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5.09.20 [刀劍亂舞][俱燭]被奪名的龍神
※現代PARO
※龍神俱利x人類光忠
※鬼神●子設定參考有,但光忠仍是那個打擊73的光忠
※長谷部又成了犧牲者,對不起(土下座


被奪名的龍神


「就算你是龍神,應該也不喜歡髒兮兮的吧!」

入了深夜的校園裡,位居校園七大恐怖事件榜首的游泳池,兩名年輕人正躲在淋浴間裡,其中比較高佻的獨眼少年抓著海綿正在刷洗矮他整整一顆頭的少年。

像是怕引起注意似的,連燈都沒有開。

獨眼少年名叫光忠,是這間學校的學生,眾所皆知是附近一個供奉龍神神社的後裔;後者則是前者老家的守護神:黑龍大俱利伽羅,現在是人型的狀態,外貌看上去只有國一生的年紀,其狼狽的樣子一點都不像是大名鼎鼎的龍神大人。

現在龍神大人渾身沾滿泥土,在昏暗的視線下幾乎與原本黝黑的膚色融為一體。

光忠費了好番功夫才將他拽到游泳池這,因為對方不配合的緣故,兩人現在渾身濕透。

「放開我。」

「是因為性質屬火的龍神,所以很討厭水嗎?」光忠問道,在見到大俱利伽羅背後的龍首時,不自覺得放輕力道。

「不用你管。」

「嗯,很可惜現在龍神大人不得不讓我管,站好。」光忠微笑道,憑藉著鍛鍊出的體魄硬是將大俱利伽羅按在蓮蓬頭底下沖水。

大俱利伽羅瞪大了眼,從他不得不成為「光忠一派」的守護神,從沒有繼承者這麼放肆過。

「不要命令我──」

「那就請你好好配合。」

光忠仍是故我地將大俱利伽羅刷洗乾淨。後者也清楚,現在光忠並沒有動用令咒逼他就範,完全是靠著「物理」的力量。

「話說回來,方才你追的人是這次的目標嗎?」繞回正題,光忠脫下已經濕透的黑色汗衫,將自己乾淨的外套披在大俱利伽羅身上,但很快又被扔了回來。

「哼。」大俱利伽羅隨手一揮,身上的水珠便化成蒸氣消散。

「嗯……看那個身影像是長谷部,難道他被寄生果附身了嗎?」光忠也不以為意,擰乾汗衫,將濕漉漉的頭髮往後梳,卻沒有將濕透的手套脫下。

寄生果,外觀像核桃一樣的果實,會因為「慾望」的滋養而變成妖物,被寄生果附身的生物,如果能在萌芽開眼的初期切除,還有辦法恢復正常;但如果被附身的情況過於嚴重,最終會被寄生果反客為主,肉體和精神皆成為寄生果的肥料。

「光忠一派」即是目前少數能切除寄生果與宿主的術者,除了本身的靈力以外,守護龍神也是貴重的能力;但要役使龍神需要龐大的靈力,過去因為觸怒龍而死去的役者並非少數。

光忠陰錯陽差之下解開了龍神的封印,靠著祖先留下來的咒術和咒具將大俱利伽羅的力量壓到最低,因而變成國中生的模樣。

將「名字」還給龍神,便能讓祂發揮應有的力量。

「都是你浪費時間。」大俱利伽羅哼聲。還不都是光忠的潔癖發作,才會繞來游泳池這。

「是因為你硬要從貓洞鑽出去吧!明明翻牆不是比較快嗎?」

「一開始讓我解決就好了。」

「放任你處理的話,很快我就要參加朋友的喪禮了吧。」光忠沒好氣說道:「確定是長谷部的話,我想他會去的地方也只有那裡了。」

光忠對大俱利伽羅指了方向後,兩人便用最快的速度移動。

黑夜中,惟大俱利伽羅金色的雙眸熠熠生輝。

當他的雙眼一掃到這次目標的身影時,光忠注意到長谷部幾乎是本能地退後一步,像是被盯上的獵物一樣,下一秒馬上跑離他們的視線。

「呿。」

「不用追了,俱利伽羅,我們是追不上長谷部的。」長谷部和光忠同樣都是劍道社的社員,十分了解對方的長處。光忠從沒有在跑百米上贏過長谷部。「直接繞去三年級的教職員辦公室守株待兔吧,真是的,長谷部對於織田老家的執著真是可怕呢。」

長谷部全名壓切長谷部,老家是有名的織田一家,各方面的要求都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渴望得到本家讚美的壓切長谷部卻被讓給分家繼承,這件事也不是什麼大消息了。

「不過現在考試也結束了……來學校是想要得到什麼呢?」寄生果會萌芽一定是宿主對某件事有強大渴望,但壓切長谷部從入學起,成績從未掉到三名以外,辦公室會有什麼他想要的東西?

