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4.07.01 [HQ][主將組]假如他們同居的話
。作者放棄治療
。做夢夢到
。認真你就輸了
。牛島對不起(認真
。亂七八糟的結束了


[HQ][主將組]假如他們同居的話


「牛島,你晚上有想吃什麼嗎?」

黑尾鐵朗從牆上取下黑色的圍裙,胸口袖有一隻可愛的黑貓,是開拍前他的竹馬竹馬孤爪送給他的禮物,如果是可愛的女孩子穿肯定是相益得彰,但穿在超過185cm大男身上沒有違合感已經是對眼睛最好的恩賜。

總之黑尾一點都不覺得彆扭地穿上圍裙,並在腰後綁了整齊的蝴蝶結,打開冰箱,在得到回應前猶豫不決該拿什麼食材,最後乾脆關上冰箱。

牛島若利坐在平常大夥兒一會吃飯地暖桌邊,總是板著一張臉的表情讓黑尾的問話彷彿是在問他什麼國家大事般的嚴重。

至於為什麼正篇都還沒有在同頁、彩頁也沒同時出現的他們會同居在一起?作者說設定需要,不要在意。

認真你就輸了。

黑尾蹲在冰箱前,在上述旁白終於結束後打算開口的當下,日式的紙門先是發出了刺耳的嘎吱聲,然後碰的一聲,另一校的隊長木兔光太郎氣勢磅礡登場──

「我想吃炸排骨!黑尾。」

「我明明在問牛島,你插什麼嘴啊。」黑尾覺得刺耳地摀住耳朵,倒是沒有訝異木兔突如來地點菜。「昨天已經吃了燒肉,你多少也吃點蔬菜吧。」

「男人就是要吃肉!」

「否決,而且冰箱也沒有排骨。」

「黑尾我想要喝酥皮濃湯──還有牛奶麵包。」第四位出場的演員及川徹在此飾演的一名寫做慵懶讀做懶惰的男人,側躺在榻榻米上的姿態不改其帥氣,在鏡頭轉到他的時候還露出閃亮的微笑。

「為什麼這時候點西式的菜單啊。」黑尾白了他一眼。

「是啊,你很不合群喔及川同學。」木兔也跟著幫腔。

「你們排擠宮城來的帥哥嗎!東京的人好冷漠。」故做傷心地滾到門邊,但是現在專職吐槽及川的岩泉同學並不在場,因此及川只落得被東京來的惡友組冷落到一邊下場。

「我看冰箱有秋刀魚,晚餐吃魚好了。」

「吭──又是魚,魚刺很難挑耶。」

「喂你們也吐槽我一下啊!」

「「不要。」」

及川悲憤不平地看著笑得哥倆好的黑尾和木兔,在場和他同鄉的只有聽到名字就會讓他火大的牛島若利,光是和他共處一室就很痛苦了,誰都好趕快再來一個同鄉的吧──

為了不讓進度卡在這裡,編劇接收到及川同學的求救後馬上就派了另一位生力軍過來。

來者拉開紙門,及川還來不及起身迎接這個救世主就被一腳踩個正著。

「及川,你躺在這裡做什麼?」澤村大地,本劇組最後一位隊長參上。從及川做出的效果音就知道這下踩個不輕,「你們在幹什麼?」

黑尾和木兔抱腹笑個不停,見大地一副晚歸的上班族坐定暖桌邊的姿態,又笑了一陣子才緩過氣。

「討論晚餐吃什麼。」

「這樣啊,那我要吃醬油拉麵。」

「為什麼你們要把人物介紹裡喜歡吃的東西再講一次啊。」被迫擔任煮夫的黑尾一臉不滿道,「話說回來,牛島你還沒說想吃什麼?」

「都可以。」

你思考那麼久就擠出這三個字嗎牛島同學?

「對煮飯的人來說最討厭聽到就是隨便,不要因為人物介紹還沒輪到你就逃避話題。」黑尾無奈地又把話題扔回給牛島。

但話題一個沒接好,木兔又先聲奪人。

「選肉就沒錯了,是男人沒有討厭吃肉的!」

「我比較喜歡吃魚。」

「什麼都好,我想吃拉麵。」

「我想吃麵包,而且要○○店的牛奶口味。」

「要吃麵包自己去買啦。」

「對啊誰要晚餐吃麵包。」

「好過份──」

「先不要管麵包了,冰箱還有什麼可以吃的?」

「連澤村同學也這麼無情!」

「及川你很吵耶。」

「為什麼我要跟這些人分到同個劇組……」

倏地,一道排桌的聲響喚回所有人的注意。

牛島從剛才就維持同樣的姿勢和表情,在所有人視線都回到他身上時才霸氣十足的開口道:

