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5.08.18 [刀劍亂舞][俱燭]鄰家有龍初長成004
※現PARO,邏輯已死
※各種OOC
俱燭くりみつ、大俱利伽羅x燭台切光忠,重要的事情要說三次


鄰家有龍初長成004.


被掌控了胃,比被掌控了心臟還要嚴重。

因為燭台切光忠的好手藝,變得無比挑剔的大俱利伽羅覺得他的表哥壓切長谷部根本味覺已經死了,怎麼可以忍受吃便利超商的微波食品,更別說那些營養飲料。

也因此當燭台切光忠被老家叫回去住幾天時,大俱利伽羅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絕望──精神和肉體都有。

「光忠要星期五才會回來。」壓切長谷部捎來一點都不雀躍的消息,今天才星期一。

「嗯。」

「今天要吃什麼?」

「隨便。」

壓切長谷部皺眉,這句話在燭台切光忠跑來他們家做飯的時候常常聽到,還是他自己說的,現在他有點理解燭台切光忠為什麼每次聽到他這麼回答時都會一臉不滿。

所以他也沒什麼資格說大俱利伽羅的不是,想了一下便出門去買晚飯。

盤腿坐在沙發上的大俱利伽羅無趣地按著遙控器,等著某個人按門鈴說他回來了。


結果一等,等到下週三都還沒等到人回來。

聽聞他明明已經回來了,但是不見對方的蹤影,壓切長谷部說他有去學校,只是下課後很快就離開,也不知道跑去哪裡。

大俱利伽羅逗著家附近的野貓,從家裡一路玩到燭台切光忠家門口,索性盤腿坐了下來。

燭台切光忠的監護人:鶯丸,不知為什麼也不在家,通常下午都會看到他坐在陽台邊曬太陽,明明大學剛畢業卻不知道在做什麼。

大俱利伽羅正思索要不要去買什麼東西吃,倏地他腿上的貓一溜煙地跑走。

他一抬頭,便看見那隻貓正蹭著他朝思暮想的人的褲管。

「俱利伽羅?」燭台切光忠穿著便服露出有點訝異的神情,但很快的又笑彎眼,撈起貓走到他面前,「特地在這裡等我嗎?」

「……我肚子餓了。」

「啊,我還沒去超市買東西,想吃什麼?」燭台切光忠從口袋裡撈鑰匙,也不見他帶著背包,明明是下課時間,還沒回家卻已經換成便服。

大俱利伽羅眼尖地發現燭台切光忠戴著黑色的手套,露出一截白色的繃帶,有些緊張地捉住他的手腕,還來不及問出口,燭台切光忠便寵溺地摸了摸他的頭,跟往常一樣。

「幫我抱著貓,還是要幫我壓一下門把呢?」

「你的手受傷了。」是肯定句。

燭台切光忠老實點頭道:「嗯,前幾天扭到了,不要緊。俱利伽羅真是細心呢。」

「光忠,我們今天出去吃吧。」大俱利伽羅將貓抱了過來並主動開門。「還有,歡迎回來。」

燭台切光忠眨了眨漂亮的眼睛,勾起柔軟的笑容道:「我回來了。」

他將鑰匙交給大俱利伽羅,後者一臉困惑地盯著鑰匙。燭台切光忠說道:「以後在家裡等吧,在門口等會著涼。」

明明他們就住在隔壁,叫他回家等就好了,根本不用大費周章給大俱利伽羅鑰匙。

可是一看見大俱利伽羅蹲坐在門口的模樣,不知怎麼燭台切光忠整個心都軟下來,就像方才蹭著他褲管的野貓,可愛得要命。

大俱利伽羅飛快地把鑰匙收到口袋裡,一副所有物的模樣,壓根沒有想要還給他的意思。

「想吃什麼呢?」燭台切光忠返回房間拿了錢包,並順手撈了件外套給大俱利伽羅披上。

「豬排飯。」

大俱利伽羅正要說他沒帶錢時,燭台切光忠不容置喙地搶先道:「今天我請客喔,作為交換,吃完飯後可以陪我去買點東西回來嗎?」

「嗯。」

「走吧,也要好好把野貓送回媽媽那裏呢。」


待他們吃飽喝足、滿手食材的回家時,迎接他們的是一直電話打不通、只差沒去報失蹤人口的壓切長谷部。

「燭台切光忠!你一回來只會先誘拐大俱利伽羅出去嗎──」

「你這監護人連三餐都照顧不好,俱利伽羅乾脆搬過來和我一起住算了。」燭台切光忠嘟著嘴埋怨道。

大俱利伽羅也很配合地攬住燭台切光忠的手臂,後者心花怒放的模樣比街燈還要刺眼。

壓切長谷部一看表弟胳膊往外彎,不知怎麼覺得眼睛很痛。但比起眼睛痛,他的胃似乎胃酸都要湧出來了,也不知道是肚子餓造成的還是其他。

「有機會俱利伽羅在帶著換洗衣物到我家玩吧。」似乎看穿壓切長谷部是真的在擔心外出的大俱利伽羅,燭台切光忠難得退讓一步笑道:「俱利伽羅你要多注意一下你表哥哪天會不會餓昏倒在家裡,他哪天胃穿孔都不知道。」

「你以為是誰害的。」


---

到底是燭台切拐到了野生的龍,還是大俱利鳩佔鵲巢?
雙贏吧(?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26-98667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