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5.10.05 [刀劍亂舞][俱燭+多角色]孤僻房東俏房客5
※現代PARO
※各章節標題來自公寓生活十五題 https://paste.plurk.com/show/1656115/
※大俱利伽羅廣光(25歲) x 燭台切光忠(15歲),其他太刀年齡也跟著縮水。
※大俱利伽羅是大太刀體型。
※みーちゃん愛され。


005.悶熱的盛夏正午


「好熱……」

「熱到冰棒一下就都融化了,剛剛應該要買冰沙的,喝起來比較過癮。」獅子王咬著冰棒棍子,拉著領口拚命搧風。

「冰沙太貴了,你也帶不夠錢。」燭台切光忠說道。

「剛剛借我一下就可以買了,啊啊,好想吃──」

燭台切光忠含下最後一口冰,表情饜足卻說了十分殘酷的回答:「我不會借你喔,亂花錢是不行的。」

「小氣。」獅子王吐舌道,也沒有跟再接續下去。「啊,對了,燭台切我等等接我的寵物回來,你要去嗎?」

燭台切光忠也一直用手帕擦汗,瀏海黏在臉上,猶豫了好一陣子還是忍住沒撥開。

「嗯?可以啊。」

獅子王和燭台切光忠是同班同學,也是後者轉學後第一個熟識的朋友。

「希望剃了毛以後會比較涼快一點。因為太熱中暑,好幾天都沒吃飯,開冷氣也沒什麼效果,只好送去給獸醫看一下。」獅子王說。他養了一隻鬆獅犬,每到夏天簡直就是酷刑,熱到遠遠看見那一團毛球都會汗如雨下。

燭台切光忠見過幾次,贊同地點了頭。他們穿著短袖短褲就已經熱到全身是汗,待會見到狗他一定要閃遠一點。

兩人早上去參加社團活動,因為空調故障中午就放行了。

假日的中午路上都是人,經過的咖啡廳還是遊戲中心都擠滿了,還沒到超市特價地時間,燭台切光忠很乾脆地把下午的時間全空出來給獅子王。

進入寵物醫院時,冷氣吹去一身燥熱,獅子王和燭台切光忠舒服地大嘆一口氣,眼睛都瞇起來了。

「哈……乾脆今天都待在這裡好了。」喜歡動物的獅子王提議道。這裡也不像外面那麼擠,躲躲中午的日光還是蠻不錯的。

「我同意。」

「啊,吉吉已經剃好毛了!看起來涼爽不少。」獅子王一眼就看見體積消了一大圈的鬆獅犬,興高采烈地湊了過去。

燭台切光忠後腳也跟了過去,原本打定主意要離毛茸茸的生物遠一點的念頭,在看見狗狗吐著舌頭歡迎他們時馬上就拋諸腦後。

「好可愛啊……」

「是不是!不過毛剪短後就沒有原來霸氣的樣子了。」獅子王也跟著撲在自家寵物身上,「剛洗好毛好蓬鬆,真不愧是專業的……我每次幫牠洗澡都像打仗一樣。」

「夏天的話,傍晚以後再帶出去散步,中暑的情況雖然有好轉,但玩過頭還是會發生同樣的事情。」

「俱利伽羅醫生!」獅子王回過頭來,元氣十足地打招呼,「這次也謝謝你!」

「咦?」燭台切光忠回頭,大俱利伽羅穿著長褂白袍,及腰的深褐色蓬鬆長髮隨意綁了起來,也許是醫生的裝束給了燭台切光忠親切的感覺,總覺得沒有之前見面那番張揚的壓迫感。

「同學?」大俱利伽羅也注意到他,淡淡問了句。

「嗯,同班同學。」

「喔喔,燭台切你認識醫生嗎?」獅子王好奇問道。

「嗯。」燭台切光忠禮貌性的微笑回應,「啊,吉吉要跳下來了。」

「欸?等等,我還沒戴上項圈──吉吉!」獅子王趕緊從書包裡翻找項圈,但又擔心寵物到處亂跑撞掉東西,一時間手忙腳亂。

大俱利伽羅輕輕揮了揮手,吉吉像是知道動作的意思,馬上就安靜下來靠近他的腳邊。

獅子王和燭台切光忠瞠目結舌地看著大俱利伽羅像馴獸師一樣,一下子活潑亂跳的狗狗馬上就乖巧起來。

「好厲害!」

「怎麼辦到的?教我──」獅子王好奇問道,他每次帶狗出去散步時還會被牽著走。

大俱利伽羅手接過項圈,迎上兩名小少年閃亮的眼睛,頓了一下才回道:

