊月君去替我們的隊長領回行李,到火神家後再抽籤由誰去採買食材,回去了!」

「喔喔──」


火神家內。

抽到待機組的日向、土田和小金井三人坐在矮桌旁整理東西,廚房裡是伊月和水戶部在準備,而一年級五人、木吉和麗子外出採買。

只有二年級生在的時候交談比較不用顧忌,因此土田說話時也不多加修飾。

「日向,桐皇的前輩都讓你去跑腿找他們王牌練習嗎?」土田也問得很直接,小金井也坐到日向對面,臉色同樣有些沉。

「哎,應該算是吧……不過後來是我主動攬下這件事就是了。」沒想到連土田都在追問那段時間的事情,日向這才真正感受到自己獨斷的行事讓大家擔心了。

「就算我們是後輩也不應該這樣使喚你吧,日向可是隊長,身分和桐皇的隊長一樣。」

「對啊,日向你在那沒被欺負了吧?真的受委屈要說出來。」

「沒這回事啦,諏佐前輩就很照顧我,那堆雜誌也是他送的,今吉前輩也給我他考大學的重點筆記,你們以為我是會乖乖受氣的傢伙啊?」

土田和小金井互看一眼,完全將日向爲他們平反的話拋諸腦後。

「所以說後輩的問題比較大了。」

「桐皇的王牌啊……看來要加強訓練火神了,在I.H就讓他們失去參賽資格!連木吉的份一起痛宰他們。」

喂喂,你們真的是我認識的土田和小金嗎?殺氣跑出來了。

日向發現怎麼勸說都無效,要安撫自家隊員比應付桐皇的人還要累人,這樣他要怎麼解釋他動手揍青峰都是自己遷怒的關係啊……

找不到合適的時間點解釋,眼看青峰的品行被愈抹愈黑,日向突然覺得有些對不起他。

「不過日向,幸好你先阻止了木吉。」土田由衷感嘆道,「如果木吉真的捉狂起來我們誰也拉不動,更別說大家都在氣頭上。」

「即使是現在我也想狠狠往桐皇的人揍個幾拳,難不成是當我們誠凜好欺負嗎!」

「日向!不論如何,接下來遇到類似的事情不要再隱瞞不說,再發生一次我們絕對會帶著全部人去興師問罪,哪怕可能會被禁賽。」

嚥了口口水,頷首,「抱歉,讓你們擔心了。」

「水戶部可是氣到都說不出話來喔,現在則是擔心。」小金井代替水戶部說道,此時廚房組兩人也解下圍裙往矮桌這來。

土田和小金很有默契的讓出位置讓伊月和水戶部坐下,一副要輪番上陣表達關心。

水戶部沉默地從口袋裡拿出先準備好的貼布,盯著日向尚未完全消腫的臉頰;後者意會地點點頭,摘下眼鏡道:

「麻煩你了。」

「……」

「我會注意自己的身體的,抱歉。」未靠著小金井的翻譯,日向仍能讀懂水戶部眼底的擔憂。

伊月和日向對看的時候不知怎麼突然正坐起來,身為全部人中和伊月相處最久的日向也很少看見他這麼嚴肅的表情。

「日向。」

「是。」

「如果怕見血的話,接下來帶防狼噴霧去,監督改過配方,正當防衛下不用擔心禁賽的問題──過度防衛也沒關係,我們會挺你。」

「……收到。」正因為知道伊月是認真的,日向才無法像平常一樣直接吐嘈他的話。

畢竟是長年相處的好友,再狼狽低落的樣子伊月都見過了,日向覺得他一定懂得自己按捺不住回禮的原因;但知道歸知道,好友受到傷害伊月也無法等閒視之。

伊月毫不留情地朝日向額頭賞了一記彈指,表情緩和下來說道:

「真是的,居然連我也瞞著,你以為你一個人能做到消息滴水不漏嗎?不光是黑子的情報,連監督的爸爸都打來關心這件事。」

「欸,景虎先生?」

「桐皇的監督和景虎先生過去都是國家隊的選手,因為你和他們王牌互毆的事情,監督還請景虎先生探聽一下對方的監督有無下懲處的命令,嚇得我們一身冷汗。」

日向完全沒想到居然連景虎先生都驚動到,驚訝地好半晌都說不出話來。

「呃……」

「別讓我們擔心啊,隊長。」

「沒錯,連爸爸都在擔心你的事情,你可要好好把其他學校的長處通通帶回來!」採買組唯一手上沒有東西的麗子插口道,後頭的人各各大包小包的,除了蔬菜、肉及火鍋料以外還有飲料及保健食品等。

接著伊月和水戶部也很有默契地將位子讓給一年級組,頓時一年級生馬上放下東西衝上前包圍住日向,每個人都要輪流和日向說上話才肯離開,像是怕下次去陽泉又會收到什麼讓人擔憂的消息。

「隊長!以後我們一人一天去探望你吧。」

「我們已經決定好了,星期一讓黑子先去探路,他認識其他奇蹟世代的人,可以先警告他們。」

「星期二的話是我。」降旗說道。

「隊長,星期三你想要吃什麼?」火神自告奮勇準備晚餐。

「我負責星期四,雖然我可能派不上什麼用場但隊長有什麼需要請儘管說!」福田說。

「大家已經決定好星期六讓木吉前輩去接你,但是星期五我會替隊長先帶一點行李回來。」河原道。

「你們…給我好好待在學校訓練──有時間跑來秋田不如給我多跑幾圈操場!」

「隊長!」

五雙眼睛一同盯著日向,氣勢驚人地要求道。

日向視線飄到麗子那,但後者卻像是沒看到他求救似地,在日向好說歹說安撫好學弟後,麗子才介入擺平。

那麼,最後就是最早知道他幹了什麼好事的麗子和木吉。

根本是最終BOSS的關卡啊……彷彿打了一場大仗的日向打起精神,熬過這一關就能開始期待火鍋了,加油!日向默默握拳爲自己打氣。

麗子雙手插腰搶先道:

