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5.08.20 [刀劍亂舞][俱燭]鄰家有龍初長成006
※現PARO,邏輯已死
※各種OOC
俱燭くりみつ、大俱利伽羅x燭台切光忠,重要的事情要說三次
※魔性燭台切光忠



鄰家有龍初長成006.


誰可以告訴他,為什麼燭台切光忠睡在他的床上?

大俱利伽羅陷入了長達三十秒的混亂,現在他表哥外出不在,只剩下他和燭台切光忠孤家寡人留在家裡(雖然這種情況不算少見)。

見對方似乎原本是坐在床緣,曬好的衣服還攤在腿上,總是扣得整齊的上衫也因為不自然的睡姿變得有些凌亂,露出了細長的鎖骨,柔軟的黑髮散在白色的床單上,恰巧壓著的是右眼那面,因此大俱利伽羅可以看見未被劉海遮住的半邊臉頰。

醒著的燭台切光忠總是英氣逼人,唇邊掛著淺淺的微笑,眉宇間也充滿笑意,雖然右眼被醫用眼罩遮住,但一點都無損於他本來就生得俊秀的容貌。

加上他溫和的脾氣,斯文的談吐和體貼的個性,會成為最想要嫁給他的男人第一名的確當之無愧──儘管他還沒成年。

每次燭台切光忠去超市或市場都會得到特別待遇,大俱利伽羅已經很能體會到這點,就算是在超市特價的嚴苛戰場下,從不留情的大嬸們也會在看到燭台切光忠勾起微笑時露出破綻,大把的青蔥便落入他們的菜籃裡。

身高差距的關係,大俱利伽羅並沒有太多機會近距離盯著燭台切光忠的臉瞧。

因此這個難得的機會,在他理智還在思考為什麼燭台切光忠會睡在他床上前,他已經蹲在床邊死死盯著對方的臉,小心翼翼地將沾在他唇邊的瀏海撩到旁邊。

──也許是累了吧?大俱利伽羅回想前幾天也看到他表哥坐在書桌前,手還握著筆卻已經睡著了,畢竟是高三生,加上他們一個是學生會的會計、一個是風紀股長,大學考試在前還有一堆事情可以忙,哪怕能力再強也會有吃不消的時候。

「嗯……」燭台切光忠緩緩抬眼,對上驚慌的大俱利伽羅,仍有些惺忪的表情仍盈了滿滿的寵溺,「怎麼了,嚇到你了嗎?」

當然嚇到了──大俱利伽羅一身冷汗,方才偷偷摸著燭台切光忠臉頰的手現在被對方握在手裡,作賊心虛的關係,他眼神飄移,但查覺到燭台切光忠似乎要從床上起身,又急急忙忙地輕聲哄道:

「再睡一下吧,你看起來很累。」

「唔嗯……不要緊。」

倘若是平常的燭台切光忠,早就因為自己打盹的行徑感到羞恥,然後急急忙忙地矯正自己的儀態。

但現下誰也沒注意到這點,還充滿倦意的燭台切光忠無意識地將臉蹭在大俱利伽羅的掌心,察覺到後者動作有些僵硬而鬆開手。

大俱利伽羅還沒感受到鬆口氣和可惜的矛盾,燭台切光忠便朝他伸出手,一副叫他別蹲在床邊的樣子。

──這是在邀請他嗎?這絕對是叫他過去的意思吧?過去哪裡?光忠的臂腕裡嗎?大俱利伽羅再次陷入長達三十秒的混亂中,甚至突破方才的紀錄。

「……俱利伽羅?」尾音上揚,飽含睏意令這個呼喚像是呢喃似的。


──大俱利伽羅,重傷。


大俱利伽羅脫掉鞋子往變得窄小的單人床上擠,兩人的臉簡直快貼在一起。

前者雙眼瞪得老大,就算有睡意也會被燭台切光忠無意識散發的費洛蒙弄得腎上腺素飆升。

燭台切光忠微瞇的眼眸幾乎笑得看不見金色,輕拂著大俱利伽羅的頭髮,然後──

「晚安。」

落在大俱利伽羅額頭的柔軟觸感,讓他當了整晚的番茄。


---
祈禱一下長谷部不要破門而入吧。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28-d0265a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