「狗是階級制度的生物,讓他知道你是他的主人。」

「唔……」獅子王覺得很困難似的,環臂思考了好一陣子。「是要對吉吉兇的意思嗎?」

「先讓牠知道『可以』和『不可以』就行了。」大俱利伽羅將項圈繫好交到獅子王手上,淡淡解釋道:「牠很聰明,訓練一下就會知道你的意思。」

「原來如此!」

燭台切光忠盯著往大俱利伽羅角邊蹭的鬆獅犬,他總覺得方才的話像是教科書裡的內容,因為狗狗示好的舉動有點異常。

但是他也說不出具體的異常,只是一股直覺。

獅子王興高采烈地領著寵物就要回去,但外面太陽正大,燭台切光忠還來不及提醒方才的焦熱地獄,獅子王已經揮了揮手向陽光奔去。

「……小太陽。」想起班上同學給獅子王取的綽號,燭台切光忠也不得不贊同起來。

「你對同學隱瞞出來住的事情?」

燭台切光忠肩膀一跳,回頭時大俱利伽羅突然抱了一隻白色的貓過來,漂亮的圓金眼直盯著他瞧。

「布偶貓。」大俱利伽羅說明道,「腳有點受傷,你小心抱。」

「欸?咦,好可愛……」白貓乖巧地縮在他懷裡,親密地蹭了蹭他的手,方才被大俱利伽羅的問題嚇了一跳的神經也瞬間冷靜下來。

「我從藥研那裡知道了,不過,未成年獨居會被社會局關心。」大俱利伽羅續道,口氣平淡地像是在談論天氣似的。

到底大俱利伽羅這番舉動是要他冷靜下來,還是不讓他逃避這個話題呢?燭台切光忠抱著貓咪思忖該怎麼回話。

「可以問藥研醫生,會有人處理的,不用擔心。」他不知道藥研醫生和大俱利伽羅說了多少,搬出來之前已經被再三囑咐過,不要透露太多家裡和自己的事情──雖然他也沒有想提的念頭。

而且他現在很滿意新環境還有新鄰居,不想要搬家。

「監護人的電話。」

「我抄給你,但是請不要打給他。」燭台切光忠的眉毛皺成八字形,無辜的樣子令大俱利伽羅一瞧便又伸手揉亂他的頭髮。「請不要一直摸我的頭,廣光先生。」

「嗯,抱歉。」缺乏誠意的語氣任誰都聽得出來。

燭台切光忠還沒察覺到,大俱利伽羅摸他頭髮的舉動就像在逗貓似的,現在他只在意頭髮又被揉得亂七八糟,歪著頭到處閃躲。

結果大俱利伽羅又拎了一隻黑色的貓,兩隻手被貓纏得緊緊的燭台切光忠頓時變得動彈不得,金眼生氣地瞪向大俱利伽羅,但懷裡的貓咪發出軟軟的呼喚時,又一股氣提不上來。

「看來你很得動物的緣。」大俱利伽羅抱臂道,淡漠的神情柔和下來,看起來有點像在微笑。

燭台切光忠十分肯定他絕對是在看笑話,因為黑貓彷彿不滿他不被理會,拉長了身驅,將軟軟的肉球貼在燭台切光忠的臉頰。

「哪比得上廣光先生。」燭台切光忠將白貓抱近大俱利伽羅時,白貓立即靈巧地跳向後者懷裡,像在示好地蹭著他胸口。

大俱利伽羅也不在意,任由白貓掛在胸前,又摸了摸燭台切光忠的頭返回工作崗位。

燭台切光忠一看外面刺目的陽光,猶豫了一下還是挑了離大俱利伽羅較遠的地方窩著。

過一陣子,大俱利伽羅已經開始工作沒再理會他的樣子,燭台切光忠才好奇地抱著黑貓走來走去,把每隻送來這的動物都看過一遍。

大俱利伽羅只在空暇時看了他一眼,然後回了簡訊給藥研藤四郎。

從那之後,陪著獅子王來這裡閒晃變成了夏天無處去的行程。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42-8909ffd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