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3.08.24 [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木日]洛山篇 OMAKE(3)
[木日][日向順平交流企劃]洛山篇 OMAKE(3)


OMAKE. 醒來的第一眼是你

「嗯……」

身體很疲倦,但早起的習慣讓日向還是睜開酸澀的雙眼。

在想起眼鏡前,他的視野全被另一個人所佔據。

木吉的臉近在咫尺,以他的視力還能將對方的輪廓盡數收進眼底。還懵懂的意識讓日向未能像平常一樣拉開這過於親暱的距離,也可能是久違的溫存大幅降低了他的總是口不對心的舉動。

再度眨了眨眼,大腦恢復運作並將一晚的荒唐全數想起的日向不知是想要摟抱還是捏人似地朝對方伸出手,最終只是碰觸木吉噙笑的嘴角。

「早安~日向。」在日向額頭上輕輕印了早安吻。

「嗯唔……你沒睡嗎?」打了個呵欠。日向注意到他還枕在木吉的手臂上,稍微抬起頭讓他把手挪開,然而那隻手便自動地移往下方,環著他的腰。

日向也懶得說了,反而挪了下姿勢讓彼此都比較舒服點。

「睡不著,而且我想看著日向。」空閑的手輕撫著日向的臉頰,磨搓著他短短的黑髮,不時地用指腹碰觸他有些紅的眼角,彷彿這樣簡單的動作就能得到莫大的滿足。

日向感受著木吉的手在臉上撫摸的觸感,適當的按揉與撫摸讓好不容易消退的睏意再度湧上,在身體屈服於享受前想起了他現在所處的地點,這才想起繼續下去只會耽擱到時間。

「既然睡不著就起來吧,去吃早餐。」日向說著,想起身而身體各處傳來的痠麻感讓他忍不住埋回溫暖的被舖又蹭了會,掙扎了下才狠心推開不斷慫恿他繼續纏綿的木吉。

拉開被單,赤裸的身軀接觸到空調顫了顫,而日向也聽到還賴在床舖上的人倒抽一口氣的聲音。

「吭?」偏頭瞥了木吉一眼。

不知道是因為聲音乾啞的緣故而讓聲音變得慵懶,尾音微微的上揚,分明是日向一貫疑惑的哼聲,在木吉耳中聽來卻像在誘惑他似的。

從胸口一路蔓延到大腿內側的密佈痕跡都昭告著他昨晚對日向做了什麼事。木吉曾料想過日向等等進浴室照鏡子看到整片的戰績肯定會先揍他一頓,畢竟除了衣服褲子遮不住的地方他全部都留下了自己的印記,有些近似瘀青的烙印肯定過幾天也難以消退,之後練習前的拳頭也免不了。

木吉在醒來時已經有了即將面臨家暴的心理準備,但他錯算還有比這甜蜜的拳頭更有殺傷力的視覺攻擊,而且當事人還毫無自覺。

「太刺激了……日向…」木吉維持著趴伏的姿勢環抱住日向的腰,頭枕在他的大腿上磨蹭。

日向低頭看向木吉,當然也看見了自己草莓密布的軀體。

既然是他縱容木吉這麼做的,其實他也有心理準備了。只是他似乎嗅到現在不斷在他腹部那磨蹭的人居心不良的意味,特別是在兩人都全裸的情況下,擺明在搧風點火。

「喂起來了,木吉!」假如他有對方那雙大手早將他的頭給抓了起來──日向胡思亂想著,從原本搔亂木吉的頭髮變成拽著他的腦勺,只因不願安份的戀人就著現在姿勢輕輕囓咬他的肚腹,遭到拒絕還露出哀怨的眼神。

「再一下下……」

「不行。再不起來我就把你扔在這,再不吃早餐都變成中餐了。」死命扯開黏在他身上的木吉,但別說移動了,未能好好舒展的肢體在後者拉扯下差點又被摟入懷中。

「我比較想吃日…好痛。」果斷且毫不留情地拳頭硬生生阻斷了動作和言語。

「都已經縱容你一整晚了……還想不想回去誠凜啊?」日向沒好氣地訓道,「你一直跑來找我,可是我卻很久沒看見大家了,我也很想念他們。」

「說的也是。」木吉應聲,稍微鬆開了箝制的臂膀。

而逮到空隙的日向抽身離開床舖,順手抓了張被子罩住,免得等等木吉又說了什麼忍耐不住的推託之詞。

原以為木吉會像昨晚一樣跟來,日向疑惑回頭,木吉卻是坐在床鋪上,一臉含笑,用著雙眼勾勒著想說、卻仍留在唇齒間的話語。

那樣的笑顏日向見過幾次,但都不是什麼好印象。

醫院從來不是讓人留下美好回憶的地方。啊,新生命誕生的婦產科例外。

日向不免吐槽自己還有餘裕,回到木吉身前捧住他的臉頰。

「我們回去吧,木吉。」彎腰奪去那張還想說出想念的雙唇。日向微瞇著眼看著木吉按捺不住而摟住自己後腦的舉動。

在逐漸加重的深吻中,日向忍不住懷疑,自己去探望復健中的木吉時是否也會用同樣的行為阻止他再說出令人感傷的言詞。

──你的想念留給我不在時就夠了,在能見到彼此的時候,就少說些殺風景的話,大笨蛋。

日向喘息過後低聲地在木吉耳邊呢喃道。


2013.07.18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84-92b5a8a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