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5.08.25 [刀劍亂舞][俱燭]鄰家有龍初長成009
※現PARO,邏輯已死
※各種OOC
俱燭くりみつ、大俱利伽羅x燭台切光忠,重要的事情要說三次
※織田組+大俱利的回合,真是全世界的人都看出來了,就只有燭台切和長谷部看不出來,去看看眼科好嗎?(怪誰
※差不多下回結束,國中俱利醬都不能做壞事,好傷心


鄰家有龍初長成009.


「每天看到你和光忠的便當都是同樣的菜色,原來已經進展到住一起了。」

「聽說燭台切老大你國小的時候就被人求婚了?現在手藝這麼好難道是花嫁訓練的成果嗎?」


大俱利伽羅甫一到家,兩位訪客的台詞馬上就戳中他的雷點。

被燭台切光忠拜託去買醬油和其他調味料,結果進門就聽到心上人跟別人湊一對,而且對象還是他表哥,讓他怎麼可能給這兩位訪客:宗三左文字和藥研藤四郎好臉色看。

而他表哥壓切長谷部則是皺緊了眉頭一臉嫌惡,而端茶出來的燭台切光忠也露出不能置信的表情。

「這傢伙老是不請自來,沒跟他收房租,要他準備伙食費也是應該的。」壓切長谷部毫不客氣地指責道。

「長谷部只是順便的,除了甜食以外,他的味覺早就已經死掉,根本是浪費糧食。你們這些亂七八的傳言是從哪裡聽來的?」

「我堂哥從鶴丸那聽來的。」宗三左文字道,他的堂哥叫江雪左文字。

「我哥從鶴丸前輩那聽來的。」藥研藤四郎道,他的親哥哥叫一期一振。

江雪左文字、一期一振、鶴丸國永及燭台切光忠的堂哥鶯丸是同學關係。

因為兄長們彼此認識的關係,燭台切光忠他們早在上高中之前就已經見過彼此了;然後又和壓切長谷部上同一所國中,因為當時參加同一個社團,社團老師姓織田,莫名其妙他們四人被叫作織田組,直到現在,真是孽緣。

「俱利伽羅可以幫我打電話給鶴丸前輩嗎?請他來家裡吃飯。」燭台切光忠微笑道。

「喂,你滾回去招待他,不要來我家。」領教過鶴丸國永的本事,壓切長谷部想也不想就回絕掉。

「還說不是同居關係,說出去誰會相信?是因為小孩也有了的關係嗎?」宗三左文字掩嘴笑道。

注意到大俱利伽羅進門便逕自往燭台切光忠那靠去,若不是後者要他打招呼恐怕連理都不願理會。

現在大俱利伽羅的臉又更臭了。

「俱利伽羅是長谷部的表弟,你們不知道嗎?」燭台切光忠寵溺地摸摸大俱利伽羅的頭,宗三左文字和藥研藤四郎則是挑眉看著這一幕,似乎發現什麼新奇的事情改盯著大俱利伽羅瞧。

「我對長谷部的私生活毫無興趣,嘛,因為過勞死而上社會新聞我會來悼祭的。」

「宗三你什麼時候被拔舌頭我一點都不會意外。」

「我也很擔心以後俱利伽羅變成鑰匙少年,到底是誰照顧誰都搞不清楚。」

「光忠你也一起。」

「燭台切老大,你現在跟你那些哥哥一個樣。」藥研藤四郎撐著手笑道,雖然生得一副娃娃臉可是卻充滿長男的氣勢。

「嗯,可能我一直希望有個弟弟吧,俱利伽羅很可愛,為什麼是長谷部有這麼可愛的表弟呢?」

「你就為了這麼無聊的原因每天來我家嗎?」

「那就讓俱利伽羅來我家玩嘛,兄長都答應了。」

「讓你照顧的話搞不好他以後連穿衣服都不會!你是想要毀掉他自立的能力嗎──」

「才沒有這麼誇張,俱利伽羅以後也會是帥氣又可愛的男孩子,長谷部你才缺少自立的能力!」

「如果不命令他按照時刻表活動,搞不好空閒的時間會看到他無聊死,真是無趣的男人。」

「宗三你閉嘴。」

「不過,過度寵溺可是長不大,這不是你和你哥哥們說的話嗎?」唯一正常沒加入鬥嘴和瞪人的藥研藤四郎簡直是常識人代表,別有深意地瞅向大俱利伽羅一眼又補充道:「燭台切老大,你如果跟你哥哥一樣盲目的話,可是很多事情看不清楚。」

「為什麼只針對我……」

「我才是被針對的吧!」

「江雪前輩和宗三不是也疼小夜疼到書包都想要幫他提嗎?」燭台切光忠嘟嚷道。

宗三左文字還有個堂弟:小夜左文字,現在念小學二年級,之前才因為買了一個新書包但尺寸太大,但小夜左文字很喜歡,弄得他們堂兄弟倆每次都想要幫他提。

宗三左文字笑瞇眼,卻令大俱利伽羅感到一陣顫慄。

「怎麼可以跟我們家小夜比呢,我們家小夜才不會用這麼……侵略的眼神看待自己的兄長。」

大俱利伽羅和壓切長谷部不約而同地決定,(大俱利伽羅:除了光忠)以後還是將他們列為拒絕往來戶好了。


---

應該要認真拉攏他們(織田組)當你的戰友,表哥太不可靠了(搖頭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33-0010548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