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4.07.03 [HQ][FHQ][及黑]魔王與他的心腹
。RPG設定,出處請參考小說第二集
。作者寫到及川整個人都不好了
。及黑有
。外貌協會是烏烏茲拉骰出來的,不是我的錯(撇清



[HQ][FHQ][及黑]魔王與他的心腹



「哇哈哈哈,你們進步不少嘛,但還不是我的對手!下次再見了──」

在枯葉飛舞中,魔王的心腹黑尾揚起深紅的斗篷離去。

再度被打到瀕死的勇者們撐著一口氣,從過去的經驗他們知道,這位魔王的心腹一定在不遠處留下了治療的藥品。

但旅行下來所獲得的經驗可是貨真價實的,雖然仍贏不了魔王的心腹──同時也是孤爪的朋友黑尾,但離去的他並沒有之前的從容。

「研磨!趁現在。」勇者日向將預先準備好的回覆藥劑扔給白魔導士孤爪,後者舔了一口立即舉起魔杖,在黑尾的身影已經漸漸消失在視線前,一道白光壟罩住他們。

弓箭手影山也在此時提起氣,舉起弓射箭阻攔黑尾的腳步。

魔王的心腹訝異地挑眉,雙眼被白光一晃,暈眩感讓他的腳步緩了幾拍,臉頰被箭矢劃過流了血,但對於勇者們的攻擊卻仍是一派游刃有餘。

然而,他的笑容維持不了多久。

埋伏許久的格鬥家青根與戰士岩泉從白光中竄出,一人一邊扣住他的雙手。

魔王的心腹本身雖然身材高挑,魔法和體術也很擅長,但力氣並不大。吃定這一點,再加上靠著孤爪對於黑尾的了解,他們策劃這次的獵捕行動終於成功。

「這樣就想要抓住我……太天真了。」如同每個反派都還留有殺手鐧好準備第二輪的攻勢,但孤爪並不給他那個機會。

白光在他的法杖前匯集成一個光圈,在黑尾要扭斷自己的手好召喚水晶球時扣住他的雙手,接著勇者日向躍向空中,接著狠狠往黑尾的肚腹頭捶。

魔王的心腹,黑尾,陣亡。





轉職變成勇者的階下囚黑尾幽幽睜開眼,雙眸迎上孤爪那雙神似貓眼的眼眸。

他無奈地勾起笑容,想要伸手摸他的頭時察覺自己動彈不得,魔力的運轉也不通順,大概是被下了什麼禁咒吧。黑尾心想,倒是沒有掙扎的念頭。

「醒了。」

「啊啊,剛剛那記頭捶真厲害呢,我肚子都還有點疼。」約莫是喝了回復藥吧,比較重的傷好的差不多了,但沒有全部康復。

青根將黑尾從床上扶起,但攙扶後者的手像在說不要輕舉妄動,力道之大,讓黑尾有種搞不好會被握斷的猜想。

「那是岩泉前輩教我的!對付比自己高大的人,這招很有效。」日向笑嘻嘻地解釋道,盤腿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影山仍是戒備地盯著黑尾,如果逃跑的話一定會被射成串燒吧。

「不簡單吶,矮冬瓜。」

「誰、誰是矮冬瓜啊!說人是矮冬瓜的才是矮冬瓜!」

「真有精神,可是太吵了。」黑尾搖晃腦袋,迎上想問他些什麼的岩泉,「我聽大王說他以前也常常被頭捶呢,有機會是不是可以教教我呢?」

大王──從黑尾口中說出這個字時房間的氣氛便改變了。

擅長操控人心的大王造成這個世界人心惶惶,然而岩泉這樣的人物卻是過去大王的左右手。岩泉並沒有隱藏過去,但也沒有聲張,接替他位置當上了心腹的黑尾自然是知道這些事的。

只是黑尾提到大王時表情十分煩躁,雖然想學習的台詞很不誠懇,但缺少對大王的崇敬卻是誰也看得出來的。

因為這樣的態度,讓勇者一群人反而對這位魔王的心腹有了比較高的好感。

「對付那個混蛋不用手下留情。倒是你,我們有很多事情想問,可以請你一五一十的告訴我們嗎?」畢竟離開了魔王城有一段頗長的時間,不管是部屬的配置、還是最近魔王的動向,都是他們需要了解的。

