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3.08.24 [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木日]洛山篇OMAKE(2)
[木日][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洛山篇 OMAKE(2)


OMAKE. 家族內鬨


「噗呃──」

「唔…」

「……」

「誰可以去阻止一下木吉啊啊啊!」

投球失誤的小金井要求暫停,指著防守水戶部的木吉抱怨道。

誠凜籃球部一如往常的練習中,在隊長缺席了四個星期的現在,隊員們對於場上另一股壓迫的氣息感到無比痛苦。

水戶部也同意地點頭,暫停得當下迅速退開木吉數步遠。

「已經沒人阻止的了木吉了。」伊月十分慶幸自己是控球後衛,一般情況下不會和木吉正面對上。

這就苦了防守他的水戶部和火神,要阻擋下狀況絕佳的木吉並不是件易事,假如又多了精神上的攻擊就更棘手了。

如果說前四個星期誠凜都是籠罩在一股低氣壓中,那麼現在就是處在赤道艷陽下般地難受。

麗子接收到部員們的求救,不得不吹哨暫停。

「鐵平,笑容可以收斂一點嗎?」

「咦?」

麗子露出無輒的表情,將手上的板子用力往木吉臉上揮去。

「你那副傻樣已經干擾到其他人練習了,克制點。」前四個星期還一副要死不活、等良人歸來的棄夫貌,距離日向回來的幾天開始生龍活虎起來,在他背後的愛心和小花多得讓大家都不想靠近。

「有嗎?」摸了下自己的臉。

麗子姆指往後比,一年級生們非常用力地點頭,更後頭,伊月他們則一副可以離多遠就多遠的樣子。

「嗯,這樣啊……」歪頭笑道,「因為日向要回來了呢,昨天也接到他的電話,真希望趕快到周末。」

「木吉前輩,你這句話已經說了十二次了。」火神道。

「接下來木吉前輩會說:『我很開心,好久沒看到日向了』。」黑子並不是神機妙算,完全是聽到耳朵長繭的緣故。

「好厲害啊黑子。」

「是木吉前輩表現的太明顯了。」

「哈哈哈,真的嗎?」

你是在害臊什麼──

少了日向吐槽,木吉的脫線舉止更沒有人阻止得了。

麗子摀臉,揮手要火神和黑子趕快離開這裡,跟這種人待在一起太久也會變笨的。

「剛剛防守木吉前輩的時候讓我想到一個很討厭的傢伙,呃、叫河川還是什麼……一個光頭。」火神轉頭看見木吉依舊維持過於燦爛的笑容,不禁打了個冷顫。

「是正邦的津川君嗎?」黑子糾正道。

「喔,對!雖然木吉前輩沒有那傢伙那麼討厭,但是笑笑地防守真的很……恐怖。」

像是看到一大叢花在木吉前輩後面,隨著笑容一朵朵綻開,但是因為還在比試中的關係,嚴肅的氣氛與粉紅色的花海顯得格格不入。

首當其衝的水戶部和火神在精神上蒙受巨大的創傷,可以換人防守嗎?火神聽到小金井前輩代替水戶部詢問道。

他也很想換啊,火神向黑子哭訴道。

「隊長周末還要和赤司君他們去逛街……真好呢。」

與後方的木吉雀躍不同,這裡突然變得有點冷。火神野性的直覺告訴他最好不要追問。

「對了麗子,周末的練習我可以請假嗎?」木吉打開手機後,又喜孜孜地跑到麗子旁邊問道。

大概猜得到什麼原因,麗子為了大夥們的視覺安全,不加思索地點頭應道:

