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3.04.18 [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木日]桐皇篇OMAKE(3)
[木日][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桐皇篇 OMAKE3 


OMAKE. 傳染


木吉已經從海常的笠松和秀德的大坪那得知日向對穩重的前輩沒轍,那麼對同齡的隊長呢?

只有日向被迫暫停訓練,一早無處可去只得待在家裡將課業進度補完,並準備下週去遠在秋田的陽泉的行李。

大夥說好中午一起外出用餐,待誠凜結束早上的訓練時,木吉在約好的地點那見到日向和桐皇的若松正在聊天,聽日向說若松是下一任的桐皇隊長。

看著日向與若松並肩討論的畫面,就旁人看來應該很稀鬆平常吧──但對木吉來說,因為站在對等的位置所以日向的口氣也與和他們討論時的語調不太相同。

其他人則是完全沒有這種感覺,特別是伊月。平常說冷笑話的關係早就習慣日向的直球攻擊,對於日向這樣的對待方式其實並不意外,反而取笑木吉是吃醋了吧。

啊啊,我很吃醋呢。

木吉坦白回答時伊月反而愣了愣,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但他們都知道即使和日向明說,那個人只會生氣他吃什麼飛醋而搞不清楚木吉的醋從何而來。

因為,日向會這麼積極的原因很大部分都是因為木吉,加上他自己不肯服輸的個性自然不會把隊長的重擔和同隊的人訴說。


當木吉、伊月和水戶部等人集合後,日向和若松也聊到一個段落,兩人一同往他們走去。

「已經討論完了?」木吉揚著淺笑詢問道,但兩個遲鈍的當事人都沒有感覺到這句話的背後是要他們趕快結束話題的意思,也沒注意到大家對若松仍有些警戒。

「嗯,順便拿筆記給若松,在桐皇的時候我們同班。」日向解釋道。

「我原本要去誠凜找他,改約在這。」若松拿出一個袋子,先是拿了藥膏出來,「這個牌子的消腫藥膏挺好用的,塗抹後稍微推拿一下效果更好。喏,還有冷卻劑。」

「噢,謝啦。」

伊月疑惑地看著日向手中的藥膏問道:「如果是賠罪的話,也太大罐了。」

「喔,藥局沒有小罐的了,反正還會用到無所謂吧。」

「冷卻劑又是?」

「你們問題也太多了吧。」若松抱怨道,誠凜的人未免也太緊張兮兮,「冷卻劑還能幹嘛?不就外傷用的,和這傢伙聊天時講到哪個牌子比較好用,我拿我們隊裡用給他試試看而已。」

「看、看什麼看!參考一下別的學校的而已。」被自己家隊員一同盯著看,要笑不笑的反而讓人不爽。

「不是說要給你們隊的鐵心用的嗎?」

「你少說一句會死啊──」

「吭,幹嘛死不承認!」經不起別人嗆聲,若松說話也跟著大聲起來。

木吉則是一瞬間眉開眼笑,摟住日向的肩膀親暱地在他頭上蹭了蹭。

若松看著木吉一副駕輕就熟地制住日向不讓他行使肢體暴力,一旁其他人也習以為常的樣子,這對他們桐皇來說實在是難以見得的畫面,只不過他也毫無欽羨的心情就是了,反而有種雙眼不適的煩躁感。搞什麼啊這個學校。

「喂,日向,你不是說你最討厭你們隊上的中鋒嗎?我看感情挺好的啊。」

其實肢體接觸也沒什的大不了的,比賽獲勝時喜悅的擁抱都比眼前的兩人親暱多了,他只是想起日向說過的話,對比現在看見的接觸與討厭有所牴觸,才忍不住出口調侃一下日向。

「哪裡感情好啊混帳,去看眼科啦你。」死鴨子嘴硬的標準示範。

「你才去看精神科咧,討厭幹麻還買冷卻劑啊,你腦袋壞了不成?」

「囉嗦要你管──」一邊甩開糾纏不清的木吉一邊和若松對嗆。

「誰要管你!喂誠凜的,管好你們家隊長──」

「那是監督和木吉的工作吶。日向我們要先吃中餐了,肚子餓死了。」聽他們聊到現在,誠凜的人很確信和今吉相比若松實在太無害了──精神上。原本還有些擔心,但看來是不用管他和日向了,口舌之戰日向還佔上風。

