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5.08.21 [刀劍亂舞][俱燭]鄰家有龍初長成008
※現PARO,邏輯已死
※各種OOC
俱燭くりみつ、大俱利伽羅x燭台切光忠,重要的事情要說三次
※每當我覺得沒梗的時候,想想當年的少女情懷好像又文思泉湧起來(老梗就直說吧


鄰家有龍初長成008.


當燭台切光忠在晚飯後端了甜點出來時,大俱利伽羅還看了下月曆。

從燭台切光忠負責他們的三餐起,為了健康,通常點心只會出現水果或是果汁,都還不曾看見零食出現,就算有也是偶爾去超市買一下餅乾,燭台切光忠親手做的甜點還是第一次看到。

「可以幫我試試看味道嗎?」

「……沒有下毒吧?」壓切長谷部也是震驚地盯著端上來的泡芙,他認識他那麼久從沒看過甜點出現在餐桌上,就連在學校都很少看見燭台切光忠吃。

「長谷部也太失禮了吧,偶爾我也會想做做其他料理。」

「你連烹飪課都很少試吃,是什麼風讓你突然轉性了?」燭台切光忠不喜歡吃甜食也不是什麼八卦了,他還曾取笑他裝模作樣,但看他咖啡加了半包糖就面露難色,飲料也是無糖的居多,飯後甜點也是很勉強地吃光,才真的相信他不是為了維持那個無用的形象才不吃。

「想做給你們吃還需要這麼多理由嗎?」燭台切光忠沒好氣說,直接把遞給壓切長谷部的泡芙轉給大俱利伽羅,「反正長谷部也是順便的,不想吃的話就給俱利伽羅吧。」

大俱利伽羅眼睛一亮,光是點心是因為他才準備的就夠讓他開心好幾天;還來不及接收點心,壓切長谷部馬上抽了回去。

不得不說,大俱利伽羅和壓切長谷部雖然在外貌上毫無共通點,但是嗜甜食的習性倒是如出一轍。

「不吃我怎麼嘲笑你做得不好。」咬了泡芙一口,奶油的香氣馬上令壓切長谷部的表情一變,「你對俱利伽羅也偏心的太過分了吧,下次學校招待外賓的點心乾脆就交給你用。」

明明沒在練習做甜點,試作品倒也不輸外面賣的程度。壓切長谷部對於燭台切光忠到底多寵他表弟這件事又有了更深刻的體會。

「那種事情請外燴就好了吧?」燭台切光忠轉頭向大俱利伽羅問道:「味道還可以嗎?我不知道你們喜歡吃多甜,糖放得比食譜上寫得少。」

「很好吃。」

「那就好。」

「光忠,放在廚房的其他泡芙不能吃嗎?」

「咦?呃,因為沒有烤得很好,所以……」

壓切長谷部和大俱利伽羅幾乎是同時起身,前者按住燭台切光忠,後者則是將其他還沒擠進奶油的泡芙皮全拿了出來。

燭台切光忠不忍直視那些烤焦的泡芙皮,有些烤得不夠蓬鬆,有些則是口感乾乾的,或是像餅乾似的。這對完美主義者的燭台切光忠來說,簡直就是對他的羞恥play。

「光忠,不可以浪費食物。」

「奶油怎麼擠?都還可以吃,別浪費了。」

燭台切光忠摀著臉嘆息道:「我來弄吧,別把奶油弄得到處都是。」早知道他就先在廚房處理掉了。

大俱利伽羅像看穿燭台切光忠的心思,拍了拍他手背道:「既然光忠是為我……們做的,我們會吃掉的。」

「唔嗯……謝謝,我會更努力的。」燭台切光忠總是讓人看到他完美的那面,現在要他把失敗品也給想吃的對象吃,難度又提得更高了。

但大俱利伽羅覺得有點笨拙的燭台切光忠很可愛,也為這樣小小的發現感到喜悅。

燭台切光忠在剩下的泡芙皮擠上厚厚一層的奶油,怕他們吃膩又從冰箱削了幾樣水果做搭配,還被這對表兄弟點菜下一次要做水果塔。

大俱利伽羅完全掩飾不了對甜點的喜好,壓切長谷部也比吃晚飯還來得有興致。

燭台切光忠一手撐著下巴,勾起無奈又寵溺的笑容。他正是因為上次大俱利伽羅到咖啡廳找他,吃聖代吃得一臉滿足,才挑起他想要做甜點的衝動。

他不諱言他因此起了小小的競爭心,除非他特地煮了對方喜歡吃的菜,否則要看到那樣的表情還真不容易。

「吃的滿嘴都是,奶油都滴到桌子上了。」燭台切光忠伸手抹了抹沾在大俱利伽羅嘴角的餅乾屑和奶油,沒注意到對方動作一僵,順勢舔了自己的手指,微微皺起了眉頭道:「好甜,你們還真能吃這麼甜的東西。」

壓切長谷部正嚥下最後一口泡芙,心滿意足地喝了口熱茶嘆道:「那是你沒福氣享受。」

「怎麼了,吃不下了嗎?」燭台切光忠問道。

「光忠,以後可以都幫我做甜………味增湯嗎?」握住燭台切光忠的手,因為衝動講得太快,還差點咬到舌頭。

燭台切光忠不明就裡,歪著頭看著突然變得十分激動的大俱利伽羅。

「嗯,可是俱利伽羅不是比較喜歡甜食和咖哩飯,最近想喝味增湯了嗎?」

「……」

挑錯時間點告白,他都要為自己的衝動去撞泡芙牆了。


---

光忠舔奶油太視覺暴力了,應該要逮捕列管。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30-d7a66e3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