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3.05.28 [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木日]陽泉篇OMAKE(1)
[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木日]陽泉篇 OMAKE(1)

OMAKE. 報平安?


「鐵平,雖然我知道你很擔心但你這樣訓練效果會降低的。」

誠凜的籃球場內,一群人仍按照著原有的步調持續在練習。麗子吹了聲口哨表示暫停,對著不時往場外看去的木吉說道。

「…抱歉。」

「唉,你們也是,從上週就一直盯著手機看,再這樣下去我就要沒收了喔。」麗子說完木吉後改對其他人唸道,表情有些無奈。

誠凜一行人不約而同低下頭,自從日向去了桐皇以後每個人都開始提心吊膽,擔心遠水救不了近火之類云云,每當黑子或是火神的手機一傳出振動聲都會緊張地往場邊瞧。

「因為是陽泉啊……」

「日向也不算矮可是去了陽泉好像去了巨人國,可以順便問一下他們怎麼吃的可以長這麼高嗎?」

「之前去打街頭籃球的時候,紫原好像很喜歡吃甜食?跟木吉前輩一樣。」降旗撇向木吉,隨即又急忙地轉過頭,當他提到紫原的名字時木吉前輩的表情變得有些可怖。

「這是完全沒有根據的。」熱愛香草奶昔的黑子如是說。

「監督,我可以看一下手機嗎?」雖然已經調成靜音,但二號似乎發現手機在震動,當他們停下動作時便吠了數聲引起他們注意。

麗子看了下時間思忖半晌,才點頭道:「好,現在休息十分鐘。」

如獲大赦地眾人一齊到火神和黑子身邊。

由於黑子說紫原討厭這種麻煩的事情,傳來的簡訊多半也都是些風馬牛不相干的事,好比今天日向放學後和他們吃了什麼零食、雅子監督拿著竹劍在他們後面訓斥等等,反倒是火神拜託冰室捎回來的消息才是他們關心的。

好比說現在──

「呃,日向手上拿的是……」伊月看見照片後面露難色,水戶部與小金井則是嚥了嚥口水,土田臉則是嘆息。

「是竹劍呢。日向好適合啊。」木吉歪頭道,直覺想到日向喜歡武將所以並未覺得他拿著竹劍有什麼不妥,完全沒有感受到其他人為什麼一臉冷汗的原因。

「不是適不適合的問題,木吉。」伊月拍木吉的肩道。

「嗯?日向的話可能比較喜歡真劍,去博物館的時候他都會看好久。」

「重點不在那啦──」小金井拿出紙扇往木吉後腦拍。

火神將簡訊拉到文字的部份,冰室和火神仍是比較習慣用英文對話的緣故,簡訊也是英文的。

「辰也說:『日向對監督的竹劍很感興趣,不過實際握了竹劍以後他說對普通女孩子來說太重了呢』。」火神翻譯完簡訊後大家不約而同看向部裡唯一的女性,「辰也說的女孩子是指……」

「誰快打電話給日向叫他打消這個念頭!」不可以再讓監督掌握殺傷力大的武器了。誠凜眾部員的共識。

「什麼嘛,我一個弱女子怎麼可能有辦法揮動自如啊。」麗子不滿地嘟嘴道。

能把菜刀當飛刀射殺小強的強悍人物,火神決定相信前輩們的判斷迅速回了簡訊給冰室,請他不要讓隊長帶回這麼可怕的伴手禮回來。

就在送出消息後不久,冰室又傳了新的簡訊過來。

眾人像是圍方陣一樣再度包圍火神,這次是日向和陽泉等人的合照,但是──

「辰也不是故意的木吉前輩!那那那那只是外國友好的表現而已。」

「木吉前輩請不要和小朋友計較,紫原君一直都是那個樣子。」黑子看到照片後也急忙跳出來澄清,深怕木吉會突然又陷入低氣壓。

照片上是日向坐在中間,冰室坐在左邊手搭在日向肩上,但距離已到臉貼臉的程度;日向右邊則是紫原,完全沒有看鏡頭,眼睛盯著日向手上的零食,捉著他的手往自己的嘴巴帶。

日向一副困窘又無奈的表情,似乎沒有注意到已經被拍了下來。

照片下的簡訊內容是:「秋田這裡又變冷了,不過日向好像不怕冷呢」。

──那就別靠這麼近啊!

