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4.02.04 [原創][劍與盾系列]路邊的東西不要亂撿
路邊的東西不要亂撿


「真的是活人嗎……」

布瑞德自詡腕力在城內也是數一數二的,但此時緊緊扣住他手腕的黑衣男子像是用盡最後的力氣,眼底的眸光像要燃燒他最後的靈魂。

「……」

「欸、我聽不清……好痛。」吃痛地想要抽回手,掙扎了一下還是放棄。「算了,我大概也猜得到你說什麼,可以先放開我嗎?」

「………」

分明是陽光普照的正午,布瑞德卻全身起了雞皮疙瘩。

「這個先給你……可以不要再盯著我看嗎?」有種錯覺黑衣男子會想要直接將他生吞活剝吃下肚,布瑞德趕緊將摻了蜂蜜的水遞給對方。「還站得起來嗎?」

「……」黑衣男點頭。

「那就好,我先帶你到陰影的地方。」索性好人做到底吧,布瑞德心想。

才從家裡逃了出來,沒想到卻在半路上被絆住腳步。他嘆了一口氣,有點吃力地扛著和他身高相差無幾的男人扛到樹下。

黑衣、黑色兜帽。

還有縈繞不去的死亡氣息,攙扶的時候看見他胸口整片的刺青。

布瑞德仰頭,瞇眼看著刺眼的陽光,苦中作樂地想道,「好歹是光天化日之下,諒他也沒什麼搞頭。」

倒在路邊時他一度以為是具死屍,雖然不是常態,但也不是多特別的事件。

「我身上目前也只有這些東西,你先休息一下吧。」

「……謝…」

黑衣男子艱難地吐出字,布瑞德一溜煙地便不見蹤影。





在這種情況下,果斷離去也算是對自己的一種仁慈吧。

倚靠著樹幹,像是虛脫似地垂著頭,任由肚皮不斷發出咕嚕的聲音,嘴裡有些酸,可能是喝了糖水的關係。

從對方的表情看來,肯定是發現自己的真實身分了。那麼,等等前來會面的人又會是誰呢?神職人員?牧師?還是聖騎士?

登記在冒險者公會的賞金似乎不少吶……主動去公會可以領賞金嗎?賽勒佛覺得難受地又往陰影縮了身子,習慣黑暗的身軀本能地排斥毒辣的陽光。

「喂,你還活著吧?」

「──!」

賽勒佛吃驚地抬首,眩目的日光將對方的面龐化作一片陰影。

他痛苦地又瞇起眼,這個舉動卻讓對方慌張地按住肩膀,與剛才一樣香甜的味道傳入鼻間,下個須臾嘴邊便遞來方才潤口的糖水。

「除了快餓死外有哪裡受了傷嗎,還能開口說嗎?」布瑞德將乾糧弄得碎碎的,攪和在糖水裡讓對方吃,「要救人卻把人弄死了,傳出去我會被笑死的。」

「為什……」

「吭?」

賽勒佛又喝了滿滿一口的糖水,直到喉嚨能順利發出聲,才迎上等他話語的金色雙眸。

「你發現了。」一字一字清晰地說,「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布瑞德皺眉,才後知後覺地聽懂他的意思。「喔,這樣不是很遜嗎,打倒鼎鼎有名的死靈法師,卻是在對方肚子餓的狀態下,也太丟臉了吧。」

「……」

「公會好像沒有登記你的名字,要怎麼稱呼你?我叫布瑞德.羅西。」

賽勒佛靜默地看向布瑞德,見他雖還保有警戒卻無怯色,這個距離如果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施咒是不可能的,各何況現在天時並未站在他這。

對方沒有敵意的情況下,賽勒佛也不會在這種情勢下多添麻煩。

事實上他與活人接觸的次數少之又少,凡是見到他的人無一不是拿出渾身解數要鬥個你死我活,就是二話不說先用唱法招呼的。

更消說現下如此平和的談話。

然而這樣的沉默卻被布瑞德誤會有所顧忌。

「怕我和公會洩密嗎?」以公會的人脈,的確很有可能從名字查到來歷,使用假名也不無可能。「不說也不勉強,如果你還是要進城的話最好等到晚上,今天有許多牧師在城內唱禱詞除穢,不想被淨……」

「賽勒佛.菲科特。」

「咦?」

「我的名字,真名。」

以死靈法師來說,告訴對方真名是表達信任最大的誠意。

一般來說,知道對方是死靈法師的情況下並不會將真名告訴對方,以免遭到詛咒。

布瑞德當然也知道這點,會告訴對方全名自然有他自恃不怕受詛咒的理由,但萬萬沒想到這名令冒險者趨之若鶩的死靈法師會如此乾脆地報上大名。

「…喔、喔,請多多指教。」下意識地用上招呼語,原本還警戒的神經突然放鬆下來。

「請多指教。」

也沒想像中那麼……邪惡嘛,布瑞德思忖。前去討伐的勇者們,僥倖逃脫的人都說死靈法師好戰,骷髏、屍骸、亡靈和詛咒樣樣來,生怕場面不夠盛大似的,有時在森林外都能感受到那股濃厚的死亡氣息。

但也可能是他快餓死所以才忍耐下來吧……布瑞德小心翼翼地打量對方,年紀比自己大一點,面容蒼白,黑色的長捲髮蓋住了泰半的容貌和塗滿了黑色的指甲──還真是符合傳聞中死靈法師的形象。

但交談下來,並沒有傳聞中毫無溝通餘地的樣子嘛,還報上自己的真名,這名死靈法師是有恃無恐還是沒什麼戒心?

