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5.08.19 [刀劍亂舞][俱燭]鄰家有龍初長成005
※現PARO,邏輯已死
※各種OOC
俱燭くりみつ、大俱利伽羅x燭台切光忠,重要的事情要說三次
※捏造燭台切兄長


鄰家有龍初長成005.


當壓切長谷部看到大俱利伽羅鼻青臉腫的回到家時,剛好是他們段考剛考完,難得早早就回到家休息的下午。

現在天氣很好,甚至可以說是好過頭了。依照大俱利伽羅的年紀應該是在球場上玩耍,或是和其他同學出去玩樂之類的;壓切長谷部雖然管教很嚴格,但對大俱利伽羅的興趣還是蠻寬容的,因此社團活動也沒有規定他要參加什麼。

現在大俱利伽羅一身塵土,鼻子和臉頰有點腫,下巴磕出了一塊傷疤,更別說手肘和膝蓋也有磨破皮的樣子。

是什麼樣的運動可以玩成這個樣子?壓切長谷部盯著大俱利伽羅仍一臉憤恨、毫無悔改的模樣,原本想要斥責的話全變成嘆息。

「說吧,是什麼原因弄成這個樣子?」

「搶操場。」

「喔?」

大俱利伽羅低哼了聲,簡短扼要解釋道:「……因為高年級先動手推人,就打起來了。」

「懲處呢?」雖然壓切長谷部還沒成年,真正的法定代理人是其他親戚,但住在一起,如果人受傷了他也要負很大的責任。

「被記兩支警告,他們大過。」不經意地哼笑出聲,像是很得意的樣子:「但我們贏了。」

「好吧,這次放你一馬。」壓切長谷部的家訓:要打可以,但一定要打贏。「但是,光忠會不會放過你就另當別論了。」

大俱利伽羅肩膀一顫,氣勢頓時委靡下來。

大俱利伽羅只是很單純地不希望看見燭台切光忠擔憂的表情,但是和燭台切光忠當了好幾年同學和鄰居的壓切長谷部可是非常清楚,那個看起來很溫和、面對他表弟一副傻哥哥的燭台切光忠,本性可不是這個樣子。

加上,假如個性也會家族遺傳這件事是真的的話,那肯定事情一發不可收拾。

為避免事情往更壞的走向發展,壓切長谷部先是催促大俱利伽羅去洗澡,待會先幫他上個藥,然後換上長褲並掰了理由。

「喏,冰敷一下臉。待會光忠問的話,就說是騎腳踏車跌倒的。」

「嗯。」難得乖巧地允諾。

「你知道光忠上面還有四個哥哥嗎?」壓切長谷部突然說道,也不等大俱利伽羅反應過來又接續道:「他的哥哥雖然個性都不一樣,但在溺愛弟弟的程度可以說是盲目會讓人覺得恐怖的境界。」

從沒聽聞燭台切光忠說自己家族的事情,大俱利伽羅幾乎是聚精會神在聽。

「如果不是光忠他警告過他的哥哥們不要管那麼多,哪怕光忠只是少根頭髮,他那群哥哥們也會把兇手揪出來碎屍萬段。」原本認為他認識的燭台切光忠沒有這個問題,但看他寵溺大俱利伽羅的模樣漸漸與他那群哥哥們相仿,他覺得有必要先和他表弟打預防針。

「……」

大俱利伽羅一手緊捉著捲起來的褲管,一手捧著冰塊,表情變得鐵青。

「看來你知道我想要說什麼了。我不知道光忠會怎麼看待這件事,但我想不要讓他知道會對你比較好。」

「嗯,很充份感受到長谷部對我哥哥們的偏見呢。」

壓切長谷部猛一回頭,燭台切光忠倚在牆邊,笑得彷彿有百萬伏特的光芒,就連大俱利伽羅都感受到那股無形的壓力,臉上不停滑落冷汗。

「男孩子嘛,多少都會打架受傷,我怎麼可能會生氣呢。」燭台切光忠還抱著一袋蔬果,那閒散的姿態彷彿平面模特兒,但壓切長谷部和大俱利伽羅卻覺得如至冰窖。

「那就別露出殺人般的表情,你看,俱利伽羅都嚇到了。」比較有抗體的壓切長谷部雖然也流了一身冷汗,但說話還是跟平常一樣鏗鏘有力。

「咦,真的嗎?」

大俱利伽羅偷偷嚥了口口水,渾身散發出寒冷氣息的的燭台切光忠,他沒有嚇到是騙人的。但是如果燭台切光忠替他出這口氣的話,那麼生氣的對象就會變成他。

「光忠,我沒有錯。」鼓起勇氣,與燭台切光忠對視道:「所以你不要生氣,我會注意不要受傷的。」

燭台切光忠仍是維持著與方才一樣完美的笑容,摸了摸大俱利伽羅的頭髮,像是接受他的解釋。

「我知道了。先休息吧,我削蘋果給你吃。」

大俱利伽羅鬆了一口氣,但壓切長谷部卻滿臉狐疑地看著燭台切光忠走向廚房的背影。

沒過多久,廚房傳出啪嚓的聲響。

大俱利伽羅擔心燭台切光忠是不是還在氣頭上,削蘋果的時候傷到自己;而壓切長谷部擔心廚房是不是被破壞,幾乎是聽到聲音兩人就衝向廚房。

「光忠!」

「啊,抱歉俱利伽羅,改喝蘋果汁可以嗎?」燭台切光忠手裡還捏著破碎的蘋果,噴得滿面牆壁的蘋果汁讓人忘記吐槽只剩下蘋果渣了吧?

大俱利伽羅回想到方才那隻手還很溫柔地拍撫自己的頭,嚇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壓切長谷部拍了拍呆愣的大俱利伽羅,他應該找時間開導一下表弟,關於鄰居其實是活動凶器這件事。


---
打擊73的盛名依然健在。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27-b47f8d6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