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3.05.02 [黑子的籃球][木日][CWT33無料]Bill And Coo
CWT33的木日無料^q^
甜死人不償命❤


《Bill And Coo》

「喲,日向。」

教室裡,只剩下木吉一個人坐在角落的位子上,看向粗魯地打開門的日向。

「喲個鬼啊!去休息室沒看到你,你今天值日嗎?」日向縮著肩膀走到教室,啪地關上還開著一條縫的窗戶。

眼睛瞥到木吉的桌面有兩本筆記,除此之外還有畫了重點的課本。

「晚上看電視的時候不小心睡在暖桌裡,作業一個字都沒寫,哈哈,被老師唸了一頓呢。」木吉的手很大,握著原子筆時只看得見筆蓋。

日向沒好氣地瞥了他一眼,拉開旁邊的位置坐下。「活該。這不是監督的筆跡嗎?課本是伊月的,你是多少作業沒寫啊?」

「洗完澡太舒服,不由自主就睡著了。日向呢?」

「當然是成功達陣。快要考試了,你可別被留下來補習啊。」考試時間暫停練習,所以空下來的時間都會用來溫習或惡補功課(特別針對火神)。雖然日向的課業沒有特別出眾,但身為隊長必須作好模範的緣故,作業早早就寫完了。

「嗯。日向,我可以問你這裡伊月寫什麼嗎?」

「哈?」靠過去看木吉指的字句,日向一看就知道是伊月將突然想到笑梗隨手記在課本上,還用紅筆圈了起來寫靈感來了!

一股煩燥感湧起,日向搶走木吉手中的筆在課本上寫下「給我認真上課,白痴伊月」。

「畫別人課本不太好吧,日向。」木吉皺眉拿出修正帶要塗掉,但日向卻阻止他。

「囉唆,快點寫一寫啦,我要回去了。」

「等我一下,我快寫完了。」

「快一點──」日向翹著二郎腿,翻找有什麼東西可以打發時間,一副完全不想幫忙的樣子。

「日向不要看漫畫啦,小金說要先借給我看的耶。」木吉寫沒幾行字一直分神,日向看到笑點就會發出笑聲,絲毫不顧正在寫作業的人的心情,逼得木吉只好強行抽走他手中的漫畫換來短暫的安靜。


離開學校時天色是像潑墨般的色彩,藍黑色漸漸渲染開來,將橘紅的夕陽染成黑夜的色彩。

木吉佇立在原地發愣地仰望天空,走在前頭的日向發現叫他留下來的混帳還在犯傻,表情猙獰地催促道:

「木吉!你到底要我等多久,我要回家了!」從中午就一直吵著他今天要等他,要不是覺得木吉一直吵下去很煩他才不想枯等到天黑。

「來了。」回過神,小跑步至日向身邊,「咦,日向你怎麼一直發抖?」

「廢話,我快冷死了,你走前面擋風。」肩膀縮在一起,雙手插在口袋裡,鼻子被冷風吹得有些發紅。

「怎麼穿這麼少?」

木吉解下圍巾套在日向脖子上,後者的臉埋在棕色圍巾裡,反射性要抽掉又拒絕不了溫暖的表情讓木吉覺得有些可愛。

「早上去慢跑,因為流了汗就忘記繫圍巾出門。你不冷嗎?」捉著圍巾,日向掙扎的表情讓木吉伸手撫亂他的頭髮。

「剛起床的時候真的很冷,我有帶暖暖包,可是都變冷了。啊,我有肚兜喔,這個比較暖,日向要穿嗎?」

「你是老頭子嗎!」真的是白擔心了。日向捉住木吉阻止他拉開上衣證明,不甘願地道謝:「圍巾謝了。話說回來幹麻一直叫我等你?」

木吉反過來握住日向的手,揚起一貫溫和的淺笑道:「奶奶燉了一鍋牛肉,說一定要給你嚐嚐,上次日向的媽媽不是帶溫泉饅頭給我們當伴手禮嗎?爺爺說很好吃,所以今天吃完後讓你也帶一點回去。奶奶的燉牛肉很好吃喔!」