「喔,可以啊。」

「監督,我也可以去嗎?」

「哇啊啊──黑子你什麼時候出現的?」冷不防地從一旁出現,麗子反射性又拿板子敲了下去。

「在木吉前輩請假的時候。」面無改色地躲掉攻擊。

「我們也想要去──」福田、河原和降旗也擠了過來。

福田指向黑子和火神不滿地嚷嚷:「之前他們去過桐皇了,我們也想要去迎接隊長啊!」

「對啊,木吉前輩我們也要跟。」

「車票錢我們會自己出,我們也要去!」

麗子聳肩,「吶,鐵平你就把他們也帶去吧。順便帶火神去,京都是個活教材,讓日向替他惡補一下歷史。」

一年級五個人面露期待的眼神,彷彿是要跟著爸爸出去迎接媽媽的孩子似的,圍觀的二年級生如是說。

就連麗子以為下一秒木吉就會像傻爸爸笑嘻嘻地說好,豈知──

木吉一臉沉重地搖頭:「我不能帶你們去。」

「為什麼──」失望的孩子、噢不,後輩們。

「怎麼可以只有木吉前輩可以和隊長約會!」

「太卑鄙了木吉前輩──」

面對後輩們的質問,木吉很老實回應道,口氣就像是我已經很久沒和老婆恩愛了小孩可以去隔壁房乖乖睡覺嗎──這樣露骨。

「我很久沒有和日向一起約會了。」他也很想和穿著和服的日向在京都的街道漫步吶。

「明明上星期才去秋田接隊長!」

「對啊!我們也想和隊長出去玩。」其實只是想出去玩吧,孩子們。

少了盡責的吐槽役,場面一發不可收拾。

麗子發出乾癟的笑聲,無視往這裡求助的眼神,將麻煩交棒給已經打電話求救的伊月。

這種時候,最可靠的果然還是隊長大人了呢──

句尾似乎有顆星星在閃,但電話那端的當事人則是疲憊地嘆了一口氣,問道:

『少來了伊月,隊裡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家族鬩牆了,你還是趕快回來吧,否則孩子們要離家出走了。」口氣像肥皂劇裡被拋家棄子的小姑,只差沒哭個兩聲。

『是在演哪齣啊喂!不是說要聽監督的話嗎,閒無聊的話給我多跑十圈!』

伊月將手機擴音,交給麗子發言。

「抱歉日向君,這次我也管不動他們。」

『發生了什麼事?』

「「「「「隊長─────」」」」」

『哇啊!』突然被五道整齊的呼喚嚇到,日向慢了慢拍才回話:『怎麼了你們,這時間應該還在練習吧!』

「因為我們──」

「想要去迎接隊長回來!」

「可是──」

「木吉前輩他──」

「不讓我們去!」

五個人圍在手機旁邊,還讓最高的火神拿著手機,擺明不讓木吉有申訴的機會。

這畫面真是要多爆笑就有多爆笑呢。麗子拍下了這親子鬥爭的一幕,打算等等傳給日向。

電話另一端這次停頓了很長一段時間,久到和伊月他們都以為日向早就掛掉電話,再不然就是在蓄力準備大喊。

但當日向再次開口時,只是很冷靜地交代:

『把電話給木吉。』

「喔……」

火神心不甘情不願地將手機交給笑得像是得到冠軍的木吉,接著黑子拍拍前者的臂膀要他退遠一點。

「日向~」

『你這白癡搞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黑子一臉他早就料到了的得意眼神,摀著耳朵都能聽到他們的隊長用著不輸平常吆喝他們練習的音量大罵道。

『你們是都不用練習了嗎?乾脆給我用跑得來京都怎麼樣──你又說了什麼白癡話讓一年級說要來接我?給我發揮你鐵心的意志!』

「不要叫我鐵心啦日向……」被吼得震耳欲聾,木吉一時眼睛發暈仍不忘辯駁他最討厭的稱呼。

『吭,區區一個月多而已就忍耐不下去嗎,鐵心同學喲~』

「我們只是想要早點見到日向而已,還有不要叫我鐵心。」

『很快就會回去讓你們看到厭,給我乖乖待著!大笨蛋──』

「怎麼可能會看厭。日向你這次要搭哪一班車?」

『不會告訴你,喂、實渕不准通風報信!』

「實渕也在旁邊嗎?太好了,之後再和你連絡~」

『閉嘴!總之不准再跑來了。』

「真的不可以嗎?」

『不可以!』

「日向~~~」哭腔。

──喂喂,你們還記得是開擴音嗎?

在一旁聽他們打情罵俏實況的伊月吐槽道,而且那還是他的手機。

至於木吉究竟是否無視日向意見,帶著一年級生去接他回誠凜、或是仍霸道的一個人去迎接,還要幾天才能知曉。



2013.07.06 Fin

---------------------------------------

噗哈哈正經也正經不了多久(←還敢說)
一看就知道腦洞開很大,但明知道如此卻還是寫得很開心的傢伙請放棄說服他去看醫生吧(欸

親子吵架都是可憐到隔壁的,伊月君的手機請保重(合掌)

以上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83-86525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