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3.12.13 [黑子的籃球][木日+全員]封箱膠帶
※剪刀梗
※木日少許+誠凜
※形象沒有



[誠凜74]封箱膠帶


當他們將一顆用膠帶和廢紙做成的紙球砸到了監督麗子臉上──而且正面擊中時,蒙受長期魔鬼訓練而形成本能的誠凜高中男子籃球部在第一時間全扔下掃具,在監督提起氣要痛罵他們一頓之前已經先排好一列等著挨揍。

「身為隊長還帶頭起鬨──你們還想不想練習啊吭──」

總是第一個遭受到監督制裁的隊長日向跪在離監督最近的地方,原本腳旁有支被他充當球棒的掃把,為避免被監督拿起來打人已經迅速傳到最後邊去。

「對不起…」

「讓你們用來整理的紙箱和膠帶是這麼玩的嗎!既然這麼想玩的話──」

眾人聽見膠帶被唰的一下拉開,搭配上監督臉上陰影黑得嚇人的表情,莫不吞了口口水。

「呃,麗子冷靜下來……」連KY技能點到全滿的木吉都感受到這股寒氣,在日向和伊月紛紛用肘擊推他出去送死時,硬著頭皮開口的當下──

啪的一聲,開啟了這次打掃最恐怖的懲罰。

「是男人的話就不要喊痛吶。」

明明手上拿的是膠帶,卻令人以為拿的是電鋸的恐怖印象。

日向看見旁邊痛到摀著臉在捶地的木吉,一點都不敢想像自己的死狀會有多悽慘。


五分鐘後。


一群抱著身體不同處的男子高中生們紛紛臥倒在地上,而做為凶器的膠帶已經被用光好好地躺在回收桶裡。

「用膠帶拔毛……虧監督想得出來。」日向痛到眼淚都流出來,雙腿則是一片被膠帶黏過在撕除後的紅痕──當然,毛都被拔光了。

「我們還算好了,你看火神……」伊月的受害處是雙手,不過本來就不是毛量很多的人,情況還不算嚴重。

日向等人同情地看著剛剛扔出那致命一球──也就是正面擊中監督顏面的火神,因為太痛而光裸上身跑去沖水。

受害處:腋下。

在撕掉膠帶的當下他們都不忍看火神的表情,因為場面實在太過慘烈,只撕了一邊腋下就讓他們流滿半年份的冷汗。

「都怪日向要挑這個時間玩啦。」同為腳毛受害者的小金如是說。

「紙球是土田做的,幹嘛全怪到我頭上!」

「不過我有點可以理解女友的心情了,除毛真的很痛……」土田摸著光溜的雙腿感嘆道。

「你這是炫耀嗎!」

「土田你這個混帳──」

「用刮的就好了吧,為什……」其中有人發出常識人的疑惑,但很快就被其他吆喝的聲音隱沒。

「好痛!」

「快拍這傢伙的腳給他女友──」


「你們在做什麼!」聽到喧鬧返回的麗子劈頭就是一頓痛罵。

甫一打開門,一群男高中生露出光溜小腿肚,長期訓練斷練出的肌肉讓腿部線條變得結實。
──但那是在用力或站立的情況下。

一群人倒在土田身上,或是跪著、趴著,沒有使力的情況下讓雙腿處於健康光滑的狀態。

這個景象不知怎麼,令身為女性的麗子感到有點火大。

「呃……」

為什麼監督的雙眼像是在冒火?

眾人面面相覷,但大氣都不敢吭一聲。

「你們…現在給我全部去跑三十圈!」

「欸欸欸欸欸──」

「有意見嗎?」

「沒、沒有!」一夥人迅速點頭,深怕待會又有什麼更恐怖的懲罰。與拔毛相比,跑操場實在是太過溫柔了。

原本日向跑在最後,正慢慢加快速度跑到最前頭時看見低著頭、有點沮喪的木吉而緩了緩腳步。

「喂。」

「日向……」

與他壯闊體形相違背的哭喪臉,日向才要露出一貫不耐煩的神情,一見到木吉的臉馬上迸出大笑。

「噗、噗哈哈哈哈哈──你的眉毛!」原本濃眉被膠帶撕去一邊,變得較為稀疏。

日向指著木吉的眉毛大笑不止,其他被笑聲轉移注意力的人也開始大笑起來。

「真的很痛耶…」

「哈哈哈要不要叫監督幫你撕另外半邊啊?噗哈哈哈哈──」邊跑邊笑,笑得岔氣的日向儘管聽到麗子說再加十圈的處罰,還是忍不住抽笑著。

「在笑的話我也要撕日向的!」

「誰像你濃眉啊,哈哈哈哈──」


2013.09.24 Fin


OMAKE

「是說黑子又溜掉了嗎?」

結束了跑操場後日向四處看了看問道。

「我在這裡,隊長。」

「哇啊!你就不能正常的從前面出現嗎!」黑子總是在視線的死角冒出,已經習慣的日向還是忍不住叨唸道。

「對不起。」

「不說這個了,剛剛監督懲罰的時候你跑哪去了?」

「我一直都在現場,隊長。」為了表達自己所言不假,黑子還亮出手機,將每個人拔毛的慘狀都記錄了下來。

「你……」真想氣也氣不起來。日向還向黑子要了木吉被撕半邊眉毛的照片好回去大笑。

「黑子和伊月一樣都沒什麼腳毛呢。」小金不知何時也來到旁邊,蹲低看向黑子的雙腳,「剛剛土田一說我才想起來,我老姐除毛的時候也常常痛得哇哇叫。」

「嗯啊,女孩子好像常常有這種問題呢。」家裡女孩子居多的伊月也發出同感,「除了除毛以外還有修眉,我們家的眉毛比較細,一不小心就把眉毛剃光了。」

「修眉啊……」講到眉毛,一夥人很有默契的往火神那看。

日向笑得不懷好意,「乾脆讓我幫你把分岔的眉毛修一修怎麼樣啊,笨蛋火神?我手藝很好喔。」

「不用了!」摀住自己雙眉的火神連忙退後。

「隊長,沒有分岔眉毛的火神君就不是火神了。」

「也是。」

「乾脆幫木吉修好了,只有一邊稀疏真的很搞笑。」伊月提議道。

「欸?」

「好啊,我早就想要把這笨蛋的眉毛給修剪修剪了──」

不知從哪拿出剪刀出來筆畫的日向,在背光的影響下不知怎麼氣勢上有些像洛山的隊長──火神吞嚥口水如是說。

「給我壓住木吉!」日向一聲令下,起鬨的眾人紛紛壓制木吉的四肢。

火神看著隊長跨坐在木吉前輩的肚子上拿著剪刀的姿態,忍不住脫口而出:

「修眉……不是用剪刀吧。」

「相信隊長的手藝吧。」黑子拿出手機,笑得十分溫暖。

「……」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87-d9b3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