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5.08.13 [刀劍亂舞][俱燭]壞孩子是誰呢(惡搞)
※原本是CWT40要出的另一份無料
※同名的原因是當初無料想給大家用抽的
※惡搞文,請輕鬆看待
※理所當然是俱燭,各種OOC



壞孩子是誰呢


燭台切光忠非常煩惱。

一個塞進了四十幾名刀劍人士的本丸,每天要消耗的食材十分驚人,加上每天都有刀出陣和遠征,要洗的衣物也多得和山一樣。

留在本丸內的刀劍所面臨的戰爭的殘酷程度,一點都不輸外出打仗的刀們,甚至有過之而不及。

也因此他們一群經常留在本丸處理各大小事情的刀劍,都有一些奇妙的堅持。

好比說冰箱,是準備給誰的便當都會依照出陣的時間擺好,生鮮蔬果和熟食也會擺在不同的夾層,而點心和水果這一類的東西就會放在比較小的冰箱裡,方便想吃的刀自己來取。

如果誤拿導致誰餓肚子,歌仙兼定的懲罰是會將菜單變成那把刀討厭吃的菜,而燭台切光忠是沒收三天份的點心。

難得開放點菜而回答是隨便的話,晚餐可能只有白飯和酸梅干。因為已經有勇者挑戰過了,所以大家也不敢去踩大廚們的地雷。

但終究是希望大家吃的開心,所以正常情況下他們仍是會選大家比較喜歡吃的料理來煮。

然而現在冰箱上,貼滿了大家想要吃的菜單。

滿到原本排定農作物收成的時間表和預定的菜單都看不見了。燭台切光忠雖然有說過因為每天想菜單也很煩惱,所以歡迎大家寫些想吃的東西,他會視情況配菜。

但現在那些點菜的紙條上,最後面都寫著:

「燭台切,不可以一直偏心某把不合群的刀。」

「私底下也不行,不要以為沒貼出來我們就不知道。」

「俱利伽羅你不准再點菜了,把機會留給我們。」

燭台切光忠摀著臉,光明正大地指認他偏心讓他覺得有點困窘。大俱利伽羅很少點菜,所以他也沒有特別注意煮了誰喜歡吃的東西,難不成他下意識都做了對方喜歡吃的料理?

「那又怎麼樣,難到光忠煮得不好吃嗎?」被嗆聲不准點菜的當事刀哼了一聲,一副不想吃就不要吃,我自己解決的跩樣。

──不,就是太好吃了,所以才覺得更困擾。

他們這群付喪神有件一直想和主人投訴的事情,就是當他們心情特別好的時候就會出現櫻吹雪──倒也不是出現真的櫻花,而是類似用櫻花飄舞的形式表達靈力外洩的狀況,通常這種情形只會出現在新刀剛出現和他們戰意高昂的時候。

