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4.11.23 [HQ][兔黑]幸福宣言/巴魯斯
。《364天非生日》的OMAKE part1-2(還有後續的意思)
。因為有兩篇所以標題也有兩個
。甜到OOC,但作者是不會悔改的(°∀°)ドヤァ
。音駒セコム代表 v.s 梟谷王牌
。黒尾愛され




OMAKE 1.幸福宣言


算了下時間,估計梟谷一行人也快到了。

黑尾在手機響起後低聲打了招呼便先離席。

先到達餐廳的音駒一行人熱切地翻看菜單,難得地沒有對黑尾到門口迎接人的行為有意見──儘管有,在黑尾那一看就知道的期待神情也不得不大人有大量地放行。

如果是過去的生日派對的話早拽著黑尾不放,哪有讓壽星起身迎接敵人的道理。但今年不同,木兔光太郎居然拱手將黑尾交給他們,到底是吃錯什麼藥?

「阿黑。」等待梟谷的這段時間孤爪被派來問話。不過憑著黑尾和孤爪的交情,就算他不問前者也會自己說出來。

「今年的木兔說出很了不起的話,連我也超驚訝的。」

「求婚?」

「意義上應該……算吧,不過那傢伙應該是無自覺的。」黑尾揚起嘴角笑道,在孤爪的注視下拉出衣領下的項鍊解開鍊子戴上。

「喔?」尾音上揚,像是在催促黑尾說下去,但一向在他面前直言不諱地童年好友卻只是笑,究竟是害羞還是其他,憑著孤爪卓越的觀察眼自然是逃不出他的猜測。

只是比起自己推敲的結果,孤爪更希望由本人自己說出來。

「一定得說嗎?」

「我不覺得他有那麼大的肚量願意在你生日時被瓜分獨享的時間,或是阿黑要自己和大家解釋?」看見戒指時他就猜到一半了,可是理由不夠充足。

當黑尾悄聲在他耳邊說完來龍去脈時,孤爪罕見地瞪大眼睛,看著童年好友那得意又隱藏不了的羞赧。


「嘿──嘿──黑尾瞞著我在說什麼悄悄話啊?」木兔一見人就撇下其他人先衝了過來,拽著黑尾便將手上的外套往他身上披,正要套上圍巾的時候被黑尾阻止。

「待會就要進餐廳了,天氣冷你幹嘛不自己圍啊?」

「咦,會嗎?」碰觸到黑尾的手時才發現有些涼。木兔意識過來後,也沒在客氣地將他的手放進自己口袋裡。

「不要在店門口礙眼啦你們,肚子餓了──」人未到調侃便陸陸續續傳來。

一進門就吵得沸沸揚揚,落在最後的孤爪仍是安靜地注視著笑得無比開懷的童年好友。

「研磨──快進來啊!你決定好吃什麼了嗎?」

「……」

「研磨?」黑尾的聲音傳來。

孤爪猶豫了一下,被人注目的感覺他還是不能習慣。但這個時候不說,之後要說的話就與現在大不相同。

而且現在大家也在,如果不在這個時候講白,等到他們發現木兔的用意時,黑尾早就自願戴上項圈往他懷裡跳了……雖然現在已經只差一步。

不可以。

就算是明擺的事實,就算被說幼稚或自私,他也不希望這麼輕易地將占據現有人生中八成時間的黑尾交給對方,沒有更具體的事實他無法誠心接受。

孤爪像是鼓足了勇氣走到木兔面前,不只是黑尾,眾人都吃驚地看著他的舉動。對於不善與人接觸的孤爪來說,木兔那身過於耀眼的氣勢和不容忽視的存在感,對他來說有股道不明的壓力。

相對的,沉靜而不喜歡與人正面交鋒的孤爪也是木兔棘手的類型,和赤葦的面無表情不同,連對話都很難成立的對象常常讓他不知道怎麼相處。

若非黑尾作為他們之間的橋樑,這兩人實在難以有什麼交集。

「……你跟阿黑說的364天的約定,是認真的嗎?」一瞬間歡騰的氣氛像被抽空似地,只留下孤爪說的開場白營造出的緊張。

「等…研磨!」

「黑尾先不要說話。」

「唔。」

已經先從木兔口中知道原因的梟谷眾人瞬間有了相親時被女方家長質問的錯覺,而還不清楚始末的音駒們則是很有默契地往黑尾身邊移動,形成孤爪─木兔─梟谷─音駒及黑尾的包圍網。

「非常認真。」擲地有聲地宣告道,「絕對會讓黑尾過著和今天一樣開心的生活,我保證!」

雙方互盯了好一陣子,孤爪才緩緩吐了口長氣道:

