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4.07.02 [HQ][主將組]女經紀人的必要性
。短暫日常part.3
。妄想很多
。截至目前生川和森然們都還沒有名字,so sad
。腦補音駒的生活作息,各種腦洞對不起(誠意呢



[HQ][主將組]女經紀人的必要性


「又來了,音駒的你也想想辦法吧。」生川的隊長一臉快想點辦法的臉,指向每次集訓都會出現的畫面。

「對啊,我記得去年那孩子就在嚷嚷同樣的事情吧。」森然的隊長一副煩不勝煩的樣子。

「是啊黑尾!我們梟谷聯盟中就你們一直都沒有女經紀人。」梟谷的隊長氣勢高昂道,如果現在是在路上的話,也許會出現高中男生隨機攔人加入的新聞。

烏野的隊長難得沒在這時朝黑尾補槍,但眼神也充滿「你看看我們烏野的清水同學多錦上添花」的得意貌。

音駒的隊長聳肩嘆息,隊上的山本猛虎每見到他校的女經紀人都會露出天崩地裂的神情,頻繁的程度都快與集訓的日常融為一體。

「我沒阻止他找啊,為什麼都看著我。」

「身為隊長你要考慮到隊員們的士氣!多了一個女經紀人,在比賽時的加油可是比一群臭男人應援來的士氣高漲。」森然的隊長講得頭頭是道,其他隊長也紛紛點頭。

「你對板凳球員也太失禮了吧。」音駒的隊長見招拆招,堅定立場不被其他隊長牽著走,「倒是你們給女經紀人們的工作量也太大了,集訓這幾天所用的球、日誌還有球衣都丟給她們處理,你們才該好好反省。」

「我、我們也有履行男人該有的責任啊!」

「是啊是啊,重物我們怎麼可能讓女人搬呢。」

「日誌我給赤葦幫忙寫了,才沒有麻煩他們──」

「梟谷的你這主將到底是幹嘛的?」

「添亂吧。」

「噗。」

「黑尾你這傢伙──」

梟谷的隊長作勢撲向音駒的隊長,正要開始新一輪的打鬧時,烏野的隊長默默地開口了:

「會不會是邀請的方式有問題?我聽菅說,你們隊裡的山本曾傳簡訊問田中怎麼樣跟女孩子開口才不會當空氣,話說問田中本身就有問題了。」

生川的隊長一臉同意,拍拍音駒的隊長肩膀。「示範來看看吧,讓別人瞧瞧音駒認真的樣子。」

「喲喔──黑尾上吧!」

「喂你們擺明是在看好戲吧。」音駒的隊長被隊長們推到前線,首當其衝的谷地仁花嚇得全身僵直,清水潔子適時地出面緩頰,場面變成音駒的隊長和烏野的女經紀人交談。

從清水潔子對待田中、西谷和山本的態度比對,音駒的隊長似乎得到比較好的待遇,至少交談了五分鐘都不見雙方有聊完的氣氛。

這讓原本想看音駒的隊長吃閉門糞的隊長們同情地拍了拍烏野的隊長,場面變得有點冷。

「那個……我們忘記他本質是個笑面虎,啊,比較像是愛麗絲裡出現的柴郡貓。」

「說是詐欺師也不為過。」

「有種氣氛不太妙的感覺,他們都是未成年吧?」

「真不想輸給他啊──可惡!」

「我看過更令人火大的。」青葉城西高中的隊長。

「啊,回來了──」

音駒的隊長仍笑得賊嘻嘻地,與方才和清水聊天的模樣大相逕庭。

「她要我轉達一句話。」隊長們豎起耳朵,音駒的隊長咳了兩聲,模仿烏野女經紀人冷淡的神情道:「『身為隊長不要做那麼無聊的事情』,完畢。」

隊長們遭受到大範圍傷害,生命值-999。

「黑──尾──你到底和那個大美人說了什麼?」絕對有毀謗,絕對。

「嗯,沒說什麼啊,問一下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隨口說了音駒沒有女經紀人,如果有她那樣能幹的女經紀人就好了。」音駒的隊長攤手道,說得一臉誠懇。

「男公關。」

「牛郎。」

「花花公子。」

「人口販子。」

「喂你們人身攻擊,特別是最後一個!」指向烏野的隊長。「總之她不知道怎麼看出來我是被推去找她的,講完客套話就走了。」

「什麼嘛──既然黑尾沒問題的話,怎麼音駒到現在都沒有女經紀人啊?」生川的隊長覺得憤慨似地用力拍了音駒的隊長的背,「積極一點,找個可愛的女經紀人吧,身為隊長至少為學弟們留下美好的回憶啊。」

