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5.10.01 [刀劍亂舞][俱燭+多角色]孤僻房東俏房客1-2
※又是現代PARO
※各章節標題來自公寓生活十五題 https://paste.plurk.com/show/1656115/
※原則上是燭台切中心+多角色,俱燭有(沒有也要慢慢寫到有)。
※大俱利伽羅廣光(25歲) x 燭台切光忠(15歲),其他太刀年齡也跟著縮水。
※大俱利伽羅是大太刀體型。
※みーちゃん愛され。



孤僻房東俏房客


001.破爛的出租屋


燭台切光忠捏著紙條,因為右眼用醫療用眼罩遮住的緣故,似乎還不太好對得上焦距,也可能是因為公寓外的門牌實在是太過模糊的緣故,他花了好一陣子才確定這裡是他要找的地點。

「……好破…」燭台切光忠忍不住小聲嘀咕。雖然批評是件不好的行為,但是有點潔癖的燭台切光忠見到屋子時,眉毛都皺了起來。

公寓只有三層,外牆灰漆漆的,有面牆甚至長了一堆青苔和雜草,但是公寓的後面卻有一小塊被整理乾淨的小庭園。燭台切光忠心想,至少還是有房客愛乾淨的吧?就不知道這裡的房東願不願意讓人動他的庭院,聽說這整棟公寓都是同一個房東的,到底是怎麼樣的人呢?

燭台切光忠摸出背包裡的鑰匙,禮貌性地朝空蕩的公寓門口打了聲招呼,才往上走到三樓。

甫一進門,撲鼻而來的霉味令他差點哭了哭來,趕緊衝到裡邊將窗戶全打開來。

從今以後他就要在這裡生活了──燭台切光忠看著灰塵遍布的小套房,現在只有簡單的一張床、一張和式桌和小櫃子,浴室和廚房是共用的,他所擁有的空間只有無比簡單的一個小房間。

但總歸是安定了下來。燭台切光忠拍了拍臉頰,將簡單的行李放在桌上,在和鄰居打招呼前先把屋內打掃好吧!

他捲起袖子,從這刻起開始了一個人的新生活。

---


002.催房租的房東


「不好意思,稍等我一下──」

當稍顯稚嫩的聲音從屋內傳出來時,大俱利伽羅先是皺了下眉毛,隨後開門探頭出來的清秀臉蛋,讓他眉間整個都皺了起來。

──怎麼看都是國中年紀的男孩,這年紀的孩子為什麼一個人搬到這來的?

三天前,他收到通知說有新的房客來,租賃契約直接給送到他工作的地方,甚至二話不說就將未來一年份的房租給付清了。

照理說這麼爽快的房客,做為房東應該是喜聞樂見,但當大俱利伽羅發現租賃契約和匯款的代理人是醫院他認識的人以後,原本打算置之不理,變得不得不親自來看看。

敢情是將他這裡當作托兒所嗎……大俱利伽羅正在思考怎麼開口時,他眼前清秀的小傢伙頂著濕淋淋的頭髮,笑得落落大方,向大俱利伽羅招呼道:

「您好,我是燭台切光忠,請問……是房東先生嗎?」他的視線落到了大俱利伽羅的左手,隱約可見的刺青令他好奇地看了幾眼,臉上並未出現對比他高大許多、表情冷漠、甚至有著刺青的男人感到懼怕的神情。

「嗯。」

「我從藥研醫生那聽過您的事情,不好意思到現在都還沒有跟您打聲招……」

「浴室的吹風機壞了嗎?」

「咦?」

大俱利伽羅細不可聞地嘆了一口氣,伸出手時對方訝異的警戒地退後一步,手按在門把上,當脖子上的毛巾被抽走時,燭台切光忠還來不及反應,一雙大手便按在他頭上。

「你匯太多錢了。」大俱利伽羅說,像擦拭濕淋淋的貓一樣擦著燭台切光忠的頭髮,「一次半年,這是規矩。」

「唔,請放開我。」

「明天我會把多餘的錢還你。你現在銀行有帳戶嗎?」

「就是因為我無法自己動用帳戶,才一次匯款給您……房東先生,可以放開我嗎!」燭台切光忠扭頭閃到一邊,深藍色的頭髮亂糟糟的,令他的樣貌又比方才見到的樣子小了幾歲。

「大俱利伽羅廣光,隨你怎麼叫,但不要叫我房東先生。」

「廣光先生。」

「要怎麼使用房間隨便你,真的無法解決再打電話給我。」大俱利伽羅自顧自地抄了號碼給燭台切光忠。

而後者收下電話號碼後,瞠著眼問道:「那浴室和廚房呢?樓下的庭園也可以整理嗎?」

「隨便你。」

「嗯,謝謝你,廣光先生。」

大俱利伽羅決定回去問問藥研,怎麼會把怎麼看都像是個小少爺的孩子扔到他這來。


-


藥研藤四郎是小兒科醫生。

雖然他年紀比大俱利伽羅還要大,但娃娃臉和身高的緣故,說是國中生都會有人信以為真。
大學同學校,加上一些事情後來稍微熟稔起來,算是大俱利伽羅少數來往的對象。

「喂,那個國中生是怎麼回事?」走到公寓的一樓,大俱利伽羅便撥電話給藥研藤四郎。

對方也早有接到興師問罪電話的心理準備,不急不徐回道:

『認識的朋友領養的孩子,發生了一些事情,需要找地方住一陣子,剛好你那還有空房不是嗎?』

「未成年很麻煩。」

『光忠那孩子不用你費心,我這邊忙完後我也會過去看他,如果你也能幫忙關照一下就再好不過了。』

「哼。」

『下次碰面時說吧,我還有事要忙。』

──也就是說那個國中生至少要住上一年嗎……

一想到房客是未成年,縱使大俱利伽羅對房客再怎麼漠不關心,也無法真的當做不知情。


另一方面,躲在房門後的燭台切光忠氣惱地梳著頭髮。

「髮尾又翹起來了……唔──討厭!」蓋上鏡子坐回床上,打滾了幾圈後才像累了似地放棄。

燭台切光忠盯著門口,喃喃自語道:「是不是要換個門鎖呢…」

房東看起來很兇,臉上都沒什麼表情,膚色比他深很多,頭髮也很長,手臂有刺青,不知道是成年人的關係或是他長得太高大,力氣好大,但感覺不是壞人……

「不對不對,『不要被騙的話,就要懷疑所有的事』,不可以忘記了。」默默唸著一直被叮嚀的話語。燭台切光忠拍了拍臉頰,提醒自己要提高警覺。

──畢竟已經不是在家裡了呢……轉學手續和新的制服也都準備好了。

燭台切光忠躺在床上縮成一團,盯著這個陌生的房間。

房間已經變得煥然一新,他也將被子和枕頭拿去庭院曬了一天,洗得透亮的窗戶灑進整天的陽光,卻更顯得一個人居住的寂寥。

「……再這樣下去,就無法和哥哥一樣帥氣了!」倏然從床上坐起,燭台切光忠俐落地換了件衣服,重新拿起梳子打理。

首先,就先從敦親睦鄰開始吧!不對,應該是先換門鎖,然後去超市,再和鄰居打招呼。

有了目標以後,燭台切光忠的又是精神滿面,方才被當小孩子的事情也不再計較了(雖然在常人眼中他還是孩子沒錯)。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39-51c07df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