「只是搭生日的便車延續快樂的餘韻讓阿黑開心,我是不會承認的。」

霎那間,梟谷方感到一陣哆嗦。

孤爪只是沉靜地瞅著木兔,將戰帖送到他眼前。

「如果沒有超過我們音駒的覺悟,趁早收回那番話比較好。」長年的相處讓他輕易地模仿出黑尾得意的挑釁。

──不但沒有被承認,反而還加高難度。

梟谷眾人也不禁為音駒的難纏有了更深地體悟,但不管怎麼說,木兔可是要從孤爪那奪取認識了數十年的童年好友後半的人生,說他們是親人也不為過的關係。

但,梟谷也同時相信著他們王牌在緊要關頭比誰都可靠的一面。

這番話讓木兔滿心歡喜地咧嘴笑開,倒不如說沒有彼這個更讓人躍躍欲試的挑戰了。

「噢!絕對會讓黑尾說出跟我在一起比較開心的話,等著吧音駒──」

「我拭目以待。」



-----


OMAKE 2.巴魯斯


「你們也體諒一下當事人的心情……」

掩著面,不知該用什麼表情面對剛剛講出了很要不得的孤爪和木兔兩人,而正等著調侃他的梟谷及追問他那個約定到底是什麼的音駒更讓黑尾不肯把手從臉上移開。

「嘿──嘿──黑尾大方一點!你們家的小貓可是說了很驚人的話,應該要感到欣慰。」拍拍黑尾的背脊。

「閉嘴!你以為是誰害的。」咬牙揍了木兔一拳。

「黑尾還是低著頭好了。」一見他臉上的表情,木兔動作比說得更快,壓著黑尾的後腦便往自己懷裡帶。

「夠了你們兩個!考慮一下還在場的人可以嗎?」木葉吐嘈道,坐在他們正對面眼睛都不知道要往哪裡擺。

「黑尾學長回收──」灰羽和山本來到木兔兩旁使勁將他的手臂扳開,犬岡則和福永把黑尾拖走;當木兔使力想要奪回的時候,芝山便往見縫穿針似地往木兔手心塞了杯子,夜久和海很有默契地將手臂格開,整個過程熟稔地像是預演過許多次,一時木兔還反應不過來。

每次梟谷見狀都會為音駒的默契譁然,防範地也太密不透風。

「是說木兔,買了戒指幹嘛不戴?」小見努嘴問道。

「戴了不好打排球啊。」

「所以你今年的生日禮物是戒指?」

「這麼早就把這招用出來那結婚怎麼辦?」

「不是耶,戒指是黑尾送的。」迅速將主餐吃完的木兔抹抹嘴,正準備往音駒那去,結果被自己人留下來。

「等等,黑尾什麼時候送的?」這麼勁爆的事情木兔早就拿來炫耀了,怎麼留到今天才說。

「10月18日的半夜,不知道該算18號還是19號。」木兔難得皺眉抱怨道,「原本是我想要買的,結果被黑尾搶先了,鍊子是最近才買的,我沒說嗎?」

眾人齊搖頭,不過經木兔一說他們似乎有印象十月下旬的時候木兔心情格外亢奮,他們以為是要準備黑尾的生日。

但是。

赤葦問道:「為什麼是那一天?」沒記錯的話,那個時間點左右應該是孤爪的生日。因為黑尾學長那陣子忙著為他慶祝,周末沒有找木兔約會而來煩他。

雖然之後幾天木兔學長又興奮異常地跑來炫耀,他只想到黑尾學長可能好好補償了木兔學長,沒有想到會是送戒指,難怪那陣子常常連講話都講得不清不楚。

「黑尾說遲早我們會有一個人買,與其猶豫哪一天送不如選擇我們兩個人生日中間那天吧!」笑得背後彷彿有花瓣在飄,而且不知道什麼時候木兔已經把戒指戴上了,閃光加三倍。

「……」

「…喔。」

「這樣啊。」

「木兔學長,笑得太刺眼了。」音駒的人都往這看了。

幸好黑尾人不在旁邊,不然他們兩個一定會用手勾手大喊巴魯斯,他們絕對會死的,精神上。

「既然戒指已經送過了,那去穿耳洞?戴耳環的話可以宣示所有權又不影響打球。」木葉撐著手問道,看了被音駒包圍住問話的黑尾一眼,「黑尾的話很適合戴耳環吧,挑個簡單的款式也不貴。」

「不要,我捨不得在黑尾身上穿洞。」

「……肉麻兮兮的話你也講得這麼順口。」雞皮疙瘩今天到底輪了幾次輪迴。

歪頭。「為什麼要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的是我們!」

「你跟黑尾幹嘛不乾脆同居啊?」

「噢,溫泉之旅完後黑尾就會搬過來一起住了!」

還真是新婚夫夫啊你們……眾人連吐嘈都懶得說了,看來他們等著收喜帖的日子也不遠了,趁他還沒過音駒那關儲禮金比較實際一點。



Fin


好喜歡作者大人的兔黑!!

這對真的好有趣又好萌,一掉下去就出不來啦~

懇請作者大人務必繼續寫這對!(合掌)


ps我也是愛他就要讓他受XDD也喜歡索受、蠻受和靜雄受喔~

2015.06.15 20:10 | URL | Naomi Jan | 編輯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12-d48141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