「你們煩不煩啊……」

話題在音駒的隊長遷怒到山本頭上後結束了。


「女經紀人……我覺得對音駒不是很重要。」

烏野的隊長一回隊伍,和同輩的菅原隨口提這件事的時候得到了意外的回應。

「怎麼說?」

「我是聽夜久說的,音駒在他入學的時候有很嚴格的上下階級制,所以很多事情都是扔給一年級做,但是在黑尾當上隊長後就沒有這種感覺了,就算是三年級也要收拾、打掃休息室和洗衣服,日誌是隊長和副隊長輪流寫。」

「他的確看起來沒什麼架子的樣子,倒不如說很放縱。」菅原也跟著點頭,除了正式場合外很少聽到黑尾大吼,音駒的舉球員甚至在休息時玩遊戲,也沒見過他阻止。

「海說是這樣可以讓不同年級的選手比較和諧,所以貓又教練也不反對的情況下就變成現在的音駒。我這幾天觀察下來音駒的人都很獨立,也很少互相干涉對方的舉動,競爭心不像烏野這麼張揚。就連清水都說音駒的男生比較愛乾淨,讓她們輕鬆不少。」

「什麼──」由清水說出這句話可信度高達99%。

「而且她們講了一個大八卦。」菅原要澤村先做好心理建設,這消息絕對是集訓以來讓他們最不甘心的敗仗,「期末考的時候,只有音駒的球員照常練習。」

兩人的表情瞬間很沉重,不久前他們才體會到期末考對於他們隊伍是多大的阻礙。

他們不約而同往和田中玩在一塊的音駒主攻手。澤村也知道這樣很失禮,但他看對方也是單細胞的個性,沒想到……

「音駒的偏差值很高,加上他們的三年級說不可以讓貓又教練操這個心,所以在入部後就一直有在關注學弟們的課業,平常就盯得很緊。」

「……可惡的貓們。」


同時間,音駒的三年級們不約而同打了個寒顫。

「哈啾──」黑尾打了一個大噴嚏,正在看的資料飛的到處都是,「我怎麼覺得今天特別冷。」

「可能是阿黑你又做了什麼招人厭的事情吧。」夜久抱著雙臂發抖,「奇怪,今天分明沒有開空調,我的夾克呢?」

「的確有點奇怪。」海的臉色也不太好,正在書寫日誌的手不小心撇了好大一筆。





「音駒啊…」

「嗯……」

「怎麼了嗎?」

「真不愧是『貓』呢。」

「咦?」

「不太需要吼他們,都各自做各自的事情。」

「是啊,我們可是一直鬧哄哄的,隊長還帶頭吵鬧。」

「我看音駒的一年級也挺活潑的,都跟烏野的玩在一起。」

「男孩子到哪裡都一樣呢。」

「哈哈哈,真的。」

「對了清水同學,今天音駒的黑尾不是跑去找你搭訕嗎?聊了些什麼?」

「喔,有八卦!」

「學姊她、她是因為看到我有難才……」

「也沒什麼,他只是提了音駒沒有女經紀人。」

「音駒啊……當他們的經紀人一定沒有什麼成就感吧,雖然會比較輕鬆一點。」

「怎麼說?」

「我們也認識他們很久了,以前的音駒都會使喚學弟們做事,但是黑尾當上隊長後都放任他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需要大家一起做的事情都會一起做到好。」

「我也有同感,這幾天幫他們整理東西的時候,會覺得同樣是排球笨蛋但還是有差別的。有時候看到我們在忙也會看見夜久他們過來幫忙,日誌和每天的檢討也做得整整齊齊的。」

「我還有看到他們給貓又教練捶背,羨慕死我們教練了。」

「因為沒有女經紀人,在練習結束時還特別對我們說辛苦了,讓他們輕鬆不少。」

「怎麼說……因為太讓人放心,反而讓人覺得女經紀人很沒必要呢。」

「嘻嘻,我們隊裡的人就是讓人放心不下,才會想要當後援給他們支持,看他們沒有自己笨拙的樣子,多少滿足了自己的虛榮心。」

「這樣下去很快就會有老媽子的氣息喔。」

「才不會呢。」

「不過還是很累呢,偶爾也會想要叫自己隊裡的男生多學習一點。」

「是啊,有了對照組以後會想要叫他們和音駒看齊。」

「好矛盾啊。」

「真的。」



「哈啾──」除了音駒以外的排球熱血男孩們,難得地在熾熱的夜晚感到一絲寂寞的涼意。




2014.06.30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06-90be65d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