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5.08.23 [刀劍亂舞][俱燭]正太光忠求不得001
※現PARO,邏輯死了不能再死,地獄去一次就夠了
俱燭くりみつ、大俱利伽羅x燭台切光忠,重要的事情要說三次
※是否要改名成長恨歌系列(被黑單
※原本要取名《盡日龍王看不足》,想想好霸氣,但這戲又不演瓊瑤,還是誠實面對自己內心的野獸
※這兩人一直長不大讓我好生著急,拜託不要叫警察


《鄰家有龍初長成》番外


正太光忠求不得


001.


當大俱利伽羅一覺醒來,都還沒刷牙洗臉,便看見隔壁鄰居鶯丸抱著一個小孩來按他家門鈴。

「請問你們對我們家光忠做了什麼事情?」鶯丸仍是與平常一樣溫和微笑道,但笑容下的沉重壓迫與燭台切光忠不滿時的感覺簡直如出一轍。

「鶯丸前輩,你說這小孩是光忠……燭台切光忠?」壓切長谷部有點反應不過來,因為燭台切光忠的哥哥們其實也都叫光忠,但他記得最小的就是燭台切了,難不成還有更小的弟弟?

「這麼可愛的孩子當然只有我們家的燭台切光忠一個,貨真價實的,長谷部認不出來嗎?」鶯丸隻手抱著小孩子身材的燭台切光忠,寵溺的樣子也跟燭台切光忠還有他哥哥們一模一樣,真的是家族遺傳。

「是和印象中的樣子是一樣,但是他…呃,怎麼會縮小了?」

現在的燭台切光忠大概只有幼稚園大班年紀,已經換上了可愛的白色水手服,穿著白色的襪子。

壓切長谷部在想,該不會是因為不想放他下來才故意不讓他穿鞋吧?鶯丸和燭台切光忠愛乾淨也是出了名的,還有到底哪來小孩子的衣服?在理智發現問題前就馬上衝出去買嗎?

「我今早沒看見光忠做早餐,去房間一看見便看見這孩子睡在床上,我才想問問為什麼昨晚在這玩了之後回家變成這樣呢?」

──呃,他每天都來,天知道為什麼會變這樣?壓切長谷部無語問蒼天,但和親馬鹿談邏輯是沒有用的。

「鶯丸哥哥,國重為什麼也變那麼大了?」小燭台切光忠問道,好奇地盯著壓切長谷部,金眼骨碌碌地往前者還有現在不認識的大俱利伽羅瞧。

壓切長谷部的舊名是長谷部國重,直到小學以後才改名為壓切長谷部。

「嗯,因為他發育過頭了,光忠慢慢長大就好了。」

「那我要什麼時候才會長和國重一樣高?為什麼國重和鶯丸哥哥變高這麼多?」

「不用擔心,光忠以後一定會長得比我們還要高的,不要急。」

「嗯!」小燭台切光忠露出了滿足的笑容道,「那光忠長大以後,可以跟那個哥哥一樣嗎?哥哥手上的圖案好帥氣──」

小燭台切光忠像是在撒嬌一樣,摟著鶯丸的脖子磨蹭,但是聽完他的話後,在場三個人馬上變臉。

「不可以!」

「不准。」

「就算長大也不可以,光忠。」

小燭台切光忠瞠圓眼,鮮少聽到鶯丸這麼直接的拒絕,方才還充滿笑容的表情馬上癟嘴沉了下來。

「……我知道了。」

鶯丸溫柔地拍撫著小燭台切光忠的背,但望向大俱利伽羅的眼神變得兇狠許多。

瞬間大俱利伽羅好像犯了什麼滔天大罪。

大俱利伽羅無視壓切長谷部叫他不要輕舉妄動,走到小燭台切光忠身邊時,若不是後者又露出那個好奇到不行的眼神,金眸一閃一閃的,估計鶯丸早就抱著他旋身離開了。

小燭台切光忠先是看了大俱利伽羅一眼,然後再回頭問鶯丸:「鶯丸哥哥……那我可以和他們玩嗎?」

鶯丸瞇著眼往壓切長谷部和大俱利伽羅那看了數眼,才依依不捨地將小燭台切光忠放下……應該說,放到壓切長谷部的懷裡。

「嗯,可是天黑要回家,聽到了嗎?」雖然是對小燭台切光忠說的,但眼神卻是在警告壓切長谷部。

「嗯,鶯丸哥哥再見。」

「我們會照顧光忠的,鶯丸前輩慢走。」估計是真的有事情要辦,否則絕對不可能寄放在他家吧?壓切長谷部心想。

鶯丸又看了小燭台切光忠幾眼,才戀戀不捨得離開。

鶯丸前腳剛走,小燭台切光忠便揮舞著手,要壓切長谷部將他抱到大俱利伽羅那裡。

「可以摸嗎?」小燭台切光忠怯生生問道:「啊,我叫燭台切光忠,哥哥你呢?」

壓切長谷部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他表弟是不是身後有櫻花在飄舞?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31-084aa29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