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4.02.04 [原創][劍與盾系列]森林裡寂寞的死靈法師
森林裡寂寞的死靈法師


那是在他們尚未踏上旅程的事情。

據說有一名沒有輸過的死靈法師住在城外幾公里的森林中,來歷不明,僅知留在冒險者公會中的消息吸引了不少勇者想要前往挑戰。

賞金從何而來,不清楚;也沒聽說過這名死靈法師有做些什麼違害城鎮的事情,但衝著他能操控死屍骷髏、詛咒和吸取生命,就有足夠理由讓勇者們前往討伐。

事實上,死靈法師也挺歡迎這些勇者前來踢館。

偶爾來拜訪這位死靈法師時會碰上自恃正義的勇者來挑戰,一但最外邊的殭屍遭到秒殺,他這位死靈法師就會親自上前線,一臉雀躍地說著這次要用什麼法術招待呢?還是要試試看新的操控術?

「我說你用來用去不是骷髏就是殭屍,要不扔幾個降咒還有什麼好選的。」

「儘管是骷髏殭屍,陣形排列不同,攻擊的效果也有所差異。」

他還是不太能懂死靈法術的美感,正想多聊個幾句時人已不見蹤影。

再過五分鐘,像是層層堅固的東西粉碎的聲音從房子的不遠處傳來;交往的時日不算久,但他還是清楚他這個朋友的能耐絕不在話下。

當他因為騷動忍不住走出門外,一具異常高大的骷髏便抓著他的手衝向前線。

「布瑞德──」死靈法師操控著兩具骷髏代替他步行,幾眨眼間他便送往最前面當替死鬼。

「我會比你的骷髏堅硬嗎!」眼看來挑戰的勇者巨刃襲來,一刀落下便是一具骷髏碎成白骨。「賽勒佛你給我記著!」

「準備的時間比預計的久,先幫我一下。」

「有沒有搞錯啊,那是你的訪客吧。」好歹他也算是正義的一方啊,布瑞德咋舌道。

幸好勇者的速度不算快,搞懂情勢後先是舉起法杖,操控空氣中的水氣,濃縮成細密的冰箭阻撓侵略者的腳步。

「切,反應真快!」

「居然有同夥。」來訪的勇者一見出現的打手,立即改變攻擊的方式,轉而往他的方向衝刺,「被操控了嗎?就讓我給你一個痛快吧──」

「唔。」避免正面接下攻擊,橫豎他都無法在體力與力氣上拼過戰士,布瑞德揮動與他同高的法杖,將襲來的力道用水牆洩去勁道,而從地表隆起土棘只能稍為阻攔對方腳步。

「元素使?」勇者吃驚了半晌。鮮少看到元素使──俗稱法師,站到前線;姑且不說力量,近戰上能不落於下風便有足夠理由讓人另眼相待。

布瑞德一見勇者的表情忍不住哼笑,「怎麼,沒看過能打的元素使嗎?」

「呃,真的沒見過……」

「賽勒佛你唱──喂!你要用那些鬼手也早點說!」感受到地表不斷傳出轟隆的震盪,布瑞德急忙離開原地。

從地面綻開的裂縫中不斷有亡靈般的鬼手,飄飄蕩蕩地阻攔勇者的行動,時而捉手、時而捉腳。

除了操控者以外,那些鬼手像有意識地攻擊活物,連帶布瑞德也跟著中槍。

「上次去商店街的時候,看到他們招攬的手讓我想到亡靈也能這麼做……手也是人的肢體中最為靈活的呢。」死靈法師兜帽下的是隱藏不住的笑意,似乎很滿意這次的法術,「而且亡靈沒有形體,沒有光屬性的魔法根本不是對手呢。」

「哪天有牧師或是聖騎士來討伐你,我看你要怎麼應付。」布瑞德讓法杖在自身周圍展開結界,瞬間那些鬼手退得十步遠。

「那就麻煩你幫我架個暗黑結界,現在可以用來試試看嗎?」興致勃勃。

「才不要,非必要我才不要用這種黑漆漆的法術。」

「明明能夠驅使純粹的暗元素為什麼不專研一下黑魔法呢?」賽勒佛頗為可惜道,如果有足夠的暗元素包圍這裡,那麼他的亡靈法術就能做更精細地調整。

布瑞德一臉不願多聊,賽勒佛也識趣地不多追問。在他的朋友圈中,布瑞德是他少數的朋友,而且是活的,他的好奇心還沒有重到需要踩布瑞德的地雷。

然而被他們晾在一邊勇者,意外靈活地閃過不斷撲來的鬼手。

再過不久,天就要全黑了。

勇者肯定很清楚,一但到黑夜這些鬼手的攻擊肯定更為密布地襲來。

「要送客了嗎?」布瑞德問。

「不知道他會不會帶其他人來……」賽勒佛操控亡靈與骸骨,將開始出現疲態的勇者逐漸逼到絕處,「希望不要挑在這幾天,家裡的麵粉不夠用了。」

「難不成你還想準備佳餚招待他們嗎,骷髏、亡靈和屍骸的組合饗宴?」挑眉。

「聽起來主意不錯,我一次能操控四五十個骷髏,不知道夠不夠熱鬧。」

「我說你別認真考慮啊……」

住在森林裡的死靈法師有個踢館者都知道的習慣。

不知是出於禮儀或是拿來練刀,凡是前往挑戰的人無一不是快去了半條命逃離,就是一不小心就被埋在土裡當死靈法師的夥伴。

儘管帶上許多人前往圍攻,一次比一次還要誇張的陣杖都讓冒險者不敢再輕易地進犯。

也因此,討伐的時間間距拉長,換來的招待也趨加豪華。

布瑞德看著這次幸運全身而退的戰士,都有種想詔告所有人的衝動──

其實他們來挑戰的對象,只是個寂寞等著人上門找碴的笨蛋而已。


2014.01.30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93-30e5e3e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