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4.02.08 [原創][劍與盾系列]辛勞的前哨站
辛勞的前哨站


拉朵城的開鐸街。

不知是誰為這座非法交易遠多於正常商業行為還多的城市取了這麼個莫名其妙的名字。

據當地的吟遊詩人說,是四散在這座城市的情報販子們一手建立起這條街,其中的老大希望流通的商品與情報能像繁花並茂──如此詩情畫意的緣由。

真實性已無從考證,但可確定的是這裡的確可以找到大陸上泰半的稀有物品,是個數一數二的商業城市,也是連神殿都難以進入的中立地帶。

而開鐸街則是其中的翹楚,任何珍奇的情報或物品都可能在這裡打聽得到。

布瑞德為隊裡的賽勒佛及史汀解說道。

本來蒐集情報和解說應由吟遊詩人負責,但史汀還只是涉世未深──應該說,成為吟遊詩人沒有多久的新人,死靈法師也鮮少離開他居住的森林,加上他們隊伍的團長沃德是寡言的人,說明便落到布瑞德身上。

「我們會在這座城市待上一陣子。」布瑞德說道,將買來的地圖攤在桌上,「因為這個城市沒有神殿,向冒險者公會的分部登記的話比較容易審核通過,而且我們需要錢。」

顧忌到賽勒佛是死靈法師的緣故,儘管他們已經達到可以登記冒險團的低標,布瑞德在一開始便向沃德協議好到這裡才正式申請。

「那我們趕快去接個任務吧!」迫不及待想要出任務的史汀摩拳擦掌道,坐在他身旁的沃德僅是默默地按住他肩膀,要他別站起來。

「給你們造成麻煩了。」賽勒佛語氣輕淡地說,已經到了餐廳仍是沒有取下兜帽。幸好這座城市對每個職業的人都很寬容,不管是盜賊、刺客甚至是死靈法師。

餐廳裡也有許多隱藏面容的旅行者,過去曾造訪過這裡不少次的布瑞德也多披了一件長袍;不輕易洩漏底細是這裡生存的基本條件,加上這裡到處都有情報販子,多點戒備不是壞事。

「我和團長本來就有登記公會在案,要重新登記成冒險團需要額外的手續,不用太在意。」布瑞德笑道。明明是在座年紀最小的,見歷卻比吟遊詩人及死靈法師來得豐富。

「先去買東西。」四人當中以沃德的資歷最深,因此團長一職仍落到他頭上。沃德指著地圖的南邊,「不要惹事,很麻煩。」

「放心啦沃德團長,買個東西而已是能出什麼事。」史汀翹著腿哼笑道。

「這裡的情報網遍布全城,出了事情很快就會傳遍,會被有些店家視為拒絕往來戶。」布瑞德追加解釋道。

「既然如此我們幹嘛在這裡待這麼久?老是被人盯著,觀賞動物嗎?」史汀嗤笑道,但剛才的一席話令他在意起周遭的人,變得有些疑心疑鬼。

「因為這裡有五花八門的任務,其中有比較適合初學者而且賞金也不低的任務。」

「嘖嘖小瑞瑞還真是貼心啊。」湊到布瑞德身旁,一副好哥們地搭在他肩上,「要選點刺激的喔,不然作為我們第一個任務實在是太不夠看。」

「沒問題,那就來獵捕雞蛇吧。」

「雞跟蛇融合在一起的突變種嗎?」

「有雞的頭、胸和翅膀,身體和尾巴是蛇。」意外地是賽勒佛出聲解釋。他冷冷地瞥了史汀一眼,「與其對視時會使人石化,沒有法術抵抗力的人會直接致死。」

史汀像沒看到賽勒佛的眼神,仍舊故我地嚷嚷:「哇喔,我都不知道小瑞瑞如此信任我的身手,到時候將雞頭剁下來給你熬湯怎麼樣?我的手藝挺不錯的喔。」

「那不能喝。」沃德皺著雙眉道,雖然他總是無時無刻都皺著眉宇,嚴肅的表情讓人實在不知道從哪吐槽起。

「應該不是能不能喝的問題,團長。」他只是想要整整史汀,話題怎麼會扯到那去。

「雞蛇在什麼地方?我看我們明早就出發吧!」

「目標是雞蛇的話是不可能帶你去的。」

「小瑞瑞如此關心隊友真是讓人痛哭涕零,不過對付畜生不用保留戰力也沒關係喲。」

「你根本不是戰力吧!」布瑞德白了史汀一眼,迅速將話題轉移,「我們買完東西後再去冒險者公會看看有什麼比較簡單的任務,也要買點備用的藥品,我們隊裡沒有牧師,受傷的話光靠我一人應付不來。」