布瑞德蹲在一旁,原本好整以暇地等死靈法師吃完東西,但又緊張地跳起來。

「完了,我忘記了,顧著幫你買東西,我在躲人──」

「嗯?」

「雖然有點冒昧,但公會的記錄沒錯的話你應該住在森林的很很很────裡面對吧?」

賽勒佛點頭。要不是因為距離實在太遠,他也不會落得餓死在半途。

「有牧師詠唱神聖界壁也不會被入侵的堅固壁壘吧?」布瑞德著急問道。賽勒佛仔細瞧才窺出他右手上有一枚追蹤的法術印記,而且還是他最排斥的光屬性。

「不是一群牧師衝來還不是問題……」

「拜託了!」布瑞德雙手合十請求道,「就當作我給你吃東西的回禮,可以借我避風頭嗎?不用到你家,我在外圍晃晃就好了,要買什麼吃的我避過風頭後再幫你買──」

被對方的氣勢震懾,賽勒佛稍微退了一步,「你不是元素使嗎?手上的印記可以輕易的弄掉吧。」

雖然裝束不像認知中的元素使──更多人稱他們為法師,但有修行法術的人都會稱他們為元素使,但從布瑞德身邊充斥著各種自然元素不難猜測出他真實的身分。

「好久沒有遇到可以第一次就說中我職業的人了……」語帶感嘆道。但賽勒佛有些不忍告訴對方,若不想要被誤認就別穿貼身的無袖上衣,簡直比盜賊或吟遊詩人還單薄,哪個元素使不是將拚命將防禦的裝束往身上穿,儘管是他,這身長袍也有上好的防禦能力。

健壯的外觀也是讓人錯判的原因之一,畢竟他們完全稱不上熟稔,這些話便仍留在腹中。

「這個印記是很好解決,用比這個更強的暗元素就能抵銷掉,但是──」煩躁地皺起眉,「這樣就會被我……被一個很恐怖的牧師查覺,如果是在你的領域內的話就不會被發現。」

「……」

「不會給你添麻煩的,要是被發現我會負責把他拖到其他地方。」隨著布瑞德手上的印記愈來愈明顯,他臉上的冷汗也逐漸增加,隨時都有撇下賽勒佛逃跑的意思。

「……」

「唔…」果然太突然了,而且他可是公會榜上排名不下的死靈魔法師,怎麼可能輕易地讓人靠近他的巢穴。

布瑞德懊惱地搔頭,正要打消念頭面對現實時,賽勒佛輕拍了他的肩膀。

「如果不嫌棄我家亂得沒地方坐的話……還有我現在還很餓,沒辦法趕路。」

「謝謝你,賽勒佛!」布瑞德簡直要跳起來歡呼,但尚還飢腸轆轆的賽勒佛只是虛弱地應和著笑了下。

得到允諾後,布瑞德精神一來,舉起那柄更像薙刀的法杖,淡藍色的光芒凝聚在杖前,同時間另隻手浮現點點光珠。

賽勒佛無意識地避開布瑞德的雙手,複合法術不算少見,熟練的融合兩種元素的元素使一直都是他棘手的對象,也難怪布瑞德並不畏懼他的死靈法術。

「──吾以軀體為元素寄宿之媒介,應吾指引之路,將雨露與光化為蜃樓海市。」充足的詠唱時間令這個法術順利的施展開來。

這樣的障眼法他也會用來佈置在家的周遭,只不過將光元素換成暗元素罷了,再加上輔助的道具更能有效的延長法術時間及範圍。

令賽勒佛另眼相看的是這個法術的精緻度,周遭的景色被巧妙的連結成在一起,若布瑞德沒有領著他離開,可能要耗上好一段時間才找得到破綻。

「很精細的法術。」

「謝謝稱讚。」布瑞德毫不客氣的收下讚美,「不過這對那個人可能沒什麼用……希望能拖延久一點。」

「對方不是牧師嗎?」

沉默了半晌,「……小時候玩捉迷藏的把戲,瞞不住多久的。」

「……嗯。」

布瑞德揚起笑,「有機會的話,下次換個裝扮我帶你逛逛市區吧,我知道很多很好吃的店家喔。」

「謝謝你的好意,但我更喜歡待在家裡……」

「這麼足不出戶那生活費和食物該怎麼辦?」

「正是因為吃完了才……」

不知道是羞赧還是不好意思,賽勒佛似乎將兜帽拉低了些。

布瑞德有聽說死靈法師都喜歡定居在一個地方,這也算是見證了這個傳聞的真實性。

「噗、噗哈哈哈──」

「羅西先生。」

止聲。「咳咳,叫我布瑞德就好了,我不習慣被叫先生。」

「那,布瑞德。」認真地瞅著對方。

「嗯?」

「還有其他吃的嗎?」

因為對方的表情太過嚴肅,布瑞德傻了一下又開始大笑。

「有,這些先給你,等等有看到可以吃的野菇我在烤給你吃。」

「就先謝謝了。」



2014.01.31 Fin

銀子畫得插圖可以見→這裡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94-94009a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