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3.08.24 [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木日]洛山篇OMAKE(1)
[木日][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洛山篇 OMAKE(1)


OMAKE. Neverland


在洛山,日向也是像在其他學校見習一同,住在學校安排的宿舍裡頭。

實渕經過交誼廳時注意到日向苦惱地對著桌上滿目的筆記發愣,透過玻璃窗看過去就像在看默劇,腦袋超過負荷,依稀都能看見白色的幽靈物質從日向口中冒出。

笑了下後他走進去,隨手拉了一張椅子坐下。

「不是已經從小征那補習回來了,還有哪裡不懂嗎?」

「實渕啊。」日向打起精神,忽略實渕掩嘴辯白,要他直呼玲央的邀請。「你們正選要是有課業上的問題,也是問征十郎嗎?」

「基本上監督是不會給我們這個機會呢,洛山的訓練可是很嚴格的,包含課業也是。」實渕微笑解釋道。

同時他也注意到擺在桌上的不只是學業方面的筆記,尚有他們見慣的戰術、隊形,還有每日的訓練表。

「我已經深深體會到了。」一手支著下巴,隨手拿起他這幾天來洛山監督幫他調整的內容,「我國中時也常上健身房練習,但景虎先生是在我們監督──其實就是他的女兒的拜託下才替我們做個人訓練,強度完全不同。」

「我有聽說,誠凜的監督是和我們同年的女孩子吧?聽鐵平說,第一天訓練就叫你們脫掉上衣──」故意斷句在這,見他沒什麼反應又笑笑接續道:「能一眼看出人的素質,眼力驚人呢。」

「嗯,誠凜能走到今天,幕後功臣非她莫屬。」

「那麼順平現在煩惱的事情,不只與鐵平有關,也與她有關嗎?」

「是與『誠凜」有關。」將特定的人物拿掉。日向放滿語速強調道:「和征十郎聊天的時候我就更確定了,洛山的基石十分穩固,與秀德、海常的沉穩相似,像支訓練有素的軍隊;相較之下誠凜只是異軍突起的暴走族,光是填補那個大白痴的位置就夠我們煩惱了。不光如此,等我們畢業後,如何將現在所學的東西交給後輩,也是隊長的職責吧。」

實渕眨眨眼,一雙比普通男子還長的睫毛在笑彎眼時出奇的漂亮;只不過這段時間日向見過許多次他別有用意的微笑,對他現下像是讚賞的笑容竟免疫了起來。

「鐵平念沒有籃球部的誠凜我們已經大大驚訝過一次,之後聽到他選了默默無名的人當隊長又震驚了第二次──」

「真是不好意思啊我只是輸了整整國中三年的普通眼鏡高中生。」與其吐嘈他們不如吐嘈自己,這是日向在洛山學到的被動技能。

「哎,順平聽我說完嘛。」

「如果你要稱讚那傢伙的眼光,不如不要說。」日向白了一眼,「我們只是在做自己能做的事情。老實說讓監督或是他來整理這些東西會更有效率,但既然交到我手上,再怎麼沒用都得交個像樣的成績出來。」

「順平對自己評語很不留情呢……但我的想法和你認為的鐵平不一樣。」嘴角揚著清淺的笑容,歛起總是調笑多於正經的口氣,「在我看來,反而是鐵平不努力不行,順平這樣的好男人若不看緊可是很快就會被人追走了喔。」

嘆息,「我是男的……」

「呵呵,好對象可是不分男女的,若不是鐵平慎重申明不可以對你出手,連我都心動了呢。」

經過幾天的言語性騷擾洗禮,日向非常淡定地點頭收下:「謝謝讚美。」

「我可是很認真的。」意外地言簡意賅結束這個話題,實渕轉而翻閱桌上的文件,「那麼回到正事上,對我們的訓練方式有什麼疑惑嗎?我想日常的訓練應該不構成你煩惱的原因。」

「嗯,其實是你們的訓練方式都太有效,但針對長處加強的部份我們需要更有制度的方法……」他一張臉又皺了起來,「監督畢業後就沒有人可以針對隊員做重點加強的訓練,我想從這些資料中挑些回去作為參考,還有一些制度和規矩,啊,傳統倒是不用了。」想起全裸告白這傳統的始作俑者就是隊長本人,他突然有些對不起後輩們。