「我很好奇這裡的商店,我跟你去。」賽勒佛出聲道。

「買東西的話怎麼能少了我,我倒要看看這座城市的東西能有多稀奇。」

布瑞德才剛要開口,沃德不容置喙地做出結語:

「一起去。」





「史汀!我們要去的不是那條街。」

「康莊大道正在歡迎我,小瑞瑞要不要一起上路?」被揪住後領的的史汀笑嘻嘻地指著反方向的街弄,因為抓住他的人是團長這才稍微安份下來。

「我只看到覲見奈洛之神的單程道而已。還有,請你停止用那麼可笑的綽號叫我。」布瑞德想起不愉快的事情,臉色有點難看。

「怎麼會,從擁有天籟之聲般嗓音的我口中說出來怎麼會可笑,擁有這個殊榮的人只有小瑞瑞你一個而已喔。」

「完全不必,收回你取的可笑綽號就是對我最大的恩賜。」

「我也對那裡的一間店感興趣,我想去看一下。」賽勒佛指著對街一間破爛到讓人不想上門的店鋪,招牌都模糊不清。

「嗯,二十分鐘後我們再回來找你。」對死靈法師倒是沒有多加刁難,一下就答應了。

「小瑞瑞~差別待遇是會惹人厭的喔,還是小瑞瑞想單獨和我逛街才刻意支開賽勒佛的啊?」

「你把團長放在哪裡?」冷眼。

「當然是放在心上,不用擔心我的雙眼已經被小瑞瑞漂亮的臉佔據,不要因此吃醋了。」拋媚眼。

徹底無視史汀,布瑞德有點哀怨地看向團長沃德。

「團長,我可以扣押這傢伙的零用金嗎?」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覺得交涉是件累人的事情,一但死纏爛打又厚臉皮的人成為隊友,煩躁度馬上以立方成長中。

連對長自己兩歲的史汀都不想再用敬語,讓熟識他的團長明白地體悟到布瑞德對此有多煩躁。

「以後財務都歸你管。」

命令一下,兩人的表情大轉變。

史汀臉色一改,換上討好地笑容道:「布瑞德先生~你想要先逛哪呢?我看你行李有些重,待會讓我幫你提怎麼樣?」

「你只要乖乖跟著我們走就好了,還有不要那麼叫我。」布瑞德雙手抱胸,得逞的笑意遮也遮不住。

「那有什麼問題,我們趕緊上路吧。」


賽勒佛進入了那間陰森得彷彿未在營業的店鋪。

嗅到熟悉的氣息,他可以確信這是一間專賣咒術的商家,在外頭只感覺到薄弱的元素反應,但一進門,用來測量訪客的法術自頭頂撒下。

「哼。」袖子一拂,賽勒佛因為對方無理的舉動感到慍怒,正想要回禮的時候裏頭的人慢條斯理地開口:

