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5.10.03 [刀劍亂舞][俱燭+多角色]孤僻房東俏房客3
※現代PARO
※各章節標題來自公寓生活十五題 https://paste.plurk.com/show/1656115/
※原則上是燭台切中心+多角色,俱燭有(沒有也要慢慢寫到有)。
※大俱利伽羅廣光(25歲) x 燭台切光忠(15歲),其他太刀年齡也跟著縮水。
※大俱利伽羅是大太刀體型。
※みーちゃん愛され。



003.住在對門的古怪鄰居


公寓的一樓是公用的浴室和廚房,房間都在二樓和三樓。

前房東還住這時也是住一樓,但從大俱利伽羅變成房東後幾乎變成倉庫一樣的存在。

燭台切光忠花了一個星期打聽到每位房客的名字,有些很好相處,有些因為彼此通勤的時間錯開,都還未見到面。

住在二樓的是: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和泉守兼定和笑面青江;三樓是:壓切長谷部、同田貫正國和山姥切國廣,最末間則是他的房間。

二樓的房客都是學生,前兩位是高中生,因為他們也是在附近的學校就學,碰面的次數比較頻繁,所以燭台切光忠很快就和他們熟了起來;和泉守兼定總是和一個與藥研醫生一樣有著娃娃臉的男生在一起,每次說話都會用兼桑當作發語詞,他曾在超市看過那個男生。

青江先生看不出年紀,總是在奇妙的時間點出現,但也很好相處;長谷部先生是上班族,總是很晚很晚很晚才回來,同田貫先生和房東是朋友的樣子,曾看過他幫忙代話給房東,遇到問題也都是他出面解決。

而住在他對門的山姥切國廣,燭台切光忠從搬過來到現在已經兩個星期了,但從沒看過那扇門開過,他曾狐疑過是不是真的有人住,但前天同田貫先生有幫忙代收包裹,他才知道真的對面有住人。

「訶訶訶訶訶,小兄弟是新搬來的嗎?」忽然有天,有個藍色短髮的男生站在那扇門,用著奇特的笑聲對他招呼道。

「您好,我是住在對面的燭台切光忠,請多多指教。」不知怎麼,對方雖然長得很高,手臂上也有紅色的刺青,但卻給人很沉穩的感覺。啊,就像去寺廟時的感覺!

「我是山伏國廣,訶訶訶,燭台切小弟弟,你最近有看到他出來嗎?」

燭台切光忠搖頭,山伏國廣也不意外地點點頭,然後掄起拳頭氣勢磅礡地敲門。

「兄弟,你還醒著吧?」

「呃。」

「兄弟也跟我說你又好幾天沒出來了,有沒有好好吃飯?」山伏國廣也用著宏亮的聲音問候道,「你對面有新鄰居了,出來打聲招呼。」

燭台切光忠這下想要回房也錯過時機,雖然很好奇到底對面住了誰,但總覺得這位先生不太像會聽人話的樣子……因為他大聲講完後,便從口袋裡拋出鑰匙。

──既然這樣,一開始直接進去不就好了!

不過門鎖還沒打開,裡面的人似乎已經受不了了,慢悠悠地將門開了一個縫。

從燭台切光忠那看去,對方披了一件及地的長長白布,包裹住全身,連臉都看不清楚。

「……你好。」對方被山伏國廣拽了出來,看起來似乎是高中生或是大學生。金色的頭髮,可能是久未曬太陽皮膚很白,藍色的眼珠分外顯眼。

「我是山姥切國廣。」他說,聲音也輕輕的。

「我是燭台切光忠,請多多指教。」

「訶訶訶,我這兄弟不喜歡露臉,總是喜歡待在家裡。」山伏國廣笑道,很熱絡地介紹起來,「暑假要結束了,兄弟記得去選課。」

「你們是……親兄弟嗎?」

「嗯,是表兄弟,不過和親兄弟差不多。他比我大兩歲,已經是大學生了,我唸高中。喔,還有一個兄弟已經大學畢業了,你可能見過,他和樓下的和泉守兼定是朋友。」仍是山伏國廣說明道。

燭台切光忠瞠圓眼,怎麼看山伏國廣的年紀都比山姥切國廣還大,而那位在超市有過一面之緣的人年紀更大?

「太過明媚的學校生活,一點都不適合我……」山姥切國廣小聲說,「這樣的我,在家學習就夠了。」

「嗯?可是山姥切哥哥,你長得很帥氣啊。」燭台切光忠不解問道,雖然披著布看不清楚,但是金髮碧眼,身材也很高挑,怎麼樣都不像新聞裡形容的家裡蹲,未免也長得太好看了。

山姥切國廣聞言後,迅速拉下白布飛快地溜回房間裡面。動作之快,連山伏國廣都來不及拉住白布的一角。

「咦,我說錯話了嗎?」

「訶訶訶訶訶,兄弟他害羞了,他不習慣被人稱讚。」山伏國廣像是自己被稱讚似的,高興地摸了摸燭台切光忠的頭,「以後也請你多多指教,需要什麼可以跟我說,我可以一道幫你帶來。」

「嗯,謝謝。」

這是燭台切光忠首次和山姥切國廣和山伏國廣的相遇。

沒多久,大學開學的緣故他見到山姥切國廣的次數變多了,也從一開始點頭打招呼變成會小聊幾句。

多見幾次後,連樓下的房客都曾聚在一樓一起叫外送,他才知道山姥切國廣是資優生,但更讓他們驚訝地是山姥切國廣使用電子產品的速度和熟練。

從此加州清光常常蹭著他,拜託他訂購一些國外的東西,青江也會時不時逗著山姥切國廣,連壓切長谷部工作用的電腦壞了,也會先請他幫忙。

燭台切光忠總是在想,山姥切國廣到底有幾條白布呢?

幾乎是每次見到對方時他總是披著白布,就連上學時也都用帽子遮著,一踏入公寓就迅速從包包裡拉出白布,似乎這樣才可以讓他有安全感。

他有幾條白布呢?也沒看過他拿出來洗,總是直接訂購新的嗎?

什麼時候他們可以熟到讓他幫山姥切國廣洗那條白布呢?燭台切光忠今天端著剛煮好的綠豆湯,按下對門鄰居的電鈴時,又一次心想。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40-2e8d8f9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