伊月朝日向和木吉揮了揮手,無視他們逕自先進入餐廳。

「去死,放開我木吉!」

「哈哈,因為要管好日向嘛~」

「你們之間……有什麼關係嗎?」

木吉整個人黏在日向背後,視若無睹地像在……撒嬌?若松爲自己想到這個形容詞感到一陣雞皮疙瘩,很想告訴自己不要多想,但兩人的互動實在讓他不得不往歪的方向猜測。

「嗯?我喜歡日向喔。」爽快印證若松的猜想,木吉以一副寵溺到近乎盲目的神情摟抱住日向,像是怕若松還會誤解一樣補充解釋:「戀人的那種喜歡。」

「給我閉嘴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不要靠近我───」

彷彿核彈投下的震撼力讓若松退了老遠,看向兩人的神情就像怕得到什麼傳染病。雖然很失禮,但精神上的衝擊讓他好一會都無法正視他們。

「去你的若松!」意外地,在若松做出激烈的反應日向反而更為惱火,木吉心有意會地拍了拍他的頭,嘴裡說出的卻不是安慰的話。

「我也覺得離遠一點比較好喔,日向。」

「就叫你閉嘴了,你附和個什麼勁啊!」

若松嚥了口口水催眠自己不要反應過度,雖然走回他們面前但也不敢太過靠近。

「你……真的喜歡這個兇殘的日向?」

「嗯,很喜歡喔。」

說服自己不可以有性別歧視,就算是同性也要尊重他們。但眼前這活脫脫像是家暴畫面的場景令若松無法不替木吉擔心,再加上日向脾氣一來連青峰都敢打……

「你是被虐狂嗎?」

木吉一點也不在意被賞了個拐子,嘴裡講的話和日向動作完全成反比。

「日向很溫柔的。」

「……我怎麼感覺不到。」

「呵呵。」一副不要知道比較好的笑聲。

若松非常肯定自己並不想知道。

日向卡在兩人之間,當他們站在一起的時候才發現若松和木吉一樣高,感覺像是落在山谷的身高劣勢讓他難以介入交談。

又想到下一所學校是陽泉……日向光想到就覺得有些發寒,到底是吃什麼可以長這麼高的?


「對了日向,監督和今吉前輩要我帶話給你。」若松忽然一改態度,總是急躁的語調冷靜下來。

「喔?」

「也包括我的心情就是了。關於青峰,他的態度變積極了──桃井說的,我是還看不出來,不過今吉前輩和監督覺得這是好事,當然他肯來練習對我來說也是好事一件,這方面我代表桐皇感謝你。」

若松稍微低了下頭向日向敬禮,後者愣在原地半晌才應道:

「如果你們當我的遷怒有幫上忙,那我就收下了。」

「下次I.H我們會獲勝的,到時候可別後悔啊。」若松挑釁笑道,「雖然今吉前輩和諏佐前輩畢業了,可是我們隊裡多得是好勝的傢伙。」

「誰會輸給你們了,我們誠凜可是好好保留戰力到高三,下次只會更難纏。」

「他不是要去養傷了嗎?輸球的時候可別牽拖他下場才輸的啊。」指向木吉。這點日向並沒有明說,是桃井不知道從哪得到的情報。

「笨──蛋──」雙手插腰昂頭笑道,「那又怎麼樣,連他的份扛下來不就得了?誠凜可不是一個人在打球的。」

只有一個人還不夠的話,那就大家一起。

他沒有看到木吉在身後悄然藏起自己的神情,但若松看見了。

若松感嘆了笑了笑,但他也知道這種戰友似的革命情感不太可能出現在桐皇裡。

儘管有些羨慕,但凝聚桐皇意志的是源自於對勝利的渴望,比起維持和樂融融的團隊精神這樣簡單多了。

雖然被今吉前輩叨唸桐皇的攻擊準則根本是單細胞思考模式,但明確的目標比費心揣測其他球員心情來得容易實踐,若松喜歡這點,所以從來不覺得桐皇哪裡不好。

「那就球場上見了。就算監督有意找你來桐皇當隊長,我也不會退讓的。」

「誰要去了啊,誠凜接下來的目標是蟬聯冠軍,你想轉學到誠凜我還要考慮看看。」

「少做夢了你──」

若松和日向拳頭相碰,站在對等的立場接受挑戰。

「掰啦,日向。」

「再見。」



2013.04.07 Fin

-後-
終於……木日的回合^q^
寫得我手足舞蹈呀啊喔耶嘿──
當眾宣示所有權的梗妄想好久了,若松直男梗也想好久了,在輩份上相等的若松和日向碰拳也想好久了
整個桐皇篇都是我的妄想集合體───
在最後發現若松居然和木吉一樣高時我腦中風雲變色,哇啊啊啊雖然我記得若松很高但沒想到也是和日向差15cm!

若松+日向根本天使啊(潸然淚下)
但這兩人還是維持直來直往的笨蛋交流比較有趣-//////-

那麼這次OMAKE真的要先告個段落了,下次真的是由央言執筆陽泉篇咧^q^
敬請期待!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75-5cac75a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