「由於本店不歡迎愚昧的野蠻人進入,用這種方式冒犯閣下,還請您海量包涵。」年邁的老人撐著拐杖緩緩走出,隨著他木杖一步敲響一步,出現在賽勒佛眼前的商品漸趨多樣。

「蝙蝠的翅膀、報喪女妖的活屍、人魚眼淚。」賽勒佛像是隨口問問,眼睛也在打量架上的東西。

「閣下看來也是同道中人。」老人走近賽勒佛身邊眼睛突然一亮,木杖一點,一個琳瑯滿目的櫃子緩緩移動,露出了足足可讓三個人並肩而過的長廊,而廊邊則是高達兩層樓的高櫃。

賽勒佛並不清楚長廊有多深,但是可以從那扇被移動的櫃子上感覺封印著什麼東西,恐怕深入進去將會對老人不利的話封印就會啟動。

「明眼人說亮話,我的店裡賣的東西絕對是街上最齊全的。」老人得意說道,點亮了角落的燈,「難得來了貴客,還請閣下讓老夫好好招待一番。」

賽勒佛僅點點頭並未多說什麼,他的目光全被櫃上珍奇的商品所吸引。

直到他的隊友前來接他時,看到的景象便是賽勒佛被一大堆古怪的東西包圍在其中的畫面。


「布瑞德。」賽勒佛好不容易從一堆寶物中抽身,一臉你來的正好的表情。

賽勒佛的表情不算多,情緒起伏也比較和緩,不過對布瑞德來說要判別他的意圖卻是再簡單不過──寫滿期待的眼神布瑞德通常只在孩童身上見到,成年人還能擁有如此澄澈的表情實在難得。

但現在並不是讚嘆的時候。布瑞德對死靈法術只是略懂,但能讓賽勒佛眼睛為之一亮的商品肯定價格不斐……

「這死人骨頭也要五個金幣?」顯然也是看到價格的史汀不可置信地嚷嚷道,「不過就是個頭蓋骨,頭型是挺漂亮的也沒頭殼破洞,難不成是還能煮湯嗎?」

「哼,所以本店不歡迎野蠻人。」老人氣呼呼地想要從史汀手上拿回東西,無奈身高完全勾不到,木杖往地板一點,地表立即冒出好幾雙骷髏手試圖要攻擊史汀。

「史汀你說得太過分了。」儘管他也覺得太貴了些。布瑞德下了一個小型的結界,撞上光牆的骷髏頓時粉碎。

史汀見狀反倒氣燄猖狂起來,以為有事無恐便繼續向老闆挑釁起來。

「不能買嗎?」賽勒佛拿起其它他感興趣的東西,團長老是皺著眉頭一副就是不可能答應的表情,能夠說情的對象也只有一個人。

「唔……」才剛接下掌管財務的職責,他想要回頭向團長求救卻被無視了。

被迫和雙眼發亮的賽勒佛對視,分明是個死靈法師但眼底想要的光芒卻比他的結界還要耀眼是怎麼回事?

想要拒絕卻有一股罪惡感。布瑞德狠心撇開眼,「……不可以。」

「………」

「我很想答應你,但是……不行。」他咬牙道,這肯定就是掌管財務肯定惹人厭的原因了,布瑞德有點心酸心想,可是如果不狠心拒絕之後一定會沒完沒了。「老闆不好意思,打擾你了,請問這些多少。」

布瑞德指著另一邊賽勒佛挑出的必需品結帳,從史汀手上拿回頭蓋骨放回桌上。

原想將和老闆吵得不可開交的史汀拉到一邊,但似乎已經卯上了的史汀儘管雙腳已經被骷髏手給捉住仍是不肯示弱。

「鬧夠了。」團長強硬地將人拉到一旁。

「我看那些東西就連打對折都嫌太過高攀,反正老頭子都要一腳入棺材了何不算便宜點,難不成掛了這些臭到不行的死人骨頭也要跟著陪葬?不如送我們年輕有為的賽勒佛先生還來的有意義。」

「史汀你安靜一點。」

「嘛~小瑞瑞都這麼求我了,我就勉為其難敬老尊賢一下好了。」居高臨下看著氣得臉紅脖子粗的老人,說得像賞賜似地厭人。「如果兩枚金幣的話小瑞瑞你就買給賽勒佛算了,反正這間破──」

「臭小子……」木杖舉起。

布瑞德和團長一人一拳阻止史汀繼續惹怒老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結好帳,團長將史汀和流連忘返的賽勒佛迅速拖出店鋪,留布瑞德好聲好氣安撫打算將他們視為拒絕往來的老闆。

「那間商品很多詛咒商品。」賽勒佛對著出言不遜的史汀說道,「雖然我也不滿老闆的無禮,但再說下去很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喔呀,咱們冷淡的死靈法師先生也有關心夥伴的一天,團長我們是否要吃個大餐好好慶祝一番?」