「不管是什麼,切下來的寄生果是我的。」

「嗯,不要傷到長谷部的話。」

大俱利伽羅冷冷地瞥了他一眼,眼底的輕蔑彷彿在嘲笑光忠的無知。凡是被寄生果寄宿的人類,鮮少有好下場的。

「來了。」

大俱利伽羅幾乎在發現的當下,便衝上前去掐住壓切長谷部的頸項,自左手幻化出的刀毫不猶豫地朝胸口刺下。

但尚未刺下,從旁揮砍而來的物品阻止了他的動作,長谷部便趁那個空隙躲到一邊,抄起角落的掃具防身。

「礙事,閃一邊去。」大俱利伽羅罵道。

「現在長谷部還是人類,就用人類的做法。」光忠帶著劍道社練習用的木刀,擋在長谷部身前。

「……閃開!光忠。」壓切長谷部摀著臉,一臉凶光地盯著光忠,「到底我還有什麼不足……為什麼是毫無關係的你得到稱讚!可惡…」

光忠有點困擾地搔搔臉頰,背過身,要大俱利伽羅別輕舉妄動。

「可能是因為長谷部你『太認真』了吧,宗三也說你這樣很無趣喔。」搬出了讓壓切長谷部更光火的名字。

在壓切長谷部抄著掃把打過來時,大俱利伽羅早無視光忠的命令,繞到另一邊準備突襲。

但壓切長谷部好歹是劍道社的主將,更是全國大賽的常勝軍,一時半刻大俱利伽羅也拿不下他。

「光忠,解開我的封印。」

「我不是說,還是人類的長谷部要用人類的做法嗎?」光忠跨步向前,搶去了大俱利伽羅的位置,將戰場挪到辦公室外,「我可是不會放水喔,長谷部主將。」

光忠也是全國大賽的常勝軍,擔任的位置是中鋒。

「少廢話。」

「如果想要得到織田老師的薦舉函,那就得先打敗我。」

「你──」

猜對了,光忠暗忖。

被激怒的壓切長谷部並未亂無章法地朝光忠攻擊,反而是大俱利伽羅一時間無法介入兩人的比試。

但得了寄生果力量的壓切長谷部逐漸佔了上風,原本柔和的藤紫色眼眸逐漸變深,寄宿在壓切長谷部後頸的寄生果也顯露出妖物的身影。

「居然有比力氣輸給長谷部的時候,真是一點都不帥氣啊。」光忠硬生生挨了一記,往後躍了一步扯下外套便往前扔。

外套還不及發揮遮蔽的效果,便被壓切長谷部一刀俐落地砍成兩件;然而光忠卻也在木刀揮砍時鬆手,反而吸引壓切長谷部的注意力。

「抱歉了。」光忠掄起拳頭,毫不猶豫地往壓切長谷部的臉揮了過去,「廣光!寄生果就交給你了。」

突如來的重擊奪去壓切長谷部的意識,在寄生果想趁機佔據軀體的同時,因封印暫時解除而變回原來姿態的大俱利伽羅,握著比方才還要巨大的刀劍,悄聲無息地斬去壓切長谷部後頸的寄生果。

