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4.01.20 [黑子的籃球][木日]無聲痛楚
[誠凜74]無聲痛楚


「喲。」

「喲什麼喲。」

日向沒好氣地緩口氣停下來,佇足在他五步前的人揚起冬陽般暖暖的笑意,等他走去。

這條是日向固定慢跑的路線,雖然沒有刻意隱瞞,但也沒聲張過。

大清早的,體育館也還沒開,學校甚至還沒開門,除了同樣早起的老人家以外,日向鮮少在慢跑的時候看到學生──比賽前就另當別論了,那時不僅是他們籃球部,足球社、排球社、棒球社等的社員不期而遇也是常有的事。

而現在並不是賽期。

換句話說,按照常理判斷這時不應在他常慢跑的路線上,看見正在住院復健的木吉。

幾乎是無意識地先將視線落到了他的膝蓋。日向皺起眉頭,在木吉好心遞來熱飲要寒暄之前,便先將那些多餘的問候濃縮成一句簡單的利箭。

「痛到醒來嗎?」

木吉臉上本來雲淡風輕地笑顏彎過頭,成了苦笑。

「真是躲不過日向的眼睛呢。」

「想也知道,大笨蛋。」日向這才接過熱飲,放慢步調與木吉並肩而行,「我陪你回醫院,放著吹風待會痛死你。」

「我等你跑完。」

日向看了他一眼,木吉只是笑笑。

「我在這裡等你跑完,大概還有十五分鐘,沒關係的。」再度重申道。

日向一語不發地將只喝了幾口的熱飲塞回木吉手裡,沒有多說什麼便又邁開步伐。

直到日向的身影消失在下個轉角,木吉才慢悠悠地找了沒有風的地方休息。

淡藍色的天際,吹來的風有些刺。

為了不讓身體冷起來,木吉簡單做了伸展操。

屈膝蹲下再站立時,膝蓋傳來的痠痛幾乎奪去他的力氣。木吉已經很習慣這種抽痛,卻仍是在每一次痛楚中皺緊了眉頭,滑下冷汗。

這樣的疼痛,就連晚上也同樣折磨著他。

僅是移動就感覺到神經像被往反方向拉扯。深呼吸、放緩動作,感覺肌肉與神經慢慢放鬆,然後吐氣,重新將膝蓋打直。

日向說得沒錯,他是被痛醒的。

儘管有止痛藥可以暫時緩解,但藥效過後身體又要再一次適應這樣的痛苦。

醫生說他還年輕、他還有時間,他不必像臨床的老伯伯可能這輩子都需要杵著拐杖舉步維艱地行走。

你需要靜養。

再一次次醫生的叮嚀與不認同的眼神下,他只能笑了。

清晨太過安靜,靜得彷彿他都能聽見走動時膝蓋發出咿咿嘎嘎的聲響。

小口小口喝掉原本要給日向的飲料,思索著還有多遠的距離會看到販賣機,日向又會帶著什麼表情回來呢?在過一小時半誠凜的學生便開始三三兩兩的出現,這學期的出勤時數應該不用擔心了,倒是火神的課業比誰都危險……

想些無關緊要的事情轉移注意力,木吉又重新投了一枚硬幣,思忖著該點些什麼時,從旁邊竄出的人影飛快地按下咖啡。

「大笨蛋,不是說在原地等我!」日向自顧自地取出飲料,拽著木吉離開。

在更過去,是籃球場。

日向並不想細想木吉是用什麼心情閒逛到這,也可能只是自己不想讓他觸景傷情,在木吉回過神來時他們已經回到了馬路邊,呼嘯而過地車聲掩蓋了說話。

再次回首,木吉捉緊了他的手肘。

「笑得比哭還難看啊你。」

──想說什麼就直說。木吉似乎是讀懂日向未出口的命令,慢慢將頭抵在他的肩膀上。

「日向……」

「嗯。」

「……我膝蓋很痛。」痛得我好幾次從夢中醒來。

痛得像是再也爬不起來,痛得很想向誰哭訴為什麼那麼努力復健了,好轉的跡象卻仍是那麼渺茫。

「嗯。」

「因為太痛了,我想起伊月說你每天有慢跑的習慣,所以在這裡等你。」

「然後?」

「見到了還是很痛,但…沒那麼痛了。」

「很好很好。」像在安撫孩子似地拍拍他的後背。

「日向……」

「如果你走不動的話,我只能拖你回去了。」日向淡然道,無法分擔痛楚,那麼再多的安慰也只是徒然。「我拖不動,那就把伊月和小金他們也叫來,現在的誠凜要扛起一個人還不嫌重。」

「……謝謝。」

「高一的時候就說得很清楚了吧,謝什麼謝啊。」我們是隊友啊,大笨蛋。


2014.01.13 Fin

因為閃到腰而有了這篇文……我實在太感同深受了啊木吉前輩(沉痛)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91-42df6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