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5.08.17 [刀劍亂舞][俱燭]鄰家有龍初長成003
※現PARO,邏輯已死
※天然情聖大俱利伽羅
※各種OOC
俱燭くりみつ、大俱利伽羅x燭台切光忠,重要的事情要說三次


鄰家有龍初長成003.


突然有一天,大俱利伽羅在左手手臂上刺了一條黑龍的刺青。

當時燭台切光忠和壓切長谷部因為學校有事情,好幾天不在家;等到他們一回家看到大俱利伽羅大剌剌穿著吊嘎,連遮掩的意思都沒有,瞬間兩個人就爆炸了。

但是爆炸的方向截然不同。

原以為燭台切光忠會氣沖沖地興師問罪,追問他為什麼要刺青,但是這麼做的卻是他表哥壓切長谷部,令他原本都想好的理由瞬間付諸流水,畢竟他表哥並沒有那麼好說話。

「你現在才國中!那個刺青師傅是誰?未成年怎麼可以刺青──」壓切長谷部拽著大俱利伽羅的臂膀看來看去,看見他連背部也刺青只差沒暈過去。

「……老家允許。」

「什麼?不可能,你說誰允許的?」

大俱利伽羅拿出事先準備好的電話,壓切長谷部搶過去後便風風火火地打回老家。

而燭台切光忠拉了張椅子坐在他面前,看得目不轉睛。

「你不問?」

「嗯?喔,會刺這麼複雜的圖案,俱利伽羅應該已經想很久了吧?」燭台切光忠意外冷靜道,伸出去的手猶豫了很久,才小心翼翼地碰觸大俱利伽羅的手臂,「還會疼嗎?」

「不會。」

「嗯。」

「可以脫掉上衣讓我看嗎?」

大俱利伽羅脫掉上衣後像展示品一樣乖乖坐著,背景音樂是壓切長谷部正和電話中的人爭論,而他的觀眾燭台切光忠一臉好奇又驚嘆的表情。

與大俱利伽羅相比,燭台切光忠顯得白皙許多的手指在他臂膀上細細描繪著,太輕的碰觸反而令他感覺不自在起來。

等到燭台切光忠繞到他身後,從手臂一路延伸到後背的黑龍紋身,最終前者的手指停在龍首,這才緩緩吐了一口長氣。

「……好帥氣。」燭台切光忠像是十分迷戀地低喃,大俱利伽羅忽然感覺到溫熱的鼻息貼近自己的蝴蝶骨。

大俱利伽羅瞬間僵直身體,雖然只有短短的瞬間,但留下來的溫度卻延燒到他身上。

──為什麼他不把龍首刺在胸前!這是大俱利伽羅對自己刺青唯一不滿的地方。

「真好啊,害我也想要去刺一個。」燭台切光忠感嘆道。

甫回來的壓切長谷部便聽到這句,與大俱利伽羅分毫不差地厲聲阻止。

「不可以!」

「不准!」

「為什麼?連俱利伽羅都阻止我,我也想要一個帥氣的刺青。」怎麼還沒刺的他比已經刺了的大俱利伽羅反對的聲浪比較大?他好歹已經快成年了。

「一個問題兒童就夠了!」壓切長谷部雙眼猙獰地威脅道:「堂堂學生會會計跑去刺青成何體統!你想要帶頭擾亂風紀嗎?」連脫個外套都可以引來一群女生尖叫,刺青的話恐怕體育課時尖叫聲都會把屋頂掀掉。

「唔,我平常又不常脫衣服……俱利伽羅都可以刺了。」

「既然木已成舟,之後我會好好教訓這小子!」

燭台切光忠不滿地斂眉,正要找人幫腔時,大俱利伽羅也給他非常不贊同的表情。

「連俱利伽羅都反對?早知道就不跟你們說了……」

「你連曬個太陽都會紅腫,還想刺青!省省吧你──」

「這和曬傷有什麼關係啊!還有我又不是長谷部的誰,我想刺還要報備嗎?」沒想到會遭到嚴重反對,燭台切光忠也跟著執拗起來。

「光忠白皙的背部很漂亮。」

「欸?」

大俱利伽羅突如來插話,令正想要繼續回嗆燭台切光忠的壓切長谷部也跟著禁聲。

「什麼刺青都配不上你。」

「唔。」

大俱利伽羅握住燭台切光忠的手,用著他偷偷發現燭台切光忠最不會拒絕他的表情(他死都不會承認這叫做裝可愛),抬眼看他。

「……不要刺,光忠。」大俱利伽羅認真地盯著燭台切光忠的金眸,「我不喜歡你身上有其他東西。」


──燭台切光忠,重傷。


就連壓切長谷部都瞠目結舌地看著這一幕。

因為衝擊太強烈,所以兩個人都沒有反應過來這番話下隱藏了多深的獨佔慾,也可能是大俱利伽羅還不到他們會聯想到那方面的年紀。

燭台切光忠過了數十秒才反應過來,也忘記要抽回自己的手,難得地支支吾吾回應,方才傳遞給大俱利伽羅的溫度彷彿又傳回自己身上。

壓切長谷部突然感到一陣心累。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25-b073c73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