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3.05.28 [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木日]陽泉篇 OMAKE(3)
[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木日]陽泉篇OMAKE(3)


OMAKE. 文化交流


「水戶部前輩,你知道哪間的豆腐比較好吃嗎?」

例行性的訓練後,火神突然對著水戶部彷彿家庭主婦般地詢問道。

水戶部想了一下,正要用無聲地傳話功能時小金井見縫插針似地介入兩人中間,習以為然地看向水戶部,翻譯道:

「水戶部說距離平常去的市場附近,街角有一間豆腐店不錯,可是現在去可能已經賣完了。」

「這樣啊。那我先去一趟書店,明天再去買好了,謝謝前輩。」

「書店──」聽到什麼神奇的字眼,周遭的人紛紛轉過頭來。

「火神君你中暑了嗎?」黑子墊腳還是碰不太到火神的額頭,只好用震驚的眼神表達關懷。

火神嘶牙咧嘴回嗆道:「才不是咧,我是要去看食譜啦。」

「原來如此~不過這次是要做什麼料理,豆腐排嗎?」聽到吃就會聚集過來也是高中男子的通病,畢竟火神的手藝也是大家公認的,如果能假借試吃之名行口腹之慾就更好了──一群飢餓的籃球部成員心想。

但火神顯然沒有感應到這點,老實地為大家解惑道:

「是麻婆豆腐。」

「咦?」

「是看到什麼美食節目嗎?」

「中華街上的餐廳常常出現這道料理耶,簡餐店也有可是口味好像和真正的麻婆豆腐不一樣。」

「啊…我不太敢吃辣的耶。」

「我聽辰也說他們學生食堂提供的菜單有這道料理,據說很道地,做法也不算難所以想嘗試看看。」

「是這樣的嗎……火神君!」

「吭,我自己想吃不行……黑子!你什麼時候拿走我的手機的?」火神驚呼。

趁大夥們七嘴八舌的討論時,黑子默默地拿走火神的手機,極為熟練地打開收件匣。

照片簡訊裡日向吐著舌頭,不知是因為燙還是辣而流下眼淚,臉頰也有些紅。

不管拍照的人是用什麼心態拍下這些照片,但大家仍有志一同地看向木吉。

「木吉前輩,我已經傳過去了。」黑子報告道。

「謝謝。」

雖然木吉前輩是笑笑地收下照片,但不知怎麼笑顏有些可怖,火神心想。

「不過日向算是很能吃辣的人,看來那是真的很辣吧。」無視彷彿正在進行什麼黑市交易的黑子與木吉兩人,伊月看著照片發出中肯的猜測。

「不過冰室那邊的簡訊說很好吃,可能很夠味吧,現在是冬天搞不好吃起來身體會暖和一些。」

「噓──這些話不要傳到監督那裡。」

「哇啊,我可不要吃到辣味的殺人料理……連腸胃都會死的。」

「火神君,等隊長回來後的派對就準備這道料理吧。」這話居心叵測啊黑子同學。

「辣到會哭出來的程度,應該連喝水都沒有用吧?到時候要準備糖果呢……」木吉聽起來像是解決方案的話反而有股陰謀的味道在,可惜火神並沒有注意到。

「欸,要弄到那麼辣嗎?」

「說什麼話啊,道地的麻婆豆腐當然要這麼辣啊。」

「是、是這樣的嗎?」

──當然不是。


日向在吃完那盤讓他整個嘴巴都快燒起來的麻婆豆腐,對著劉偉這麼詢問的時候,也得到相同的答案。

「這是我的喜好阿魯。」劉偉與黑子有點神似的漠然表情讓日向有股想哀號的衝動。

但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將紫原遞來的棒棒糖含在嘴裡,希望能讓腫起來的嘴皮不要再繼續痛下去而已。

「我們學校的學生餐廳食物都很美味呢,即使是異國料理也有一定的水準。」冰室微笑道,但提議日向品嚐麻婆豆腐的兇嫌就是他,劉偉頂多算是提高辣度的幫兇。

「好吃是好吃就是太辣了……紫原謝謝,待會再請你吃洋芋片。」

「之前岡村吃的時候嘴巴腫得和香腸一樣,那個畫面嚇死人了,因為太醜了所以叫他出去吃雪;相比之下日向你還蠻會吃辣的嘛。」福井買了一罐溫紅茶遞給日向。

「呃,多謝稱讚。」這種時候還要中槍隊長真的好嗎?日向每每聽到劉偉和福井前輩取笑岡村隊長的時候都忍不住同情,也佩服起後者的包容力有多寬大。

「對啊真是慘不忍睹的猩猩阿魯。」

「猩猩岡村。」

「長得像猩猩有錯嗎──」也坐在同一桌的岡村發出潸然淚下的哀鳴,但沒有一次不被忽略。

陽泉高中的學生餐廳也與本身的校舍一樣採教堂式的建築,屋樑挑高,即使是三個超過兩米的巨人也只是很突兀卻不會有擁擠或壓迫的感覺──坐得遠遠的話,對日向來說就不是這麼回事了。

