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ling Ruins

2015.10.11 [刀劍亂舞][俱燭+多角色]孤僻房東俏房客5.5
※現代PARO
※太刀年齡逆轉
※國三生光忠+獅子王+小狐丸


005.5 請不要亂摸我頭髮


「小──狐──丸──你看起來就超熱的,不考慮把頭髮剪短嗎?」

獅子王靠在牆上,想說藉著牆壁的溫度讓體溫下降一點,但軟爛的姿態反而讓他被吐槽是熱昏了的街友嗎。

被稱為小狐丸的少年有著一頭長及腰的白色長髮,頭頂總有兩搓頭髮翹起來,跟同班的燭台切光忠一樣怎麼都梳不好,小狐丸的呆毛甚至被認為是狗耳朵,但本人堅持要說的話也是狐狸耳朵。

獅子王和燭台切光忠都拿著很久以前的漫畫,笑說他是犬○叉,班上女同學一起起哄要他坐下時,反而被公主抱了起來。

從此再也沒人拿這個綽號揶揄他,因為獅子王和燭台切光忠也都曾被抱起來過。獅子王覺得很有趣不當一回事,但燭台切光忠卻耿耿於懷,逮到機會也想回敬小狐丸一次。

「你們的瀏海那麼長,我覺得看起來比我還熱。」小狐丸抱怨道,方才上體育課的關係,他已經將一頭長髮扎了起來,洗臉擦汗以後無視獅子王的抱怨,仍是拆掉髮帶。

「才不會。」獅子王說。

「嗯……這樣一點都不帥氣呢。」燭台切光忠道,拿出毛巾擦臉重新綁好眼袋後,也和小狐丸一樣拿出梳子開始梳髮。

獅子王待在廁所的門口,對於他兩位好友在頭髮上的堅持已經見怪不怪,班上的女同學都沒有他們這麼在乎頭髮的造型和髮質。

「熱死了,我想要去福利社,順便買中餐,你們要去嗎?」

「幫我買綠茶。」

「我有帶中餐。」

「放我一個去嗎!你們好歹去幫我分擔一下人潮──」獅子王嚷嚷道。

燭台切光忠雖然總是維持用溫煦的笑容待人,但在朋友面前表情仍是豐富生動許多。

見他難得斂起笑容,一本正經道:「我之前陪你去一次中午的福利社,那次我的釦子還被扯掉了。」而且還破在胸口。小狐丸笑了一個下午,還慫恿他說乾脆大家一起把釦子開到胸口比較涼。

注重儀容的燭台切光忠那天幾乎都穿著外套,說什麼都不肯脫下來。

「那只是意外!互相推擠總是會發生一點意外──」

「為了搶豬排三明治,我還被拉過頭髮。」小狐丸也加入受害者申訴協會,和燭台切光忠一搭一唱道。

「誰叫你頭髮比女生還長!你今天也沒帶中餐吧,我不會幫你買喔。」

小狐丸轉頭問道:「燭台切,今天有我的份嗎?」

「因為今天上體育課,我準備了飯糰。」

「太狡詐了!燭台切,我呢?」

「用豬排三明治跟我換?」燭台切光忠笑瞇瞇道:「放學後我想要吃蘇打冰。」

小狐丸和獅子王相覷一眼,搶在對方前頭道:

「我請燭台切蘇打冰,你去買豬排三明治。」

「你去買豬排三明治,放學我去買冰。」

「小狐丸比較快。」

「耶──」

「可惡!」獅子王抓著微捲的頭髮發出哀嚎。

「嘻嘻。」小狐丸每當微笑時,一雙紅色的眼睛瞇成一條線,真的很像狐狸意圖不軌的模樣,但獅子王和燭台切光忠都知道那只是外表引起的誤會。

初次見到小狐丸和燭台切光忠都會覺得不大好接近,雖然大家都是未成年,但小狐丸揚起笑容不經意流露出的邪魅,雖然電到很多女孩子,可是卻很難打進同性間;燭台切光忠總是笑的很柔和,但舉手投足都透著一股大人才有的沉穩,一樣是吸引很多女孩子,但進退太得體反而給人一種距離感,加上又是轉學生,已經自成圈子的國三生就更難打成一片。

獅子王熱情洋溢的個性意外地將兩人串在一起,一段日子下來其他同學看到的便是他們三個常常玩在一起,連帶著獅子王的朋友圈也漸漸融入了他們兩人。

「獅子王,現在在不去會來不及喔。」燭台切光忠提醒道。

「別忘了我的綠茶──」

獅子王長呼一口氣,一副準備衝刺的模樣。

小狐丸和燭台切光忠揮手跟他告別,豈知獅子王突然回頭,以迅雷不及掩耳地速度揉亂兩人的頭髮。

「咦──」

「欸!」

「哈哈哈,這是跑腿的利息!」獅子王哈哈大笑,一點都不擔心他們會衝上來報復。

因為兩人一發現髮形亂了後不約而同衝向廁所,一邊抱怨他一邊梳整頭髮。

這招屢試不爽,獅子王每次落下風都會這樣回敬他們。

「你們兩個頭髮比我家吉吉的毛還要順,乾脆去拍洗髮精廣告啦。」

「你居然拿我和狗狗比!」小狐丸比較沒那麼在乎瀏海,梳整後馬上就衝出來追獅子王。

「我出發了!」

「別跑──」

「燭台切快一點。」

有自覺在跑步上比不上兩人的燭台切光忠,站在原地向兩人揮手告別,微笑的模樣令回頭的獅子王一陣惡寒。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燭台切光忠說。

他們應該不會忘了,每次比腕力都是他壓倒性勝利喔。


管理者にだけ公開する


引用 URL
http://nutswen.blog2.fc2.com/tb.php/643-e1dcecbe