「出去吃,各吃各的。」

真是沒有比這個更好的選擇了。

被合力攻訐的及川正要不甘心地承認牛島做得好決策時,另外三人靠著正篇培養出的默契,馬上把轉移話題還將焦點轉移到自己身上。

「如果一開始要出去吃的話我就用不著拿圍裙出來了,牛島同學你也看看氣氛。」根本只是想亮圍裙吧,黑尾同學。

「虧我今天退而求其次選了排骨耶,果然還是去吃燒肉吧!」聽不出來你有勉強到哪去,木兔同學。

「我以為可以大力嘲笑黑尾的手藝才跑過來。」雖然沒笑到但踩了及川一腳,根本賺到啊澤村同學。

「性格好惡劣──」

「哇喔,我以為只有黑尾才這麼惡劣。」

「哪比得上澤村同學。」

「彼此彼此。」

「你們不要一邊微笑一邊握手,好恐……及川?」

「不要把我拋下啊,好歹我也是排行前五的人氣角色。」搭在黑尾和澤村交握的雙手上,及川不甘被排擠馬上卡了個好位子,把木兔擠到一邊。

「好噁心快放開。」澤村的雞皮疙瘩從手掌一路漫延到手臂上。

「這傢伙力氣怎麼這麼大。」黑尾想要抽手卻掙脫不開,「喂不玩了快放開我。」

「要比腕力嗎?看不出來你力氣挺大的嘛。」接過黑尾的位置,好強的木兔同學馬上將手撐在矮几上,準備和及川PK。

「雖然和男人握手很噁心,但我不會輸喔。」

「很有趣嘛,輸的要請客喔。」

「我PASS。」很有自知之明的黑尾馬上退出。

「贏的話吃醬油拉麵。」

「燒肉!」

「等到你們贏了在說。」總算爭到一席之地的及川也露出躍躍欲試的神情。


「……」

牛島若利,仍用著他一臉像在談論國家大事的表情盯著他們比試。

直到被迫下海跟著賭注的黑尾在找替死鬼的時候,才想起他們最初要是從這傢伙口中問出喜歡吃些什麼。


2014.07.01 Fin



OMAKE

「所以說為什麼黑尾是煮夫的角色定位?這種新好男人的形象應該由我來擔當啊。」收戲後,及川拿著劇本挑三揀四道。

「你分的了柴米油鹽?」黑尾挑眼問。

「好歹不會鹽糖不分。」及川笑得很和藹,眼神卻是往一旁木兔飄。

木兔雙手一攤,老實認清現實。「比起做飯我更喜歡別人做給我吃,黑尾你有沒有要弄什麼來吃吃?」

「欸──還真的把我當煮夫了啊?」

「如果是午間劇場的話,黑尾同學要不要試試那串經典台詞呢?」及川把剛才出現過的圍裙套上,比出不○家娃娃的招牌笑容:「親愛的你回來了,要先吃飯、洗澡,還是我呢?」

木兔和黑尾瞬間露出世界末日的表情,比起鄙視更重傷了及川的內心。

「超不舒服的……」感覺要反胃了。

「我有點同情青葉城西的副隊長……好像叫岩泉來著?」快打電話給他,黑尾催促認識他的澤村。

彷彿有道鎂光燈打在及川身上,周遭一片黑暗,還穿著那件圍裙的及川一副受虐的媳婦兒控訴黑尾和木兔。

「嗚嗚嗚……阿岩快來接我回去吧,東京的人好冷漠啊我受傷了。」

「我看你最強的舉球員卸職後轉行去當演員吧,肯定更有前途。」

「才不要咧,在場上見到面時我一定會把你們的手打到殘為止。」笑盈盈地宣戰道,瞬間戰火四起,但從眾人肚子發出的咕嚕聲阻止了可能發生的戰爭,

於是木兔又把焦點轉回食物上頭,盯著黑尾要他趕快煮。

「喂,把圍裙還來。」黑尾從及川身上扒下圍裙走回剛剛的廚房,將袖子捲起,熟練地拿起鍋鏟,「冰箱沒剩什麼,隨便煮個麵喔。」

「太棒了──肉加多一點。」木兔尾隨著黑尾進廚房,蹦蹦跳跳地選了想吃的配料。

「會便秘吧你,幫我把菜洗一洗。」

「黑尾你很像老媽耶……」噘著嘴走到流理臺開始洗東西,可是沒一會就被黑尾踢出去。

「吵死了,再吵你自己吃泡麵。」

「我的麵要加蛋喔。」

「溫泉蛋、溫泉蛋!」

「這種時候還點什麼菜啊你們。」黑尾各白了他們一眼,放他們在榻榻米上滾來滾去不再理會。

及川撐著下顎,看著在廚房忙碌的黑尾有感而發道:

「如果這時候黑尾同學是女生就好了,看著比自己還嬌小的女孩子做飯,然後從後面抱上去的畫面才是王道啊。」只可惜黑尾不但不是女生,連身高都比他們兩個還高。

木兔似乎沒有接收到電波,歪著頭盯著黑尾的側影好半晌;「跟身高有什麼關係嗎?」

及川愣了一下,隨即露出別有意圖的笑容。

「是沒什麼關係。木兔同學好像很餓了嘛。」

「嗯。」

「黑尾同學好像也快煮好了,你要不要去試吃?」

聽到試吃木兔整個都來勁了,雙眼發亮馬上就湊到黑尾那去。

木兔一過去黑尾馬上就騰出手把他擋到一邊,但木兔顯然力氣比較大,換個方向改蹭到黑尾的背後,嚷嚷著要吃肉。

黑尾嫌他煩,隨口夾了一大口菜要他吃;木兔不甘願地咬了幾下,捉著黑尾的手勺了一大口肉湯餵到自己嘴裡。

及川瞬間覺得無趣地垮下臉,為什麼他要坐在這看兩個沒意識的傻瓜秀恩愛呢?


Fin


兔黑一點點
真想來得更旺盛一點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05-6aebcb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