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5.08.26 [刀劍亂舞][俱燭]鄰家有龍初長成010 Fin
※現PARO,邏輯已死
※各種OOC
俱燭くりみつ、大俱利伽羅x燭台切光忠,重要的事情要說三次
※閃死你們不償命^q^


鄰家有龍初長成010 Fin


大俱利伽羅可以確信,他表哥壓切長谷部未來絕對是個工作狂。

雖然是隸屬於風紀部,但是學生會交給他的工作也會接下來幫忙做,小時候還曾聽他老是將「老師說」掛在嘴巴上,還好現在不會這麼做了。

現在是半夜兩點,他表哥和留宿在他家的燭台切光忠兩人還在客廳挑燈夜戰,但卻不是為了課業,而是即將忙著處理文化祭的各種事宜。

說起來好像也沒看到他們兩個為了功課煩惱過,資優生真討厭。大俱利伽羅低哼道。

一個是準工作狂,另一個是完美主義者。大俱利伽羅又看了看時鐘,思考這種情況下他痛毆兩個人讓他們直接昏迷的成功率究竟有多高?

「經費還是不足,長谷部你看看還有哪裡可以刪減預算。」燭台切光忠將一疊用螢光筆畫了記號的資料推到壓切長谷部前,另隻手還在計算機上猛按。

「戲劇部佈景太昂貴了,退件。」

「校長要求排場要大,所以他們也跟著獅子大開口。」

「橫豎都要搞爆破燒掉,把錢花在安全上還比較實際。」

「只是效果而已,他們並沒有說要燒掉,長谷部你不要壓力大就想要燒東西。」

「囉嗦,再幫我泡一杯咖啡過來。」

「再熬夜下去黑眼圈會加重,這樣一點都不帥氣啊……」

「另外一隻眼睛也戴上眼罩不就好了。」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我看我一拳給你直接昏迷到明天好了。」

人到極限時,講話也會越來越不知輕重。雖然壓切長谷部和燭台切光忠從沒對彼此客氣過,這種口舌之爭也是常有的事情,特別是大俱利伽羅不在的場合。

「好主意。」

「咦?」

燭台切光忠訝異地抬頭,便見到穿著睡衣的大俱利伽羅拿著教科書,劈頭就往他表哥的後腦拍下去。

本來生命值就已經掛紅條的壓切長谷部,頭一沾到桌子馬上就失去意識,大俱利伽羅還很好心地拿了枕頭和棉被過來。

燭台切光忠愣愣地看著壓切長谷部被拖到另外一邊躺著。大俱利伽羅回房間拉著客用毯子出來,向前者問道:

「你要睡在客廳嗎?」

「啊?嗯,謝謝,放著就好了。」燭台切光忠忽然想到自己根本還沒洗澡,身上也還穿著制服,就算暫停作業也不可能這麼快就寢。

大俱利伽羅卻在他旁邊坐了下來,一副沒等到他睡覺就不打算乖乖闔眼的樣子。

「俱利伽羅先回去睡吧,我很快就好。」

「有黑眼圈就不帥氣了,光忠。」

「我知道。」燭台切光忠無奈的淺笑道,揉了揉大俱利伽羅的頭髮,還是放下筆結束今天的忙碌。「還好有帶運動服來呢,借一下浴室。俱利伽羅先回房間睡覺吧,不要在客廳睡,會著涼。」

「嗯。」

雖然嘴巴上應聲,但大俱利伽羅還是在客廳等到燭台切光忠洗好。

當燭台切光忠頂著濕漉漉的頭髮出來時,大俱利伽羅已經將燈關到只剩下桌燈,昏暗的感覺令剛洗好的燭台切光忠馬上感覺到睡意。

黑暗中,大俱利伽羅金色的雙眸更顯得熠熠生輝。雖然燭台切光忠也是金眸,卻沒有大俱利伽羅的雙眼那樣亮得螫人。

「怎麼還沒睡?俱利伽羅要和我們一起在客廳打地鋪嗎?」

「嗯。」

「那我去房間吹頭髮,吵到你們就不好了。」

「我已經拿來了。」大俱利伽羅拽著燭台切光忠坐下,自己則是屈膝跪在後者的身後,一副要幫他吹頭的樣子。

燭台切光忠平常有多寶貝他的頭髮,大俱利伽羅是知道的,也做好被拒絕的心理準備了。

但燭台切光忠可能真的累了,也可能是吹風機打開時的嗡鳴聲掩去了他的拒絕,大俱利伽羅幫他吹頭時並沒有受到阻礙,甚至感覺到前者的肩膀也鬆懈下來。

平常燭台切光忠很常摸大俱利伽羅的頭髮,但相反過來的情況還是第一次。

大俱利伽羅用著與對待自己截然不同地輕柔力道吹乾頭髮,間或碰到燭台切光忠的臉頰和耳根,感覺到還留在肌膚上的水氣,吹好頭髮後,又小心翼翼地拿著梳子梳理。

「唔……剩下的我自己來吧,謝謝。」燭台切光忠抬頭,露出了愛睏的笑顏道:「俱利伽羅的力道很輕,差點就睡著了呢。」

「本來就要睡了不是嗎?」

「嗯,也是呢。」燭台切光忠打了小小的呵欠,下個瞬間,一雙溫暖的手輕輕撫著自已的頭髮。

有些訝異地望向大俱利伽羅,仰頭的關係,露出了少見的右邊臉頰。

「……禮尚往來。」

「哈哈哈,那麼明天俱利伽羅要負責把我的頭髮梳好喔。」

感覺到燭台切光忠完全放鬆下來的身軀,不著痕跡地讓對方依靠在自己身上。

為了擊潰對方仍是死撐的清醒,大俱利伽羅一直輕柔地按撫著,直到他完全落入自己的臂彎內。

盯著自己還纖瘦的手臂,他暗自發誓。

「我會負責的。」


Fin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34-080e9af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