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5.08.17 [刀劍亂舞][長+俱燭]鄰家有龍初長成001
※現PARO,邏輯已死
※妄想來自自己的碎碎唸→ http://www.plurk.com/m/p/l5k3t9
※沒頭沒尾的
※雖然我想說是俱燭,但本篇更像長谷部+燭台切沒羞沒臊的夫夫漫才


鄰家有龍初長成001.


壓切長谷部有一個名字亂長一把的表弟:大俱利伽羅廣光,因為老家分家親戚改嫁等多種不可抗因素,原本落落長的名字磨到只剩下大俱利伽羅,就跟他原本叫長谷部國重,後來變成壓切長谷部這樣不科學的改名。

印象中還沒上幼稚園的表弟還算是蠻乖巧的孩子,但是國中搬回來和自己住以後,儼然就是個叛逆鬧彆扭的小屁孩。

然後他隔壁鄰居備前家,也是住著把名字改得亂七八糟的人,一個叫做鶯丸,大他五歲,原本姓什麼已經無從考究:另一位和他同輩同屆還同班,原名長船光忠,回老家又搬出來後改名為燭台切光忠。

敢情這鎮上沒有一個名字是正常的人嗎?壓切長谷部曾看著風紀部裡的點名簿感嘆道。

「對啊,我也希望名字可以更帥氣一點呢,如果是青銅切光忠不是帥很多嗎?」燭台切光忠抱怨道,從廚房裡端了三盤早餐出來,「長谷部,冰箱已經空了,記得下課去採買。」

「通通都是你煮掉的,你自己去補。」

「冰箱又不是我的,要吃什麼自己去買。」

「你還知道這裡是我家啊,我應該跟你收房租了吧。」壓切長谷部白了他一眼,但是對方一點都不受影響,自顧自的解下圍裙後坐到桌子另一端。

「長谷部才要付我聘任費吧?每天三餐我煮的,衣服也是我去洗和曬的,如果我沒來的話你連制服都會忘記洗。」

「哼,你自己不請自來,做白工也是應該的。」

「這麼說的話那午餐就不用了喔?」

「喂光忠你拿這個威──」

碰!

兩人齊轉頭看向將書包當沙包砸在椅子上的人──也就是壓切長谷部遠從仙台搬過來的表弟,大俱利伽羅,一臉脾氣很糟地打斷他們的話。

「光忠,我的外套呢?」

「俱利伽羅早安,外套我昨晚拿去洗,現在應該乾了吧,我去陽台看一下。」燭台切光忠笑盈盈地將早餐推到他面前。

大俱利伽羅悶不吭聲地坐在椅子上,雖然吃到蜂蜜鬆餅的時後表情和緩許多,但是在燭台切光忠帶著他的外套和他表哥的背心走回來時,一聽到他們又開始拌嘴,臉又變得更臭。

「俱利伽羅,去洗把臉吧,你不想吃的話就算了。」壓切長谷部把大俱利伽羅的視為起床氣,絲毫沒有想要更深度關切他臉臭的原因。

「是早餐哪裡做得不好吃嗎?」

「……沒有。」大俱利伽羅拽住想要替他燙外套的燭台切光忠,迎上對方透亮的眼眸,好半晌才說道:「先吃早餐吧,外套不用麻煩了。」

燭台切光忠眨了眨眼,伸手撫亂大俱利伽羅的頭髮,寵溺似地說道:「俱利伽羅真是好孩子。」

「喂,你這樣會寵壞他。」

「同樣都是離鄉背井出來念書,還是我老家的鄰居,當然要好好照顧他,哪像長谷部每天三餐都吃微波食品。」

「那還真是託俱利伽羅的福啊。」

「當然。」

「光忠,我還要煎蛋。」

「沒問題,果汁還要嗎?」

「嗯。」

「那一份原本是我的吧,光忠。」壓切長谷部唸道。

「俱利伽羅還在成長期嘛。」燭台切光忠毫不掩飾自己的偏心,把原本盛給壓切長谷部的那份全移到大俱利伽羅的盤子裡,後者的表情這才和緩許多。

燭台切光忠沒注意到向來討厭別人碰觸的大俱利伽羅一直都沒有推開他,也沒有看到每當他和壓切長谷部吵架的時候臉色都暗沉下來,更沒有發現每當他踏進屋內後大俱利伽羅就沒有移開過視線。

更不知道,其他人還在下注到底是壓切長谷部還是燭台切光忠誰先發現大俱利伽羅叛逆的緣由。


---

-後記-
不知道為什麼,標了俱燭頗有NTR感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23-50e8d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