兩旁坐著紫原和冰室,當劉偉與岡村也坐在對面的時候頓時有種被巨人們包圍吃飯的感覺。

福井湊到日向身後,拍他的肩膀問道:

「日向你就老實說吧,我們會罩你的。」

「咦,什麼?」

「岡村是猩猩的表親阿魯,不如說其實就是猩猩的化身。」劉偉面不改色吃下讓日向辣得哭出來的麻婆豆腐,一面補充說明。

「穿便服出去的時候每次都被認為是監督,果然應該把下巴整掉,可能整個頸部以上都要換掉。」

「渾身都散發著成年臭的猩猩阿魯。」

「對啊,日向你也這麼認為吧?」

「呃,打球和長相無關……」

「可是他是因為打籃球會受歡迎才機加入了阿魯。」

「你真的不覺得岡村長得像猩猩嗎?」

「日向你的近視沒問題嗎阿魯?」

「就算是這樣……」

「日向老實說沒關係,岡村是猩猩。」講到後來像在洗腦一樣,聽來聽去只剩下岡村和猩猩兩個單詞。

「不要欺騙自己阿魯。」

「……」

很想要逃走的日向可以說是四面楚歌,左右兩邊又是完全幫不上忙的人,這時他才體會到火神老是嚷嚷的階級制度有多麼討厭。

但在心底對火神道歉也為時已晚,處境維艱的日向無法義正辭嚴地辯駁他們的形容,但也沒辦法直接表達認同。

「一定是岡村的猩猩臉太嚇人了阿魯,不要用脅迫其他學校的隊長阿魯。」劉偉給了日向一個當事人也不敢踩的台階。

「也是,岡村你就轉過頭去吧,真心話總是傷人你就先準備衛生紙吧。」

已經被戳得千瘡百孔的岡村露出悲壯的神情,還掛著兩行清淚道:「沒關係,日向君你就算說出來我也不會受傷的──」

「你哭出來我們才受到傷害。」

「是啊畫面好難看阿魯。」

「怎麼了小順,肚子痛嗎?」注意到日向肩膀顫抖,紫原探頭過去看時前者忽然握拳站了起來。

「就、就算岡村前輩是猩猩也是個好隊長────」

日向選手同時發出好人卡與言語攻擊。

陽泉的成員們已經先見識到日向的不同人格,對於他突如來的暴走並沒有像初始那麼驚訝,劉偉和福井反而一副終於爆炸了的表情。

日向直到感覺到像被安撫似的拍背時才後知後覺地瞪大眼睛,就要鞠躬道歉的時候岡村突然握住他的手,嚇得他的話梗在喉嚨吐不出來。

「日向君真是個好孩子啊,如果是女孩子的話就更好了。」

「不可以喔隊長,日向的左手無名指已經有人預約了。」冰室笑笑地解救僵住的日向,但對話只是讓他的麻痺狀態變成發燒而已。

「岡村和日向……畫面好醜阿魯。」

「對啊根本就是Beauty and the Beast。」

「是Beauty和Gorilla阿魯。」

「那不就變成泰山了?」

「是金剛(King Kong)阿魯。」

「那部電影應該找岡村去拍。」

饒是日向英文不好總是聽得出來這那些單字是什麼,但還來不及說他旁邊的冰室才配得上Beauty的形容時他們又開始相互攻訐起岡村的外貌。

──算了。

在陽泉這幾天他已經見識到他們有多喜歡毒舌對待岡村,儘管該認真的時候大家還是會好好聽隊長的話,不過閒暇的時間大多都像這樣……

他真心覺得誠凜和平許多,他回去後會更珍惜的。


END


小番外


「黑子,日本傳統社會的模範夫妻對象是什麼意思?」與黑子一同回家的路上,火神看著手機突然這麼問道。

黑子咬著奶昔的吸管,想了一下回道:「是指大和撫子那樣的女性典範嗎?」

「那是什麼?聽起來是個人名。」

「代稱性格文靜、溫柔穩重並有崇高美德的女性……大概是這樣子。為什麼問這個?」

「因為辰也說隊長是什麼日本傳統社會中會被列為好對象的人,要以結婚當前提交往,否則被吸引的追求者會很難甩掉。什麼意思?辰也才是女人緣一直很好的人吧,關隊長什麼事?」

「也就是說有人對隊長告白了。」

「欸?」

「爲了徹底讓追求者死心,最好用的理由就是『我已經結婚了』,冰室學長是這個意思吧?」黑子看了下火神這次的簡訊內容,搭配上照片,他完全肯定自己的猜測無誤。

火神只看了照片一眼就直接拉到文字簡訊的部份,原因是他並不覺得陽泉的隊長握住他們隊長的手有什麼友好以外的意思,而且視覺上也不是很舒服。

但黑子看完以後則是迅速把照片裁掉隊長以外的部份,然後存到自己的手機裡面。

「那隊長不就要和木吉前輩去美國辦結婚登記了?」

「這樣比較一勞永逸吧。」

「也是。」



2013.05.27 Fin


-------------------

岡村對不噗啊──(被揍飛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80-89c6396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