「少來了,沒有接到任務之前休想吃大餐。」布瑞德滿臉疲倦從店裡走出,將買好的東西交給賽勒佛後就對史汀訓話。

「小瑞瑞有心軟買了那個死人骨頭嗎?」湊到賽勒旁邊想看袋子裡的東西,但後者一收到東西馬上就用法術隱藏起來,讓想一窺究竟的史汀撲了個空。

「沒有。你剛剛不是答應我不要用那麼難聽的稱呼叫我!」

史汀雙手靠在後腦吊兒郎當說道:「嗯,那是剛剛啊,又沒有說後來我不能這樣叫小瑞瑞。我還以為小瑞瑞會偷偷買給賽勒佛咧。」

「我、我才沒有!」雖然曾這麼想過,但做人不能徇私。「如果買給賽勒佛,你一定也會吵著說要買那個黃金雕像。」

「小瑞瑞真是太善解人意了,將我想要的東@%︿$&……?」

「你應該一開就這麼做。」見布瑞德終於受不了用了消音術,沃德的眉毛似乎稍微分開的趨勢,但也只是一瞬間。

如果安靜下來就會安份就不是史汀.莫里蒂這個人了。查覺到自己發不出聲音後轉而搭在布瑞德肩上,比手畫腳依然要表達意見。

「剝奪一個人說話……萬一發生什麼事情不能求救會很麻煩,但現在也到齊了。」將史汀推到一邊,「十分鐘後就會恢復原狀,你安份一點好不好!」

史汀的表情顯然寫著「不要」,但團長的下一句話就讓他稍微乖巧一點。

「追加半小時。」

「︿&$%@───」

「活該。」

「*@#$%︿!──」

賽勒佛將史汀視為不受控制的活屍,比常人還要蒼白的手指著他胸口。「我有很多控制行為的法術,但都沒有機會用在活人身上,莫里蒂先生想要實驗看看嗎?」

史汀終於有字面上意義的安靜。

「哈……總算耳根子清靜了一點。」布瑞德喘口氣道,無視還是在進行無聲騷擾的史汀還是比較輕鬆的。

「你們一路逛來都是這麼吵鬧嗎?」賽勒佛問,布瑞德和沃德一點猶豫都沒地點頭。

「基本上都是史汀在和那些老闆殺價,快要引起暴動的時候就讓團長制止他。」回想剛剛混亂的場面,沒有砸壞人家東西而賠償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我想問你一件事。」

「嗯?」

「你們進入店裡的時候,沒有感覺到測量的法術嗎?」

「喔,那個啊。」依然是布瑞德替他解答,「其實不少店家會設一點門檻篩選進入的客人,只要不是太超過的測量,這種法術對我們這些人是無效的。」指著賽勒佛身上抗魔能力極佳的裝術,「有點眼光的人看見你身上這件袍子絕對是好貨,而且烙印在上頭的能量十分穩定,如果魔力不到家再好的裝備也只是一塊破布;相對的,有著足以撐起神裝的魔力,對店家來說都是要拚命推銷的貴客。」

史汀拍拍賽勒佛的肩膀,用腳在地上寫了:「肥羊」兩字。

布瑞德無奈笑道:「他的意思是你被店家當成肥羊。賽勒佛你是不是見到喜歡的東西就直接買下來?」

「有什麼不對嗎?」一直都居住在森林裡鮮少上街,賽勒佛一向都是買完東西就直接走人。

「威爾森和我提過你並不清楚市價,看來是真的。」教導比自己年長的人正確的金錢觀真的很怪異,布瑞德從沒覺得買東西這麼累人過。「商人一看到你是貴客,一定會用最好的態度招待你,讓你失去戒心買下過於昂貴的商品。我不是很懂死靈法術所用的物品的真正價值,但是絕對不可能每樣東西都以金幣計價。」

「我明白了。」

「每個城市的行情都不一樣,只能多問多聽多看了。」

「嗯。」

「如果你真的很想要剛剛那個東西……就等接完任務再看看吧。多了史汀這個拖油瓶我們不能選太難的。」赤裸地調侃。

「&@$%︿───」

「什麼?我沒有聽見。」

「&*%︿#!@──」


2014.02.07 Fin

差點打成新郎的前哨站(X

寡言但一開口就是切中核心的團長
連不說話讓人煩躁不已的詩人(說話時更糟)
缺乏市價常識的死靈法師
逐漸苦勞的元素使


這隊伍真的沒問題嗎?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598-052b2d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