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5.10.04 [刀劍亂舞][俱燭+多角色]孤僻房東俏房客4
※現代PARO
※各章節標題來自公寓生活十五題 https://paste.plurk.com/show/1656115/
※原則上是燭台切中心+多角色,俱燭有(沒有也要慢慢寫到有)。
※大俱利伽羅廣光(25歲) x 燭台切光忠(15歲),其他太刀年齡也跟著縮水。
※大俱利伽羅是大太刀體型。
※みーちゃん愛され。


004.又他媽停電了


「啊啊啊啊啊,我的報告──」

從二樓和泉守兼定房間傳出的悲鳴,宣告了每年夏天定期上演的戲碼再度開演。

現在晚上九點,正值炎夏的緣故,有裝冷氣的房客一回公寓首先就是打開冷氣機。

每年這個季節都會發生同樣的事情:用電量過高,跳電。而且一跳都不是一時半刻可以解決的,因為通常又有哪裡的保險絲燒掉了。

蒙受其害的房客雖然嘴裡嘮叨:「叫房東出來面對,這什麼破房子!」,但因為房租非常便宜的緣故,加上房東說過只要別惹事就隨便他們,那番話通常只含在嘴裡,也沒人有膽真的跟房東說。

就連山姥切也被悶熱的房間逼到逃出來,披著白布躲在一樓的交誼廳。

笑面青江開始說起了鬼故事,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聽得津津有味,和泉守兼定則是打手機給堀川國廣求救,同田貫正國已經拿起手電筒去看總電源。

因為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太常發生了,因此很快大家就冷靜下來。

但新房客燭台切光忠就沒大家那麼鎮定了,洗澡洗到一半突然燈全熄掉,因為熱水器是電子式的,所以他只能用冷水將身上的泡泡沖掉,摸黑中尋找衣褲,跌跌撞撞地走出浴室。

「還好剛剛沒有尖叫出聲……」燭台切光忠發現大家都在時,不免暗自鬆了一口氣。

先發現他的山姥切國廣用手機的燈光領著燭台切光忠到沙發上坐下,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著。

但當笑面青江走過來說要不要來玩百鬼物語時,山姥切國廣難得強硬的拒絕了。

「真可惜,那小弟弟要不要一起玩呢?其實這棟公寓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喔。」笑面青江轉過頭,大和守安定故意在旁邊用手機的燈照在他臉上,反而令燭台切光忠意外地發現笑面青江的左右眼不一樣顏色。

「我都可以。青江先……」

「請叫我青江哥哥。」

「呃,青江哥哥。」燭台切光忠指著對方右眼,「眼睛不一樣的顏色,是有陰陽眼嗎?」

笑面青江挑眉,彎下腰,正要伸手撫燭台切光忠的瀏海時,加州清光拿著搧風的雜誌啪地揮下去。

「不要對小朋友動手動腳的。」

「哎呀,我只是對新鄰居的右眼很好奇而已。」笑面青江也不以為意,笑笑地抽回手,「如果我說看得到的話,小朋友相信嗎?」

「我叫燭台切光忠,青江哥哥。」反過來回笑面青江一句,「會看到什麼呢?」

「這個嘛……」

「燭台切,不要這麼認真的回他話。」加州清光沒好氣地打斷,「這年頭哪有什麼鬼怪,比起這個,什麼時候電力才會恢復?熱死人了。」

「那就讓青江說啊,講些寒毛豎起的故事,我也快熱死了。」大和守安定嗤笑道,「其實清光他最怕這種事了。」

「大和守安定!」

「不瞞你們說,其實從剛剛就有什麼東西正在靠近我們呢。」笑面青江呵呵笑道。

「不要胡說八道。」

「呃,其實我也看到了喔……」燭台切光忠小聲的說。

「喂喂,你們兩個,右眼不會都是陰陽眼吧?」

「我才沒有。」

「誰知道呢?」

「這裡就我們幾個,是能裝神弄鬼什麼。」加州清光乾笑道。

大和守安定突然止聲,默默拍了他的肩膀,指了指後面要他看。加州清光沐浴在三道視線下,不得不默默地回過頭──

「──啊啊啊啊啊啊!」

加州清光一瞬間撲向他正前方的燭台切光忠,接著大和守安定和笑面青江迸出大笑。

加州清光慢了一拍才發現自己被整了,抱歉地從燭台切光忠身上起來,後者幾乎整個人埋進沙發裡面。

「抱歉燭台切。可惡,安定你別跑──」

「哈哈哈哈哈──」

「你們在做什麼?」

「喔,俱利伽羅,你已經到了啊。」同田貫正國提著手電筒走來,不像剛剛大和守安定故意只將燈光照到大俱利伽羅的下巴,強烈的光束往屋頂照,讓他們得已看清楚彼此。

「嗯。」

「房東的保護色做得太好了。」笑面青江偷偷在燭台切光忠耳邊咬耳朵,暗喻大俱利伽羅的黑皮膚。

燭台切光忠摀著嘴悶笑,幸好大俱利伽羅和同田貫正國正在談話,沒有注意到他們。

「明天會請水電過來修理,你們今天忍耐一下。」大俱利伽羅說道。

大俱利伽羅注意到燭台切光忠時又皺起眉頭,但因為昏暗的關係並沒有人看到。

「你剛好在洗澡?」

「咦?」燭台切光忠訝異地抬頭,後知後覺地點頭,「欸,嗯,洗澡洗到一半時剛好跳電了。」

燭台切光忠想起他第一次看到大俱利伽羅時也是剛洗好,結果被捉住像寵物一樣被胡亂擦了頭髮。

回想起來的同時,大俱利伽羅又再次抽去他掛在脖子上的毛巾,對方長手長腳的,燭台切光忠根本沒有機會搶回自己的毛巾。

這次他連躲的地方都沒有,只得乖乖坐在沙發上,讓大俱利伽羅把他頭髮擦乾。

「唔,以後我自己來就好了。」燭台切光忠嘟嚷道,對上大俱利伽羅略顯冷淡的神情,還是小小聲地道謝道:「……謝謝。」

這次大俱利伽羅改揉了揉他頭髮,一旁見狀的同田貫正國和笑面青江不約而同地挑眉看著這一幕,什麼時候他們的房東大人會對房客這麼關切了?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41-1faf5f6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