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4.11.21 [HQ][兔黑]364天非生日
-時間軸迷子
-↑大概是兔黑大四左右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木兎和黑尾在一起了(等等
-閃死人不償命
-砂糖海量,請斟酌食用
-但沒有H
-OMAKE很多,待續
-音駒セコム v.s 梟谷王牌
-黒尾愛され



[HQ][兔黑]364天非生日


老實說,在這個時間點看到那個人可以說是本年度最誇張的錯覺。

但很可惜的是,這並不是錯覺。

赤葦京治在排球部的學長畢業後有一整年安靜的時光,彌足珍貴;雖然偶爾會想念那段有如公司中間管理職的生活,但踏入了相同的大學、進入相同的社團再度成為學長學弟關係的現在,他曾認真思考是否要延續到畢業後。

這時間應該先說「你好、晚安」、「你怎麼會這裡」還是先安慰對方?不到一秒內的時間赤葦已經反射性地列出應對的選項。

見對方的表情,似乎可以把最壞的狀況刪掉。

那個人興高采烈地向他們揮手,還是一樣宏亮有朝氣的聲音,明明已經穿上大衣手上卻還拎著一件紺藍色的長板外套和圍巾。

注意這些鎖碎事情的同時,身旁的木葉學長也忍不住拉扯其他人的衣襬,如果眼前不是本尊的話,那他們肯定陷入了集體錯覺。

赤葦忍不住先看了看手機上的日期,很好,他沒有記錯。那個有朝氣到令他本能性地想要脫口而出:「木兔學長請小聲一點」慣用語的聲音,讓他不用捏臉就知道不是錯覺。

因為過度驚訝而抽遠的思緒,反而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冷靜下來。

「木兔學長,你怎麼會在這裡?」在這個時候,學長們仍是十分有默契地讓赤葦代表發問。

11月17日,前音駒高校排球部隊長黑尾鐵朗的生日。

知道他們關係的人肯定都會對木兔為什麼出現在這裡的原因好奇的要命。從交往到現在從沒有缺席過的人為什麼會待在蛋糕店的櫥窗前?

前梟谷學園的人──除了木兔以外,能來的都準備要去赴黑尾生日party晚上的約,因為時間還沒到所以在附近晃晃。

「嘿──嘿──等你們一起過去餐廳,約這附近沒錯吧?」木兔乾脆地離開蛋糕店,似乎只是隨意看看的樣子。

鷲尾那張不比赤葦來得有活力的表情此時也有點錯愕,和木兔點個頭後問道:「你該不會是忘記幫黑尾買禮物吧?」

「怎麼可能──」

我想也是,眾人心想。

「那……那是今年又搶輸音駒了?」小見追問道。

原以為木兔會露出慘遭滑鐵盧的表情,但他還是維持一貫高昂的氣勢哼笑道:

「才不是。」

──那到底是怎樣?

好奇心和八卦弄得他們失去原本要揶揄木兔的心情,一心只想知道今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才會讓每年這個時間都會爆發的梟v.s貓的戰爭,戰鑼還沒響起就合解了。

從他們兩個交往前,為了搶奪黑尾生日當天的所有權都會爆出許多愚蠢的競爭,比較普遍的是前一天就先到黑尾家埋伏,搶奪第一個當面說生日快樂的頭銜,要贏黑尾的童年好友就讓木兔革命不少次(包含過年和聖誕節)。

或是音駒早一個星期預定好接下來一週的行程,每天一人輪守在黑尾身邊,任木兔怎麼拐騙都輪不到他們兩人落單;從各種方面來說,神出鬼沒的貓們比鬼怪還恐怖。

真的不行的時候還會搬出音駒總教練的名義,全體去吃大餐還續攤到電車的末班車。

有一年木兔很早就訂好去大阪玩的車票,還用黑尾的手機和音駒的人炫耀他們一大早就要去環●影城玩,讓原本想要去迪○尼的音駒們氣得跳腳。

有時他們還要陪木兔一起下海搶人,但因為木兔和音駒攻防戰實在太有趣了,可以的話他們比較傾向做壁上觀,或是趁機問調侃黑尾今年想和誰過。

「難不成……你跟音駒終於達成協議,只給你保留晚上的時間?」木葉猜測道。

音駒最大的讓步就是這條,但所謂的晚上還是11點以後,木兔每次都大喊這是不平等合約。

木兔頓了一下,還是否定道:「不算是。」

「那是怎麼回事,木兔學長?我們不覺得你和黑尾學長吵架了,但這個時間點你怎麼會一個人在這裡?」

「不要講得我好像被扔下一樣,我和黑尾沒有吵架,今天早上還是我送他去車站的。」

「咦?」

「你親自把黑尾送出去?」每次光要從音駒手上搶回來就夠費力了,今年還拱手讓人?

眾人不約而同往天上看,往彼此看。還沒下雪、也沒打雷,難道等等會下紅雨嗎?