黑子和火神無聲吶喊,兩個人都已經先和他們知會過日向和木吉的關係了,雖然對火神來說其實這樣的接觸並不代表什麼,但對已經孤單了連續三個星期完全日向缺乏重症狀態的木吉來說完全是火上添油。

眾人怯生生地往木吉那瞥,然後再用眼神向麗子求救。

在這種尷尬的情況下只有擁有最大豁免權的麗子可以免受池魚之殃啊啊啊──

誠凜眾人齊心的想法。

「咳,果然三個大男生一起拍照很擠呢。」心之所嚮的麗子咳了一聲,只得義不容辭地當起救火隊安撫木吉,「與其爭鋒相對,看來日向過得還不錯呢。」

「麗子……」只差沒在臉上寫著我很哀怨的木吉,就像隻被主人扔在家裡的大型犬。

「你也聽到了,紫原就是一個大孩子,你想和孩子爭風吃醋嗎?因為拍照靠得近些也沒什麼,你是男人吧!」用力地往木吉胸膛一拍,言下之意是這個話題就此中止。

於心不忍地看著木吉陀著背去場邊休息,伊月和小金井等人安慰地拍拍他,連續三個星期玩笑話也少了許多。

「火神君,以後我們還是過濾一下照片再給木吉前輩看吧。」黑子發現他們看照片的心情就像是坐雲霄飛車,不先有心理準備實在很難招架這些不知是提供幫助還是害了他們的照片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嗯。」

黑子確定木吉已經不在後才打開紫原寄給他的短訊。不看還好,一看就讓黑子握著手機直接倒在場邊。

「黑子──」

幸好是訓練剛告著段落,常有裝死前科的黑子這番舉動並未引來其他人的注意。

火神還是擔心地蹲下來看著讓黑子反應這麼大的簡訊,雖然也感到訝異但反應不如黑子的大。

「是隊長的特寫……喂,黑子你還好吧?」不過就是從上往下拍日向前輩仰頭的照片,有必要這麼震驚嗎?

「高人一等的火神君絕對不懂我的心情的!」

不管是在中學還是現在身材都是比較矮小一方的黑子很難有機會俯視人,所以這種角度的照片便非常難得。

儘管能拜託木吉前輩拍照,但會不會給他就是一個問題,另一點是隊長很少在他們面前露出這麼沒有防備的表情,有的話他們通常也看不見,紫原君是怎麼拍到的──

與桃井專業的偷拍不一樣,紫原拍照都很直接,從照片就能得知他完全是直接拿著手機到當事人面前拍,完全不把當事人的意見當一回事;也因此會拍到一些意味不明的照片,對觀者來說很容易斷章取義。

隊長無辜的上挑眼……一直都是他無緣見到的表情啊!黑子摀胸捶地。

簡訊內容是:「小室仔說要拍些在陽泉才拍得到的照片,小順比小黑子高也重多了耶」。

黑子選擇性忽略那句重多了是怎麼測量出來的,迅速將這張照片當作隊長來電顯示的畫面,並回給紫原說冰室學長說得很對的贊同簡訊。

火神仍無法理解黑子這麼興奮的原因,憑直覺感應到如果給木吉前輩看可能會得到截然不同的反應,想想還是不要張揚的好。



2013.05.02 Fin

-------------------------

雖說黑子和火神各自找了眼線,但回傳的照片真的……讓人安心嗎(爆笑)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78-a071f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