「居然讓我們這麼擔心,等等你給我打電話和爸爸解釋為什麼桐皇的監督說想讓你轉學到桐皇的事情。」

「咦?吭──什麼時候的事情?」

「桐皇的人說他們需要一個能控制操行太低的王牌的人才,居然挖角挖到我們誠凜來,你知道我們有多生氣嗎,日向君?」麗子站在跪坐的日向前,要是前者有木吉的握力的話日向的頭也許就爆掉了。

但就算沒有也夠日向疼了,一邊低著頭一邊喊不知者無罪,但大家都沒有理會他的求饒。

「這兩天放假不准你碰籃球!連球場都不准接近──去桐皇都在自我訓練訓嗎?怎麼手和膝蓋的疲勞這麼嚴重。」靠著敏銳的雙眼,麗子在大家都進屋脫掉外套後已看出日向雙臂累積太多疲勞。

「是。」日向說不出是幾乎每天都在用全力和青峰一對一造成的,只得老實應聲。

「接著……鐵平!」

「嗯。」笑著接棒的木吉在日向面前坐了下來,其他人很識相地起身離開,開始弄起火鍋或是處理食材,兩人半徑兩公尺內已被淨空。

任誰都看得出來已經壓抑很久的木吉身後的黑影已經濃得像漩渦一樣,讓人難以輕易靠近。

倍感壓力的日向像是被審問似地端坐在位子上,被接連的關心精神轟炸後他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再多說什麼。

但木吉什麼也沒有說,只是輕輕地撫著日向的臉頰。

就這麼與木吉互看好一陣子,日向垂下肩膀,卻不再是道歉的話語。

「我做了很多餘的事情……會爲誠凜帶來很大的麻煩。」假如木吉已經懂他遷怒的原因,那麼也會懂日向究竟是用什麼心情持續找青峰練習。

木吉點頭,「會後悔嗎?」

「站在我個人立場上,不會;但對誠……」

「你覺得沒錯的事情就夠了,雖然我對你們溝通的方式仍是十分不滿。」木吉轉而坐到日向身側,摟著他的肩膀往自己懷裡帶,「我只是生氣你沒有好好保重自己。」

「我看不慣才挑釁在先啦,何況我怎麼可能白挨這一拳。」不滿地囁嚅道。

「沒有下一次了。」

「嗯。」

一一聽完大家的話後累積出的緊張才鬆懈下來。日向安分地倚在木吉臂膀,得到大家的默許而待在位子上不用上前幫忙。

看著一夥人擠在廚房忙東忙西的身影不自覺地想笑,對木吉悄悄握住他的手也未推開。

雖然只是三個星期,卻感覺已經很久很久了──

儘管過得很充實,也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思考那些鑽牛角尖的事情,但日向在看見大家來接他時真的覺得有種回到歸處的感動。

也許木吉住院歸來的時候也是這種心情吧?想要爲誠凜做些什麼,不斷希望時間過快些,想趕快再與他們在球場上奮鬥。

還有兩個星期……應該說只剩兩個星期,要在僅剩的兩個星期學到更多,而不是讓他們操多餘的心。

自己真是不合格的隊長啊……明明都快升三年級了,卻還是不長進。

日向垂著眼,有一搭沒一搭地應著木吉向他報告這兩個星期大家做的事情。


「欸,睡著了?」被其他人拱出廚房的麗子拿著桃井替日向整理的資料,正準備問他問題時便看見木吉準備摘下他的眼鏡,好讓他更舒服地睡上一覺。

「會不會是精神放鬆下來才睡著的呢?」因為廚房太擠又派不太上用場的黑子也很識相地離開那裡,見到睡著的日向便拿出手機啪擦啪擦拍了好幾張。「桃井說隊長在練習的時候一直都是維持高度集中力的狀態,應該很累吧。」

「很有可能。紀錄上面也寫到日向這段時間投球都沒有失誤,看來不用刻意和日向君說是關鍵時刻也能維持同樣的準確度。」摸著下巴思忖道。麗子用筆尖敲了日向的頭後到另一邊的椅子坐下,開始修改訓練的菜單。

黑子默默地將照片傳到木吉的手機裡,並走到火神的房間裡將毯子拿出來蓋在日向身上。

木吉盯著照片裡睡得安穩的日向,嘴角似笑非笑,但眉頭全舒展開來;默默設成手機待機畫面後挪了挪姿勢,讓日向能躺得更舒適點。

日向毫無防備地在身邊睡去讓木吉感到莫大的滿足,但也有些寂寞。

親吻日向的額頭,溫柔地呢喃道:

「真想趕快對你說『辛苦了,歡迎回來』啊,日向。」


2013.04.01 Fin

-----------------------

妄想非常久的殺氣騰騰ver.誠凜眾人!
一字站開氣勢驚人啊啊啊啊光想到那畫面我就開心的狂喜亂舞,感謝桐皇篇讓我如願以償寫到這個畫面!
誠凜全員日向廚是我莫大的私心(哈嘶哈嘶
我由衷覺得如果木吉看到日向被打的當下絕對會衝上去PK的
到時候就真的全面開戰了(抹臉)
儘管我腦中他們已經打得如火如荼但這還是正常(?)的交流企劃,就讓帥氣的幹架畫面留在腦中吧(艸)

那麼,請大家敬請期待由央言執筆的陽泉篇吧!
比起火爆的桐皇,陽泉篇又是另一個熱鬧(?)的開始wwwwwww

以上。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74-6e18858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