木兔噘嘴唸道:「喂你們那什麼表情啊,我是這麼沒肚量的男人嗎?」

「但我們知道木兔學長是獨占欲很重的人。」赤葦回道。猿杙都想要去摸木兔的額頭,看他有沒有發燒了。

「被音駒霸佔了一整天沒有鬧彆扭嗎?」

「噢,沒關係了,因為其他364天都是我的。」

「可是今天是黑尾學長的生日。」強調。

「嗯,可是想到他們等了一整年就為了讓黑尾開心,而我每天都可以和他在一起就很開心了。」木兔笑得很爽朗,和平常看慣的笑容有些不同,多了一分豁達的意味。「讓黑尾一整年不間斷地開心下去不是很划算嗎?」

「……欸?」

那個每年發誓要一雪前恥的男人到哪裡去了?黑尾生日前都摩拳擦掌、興致勃勃要和貓大戰的男人到哪去了?

「今年黑尾幫我慶生的時候,我超開心的,而且隔天是假日!不僅是生日,連假日都和黑尾整天待在一起,真希望一直這樣下去。」

儘管有人想吐槽你們明明住不同租屋但老是往對方那跑,乾脆同居一起算了,但好奇心遏止不住的現在他們很識相地沒有破壞氣氛。

「的確,每次狂歡以後都希望星期一不要來。」猿杙順著話接下去道。

「而且有時候玩得太high,去上課的時候都超絕望的……」眾人點頭。

「所以我就想啊,要怎麼讓這個感覺持續下去。」

「嗯?」

木兔雙手抱著外套和圍巾,笑得無比燦爛道:

「開心的時間當然希望一直持續下去吧?只有黑尾生日的那天特別開心實在太不過癮了,於是我就想到,不是結婚典禮後接著是蜜月嗎?盛大的慶祝後然後出去旅遊,接下來一起生活──就是延續這個心情的意思吧。」

話裡充滿期待和甜蜜,就算音駒的黑尾後援隊在此大概也阻撓不了這時候的木兔吧?眾人心忖。雖然不是球場上那股霸氣般的存在,但會把這種肉麻的幸福宣言講得氣勢磅礡的人,再也找不到第二個了。

「所以我決定了,以後生日就讓音駒好好替黑尾生日,然後我在和他去約會──」木兔得意洋洋地秀出溫泉旅館的套票,一副忍住不張揚、此時終於可以盡情炫耀的感覺。

「居然把生日當作結婚典禮在討論……真不愧是木兔。」木葉吃驚嘆道。但不只是他,聽完木兔的話大夥們都面露訝色。

「變成熟不少嘛!」

「噢,那是當然的,因為我是黑尾的男人嘛!」挺胸講得不可一世的模樣。那瞬間他們突然很想塞一束鮮花叫他乾脆去求婚算了。

不,如果是木兔的話搞不好已經這麼做過了。

眼尖的赤葦注意到很少在身上掛飾品的木兔今天戴了項鍊,鷲尾像似也察覺到了,使眼色給其他人。

梟谷的眾人很有默契地達成共識,這種事情拿來調侃壽星比較有趣,看來待會派對不愁沒話題了。

「不過──」木兔一本正色地轉了話鋒,「我生日的時候最想要的還是黑尾,所以你們不用陪我玩徹夜了。」

「見色忘友。」

「誰要看你們秀恩愛啊!」

「現充去死吧──」

木兔絲毫不介意在這種時候被眾人攻訐,把眾人的吐槽當讚美收下,這是嫉妒他生活美好的證明。

「嘿──嘿──嘿──黑尾打電話來了,走吧!」

「結果慶生你還是要去湊一腳啊你。」木葉吐槽道。還以為這傢伙的肚量大到哪裡去。

「那當然咧,黑尾生日我怎麼可以不在場?」理所當然道,「因為音駒在的話黑尾都會很開心,雖然有點不爽但和我在一起及和音駒在一起的黑尾還是不太一樣,況且我不在的話他也玩不盡興。」

「真敢講啊……」

「大言不慚的傢伙。」

「嘿嘿!待會要大聲唱生日快樂歌喔,赤葦你也要唱大聲一點。」

「……是。」

木兔興高采烈地走在最前頭,情緒有如出賽前的高昂。

想必仍讓黑尾學長開心的事情,木兔學長都會義無反顧地去執行吧?赤葦心想。

戀人出生的那天,比任何節日都還要重要的日子,能讓我行我素的木兔光太郎願意退讓自己,就為了能讓對方更開心一些。儘管出發點是想要更進一步地佔有,但能有這樣的改變就已經是很大的成長。

該說真不愧是梟谷的王牌嗎……?一旦盯上的獵物絕不會鬆手,但對方也不是那麼容易馴服的對象。

「……想必看到貓真正套上項圈的那天不遠了吧。」

「赤葦?」

「沒什麼。」


2014.11.20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11-5824f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