「可以啊。」黑尾一臉很好商量的樣子。

「喂喂他真的可以相信嗎?」影山皺眉悄聲問岩泉。

「聽聽看他怎麼說。」

「阿黑,你的眼睛……」孤爪走上前撥開黑尾遮住右眼的瀏海。

一雙猩紅的眼瞳,是被大王洗腦過的證明。勇者們都知道這一點,也因此他們對於黑尾不敢有任何輕視的念頭。

雖然在場就有兩人曾經是大王的部下,但他們仍保有一雙清澈的眼睛。

黑尾笑彎眼,對待孤爪他總是多了一分溫柔和縱容。

「你長大了呢,研磨。剛才的法術很完整,但威力還要再加強。」黑尾原要舉起手,見他們警戒又放了下來,「嘛,就是你們猜的那樣,這是跟大王訂下契約的證明。」

「打倒大王的話就可以解開了吧!」日向道。

「嗯,拜託你們趕快打敗他吧,每天吵著你們怎麼不趕快攻進魔王城,真想把他扔進護城河餵鱷魚。」完全不是一個魔王的心腹該說的話。

「大王的人緣好差……加上黑尾前輩就有三個人討厭他了耶。」

「為什麼討厭他還會變成他的心腹?大王操控人心的能力實在是太卑鄙了!」

同時間,魔王城裡的大王及川打了一個響亮的噴嚏。


「為什麼笨蛋大王的部下會知道我們的動向?還有,你明明有打敗我們的能耐,為什麼都不下殺手?」岩泉問。

「一口氣拋來好多問題啊……」黑尾扭了扭脖子,在青根的監視下召喚出水晶球,但魔力被封住的緣故水晶球的光芒很微弱。「第一個問題的答案,是我的能力。」

所有人必須擠在一起才能看到水晶球內的畫面,水晶球內映出大王的身影,懶洋洋地側躺在王座上吆喝其他部屬忙碌。

那個畫面讓勇者們火冒三丈,為避免他們將水晶球打破黑尾很快就熄掉映像。

「清水養的小烏鴉可以傳送聲音,喔,就是之前研磨救的那隻小烏鴉。而我可以看到我想看的景象,但僅限於我見過的人。」

「根本是偷窺狂……」

「哇啊,原來我們之前一直被偷窺嗎!好噁心──」

「哈哈哈,我連你們今天內褲什麼顏色都知道喔。」

「阿黑,快住手。」

青根懲罰性地毆了黑尾後腦,痛得他視線一暗。

「痛……」黑尾摀著頭,在他們合力要把水晶球摔破時搶了回來。「這個能力基本上只有在大王的控制範圍才能使用,只靠我一人是沒辦法看得那麼清楚。」

「你以後可以不要用那麼噁心的能力嗎?」

「為什麼不?」黑尾斜睨影山,似笑非笑的神情讓後者神經一跳,「基本上我和大王利害一致,雖然不想讓他太稱心如意,但就立場上我和他是同邊……這是你們第二個問題的答案。」

岩泉斂眉,手已經握住了大劍。

「什麼意思?」

「他不准我隨便打倒你們,而我也沒有殺了你們的意思。」黑尾笑盈盈道,表現出人畜無害的模樣,「倒不如說正合我心,我很樂意訓練你們打敗大王。順帶一提,連你們喝的回復藥劑都是我親自提煉的,夠誠意吧。」