「你啊……都沒考慮我媽也會煮晚飯等我嗎?」日向無力道。在木吉臉上浮現慢半拍的震驚表情時日向已從書包裡拿出手機,打電話回家報備。

日向闔上手機,挑眉望向雙眼滿心期待的木吉。

「我媽已經煮了耶。」

「……這樣啊。」感覺有對犬耳垂了下來。

「騙你的,她叫我多裝一點回去,如果不夠的話你的份我就打包回去了。」日向重新拉好圍巾,「走吧。」

「可以牽手嗎?」

「你握那麼緊還問個屁──放開我!」


***


引人犯罪的暖桌就擺在客廳的電視前。

日向之前來木吉家的時候就一直避免坐在客廳,但好客的木吉奶奶在吃完晚飯後端出甜湯,說是要給日向和木吉爺爺兩人看大河劇時喝的。

盛情難卻的情況下,日向不得不坐在短桌裡和木吉爺爺大聊大河劇的內容,旁邊木吉剝好橘子後擺到兩人面前,閒適得讓人忘記時間。

待日向從暖洋洋的氛圍中驚醒時,已經是兩位老人家就寢的時間了。

「已經很晚了,乾脆留下來過夜吧。」木吉奶奶笑起來的時候和木吉一樣,有股讓人難以拒絕的影響力,加上是長輩的關係,威力更加倍。

木吉抱著被舖,完全忽視本人的意見當他已經答應留下來過夜。

「奶奶,是拿這件嗎?」

「嗯,前幾天曬過了,別忘了枕頭。」微笑。

「嗯。」

對上一搭一唱的木吉祖孫,介入不能的日向慘敗。


日向迅速洗完澡,甫打開房間門,氣勢洶洶地越過正在鋪床的木吉撲到床上,彷彿佔地為王的獨裁者。

不管是床舖還是睡衣都已經先準備好了,當日向嗅到算計的氣味時已經太晚了,身上的制服甚至已經被拿去洗,現在穿的是木吉的毛衣和變成七分褲的短褲。

「我要睡床!」

「嗯,棉被要換過來嗎?」很好說話的木吉讓日向覺得自己賴在床上的行為很幼稚,盤腿坐起來時木吉已經將地舖打好,就等著熄燈而已。

日向皺著眉頭,盯著木吉笑得天下太平的臉,像是要瞪出兩個洞的樣子。

「怎麼了?」

「你一定和你奶奶串通好對不對?」

「只有後半部而已。」木吉湊近日向,撫著後者的臉頰並順勢抽去眼鏡。「原本想送日向回去,可是你和爺爺聊得很開心,真的好像一家人……我這麼說的時候奶奶就說不打算送人回家,至少要先打電話和對方家長說明,否則很沒禮貌。」

「喂,我的意見呢?」

「明明日向也賴在暖桌裡不想起來。」

「我的錯嗎!」日向拉開在臉上磨蹭的手,嘶牙咧嘴的樣子讓木吉笑笑地將他擁進懷裡。

「都是暖桌的錯。」

「哼。」

真像心高氣傲的貓啊,木吉心想。抱住日向輕拍他的背,即使掙扎也還是未退開木吉懷裡,頗有在替炸毛的貓順毛的感覺。

惟有獨處的時候日向才不會拒絕兩人親近。木吉也不打算多說什麼,只是擁著人享受這份靜謐。

日向頭抵在木吉胸前,動作遲疑了一下,像是故意似地用頭蹭著衣服,不知是突如來的煩躁還是怎麼,接著便推開木吉,拿起床上的枕頭往地上扔,接著是木吉的棉被。

「日向?」

視線模糊的日向瞇著眼,眼神雖然對不上焦但還是盯著木吉瞧。

「打地舖啦,燈給你關。」

日向未能看見木吉臉上寵溺的笑容,捲著棉被搶去地舖大半的位置。

燈一熄,日向感覺到木吉在身旁躺下時反射性翻過身,背對著後者。

擺在日向腰間的手並未用力,靠在他後腦勺的頭顱也只是輕輕靠著。聽聞木吉滿足的嘆息,日向忽然有股想回頭擁抱他的衝動。

「日向晚安。」

「……晚安,木吉。」

被子下扣緊的十指燙得讓一向好眠的日向維持了很長的清醒,直到再也忍受不了。

日向轉過身環抱住木吉的臂膀的當下,與掌心相同熾熱的親吻讓兩人延遲許久才進入夢鄉。



2013.02.27 Fin


※Bill And Coo
  ──相互接吻、情人間的愛撫與喁喁談情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77-dccc2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