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5.06.05 [刀劍亂舞][伊達組]殘篇12
[刀劍亂舞][伊達組]殘篇12


012.


身為刀,所以身不由己的情況也就忍了。

但有了人的軀體後,對於感到不滿的情況有了反擊的「能力」後,忍耐變得更上階層的考驗。

注重顏面的燭台切光忠待在俱利伽羅房裡較長的時間,但後者進出對方房間的次數比較頻繁。

究竟是誰影響較大,除了當事人誰也說不得準。

雖然過去他們是同一個主人所持有,可是付喪神沒有形體,也不需要吃飯、睡覺,也沒有休息的概念。

俱利伽羅記憶中燭台切光忠端坐的模樣,來到本丸後也沒有變過,但在有了人的軀體後他們才知道長時間保持是多麼困難的事情;更別說疲憊時渴望休息,倦怠時想要偷懶,像山伏國廣那樣追求修行和磨練的刀反而不多見。

硬是要他們加入彼此的生活,這才被迫正視構成彼此習慣的全貌。


「回來了,看來是大豐收嘛!」獅子王看見俱利伽羅悶不吭聲地往倉庫扔了一大堆資源,沉重的聲音令他讚嘆地吹了聲口哨。

「哈哈,弄得灰頭土臉的,我先去洗澡等等去幫忙弄晚飯,這邊先交給你了。」後腳也跟著扛著一肩東西回來的燭台切光忠動作雖然比較輕,但東西落地時也發出不小聲響。

獅子王和兩人打聲招呼後便開始清點起來,稍後進來的同田貫正國和御手杵卻是一臉疲倦,連壓切長谷部也沒能倖免,加州清光則是直接坐在倉庫外的地表。

「我先去跟主人報告。」壓切長谷部喘息了會便離開了。

「喂喂你們是怎麼了,不是遠征大成功嗎?」 獅子王被他們的狀態嚇到,還差點踩到加州清光,膝蓋遭受狠狠地捶擊。

「根本是鬼……我的指甲又掉漆了,啊啊──真是夠了!我不要跟他們一組,我要去跟主人說!」加州清光抱怨道,猛吸一口氣站起來後直奔出去。

「他們該不會又吵架吧?」自從他們有東西放在彼此房間、被迫每天見面甚至組隊都經常湊在一起,燭台切光忠針對俱利伽羅的用詞變得比較不留情,目擊的短刀都不知道被嚇過幾次。

而被燭台切光忠的話激到的俱利伽羅反應也很直接,回話的次數也變多了,其他刀才知道俱利伽羅原來話也能那麼多。

一但對話不下去,戰鬥完後直接打起來的情況也曾出現過。

不比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那種拌嘴兼吵架,燭台切光忠和俱利伽羅一旦動手都是來真的,讓旁人想要阻止都還要惦惦自己的斤兩。

「如果他們打起來搞不好還好一點。」御手杵抱著長槍哭訴道,「出陣時搶MVP,連收集資源都在競爭,一個回神他們已經扛著比平常還多的木炭和玉鋼。」

「你也知道長谷部的個性,下場當然是連我們都要跟著扛那麼多的資源回來。」同田貫正國補充道。

「哇……辛苦你們了。」


燭台切光忠回房後沒多久,也是一身塵土的俱利伽羅倐地拉開紙門,無視前者的襯衫正脫到一半,逕自走到衣櫃前便打開抽屜。

「進來前至少敲個門。」

「有必要?」斜眼。

「禮貌上的問題。」

「哼。」往衣櫃裡翻了翻,俱利伽羅又往下拉開一層抽屜,抓了幾件衣褲扔出來,「喂,這是你的。」

已經數不清幾次洗衣服的人把他們的衣服混在一起,燭台切光忠明知道如此,卻一次都沒有往俱利伽羅的抽屜翻過,導致他還曾經穿著西裝去農田。

幾次之後,俱利伽羅也習慣開抽屜的時後將燭台切光忠的衣褲挑出來還他。

而誤放在燭台切光忠抽屜裡的衣服,都被折得整整齊齊地擺在俱利伽羅的衣櫃上。

越是侵入對方的生活領域,俱利伽羅就愈能感覺到燭台切光忠溫柔的外表與嚴格的個性有著極大的落差,就連小憩的時候,在外燭台切光忠也不會躺下來。

他知道伊達政宗有個習慣就是從不在外人面前躺下休息,儘管在戰場上也只是坐著小憩,而現在燭台切光忠繼承了這個習慣。

剛開始還沒能發現,靠近時往往燭台切光忠已經醒來;一直到鶴丸國永從山伏國廣聽到他假寐的習慣,想要嚇他而找自己做掩護時,才發現因為彼此已經習慣踏入對方的生活圈,自然而然降低了對外的警戒。

那次燭台切光忠醒來有些惺忪的模樣被鶴丸國永用一種名為相機的東西拍了下來,但很快相機就被砍成碎片。

他忘記和鶴丸國永說,其實燭台切光忠有嚴重的起床氣。

不過沒有多久,全本丸的刀劍都知道這件事。


---


「看來燭台切已經接受你的存在了嘛,你靠近的時候他就沒有反應。」

鶴丸國永不厭其煩地到俱利伽羅房間說出他這陣子的觀察,一點都不受前幾日差點砍掉手的影響,摸著下巴翻著最近他們兩人的內勤表。

俱利伽羅白了他一眼,乾脆地放棄掙扎隨他滿嘴胡言。

連自己都沒有意識到鶴丸國永湊熱鬧永遠不忘拉他下水,百年前的相處早就讓他對鶴丸國永失去耐心和好奇。

「滾回去。」

「你進出他房間那麼多次,難道一次都沒有看見燭台切的寢顏?」鶴丸國永不可置信嚷嚷道。

俱利伽羅一臉疲倦地躺回被褥,無視要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某刀。

「晚安。」拉起棉被。

鶴丸國永拽住被單,聲音也不敢拉高,就怕被隔壁的燭台切光忠聽到他的盤算。「就回答一下我的問題,回答完我就離開。」

「你幹嘛對那傢伙睡覺的樣子那麼好奇?」

「哎,一向精明的對象起床迷糊的樣子不是很有趣嗎?」

俱利伽羅聞言露出了比鄙視還要嫌惡的表情,壓根不想要再多談一句。

「……」

「好啦好啦我說實話!」舉起雙手坦白道,「其實是我們當中誰都沒有見過燭台切放鬆下來的樣子,主人還懷疑他是不是都沒在睡覺,比大家晚睡卻又那麼早起,就開玩笑地說誰有辦法看到燭台切睡覺的樣子,就可以獲得去萬屋隨意買一樣東西的獎賞。」

「無聊。」

「俱利伽羅就幫我一次嘛──幫我開個門就可以了。」

俱利伽羅思忖了會,一反常態地加入了。

「後果自負。」他只在鶴丸國永鬥志高昂的情況下冷冷地提醒一句,但完全沒被聽進去。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16-63db6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