「哇啊啊啊,越來越聽不懂了,所以說研磨的好友並不是站在大王那邊的嗎?」日向抱頭慘叫。

「哈哈哈,矮冬瓜已經不行了嗎?你要多鍛鍊一下腦子。」

「你是間諜嗎?」

「不算是。」

「我明白了。」孤爪打斷他們的臆測,只要想通了大王的本意,一切就解釋的通了。「所有的前提是大王他要我們打敗他,沒錯吧。」

「賓果,不愧是研磨。」黑尾給了一抹讚許的淺笑。

「要勇者打敗大王?大王腦袋在想什麼啊。」

「我可是一點都不想搞懂那個白癡大王在想什麼。」岩泉冷哼道,「那你加入大王那方心甘情願的嗎?既然你也希望大王被打敗,不如加入我們吧。」

「哎呀,在魔王的心腹前問這種大逆不道的問題不太好吧。」呵呵笑了幾聲,惹得岩泉想要拔劍往黑尾臉上刺。

青根捉住發怒的岩泉,影山和日向一臉搞不懂大王在玩什麼花樣,惟有孤爪一直維持淡然的表情瞅著黑尾。

「阿黑,你是認真的嗎?」

「很認真喔。」黑尾笑道,語調卻一口氣降了許多度,雖然仍是一派閒適的態度,但勇者們都感覺到原本束縛住他的禁錮已經被解除。

「每一次都是很認真地打敗你們,但也是真心希望你們打敗大王。看你們每次瀕死又重新站起來,我都在想怎麼不快一點,快點到達同樣的高度──」

猩紅的瞳眸像在提醒孤爪,他的朋友已經不是過去那個直率卻又溫柔的黑尾。

在他們面前的,是魔王的心腹。

孤爪打了個寒顫,無意識地用力握住法杖。

黑尾看在眼底,無奈地面對露出警戒的眾人,最終仍是沒有摸孤爪的頭。

「不管誰勝誰負對我來說都不要緊,我的目的可是很單純的,你們不用太緊張。」黑尾伸了個懶腰,從床鋪起身時竟沒有人將他攔下。

抄起那件紅色的斗篷披上,黑尾笑得像來喝杯茶的過客,現在有事要離開的樣子。

「受你們款待,下次我會好好回禮的。再見咧,勇者們──」

拋出的水晶球發出一陣光芒,眨眼間黑尾已經不見蹤影。





極盡奢華的城堡內,及川慵懶地坐在王位上有氣無力地咬著剛出爐的牛奶麵包。

自從剛剛感覺到視線後他便將部屬全都斥退,因為簽了契約所以他可以感覺到那是他的心腹黑尾的魔力。

有一小段時間失去聯繫,可能是被下了什麼禁咒才感覺不到黑尾的存在,這可不太妙。

及川知道雖然檯面上黑尾與他同陣線,但給勇者們的幫助從沒少過;就算他沒有直接命令,聽到要去討伐勇者,黑尾都會直接到前線,一個部下都不帶。

如果在城堡內有這麼熱心就好了……及川翹著二郎腿,等那位雙面間諜黑尾回來。

讓大王等一個人還真是大牌啊──及川正準備和出現的黑尾這麼說,眼睛一飄到他臉上淡淡的傷疤,口氣大改。

「啊啊啊小黑你的臉怎麼受傷了?快讓我看看。」雙手捧住黑尾的臉左看右看,指尖撫過臉頰時馬上被推開。

「小傷而已,一下就恢復了。」

「那個傷口是飛雄幹的吧?」斬釘截鐵道。

「比這個嚴重的傷沒少過,你在窮緊張個什麼勁?」黑尾覺得厭煩地想要掙脫,但大王力氣比他大,下顎被扣得生疼。

及川一本正色道:「我可是看上小黑的臉和身材才招募你當我的心腹的,如果不是小黑的長相是我的菜我怎麼可能容許你老是胳膊往勇者那靠。」外貌協會還講得頭頭是道,黑尾都懶得理他了。

「當然,最帥的還是我!」

「是、是,世界上最帥的大王及川。」不但缺乏誠意還很鄙視。

黑尾早就知道了,不只是他,魔女清水潔子也是因為同樣的原因被「請」到魔王城中。

被如此膚淺的原因招募,不能怪他們對大王一點忠誠心都沒有。

「待會拿藥擦一下就好了,放開我。」

「這是對待大王的態度嗎?小黑好冷漠──」仗勢欺人地掛在黑尾身上,瞥到他的雙手也有淺淺的紅痕,一股不爽的情緒湧上,他隨手就將黑尾的斗篷撕碎扔到一邊。

「喂,你幹什麼?」

「檢查啊,小黑這次失手被捕了吧?都已經是我的人了,檢查一下我的所有物再正常不過吧。」駕輕就熟地格開攻擊,不但性騷擾還講得臉不紅氣不喘的。及川睜著明亮的紅瞳,如同盯上獵物的猛獸使黑尾聽令於自己。

只要有點空隙,便很容易被闖入內心──黑尾明知道這點,也很努力讓情緒壓到深處,但在身體被撩撥的情況下,很難不忠於本能。

「……至少回房間吧。」

及川瞇眼,將黑尾壓到柱上,「如果說不要呢?」

「臉上有傷也是男人的光榮嘛,多一兩道傷口也無損我的魅力。」黑尾舔了舔下唇,細長的指甲正準備往臉上劃,完全沒了剛在勇者面前一貫嬉笑的神情,表情冷的和清水有得比。

「你敢──」

「大王您說呢?」虛情假意地用上敬語。

「小黑真是太狠心了,明知道我最經不起你用這招了。」騙人,黑尾不用探測及川的真心也知道這些都是假的。

但黑尾也不會在這個節骨眼上戳破他,反正都不是真情以待,又何必撕開這層假像。

「都我的不是,大王您可不可以先放開我,剩下的……到房裡在說?」刻意為之的輕佻,勾起的唇角滿滿的誘惑,算準了及川絕對吃這套。

及川也樂得收下這個邀請,攬著比自己還高上幾公分的心腹的腰,大搖大擺地回房,流言又添了一樁真實性。


自從岩泉離開城堡,由黑尾成為大王的心腹起便不斷傳出他是靠著美色爬上這個位置的傳言。

雖然這也算是原因之一,但在勇者們聽到這個傳聞的時候紛紛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


而魔王的心腹迎接勇者們的下一場戰役,卻是在好幾個月以後了。



2014.07.03 Fin

緣下大大拜託你賞個及川和黑尾對話的台詞給我吧…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07-fabb69a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