現在他們發現,感覺到喜悅的時候也會發生,讓他們想藏都藏不住。

所以當他們在餐桌上發現誰又櫻吹雪了,大概也猜得到是誰點的菜被煮出來。

然後碰上大俱利伽羅和燭台切光忠的時候,櫻吹雪的程度就會就會變成兩倍,讓他們這些乖乖吃飯的刀劍想要裝作沒看見都不行。

「既然燭台切煮什麼都好吃,那我們就不客氣咧──」

從鶴丸國永帶頭,接連一星期的菜單全部都是大俱利伽羅討厭吃的。

燭台切光忠一一將點菜單收拾整理好後,歸納出的結果便是他已經站在廚房裡足足半小時,仍拿捏不定到底晚餐要煮什麼。

歌仙兼定倒是不以為然道:「這麼難決定的話,就無視那些點菜就好了,真正決定要煮什麼的是我們不是嗎?」

雖然他話這麼說,可是從冰箱翻出來的東西倒是與那些點菜單一模一樣。

燭台切光忠又嘆了一口氣,再遲疑下去就會來不及準備了。





晚餐。

大俱利伽羅看到那一桌一看就知道針對誰的菜色,呆愣了幾秒後便坐回位子上,悶不吭聲地拿起筷子開始用餐。

其他刀一邊偷覷大俱利伽羅的臉色,一邊看似乎想要說什麼話的燭台切光忠,識相地選了惦惦三碗公,更伶俐點的已經溜去廚房看點心櫃,看看是不是有什麼補償前者的小點心。

但這頓飯大家吃得很安靜,大俱利伽羅雖然吃得比平常慢很多,但倒是沒有對菜色挑剔或是抱怨,不過倒是狠狠瞪了鶴丸國永不少次。

第二天也是如此。

第三天也是如此。


一直到了第三週,大俱利伽羅渾身散發出一股難以漠視的怨念。

雖然已經整桌不喜歡的菜色的情況已經減緩很多,鶴丸國永揶揄的話和惡作劇的情況也少了不少,彷彿恢復到平常隨機出菜的狀況,但大俱利伽羅喜歡吃的菜出現的頻率大幅下降也是明擺著的事實。

同時間他們也注意到,比起被整的大俱利伽羅,另一位才是真正到了臨界點的刀。

「那個……燭台切,這個是?」鶴丸國永看向正在翻動鍋鏟的燭台切光忠,味道一樣很誘人,但似乎是他敬謝不敏的東西。

燭台切光忠笑得很溫柔,俐落地將鍋裡的菜一一倒到明天準備遠征的人的便當盒裡,解釋道:「遠征的人的便當啊,國永先生看不出來嗎?」

「呃!」

「挑食是不可以的喔。」他補充道,「俱利伽羅每天都乖乖把菜吃完,身為長輩的國永先生偶爾也要當當榜樣呢。」

──啊,完喏。

鶴丸國永內心的警鐘轟隆作響,再仔細看看便當裡的其他菜色,對上明天要遠征的人的名單──

「以往我擔心俱利伽羅挑食,好說歹說才讓他吃完,現在拜大家的用心良苦,俱利伽羅已經能把討厭吃的東西都吃光了。」燭台切光忠說得很感激,但是鶴丸國永感覺到冷汗佈滿了整個背脊。

「一點都不能剩下來喔,國永先生。」

本丸內最帥氣的型男主廚如是說,刀劍男子們的苦難才正要開始。





不過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比起總是一個人解決的大俱利伽羅,鶴丸國永的幫手還是蠻多的。

一把刀吃不完,還有其他刀可以幫忙嘛──

遠征出去的鶴丸國永小心翼翼地不讓燭台切光忠發現他的意圖,其他跟著整大俱利伽羅的刀也乖巧地配合。

可惜他們太小看燭台切光忠對於這件事的不滿了。

雖然能讓大俱利伽羅變得比較不挑食,可是不能看他吃得興高采烈的模樣,也是變相在折磨煮出這些菜色的燭台切光忠。

遠征出去的刀劍雖然靠著交換菜色閃躲這個難關,可是返回本丸時,桌面上那些針對性意味濃厚的菜,還有笑得比平日更溫柔的燭台切光忠,讓他們想要裝死都不能。

大概他們伸手把菜夾到其他刀的碗前,鍋勺就會直接敲了下來。

被打擊73的力道敲到的後果可不是說笑的。

大俱利伽羅哼笑了聲,臉上藏不住的得意,彷彿等這一刻等了很久。他將飯碗交給燭台切光忠添飯,要不是現在後者正盯著他們,他還想讓燭台切光忠直接把飯送到他嘴邊,補償他將進一個月的挑食矯正。

坐在他們對家的正是被惡勢力調整坐成一桌的刀劍們,為首者當仁不讓,是鶴丸國永。

燭台切光忠雙手環臂,盯著一張張皺著苦瓜臉想用哀兵政策的刀,笑得如沐春風。

「呵呵,挑食的壞孩子是誰呢?」


2015.08.06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22-952b70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