哪天誠凜傳出妨礙風俗的行為出現,他實在無法昧著良心說與自己無關。

「這樣啊。那我覺得這份菜單不錯,肌耐力和延展性都考慮到了,但如果要用運動器材加強的話還是有健身教練在旁比較安全。」

「啊,那訓練重心轉移的練習……」

「誠凜也要考慮新生人數增加的情況吧?小征有帶來帝光關於正選與預備球員的評選標準,這邊是洛山的,還有………」


在實渕的幫忙下,日向很快就從一疊讓人眼花撩亂的資料中選出幾份準備影印帶回誠凜,牆上的分針也整整轉了一圈有餘。

用腦過度的代價是日向拖著飢餓的肚皮去買點東西吃,途中便遇到幾乎閒暇時就會大量進食的根武谷。

本想吃點小東西墊胃就好,被根武谷聳恿之下,點完餐後交到他手上的是一碗蓋滿牛肉的丼飯,還附加了實渕幫他加點的茶碗蒸和小菜。

「多吃點,用腦的話很容易肚子餓。」

「實渕不吃嗎?」

「過了晚飯時間吃飯容易胖。」

──這什麼班上女生會說的台詞啊?待在籃球部日向只有聽到每天喊餓的人,倒沒聽到有人覺得吃太多。

啊,黑子例外,監督強迫他們早上吃三碗飯時也例外。

但日向並沒有把吐槽說出口,只是捧著過於豐盛的飯後點心回到交誼廳裡,這時葉山已經先買了四人份的飲料回來,交到他手上的是一瓶可樂。

「哈哈我忘記鐵平說你喜歡喝什麼了,剛剛打電話去問的。」葉山笑咧嘴說道。

「多此一舉……」一手摀臉。

「含糖飲料還是少喝點比較好,小征都不喜歡我們喝這種飲料呢。」實渕笑道,「他總是對自己很嚴格,聚會也很少吃速食或是披薩。」

「還真是嚴格啊。」

「這就是赤司司吶。」

已經解決了大半丼飯的根武谷抬頭,「是說日向,補習還好嗎?」

日向瞬間像是看破紅塵的表情往遠方瞧,根武谷立即意會地拍了拍他肩膀。

「就算我再不濟至少也有全校前三分之一啊……是他們太變態了才不是我太笨。」想到自己居然輸給靠滾滾鉛筆的火神,日向不禁又悲從中來。

「鐵平功課不是很好嗎?」葉山歪頭問。

根武谷和日向不約而同地搭著他兩邊肩膀,語氣沉重道:

「是男人的話也有不能妥協的時候。」

「沒錯,尤其對象還是自己的心上人,那種感覺更不爽了。」

「根武谷,你的解釋是多餘的。」即使是事實。

實渕支著下巴道:「不過我們也到了要煩惱課業的時候了呢,眨眼間我們也要升高三,能和鐵平比賽只有今年冬天,再之後可能要等到大學了。」

「真可惜啊。」

「小順平會和鐵平上同一所大學嗎?」

日向艱困地嚥下飯,含糊不清地應道:「誰知道呢。」

「哎~國中洗牌過一次,我也沒想到我、小太郎和根武谷會一同到洛山,倒是奇蹟時代們都到了不同學校,真不知道大學會變怎麼樣呢。」實渕噙著笑道,「能將難得一見的天才聚集在同一所學校裡,而且還同年,這才是真正的奇蹟吧。」

「桐皇的青峰大輝,還有你們誠凜的火神大我可能會往國外或是國家隊發展?不知道其他人是怎麼想的,海常的黃瀨涼太已經有模特兒的工作了,真厲害啊。」根武谷道。

「那孩子的臉真漂亮呢,可惜這場沒機會對上海常他們。」

──是想做什麼啊……日向仍舊在內心默默吐槽道。

依稀有印象和高尾討論到對洛山的比賽,綠間和高尾對於實渕的評價出現了偏剖的評語;現在想想,也許是也碰到和自己類似的言語性騷擾吧,唉。

「那你們呢?」日向放下筷子,挑眉問著坐在他面前的另一個奇蹟隊伍,「身體的素質和技巧一點都不輸他們的無冠們,有打算繼續在籃球上繼續精進嗎?」

實渕和根武谷動作分別頓了一下,反而是葉山毫無反應,雙眼仍興致勃勃地回望日向,並點了點頭。

「想遇到更有趣的選手,明年也想和其他奇蹟的人比賽,可惜地域不一樣所以都碰不到呢。下次遇到誠凜我們會贏的喔!」

有別於葉山的雀躍,根武谷的笑容有些複雜。

「……日向,你這個問題意外的犀利。」

「喔?」

「要升三年級了,總要思考喜好和畢業後的出路,這是困難的二選一啊。」

現實是條殘忍的分歧線,對擁有天賦的人也是公平的。

手握的籌碼比他人多,自然放棄的機會成本會比他人來得高。

想在喜好上繼續精進或是作為興趣持續是不一樣的取捨。體育員的世界是另一種對才能的考驗,更何況職業的壽命與人的體能都是不可抗因素,經驗的倍增與體力的界線終會到成反比的曲線。

要在那個天地留下絢麗的一頁,或是尋求穩定樸實的未來,對誰都是一種考驗。

「加油吧天才們,這可是奢侈的煩惱啊。」日向挑眉笑道。說是一點小小的反擊或是說他是看好戲都不為過,對他來說,為才能而煩惱實在過於奢侈。

因為人無法不長大,被稱為奇蹟的少年們總有天也會面臨同樣的問題。

自詡為凡人代表的日向早早認清自己的地位,見他們苦惱的神情煩而笑了出聲。

就像他與冰室曾聊到的,凡人有凡人的煩惱,天才有天才的難處。

也許難以互相理解,但對現實不斷地自省與追求都是他們進步的動力;曾經是他們再努力也無法到達的境界的天才們同樣要為他們的才能煩惱著。

日向滿足地將飯盒收拾好,打算回房後傳封簡訊給冰室。


── It was just a harmless prank. (這只是一樁無傷大雅的惡作劇。) 

看完簡訊後日向先是回給冰室叫他用日文的抱怨回信,之後才認真地讀了其中的單字。

這是他們兩人心照不宣的默契,也是他只會對伊月而不是木吉談論的話題。

只是他們也提到了另一件事──

躺到床上,瞥見桌上疊高的講義,那是屬於他個人的問題而非其他隊員的。

「大學啊……」

又是另一樁煩惱了。


2013.06.24 Fin


----------------------------------

這次是意外嚴肅的OMAKE ^q^
中和一下正文太過歡樂的氣息(欸),說實話因為資訊太少所以也玩不出什麼梗,只好在現有的題材上發揮咧~
承接桐皇篇對青峰才能的感想與和冰室相知相惜的心情,對無冠們的提問純屬凡人代表的小小反擊wwww
嘛,如果像葉山那樣就毫無效果就是了www

謝謝各位一路追到這裡w 接下來依舊會是歡樂的洛山篇的XDD

蘇沛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82-db457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