「呼,有驚無險。」光忠呼了一口長氣。

恢復原貌的大俱利伽羅變成了成年男子的樣貌,不論身高或是體魄都比光忠還要壯上一圈,站在他身邊光忠只到他的鼻尖。

倘若是現在的大俱利伽羅廣光,就算是好幾個成年男子想靠純物理的力量制服都是十分困難的事情,光忠也難以討到什麼便宜。

也因此,從解開封印起,幾乎是事情結束後馬上就變成那個矮小的模樣。

不過現在光忠正忙著整理被弄亂的辦公室和走廊,沒有理會他們。

大俱利伽羅一口將寄生果咬碎,對於癱軟在地上的壓切長谷部看也不看,彷彿只是路上的障礙物。

比起這微不足道的紛爭,他更在意的是光忠並沒有喊解封的咒語,單單只是喊他的名字便能解開封印。

用來束縛他「咒具」到底藏到哪去,假如能破壞掉的話……

「大俱利伽羅廣光,可以幫我扛一下長谷部嗎?」

大俱利伽羅皺了下眉,單是光忠喊他的名字就能感覺到咒令正在起作用。但他仍是忍下違抗咒令引發的不適走到光忠面前,撩起他右眼的瀏海。

在淋浴間的時候他就注意到除了手套外,身上沒有其他的配飾,除此之外就剩下眼罩了。

咒具會因為主人的緣故變更外形,就算是眼罩也沒什麼好訝異的,但是──

「廣光?」光忠訝異地望向他,注意到大俱利伽羅弄斷他眼罩的繩子,反射性地摀住右眼。

但大俱利伽羅的速度更快,一手扣住光忠的下顎不讓他唸咒,另一手扳開他的手腕。

「……原來如此。」大俱利伽羅冷笑,「人類還真是瘋狂啊。」

將咒具埋入已經失去作用的右眼,的確是可以讓術士發揮更強大的力量,但是此舉風險也很大,能夠封印住龍神的咒具自然有著無比強大的力量,被吞噬掉也不是不可能。

光忠想要掙脫卻被按在牆上,左眼是柔和的金色,右眼眼底像是有撮火苗,隨著光忠的情緒變得越發豔紅熾熱起來。

大俱利伽羅冷笑了聲。光忠看著對方接近自己,微微露出的獠牙彷彿要吞噬他似的,指尖對準了他右眼的瞳孔。

「『大俱利伽羅廣光』。」光忠褪去了平日溫和的模樣,沉下來的神情令大俱利伽羅一懍,就那短短一瞬間光忠便掙脫他的箝制。

「下不為例。」光忠扭了扭被掐得生疼的手腕,卻仍是讓大俱利伽羅維持現在的模樣。「幫我搬長谷部回去。」

「你這是在命令我?」大俱利伽羅瞇眼哼道。

「是請求。」光忠挑眉道,「如果記上剛剛這筆,你要說是命令也無所謂。」

「切。」

「別抱怨了,我現在渾身濕透,如果揹長谷部回去害他感冒就不好了。」光忠解釋道,「我想回去洗熱水澡,煮個消夜,你想吃什麼?」

「隨便。」吃了寄生果的關係並沒有很餓,但光忠做的料理很美味,他沒有傻到去拒絕。

「龍神需要吃東西嗎,封印那麼久會肚子餓嗎?」一邊走一邊問道,光忠並不是無視祖先說不能對龍神不敬的告誡,而是對傳說有滿腹的疑惑。

不過大俱利伽羅變成國一生的樣貌時,其實已經不下數百次覺得光忠根本沒把他當龍神看待,變回原貌也沒有特別表現出敬畏或尊敬的樣子,彷彿同輩一樣跟他說話。

惟有變回龍的原貌時,才看見光忠露出比較不一樣的神情,但同樣與崇敬八竿子打不著關係。

到底現在這個「光忠」,與過去的「光忠」到底有什麼不一樣?

可能要等到大俱利伽羅如同光忠一樣呼喚他的「名字」時才會知曉了。


2015.09.20 Fin

※(沒機會寫到的)設定:

龍神大俱利伽羅廣光
。被解開封印後是國一生的樣子
。小俱利幻化出來的刀是打刀
。原型幻化出來的是大太刀
。真身是黑龍
。依本文進度,光忠大概看過原型兩次吧(?
。大胃王


光忠
。他們祖先都叫光忠
。之前龍神大大的主人大概是光忠的哥哥們(?
。這個光忠當然就是那個燭台切光忠
。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讓俱利醬聲嘶力竭喊喊光忠的原名
。超喜歡俱利伽羅龍的原型(龍型)
。打擊73依然健在
。右眼原本也是寄生果設定,但後來改了


其他設定
。隔壁爺爺叔叔是鶴丸,知道龍神大大和光忠全部始末的人
。光忠小時火災,父母雙亡後來給叔叔鶯丸照顧
。光忠的物理力>>>>>靈力
。女子力也(ry
。輕微潔癖(光忠)
。長谷部、宗三、藥研依然是學校風雲的織田組,都是劍道社
。光忠和龍神是對等關係
。其實光忠很少用令咒
。因為身上有龍的氣息,所以光忠很沒有動物緣
。相反的,因為被封印所以俱利醬變得很有動物緣(原型就不知道了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36-84466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